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心父逼大专女卖淫

xldfdm 收藏 0 171
导读:这些天无聊就想去找个兼职跑下,刚好有个公司要跑业务的,今天就过去了。这家公司是在二汽那里,离义乌很近.中午我就去了以前一个朋友那里混饭,他就在义乌住的,盖得私房,楼下出租给人做“生意”.    吃饭的时候他给我说楼下昨天晚上新来了个小姐还是大学生,我听了不相信,觉得那是一种拉客的手段,他说你不信自己下去看,于是我很快吃完饭去看个究竟.    看第一眼,我很失望,这样的女的是大学生吗?感觉很怀疑.那个女的戴了副眼镜,看起来很文静,皮肤却很黑很粗,穿的很朴实,一件白色的短袖,一条马裤,一点没有小姐那样的风情

这些天无聊就想去找个兼职跑下,刚好有个公司要跑业务的,今天就过去了。这家公司是在二汽那里,离义乌很近.中午我就去了以前一个朋友那里混饭,他就在义乌住的,盖得私房,楼下出租给人做“生意”.

吃饭的时候他给我说楼下昨天晚上新来了个小姐还是大学生,我听了不相信,觉得那是一种拉客的手段,他说你不信自己下去看,于是我很快吃完饭去看个究竟.

看第一眼,我很失望,这样的女的是大学生吗?感觉很怀疑.那个女的戴了副眼镜,看起来很文静,皮肤却很黑很粗,穿的很朴实,一件白色的短袖,一条马裤,一点没有小姐那样的风情.走近看,她的皮肤上的毛孔很粗,估计都很刮手,穿着的凉鞋露出的10个脚趾头白一块,黑一块的,而且分的很开,很难看.我问:“你是哪里人啊?”

她说:“枣阳人(襄樊下面的一个县)”.

我问:“那里不是很穷啊,我去过好多次啊。”(在我印象中,做这行的都是山里的)。

她说:“欠债了.”

我问:“多少?”心中却觉得这女的太不珍惜自己了,还钱的方法很多,难道非要走这条路吗?

她说:“3万”.

我听了,更奇怪了,问道:“你这么小,就是想欠3万别人也不会给你欠那么多的啊,再说你也可以叫你家人帮你还啊?”

她的眼泪突然流了下来,说:“就是她父亲欠的,买地下六合彩”.

我不好再问下去了,就改变了话题:“听说你是大学毕业的啊,那个学校?”

她说:“河那边的,职院。”(以前的农校)

“那一届的?”

“2005届的”

“什么专业”

“电子专业的”

谈了些学校的情况,叫我不能够不相信她确实是一名大学生.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惋惜着说这不适合你,你外形不行,没有人会要你的,而且这里也并赚不到什么钱的,一次才50,给老板分一半,你落下的并不多啊.她说,没有办法啊,从下她家就重男轻女,下面还有个弟弟,她小时候很少吃饱过,上学的时候他父亲一直在外面混,她上大学的钱全是他妈妈一分一分攒的,他们老师一直以为她来自单身家庭,所以毕业的时候特别照顾她给她分到广州一个比较好的公司上班,但是没有上多久她父亲就回来了,硬逼着把她带回来,直接带到了这里,她求他父亲说,可以派个人监视她都可以的,每个月都把钱给她寄回去,保证帮他还完。她父亲却不同意说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搞这些事情,把她打了回来,身上一分钱都没有留给她,到这里后,打电话的钱都没有.走到那都有人监视着她,她父亲说,只要你敢跑,不管你跑到那,3天之内绝对给你抓回来.

我问:“你怎么不向社会求救呢?”

她说:“那我爸怎么办啊,他们那些人很黑的,而且做六合彩的都和官府有关系的。”

我说:“以你的外形估计没有多少人会要你的啊,一天也弄不到多少钱啊?”

她说:“包夜可以多点。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他们要给我送到电子游戏室去开分,做计分的,那样的话对我来说还好点。”

我很想帮助她,但却不知道怎么去帮,也没有那么多钱去帮她还掉,走的时候,偷偷的趁人不注意给了她点零钱,希望她可以自己跑出来。

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只以为这些事情只会发生在旧社会,没有想到现在还有这样的“父亲”,前几天是父亲节,不知道这样当“父亲”的做何感想,也许正想着把女儿往地狱里送吧,他当然不配“父亲”这以神圣的称呼。

谁能够帮助她呢?真希望她可以早点解脱出来,在那种环境中可以保持她的本性.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