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之役是鸦片战争中最后一战。当时英军集结一万大军,战舰80艘,在总司令巴尔克统领下,攻入长江。两江总督牛鉴为了避免战火,提出采用“赎城费”的形势保全镇江,遭到京口驻防副都统海龄拒绝。由于牛鉴并不负责镇江的防务,于是退守南京。


这样,镇江的防务便完全由海龄负责。


海龄,全名郭洛罗·海龄,满洲镶白旗人,祖上参与了扬州、厦门等地的大屠杀,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他本人也是一个顽固的防汉屠汉论者,大敌当前,竟然荒谬的认为镇江的汉族居民将在战时的“通敌”,于是以此为借口,纵容手下的旗兵对手无寸铁的汉族居民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欠下了上万条人命的血债!率兵驰援的浙江参赞大臣齐慎和湖北提督刘允孝面对这个丧心病狂的刽子手,彻底的心灰意冷,只能尽自己所能保护了一部分汉族平民,移防到城外。


1842年7月14日,英军攻下圌山;15日,在舰队猛烈的炮击后,英国海军陆战队登陆焦山,遭到守卫的蒙族军人的坚决抵抗,守军在云骑卫巴扎尔带领下经过肉搏血战,全部壮烈牺牲。英军于是转攻焦山对面东码头,防守此处的满族八旗兵却一哄而散逃进北门,全然没有了杀害汉族平民时的威风,自顾保命。下午英舰驶进镇江江面,不损一兵一卒占领金山,于是镇江江防尽失。


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守军的最高指挥官海龄竟然命令齐慎、刘允孝的绿营军收复失地,意欲让绿营军去送死。绿营军是汉族组成的,一直也是满清的重点挤兑对象,装备极差,只有大刀长矛,根本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作战任务。21日,英军以7000兵力,在舰炮支援下,攻击了阳彭山、银台山和南山的齐刘二军。齐刘二军在杀伤击毙数十英军后,伤亡惨重,寡不敌众,只能保护一部分平民撤退。


英军占领北固山后,使用重炮轰北门城垒,轻而易举的攻下了这个由满人把守的要塞。


进攻西门的英军遭到了蒙族军人的坚决抵抗。蒙军从城头到西门下的万寿宫,沿街逐巷,且战且退。向南门挺进的英军,在城内高桥遭一部蒙兵的痛击,英军死伤44人,连总司令巴尔克差一点也被击毙。


下午四时许,英军围攻都统署,双手沾满了汉人老百姓鲜血的海龄自知罪孽深重,不可能依靠城中的百姓脱身,因而举家畏罪自杀。溃散的满人,或化妆成农夫女人逃跑,或投靠了英军继续做走狗残害百姓。


英军在镇江之战受到了汉、蒙军队的顽强抵抗,蒙受了惨重的损失,为了泄愤,对镇江城乡幸存的汉族居民进行大屠杀,这时,杀敌无能投靠英军的螨人当了英军带路杀人的帮凶,一时城内运河、关河全是尸体,惨不忍睹。《出围城记》说:“西门桥至银山门无日不火,峻宇重垣,悉成瓦砾”。


这真是一场悲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