亨特朱警察传奇 正文 第一卷 第七章

huntery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0.html[/size][/URL] 哨子是起床哨,六点准时响,大家一听就下去排队跑步出早操。我从高中起就是六点起床,晚上十一点半睡觉,中午休息一个小时,本来早习以为常了,但是有个问题,我一般起床就上厕所的,现在来不及了,加上水土不服,居然便秘,一个星期都不上一次厕所人很难受,而且对身体也不好,因为不能及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0.html


哨子是起床哨,六点准时响,大家一听就下去排队跑步出早操。我从高中起就是六点起床,晚上十一点半睡觉,中午休息一个小时,本来早习以为常了,但是有个问题,我一般起床就上厕所的,现在来不及了,加上水土不服,居然便秘,一个星期都不上一次厕所人很难受,而且对身体也不好,因为不能及时的排毒。

我后来听爸爸的话把上厕所的时间调整到了下午四点以后,时间就充裕了。方法也很简单,每天下午上完课,就跑去厕所蹲着,开始也不行,慢慢就习惯了,人毕竟是世界上能最大程度上调控制自身机能的动物,生物钟是可以调节的。

早操是固定的三千二百米跑,老球迷都很熟悉这个数字,当年中国足协规定的一二分钟体能测试的及格线,多少球员倒在上面。其实,只要锻炼得法,准备充分,不算问题。

出操回来,一直在忙碌,整理内务,吃饭,到了八点二十分,我们已经在楼下列队,准备去上课了。

丁之平抱怨道:什么破学校啊,人家普通大学逃课正常,我们上课前还要列队点名,少个人搞的象出什么大事情似的。没劲。

端政反驳说:你就光想着横行乡里,一点苦都吃不了,能行吗?

肖乐漫不经心得说:没有事情的,开始要求高些,慢慢就松了。

同学金亚龙曾经在部队新兵连干了几个月,当了逃兵,对部队很熟悉,他安慰道:知足吧,兄弟。有的部队还变态呢,吃饭还要先唱首歌,唱完了,大家才一起推碗吃饭,我们才是半军事化管理,已经松多了。

上课的地方在阶梯教室,自从中央制定了大学扩招的政策后,各学校都积极响应,只是落实的步骤慢半拍,新生多了,教室扩建的速度跟不上,于是闲置的资源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利用,原来只是看录像才用的的阶梯大教室成了几个班的联合教室,感觉回到了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条件非常艰苦。

但教室大也不是一点好处没有,那就是可以心安理得睡觉,老师在很远的地方吃力用大喇叭讲课,视力差的根本看不到后面,老师又全是是知识分子,都戴着深度眼镜,视力全不怎么好。

那天是入学教育,讲的是警察的一些基础知识,“警察是什么”,“警察和公安有什么区别”“警察的职能有哪些”之类的概念性理论性很强的东西,我们凭高中学政治课的经验知道,光听是记不住的,只要做好笔记,考试前加班突击才能过关,丁之平听了没有多久就睡着了,这家伙可真会享受。

三个半小时后,熟睡的丁之平突然被如雷的掌声惊醒,连忙问我:老朱,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鼓掌?

我大声告诉他:“老师刚才说了,他发现警察找对象现在越来越容易了。”

丁之平立刻兴奋得跟着鼓掌起来。



生活开始有些枯燥了,上午上课,下午军训,上到大学的人,对军训全不陌生,无非是排队列,然后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这些程式化的东西,高中都经历过,没有一丝活力。

晚自习也很无聊,没有学习压力, 大家全在闲聊,互相熟悉得很快,我看到丁之平手里一本书,很眼熟,拿过来一看,好嘛,是高中的课本。

我狐疑得问他:“你带这个干什么啊?”

丁之平哈哈大笑:这是那边传过来的,可爱的同学,以为大学要象高中一样,刻苦学习呢,所以不辞辛苦得把高中的重要课本都带来了。

连我也笑了。

突然,我们的主管老师秦老师已经站在前面了,我们只顾闲聊,没有在意。

他大声说道:同学们,都静一下,现在大家已经比较相互了解了,经领导研究,我们要选出几个班级干部,便于进行管理,每人可以选三个候选人,无记名投票。现在投票开始。

选谁呢?

我踌躇了一阵,先把自己写上了,举贤不避亲,我觉得自己有做过班长的经验,应该没有问题,其它的选谁呢?别的人不熟悉,就先从本宿舍选吧,丁之平不行,这家伙太懒散,个子也矮,才一七〇,在警校是小个,一看也没有班级干部的派头。端政不错,这家伙做事挺稳的,说话也得体。肖乐比较聪明,为人也豪爽,也投他一票吧。

票很快交上去了。奇怪的是,没有当场唱票,秦老师说等领导研究后公布。说完就消失了。

班级里继续瞎侃,只是主题变成了班干部的人选。

丁之平嚷着:“老朱,我可投了你一票啊,当选了要请客啊。”

我说:“那肯定没有问题,不过你为什么选我啊?”


丁之平说:“我知道你当过班长,有经验啊。”

我笑着:“你知道,别人不知道啊。”

丁之平又说:“还有,你看上去显得特别成熟。”

前面的几个同学回头:“我们也是这样想的。”

这应该是实话,我有次不经意间看相册,惊奇得发现,十五岁,二十岁,三十岁的我几乎没有区别,初三的时候,我就有一米七五,我的脸早早得就显得很成熟。

触景生情,我想起了,十几年做班干部的一些趣事。


小学一年级,我做了路队长,负责带同路的几个同学回家,我是很认真负责的,老师讲路队长要带着同学们注意路上的疯狗。我就咨询了大人,认真研究总结疯狗的特点,我很认真得告诉我的队员:大家记住了,疯狗是不会拐弯的,记住这就能躲开它了。

小学是我的辉煌时代,五年级做的是语文课代表,六年级被数学老师抢过去了,美国飞机开始轰炸伊拉克的时候,我正在办公室里整理作业,听老师谈论海湾战争,老师们一致认为伊拉克必败,因为美国太强大了。

小学里唯一遗憾的是,我作为少先队大队长的候选人之一,在竞选中惨败,票数只有当选者的十分之一,没有戴上象征少先队的最高职位的标志,三道红杠的牌子,现在我还纳闷,虽然我的实力也不比对方强,至少没有弱多少,何至于票数差那么多呢,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潜规则”这词还没有出来呢。

高中时,班主任叫我作班长,可能看我身材高大,话少,以为我稳重吧,高中学习紧张,业余活动很少,班长也没有什么事情,最大的任务是上课前喊一下起立,敬礼。

整个三年我最得意的是一件事情是,在一个晚自习时突然停电了,老师都去外地考察去了,同学们问我怎么办?我潇洒的说了两个字:放学。大家都欢呼起来。

不要以为这很容易,我记得小学五年级时,有一次班主任忘了宣布放学,大家都不敢走,那个时代又有没有手机,不好请示,直到天很黑也没有一个人敢走,在那个时代,学生是很怕老师的。老师打学生是出于关心爱护,打了以后,还要把家长叫来训话的。


究竟我能否当上班干部呢,请看下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