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骄杨君失柳(转载)

yeelv 收藏 0 22934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4_10893_9510893.jpg[/img] 《蝶恋花•答李淑一》(1957年5月11日)  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  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  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  泪飞顿作倾盆雨。 [img]http://pic.itiexue.n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蝶恋花•答李淑一》(1957年5月11日)




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


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


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


泪飞顿作倾盆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泽东同志这首词最早发表在一九五八年一月一日湖南师范学院院刊《湖南师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注释]


李淑一:当时是湖南长沙第十中学语文教师,杨开慧的好友。


杨柳:杨开慧(参见《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题解)和李的丈夫柳直荀(一九三三年在湖北洪湖战役中牺牲)。


嫦娥:《后汉书·天文志》注,“羿请无死之药于西王母,□〔女亘〕娥窃之以奔月。”


吴刚:《酉阳杂俎》称汉朝西河人吴刚,学仙犯错,被罚在月宫砍桂树。树高五百丈,刚砍过的地方立刻长好,因此他一直在砍。


伏虎:指革命胜利。


[题解]


一九五七年春节,李淑一写信给毛泽东,谈她读了毛诗的感想,并附了一首她在三三年听到柳直荀牺牲时写的菩萨蛮。毛泽东五月十一日回信,“淑一同志:惠书收到了。过于谦让了。我们是一辈的人,不是前辈后辈关系,你所取的态度不适当,要改。已指出'巫峡’,读者已知所指何处,似不必再出现'三峡’字样。大作读毕,感慨系之。开慧所述那一首不好,不要写了吧。有《游仙》一首为赠。这种游仙,作者自己不在内,别于古之游仙诗。但词里有之,如咏七夕之类。(下面为这首蝶恋花)”正式发表时,词题改为“赠李淑一”,后又改为“答李淑一”。李淑一词中有“征人何处觅,六载无消息”句,故此毛泽东上来

就回答了烈士的去处的问题。


[作法]


这是毛词中唯一的上下阙不同韵的词。毛泽东宁愿转韵也要用蝶恋花这个词牌。


[附] 李淑一原词《菩萨蛮·惊梦》


兰闺索莫翻身早,


夜来触动离愁了。


底事太难堪,


惊侬晓梦残。


征人何处觅,


六载无消息。


醒忆别伊时,


满衫清泪滋。


蝶恋花[答李叔一] 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一日

〖原词〗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鉴赏]这首词将现实革命斗争与神话传说直接沟通,以神仙为线索,虚构二烈士游月宫所遇、所闻、所感诸情节,融叙事、抒情于一体,创造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瑰丽的艺术境界,寄托了对亲人和战友的深切悼念之情,热情歌颂了革命先烈的崇高品质和不朽精神,是一首政治内容于较完美的艺术形式相结合的典型之作。

首句“我失骄杨君失柳”写实,以庄严、凝重、饱含感情的笔调点明而烈士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们生活过、战斗过的人间。“我”、“君”对举,十分亲切,是与李叔一交谈的口吻。两个失字的连用,抒发了对亲人、战友牺牲的痛惜之情和至深的怀念。继而,词意进入了幻想的境界。“杨柳轻飏制上重霄九”,两位烈士的英魂又在另一个世界--神仙居住的月宫复活了。这是运用革命浪漫主义手法,表现烈士们精神不死,虽死犹生。杨、柳耦合二烈士的姓氏,天造地设,妙不可及,是文学作品双关手法的创造性运用,它以洁白的杨花柳絮比喻二烈士生前的美好品质;同时,又为下文烈士忠魂进入月宫的奇妙情节作了恰到好处的铺垫。

“轻飏”“直上”用得极好,既是对花絮飘飞情状的传神描绘,又借花絮飘升高空的生动情状喻写烈士浩气直冲九天的精神气质。起二句从地上写到天上,下面紧接着“重宵九”展开奇异的联想,把中国民间流传甚广的有关月宫的神话传说糅入词里,开拓了一个神奇、瑰丽的幻想世界:“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一个“捧”字,展现了神仙对革命英烈的敬重。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下片起句继续写月宫仙人对烈士的热忱欢迎。次的一般作法是上下片相对独立成章,而本篇则将上片后二句与下片前二句合为一体,浑然天成,进一步烘托了烈士们精神的崇高:仙人对烈士如此的敬重,凡间的人民可想而知,烈士的亲友则更可欣慰了。

末二句笔势陡然一转:“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正当嫦娥仙子婆娑起舞时,忽然传来人间已经推翻了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消息,二烈士激动得泪水夺眶而出,象天上降下的倾盆大雨。着是极度的艺术夸张,形象丰满地表现出了英烈的的激动心情和对革命的忠诚;他们虽然成了仙,遨游于仙宫,但并没有忘记为之奋斗而未竟的事业,没有忘记要降伏人间残害百姓的吊睛白额大虫。他们时刻关怀着革命的发展、期待着人民的解放,一旦这种理想变成了现实,他们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这首次,革命浪漫主义的表现尤为突出,其特点是想象力特别丰富,安排特别巧妙。由杨柳二烈士之姓联想到杨花柳絮;又由此联想到他们飞入月宫,受到吴刚和嫦娥的欢迎;由月宫中吴刚折桂酿酒的传说想出他们用醇美的桂花酒款待英烈;由英烈听到革命胜利的消息而热泪飞洒,继而构想出大雨倾盆......总而言之,想象象插上了翅膀,翱翔与人间--天上--人间,形成大幅度的空间转换,从而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优美艺术境界。词意既浪漫夸张,又现实真朴;既博大崇高,又缠绵深婉,是革命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的典范。

蝶恋花[答李叔一] 一九五七年五月十一日

〖原词〗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鉴赏]这首词将现实革命斗争与神话传说直接沟通,以神仙为线索,虚构二烈士游月宫所遇、所闻、所感诸情节,融叙事、抒情于一体,创造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瑰丽的艺术境界,寄托了对亲人和战友的深切悼念之情,热情歌颂了革命先烈的崇高品质和不朽精神,是一首政治内容于较完美的艺术形式相结合的典型之作。

首句“我失骄杨君失柳”写实,以庄严、凝重、饱含感情的笔调点明而烈士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们生活过、战斗过的人间。“我”、“君”对举,十分亲切,是与李叔一交谈的口吻。两个失字的连用,抒发了对亲人、战友牺牲的痛惜之情和至深的怀念。继而,词意进入了幻想的境界。“杨柳轻飏制上重霄九”,两位烈士的英魂又在另一个世界--神仙居住的月宫复活了。这是运用革命浪漫主义手法,表现烈士们精神不死,虽死犹生。杨、柳耦合二烈士的姓氏,天造地设,妙不可及,是文学作品双关手法的创造性运用,它以洁白的杨花柳絮比喻二烈士生前的美好品质;同时,又为下文烈士忠魂进入月宫的奇妙情节作了恰到好处的铺垫。

“轻飏”“直上”用得极好,既是对花絮飘飞情状的传神描绘,又借花絮飘升高空的生动情状喻写烈士浩气直冲九天的精神气质。起二句从地上写到天上,下面紧接着“重宵九”展开奇异的联想,把中国民间流传甚广的有关月宫的神话传说糅入词里,开拓了一个神奇、瑰丽的幻想世界:“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一个“捧”字,展现了神仙对革命英烈的敬重。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下片起句继续写月宫仙人对烈士的热忱欢迎。次的一般作法是上下片相对独立成章,而本篇则将上片后二句与下片前二句合为一体,浑然天成,进一步烘托了烈士们精神的崇高:仙人对烈士如此的敬重,凡间的人民可想而知,烈士的亲友则更可欣慰了。

末二句笔势陡然一转:“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正当嫦娥仙子婆娑起舞时,忽然传来人间已经推翻了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消息,二烈士激动得泪水夺眶而出,象天上降下的倾盆大雨。着是极度的艺术夸张,形象丰满地表现出了英烈的的激动心情和对革命的忠诚;他们虽然成了仙,遨游于仙宫,但并没有忘记为之奋斗而未竟的事业,没有忘记要降伏人间残害百姓的吊睛白额大虫。他们时刻关怀着革命的发展、期待着人民的解放,一旦这种理想变成了现实,他们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这首次,革命浪漫主义的表现尤为突出,其特点是想象力特别丰富,安排特别巧妙。由杨柳二烈士之姓联想到杨花柳絮;又由此联想到他们飞入月宫,受到吴刚和嫦娥的欢迎;由月宫中吴刚折桂酿酒的传说想出他们用醇美的桂花酒款待英烈;由英烈听到革命胜利的消息而热泪飞洒,继而构想出大雨倾盆......总而言之,想象象插上了翅膀,翱翔与人间--天上--人间,形成大幅度的空间转换,从而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优美艺术境界。词意既浪漫夸张,又现实真朴;既博大崇高,又缠绵深婉,是革命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的典范。


9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