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周森峰不是考、打、选出的年轻官员

nullwork 收藏 0 73
导读: 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周森峰当选为湖北宜城市(县级市)的市长,竟然成为一条新闻,个中原因,耐人寻味。这位1980年出生的年轻人,按中国传统说法,已是虚岁30,而立之年当一个市长(他还不是该市权力系统真正的一把手,上面还有书记),放到古代,放到国外,根本不算什么。   年轻官员成为舆论热点这不是第一例,去年以来,就有山东某28岁的副厅级干部、江苏25岁的正处级干部已有类似周森峰的遭遇。而在中国古代,年少为官,往往成为佳话,难道现代中国人的心胸还不如古代么?   纵览古今中外,凡是年少为官不被质疑而成为

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周森峰当选为湖北宜城市(县级市)的市长,竟然成为一条新闻,个中原因,耐人寻味。这位1980年出生的年轻人,按中国传统说法,已是虚岁30,而立之年当一个市长(他还不是该市权力系统真正的一把手,上面还有书记),放到古代,放到国外,根本不算什么。

年轻官员成为舆论热点这不是第一例,去年以来,就有山东某28岁的副厅级干部、江苏25岁的正处级干部已有类似周森峰的遭遇。而在中国古代,年少为官,往往成为佳话,难道现代中国人的心胸还不如古代么?

纵览古今中外,凡是年少为官不被质疑而成为佳话,成为励志题材的多半是这三类:

要么这个官是“考”出来的。中国自隋唐有科举以来,通过科举而做官是“正途”,特别是进士出身。在科举面前,人人平等,有人场屋里蹭蹬终生,毫无成就;有人年少就中进士,甚至进入一甲。而一旦中进士,那不管你年龄多大,铁定有个官做。状元授翰林院编修,从六品,比别的进士高半阶。其他的进士,成绩好或运气好的进翰林院,从此平步青云。最不济的也是发派各地当七品县令,而且是“老虎班”,到省城之后,不需要坐冷板凳候补,而是马上授实职。明朝的名臣杨廷和十九岁就中进士,清朝乾隆朝的朱珪中进士时才17岁,他们一进仕途,就是周森峰的级别。

要么这个官是“打”出来的。在战争年代,军队里的升迁凭战功,年年轻轻统帅千军万马的人不少。清代咸同年间,太平军起,许多人投军,年年轻轻就当了大官,湘西的田兴恕24岁就做了贵州提督(相当于省军区司令员)。开国上将肖华17岁就做了少共国际师的政委。

要么这个官是“选”出来的。这种选举不论是全民直选还是间接选举,必须是真正的选举,而非披着“选举”马甲的上级任命。只要达到法律规定的年龄,再年轻的候选人当选应属正常。如去年11月,年仅18岁的美国中学生塞申斯当选为密歇根州希尔斯代尔市市长。

只要通过这三种途径,年纪轻轻当官,掌握权力,谁能质疑?钦佩还来不及。相反如果是通过世袭或因为得宠而被朝廷任命的官员,再年轻级别再高,也无人佩服。比如宣统这样的儿童皇帝,再比如帝制时代皇帝给宠爱的年轻伶人赏赐高爵位,决不会成为历史佳话,而是相反。

对周森峰的成长经历、个人能力我不了解,因此不敢妄评他做这个市长是否够格。我感兴趣的是公众对其上任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质疑声。当媒体报道他出生在河南禹城一个贫寒家庭时,立刻有媒体报道了他妻子任地级市襄樊市人大常委会某专门委员会副主任(副处级),有人便把目光投向其妻族的背景。山东的张辉28岁任团省委副书记时,公众亦是如此。说白了,原因就是他们并非通过我上文所说的那三种有硬指标的途径而得官,而是“破格”提拔的受益者。我国官场的青年才俊不知凡几,为什么幸运的绣球会扔到少数几人头上,公众当然会质疑背后的原因何在。当然,你可以说周森峰是“当选”的,获得市人大200多名代表全票通过。对中国政坛稍具常识的人就知道,一个地区行政首长的产生,上级党委组织部门的意见是最重要的。他24岁能从大学里空降下来当副处级官员,几年后又能确定为市长的候选人-----还不是差额选举,那么他的得票率是100%还是90%有何差别?只要这人没有太大的争议,一般说来上级将其摆在唯一候选人的位置上,想不当选都很难。

公众质疑并非议的,并非周森峰本人,而是他走上市长位置,后面的决定性因素究竟是什么。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