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二卷 第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梁中国大声道:“团座,我保证完成任务。”

吉星文点头道:“梁中国,我相信你,那我去指挥战斗了,你好好干。”

梁中国道:“是。”

吉星文听完梁中国说的话后就去别处指挥战斗了,梁中国走到营长金振中身后,在这位二一九团第三营营长的身边有一大堆的手榴弹,梁中国随手抓起一把手榴弹捆成一团,然后把目光集中其中一辆坦克的履带上。

就这样,梁中国凝视坦克的履带良久,他在心中默算了自己该用后几分的力道,然后用力一拉一颗手榴弹的引信,手榴弹的屁股开始冒白烟,接着梁中国大喝一声把手中那一捆手榴弹扔了出去,道:“小鬼子,**你姥姥,去死吧。”

那捆手榴弹如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指挥一般划出了一道弧线,竟然从空中曲线般奇迹的落进了坦克的履带下面。

八卦掌名扬中国是中华古老的掌法之一,其中的玄妙如汪洋大海一言难尽,梁中国虽然尚未把八卦掌练到化境,但是梁中国已经掌握了八卦掌的四分火候,在“巧”这个字上面已有几分真章,故此对梁中国来说,要把一捆手榴弹塞进坦克的履带之下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坦克的履带可以使坦克自如行驶,但是如果履带脱落或者毁灭就难以安装会让坦克无法前进半步。

“砰”的一声巨响,那一捆手榴弹开始爆炸,白烟自坦克的履带下面冒烟,坦克的履带顿时塌了下去,坦克庞大的身躯也开始倾斜,明眼人一眼就瞧出来这辆坦克不仅不能在前进了,而且那捆炸药已经让它丧失了战斗的能力。

金振中见到日军的坦克毁坏,他听出身后说话的人就是梁中国,大喜道:“梁中国,干的好,你接着给我扔,把其他的五辆坦克给炸了。”

梁中国嗯了一声,又随手抓起了五颗手榴弹捆成一团如法炮制的又毁了一辆坦克,弄得梁中国是欣喜异常,同时的心里也有一丝的难过。因为梁中国想到去当人肉炸弹的九位死去的二十九军的战士,如果自己早点想到炸毁坦克的履带就能毁了坦克这一点就好了,这样那九位二十九军的士兵也就不用死了,想到这里,梁中国是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金振中听见身后的梁中国居然好端端的叹了一口气,疑惑道:“梁中国,你成功的炸了坦克,你还无缘无故叹什么气呀?”

梁中国黯然的原因说了出来,金振中笑了笑,宽慰道:“梁中国,打仗就是这样,由于我们中国军人常年都是军阀混战,没有遇到外国这么强大的对手。今天小日本的所作所为虽然为人所不齿,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的装备确实比我们好很多,战斗力也强,我们想打赢日本是件什么困难的事情,所以我们少不了要走许多的弯路。梁中国,你端正心态,在以后的中日战事中,我们中国军人还要走许多曲折的路才能战胜日本,今天的事例绝对不止一件。”

梁中国微笑道:“营长,这可是你第一次教育我呀。”

金振中大笑道:“梁中国,等我们打赢了小鬼子,我还有许多有道理的话要跟你说。”

梁中国徐徐道:“营长,那我到时候一定洗耳恭听。”

“哈哈,哈哈”,梁中国和金振中面面相觑忽然相视而笑,宛平城下的日军指挥官中队长左山郎见己军的六辆坦克居然就这么被毁了两辆,而且他从望眼镜里面看出扔炸药毁坦克居然又是那个打飞机的中国军人!

左山郎勃然大怒,脸当场沉了下来,对他身边的传令兵小声耳语了一番,那位传令兵听后点了点头,然后跑开去拿了一个大喇叭,最后又回来左山郎的身边,那位传令兵右手握着大喇叭对着嘴巴用汉语大喊道:“宛平城上的支那军人听着,我们田横大队第八中队中队长有一件事情要问。”

战斗依然还在继续,两方人马还在互相攻击对方,虽然枪声和轰炸声不断,但是宛平城上吉星文听到了这话,他大喊道:“小鬼子,有屁你们就快放,你爷爷我在这里听你们这群龟孙子说话呢。”

吉星文说话的声音响亮,那位传令兵也大致听到了吉星文的意思,他没有兴趣跟吉星文打口水仗,继续喊道:“我们左山中队长想要问,在宛平城上用机枪扫落我们两架日本轰炸机和用炸药包炸毁了我们两辆坦克的人是何许人也?”

梁中国大喊道:“小鬼子,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挺好了,你们说的那个人就是我。”

那位传令兵问道:“你是谁?”

梁中国一字一字大声道:“小鬼子,我就是你们的爷爷北平梁中国是也!”

左山郎喃喃道:“梁中国。”

传令兵看了第八中队的中队长一眼,明白了左山郎心中所想,道:“可是和我们联队长堂治须彦上擂台比武的梁亮峰之子梁中国?”

梁中国沉声道:“就是我,怎么了,有何贵干?”

传令兵接着喊道:“梁中国,几个月你运气好打赢了我们联队长,现在是打仗,我们就不妨比比是我们太刀师团厉害还是你们二十九军厉害?”

梁中国冷笑道:“正有此意。”

传令兵又道:“梁中国,我劝你们二十九军赶紧投降,不然你们必遭灭顶之灾。”

梁中国眼珠一转,忽然皱眉道:“兄弟,你说什么,这里实在太吵了,我的耳朵被炮弹震伤了有点听不清楚,你能不能靠近一点再说一遍?”

那个传令兵真的以为梁中国是耳朵有问题,于是真的向前走二三十步后,操着大喇叭道:“这下你听清楚了吗?”

梁中国蹙眉道:“这位兄弟,我还是有点听不清楚,你能不能再走前面一点。”

那个传令兵听见梁中国叫他兄弟,以为梁中国有意归顺日本,于是那个传令兵又向前走了二十多步,喊道:“这下听清楚了。”

梁中国没有回答传令兵的问题,而是小声对身边的肖臻喊道:“肖臻。”

肖臻转过身来,会意道:“梁中国,我明白!”

梁中国冲肖臻笑了笑,道:“你有没有把握?”

肖臻自信道:“现在这个小鬼子还在我这把汉阳造的射击范围之外,但是我又把我解决他。”

梁中国笑道:“别让我失望。”

肖臻竖起大拇指道:“一定!”

那个传令兵又喊道:“梁中国,要不要我把话再重复一遍?”

梁中国冷冷道:“再见了,小鬼子。”

那个传令兵没听见梁中国说什么,问道:“梁中国你说什么?”

当这个传令兵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在宛平城上的肖臻早就把手里的汉阳造瞄准那个传令兵多时,现在那是传令兵的距离虽然还在汉阳造的射击范围之外,但是肖臻就是个天生的神枪手,这点距离根本难不倒他,当肖臻的感觉告诉他可以用枪杀死这个传令兵时,他的右手食指就猛然扣动扳机。

“砰”,枪声响起,子弹从肖臻手里拿着的这把汉阳造的枪口中飞出,子弹从那个传令兵拿着的那个喇叭的环形大口中穿过,又击破了那个传令兵的嘴巴,少量的鲜血溅出,那个传令兵没力的后倒死亡。

“哈,哈,哈”,宛平城上的二十九军士兵爆发出一阵震天的笑声,大笑那个传令兵没有脑子。

宛平城的左山郎见自己的传令兵就这么的被梁中国和肖臻联手给解决了,火气是腾然燃起,用日语大骂梁中国是混蛋,早晚得被他剖尸,骂完下令所有士兵瞄准梁中国,狠狠射击,誓要把梁中国送去地狱陪自己死去的传令兵。

“嗖,嗖,嗖”,十几颗子弹因为日军的士兵射击失误而急促的打在了宛平城墙上,梁中国反应也是够快,而且早料到日军会来这么一手,早就躲到了城墙下找掩护体,那些夺命的子弹终究还是没有夺去梁中国的性命。

金振中忍不住停止,难以置信的看着肖臻,道:“肖臻,你这个大学生斯斯文文看样子不是当兵的料,但是还真看不出来你的枪法这么神,我金振中是参军这么多年也做不到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射中那个小鬼子,你参军从三个月就行了,我真要对你刮目相看。”

肖臻不好意思,道:“营长,人都是有优点的,拼刺刀我是不行了,我也是连打枪也不强,那我还怎么打鬼子,报效国家。”

梁中国取笑道:“肖臻,你有什么好害羞,这是你的强项,你不是老是觉得拼刺刀的时候没有你上场的份而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事实证明你是有实力的人,你这么牛的枪法我可就做不到。”

“砰,砰,砰”,几颗炮弹打在了梁中国、肖臻、金振中三个人躲身的城墙上,城墙虽然挨住了这几下重击,但是不少的灰屑去掉在了三人的头上,三人连忙用手弄去头上的灰尘。

金振中道:“梁中国,肖臻,闲话我们现在就不说了,等我们打赢小鬼子好好的谈个三天三夜。”

梁中国和肖臻互相望了对方一眼,大声道:“好!”

金振中扬声道:“好,那我们就和小鬼子拼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