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解读:历史其实是一场场精彩的三角恋

水师军品2 收藏 1 247
导读: 折戟沉沙铁未销,   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   铜雀春深锁二乔。   ——[唐]杜牧《赤壁》   这是晚唐时期与李商隐并称小李杜的诗人杜牧的一首诗。杜牧于842年任黄州刺史时,游览黄州赤壁矶,在水边沙中发现了一段长形物件,磨去上面的斑斑锈迹,原来是一支折断的铁戟。既然在赤壁水边,就应该是三国时赤壁之战的残留。那场震动中国历史的大战,改变了当时各方军事力量的对比,最后确立了三国鼎立的格局。而据说那场战役竟然决定于一场东风,于是在演义小说中有借东风的故事。《三国

折戟沉沙铁未销,


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


铜雀春深锁二乔。


——[唐]杜牧《赤壁》


这是晚唐时期与李商隐并称小李杜的诗人杜牧的一首诗。杜牧于842年任黄州刺史时,游览黄州赤壁矶,在水边沙中发现了一段长形物件,磨去上面的斑斑锈迹,原来是一支折断的铁戟。既然在赤壁水边,就应该是三国时赤壁之战的残留。那场震动中国历史的大战,改变了当时各方军事力量的对比,最后确立了三国鼎立的格局。而据说那场战役竟然决定于一场东风,于是在演义小说中有借东风的故事。《三国演义》第四十九回写诸葛亮在高九尺的七星坛上仗剑作法,借来东风,周瑜才能以火攻破曹,所以有“七星坛上卧龙登,一夜东风江水腾。不是孔明施妙计,周郎安得逞才能”之说。根据《三国志?吴?周瑜鲁肃吕蒙传》记载,提出用火攻之计对付曹操大军的是周瑜的部将黄盖,黄盖向周瑜建议说:“今寇众我寡,难与持久,然观操军,方连船舰,首尾相接,可烧而走也。”而真正实施计划的也是黄盖。诸葛亮在赤壁之战中所起到的作用是游说孙权,使孙权同意与刘备联合对付曹操。孙刘联军的胜利全靠火攻,而火攻成功的关键确实在于东风。据记载,赤壁之战发生于汉献帝建安十三年的冬天(十二月,或曰十月),这一年冬天天气反常,气温较高,常常刮东南风,可以说是天助孙刘。但杜牧的诗歌中尤引后人注意的还是后两句,意思是假如这年冬天的天气不反常,如果没有东风,也就无法使用火攻,那么曹操必胜无疑,而一旦东吴失败,东吴的两个美女就会被曹操抢去,因为据说曹操早就建好了铜雀台准备藏娇,而这次进军江南,就是慕二乔之名而来。


到底曹操的铜雀台是不是为二乔而建,二乔到底是谁之女,是历史上的一桩公案。《三国志?吴书?周瑜传》载:“得乔公二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乔,瑜纳小乔。”而根据《江表传》记载:“策以言戏瑜曰:‘乔公二女虽流离,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乔公是谁,有的人说是乔玄,汉代有个乔玄曾任司空、司徒、太尉等职,为一代名臣,而据《三国志?魏书?武帝纪》记载,乔玄对年轻的曹操非常赏识,预言曹操将成大器,还要以妻子相托,曹操成就事业后,感乔玄知遇之恩,常常怀念乔玄。史书中未提及乔玄有两个美丽的女儿,而据年龄推算,即使乔玄有女儿,其女儿当与孙策、周瑜年龄相差甚大,不可能嫁给孙策、周瑜。那么二乔之父乔公当另有其人,或谓乔公当为“桥公”。无论如何,江东二乔为美女无可置疑,二乔嫁给孙策、周瑜也无可置疑,曹操建筑了铜雀台,而曹操的儿子曹植写了《铜雀台赋》,据说其中有“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之句,于是才有“铜雀春深锁二乔”之说,有了后来小说中的演义。在《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到江东游说,周瑜对联合刘备抗击曹操犹豫不决,诸葛亮就提出东吴有两个人可以退敌,周瑜赶紧问:“用何二人,可退操兵?”诸葛亮就说是江东乔国老的两个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女儿,因为曹操建筑铜雀台后,曾发誓,一要扫平四海以成帝业,一要得到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周瑜一听,气得七窍生烟,下定决心对抗曹操,于是才有赤壁之战,才有随后的三国鼎立


虽然曹操喜欢美女是真,但曹操进军江东绝对不会仅仅是为了美女。特别是在后来的正统史家看来,将一场如此轰轰烈烈的战役归因于两个美女,是非常不严肃的。宋代的评论家就批评杜牧《赤壁》诗不关心社稷存亡、生灵涂炭,只恐捉了二乔,“可见措大不识好恶”(《彦周诗话》)。清代的学者沈德潜在《清诗别裁集》中说杜牧的《赤壁》“近轻薄少年语”。仔细品味杜牧的诗,其中除了有对历史的感慨评议外,还表达了对历史的一种另类的观点。在外人、后人、老百姓看来是关系国运的历史大事,对局内人来说,可能只是决定于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较典型的就是三角恋。


曹操对二乔的单相思可能没有多少历史根据,但是历史上一些重大的转折关头,确实与男女三角恋有关。首先就是吕不韦、子楚和赵姬的关系,是秦始皇统一天下的决定因素。战国末期,秦国为巩固与赵国的关系将王子子楚送到赵国做人质。商人吕不韦偶然遇见了潦倒不堪的子楚,在得知子楚是秦国的王子后,马上感觉到“此奇货可居”。在打听到秦国太子安国君宠幸的华阳夫人没有儿子后,利用他天才商人的聪明开始进行政治上的投资。他散尽千金,结交宾客,一方面在诸侯中大力宣传子楚的贤德,一方面给安国君和华阳夫人灌迷魂汤,使安国君和华阳夫人立子楚为后嗣。在一次宴会上,子楚看见了吕不韦宠爱的小妾赵姬,心生爱意,吕不韦看出来了,就主动把赵姬送给了子楚。一个广为流行的说法是,吕不韦在将赵姬送给子楚时,赵姬已经怀上了吕不韦的骨肉,生下来就是嬴政。而子楚被蒙在鼓里,还以为是自己的。秦昭王死后,安国君为王,华阳夫人为王后,子楚自然成了太子。子楚为王后,封吕不韦为文信侯,食河南洛阳十万户。子楚死后,嬴政为王,尊吕为相国,号称“仲父”。秦始皇刚登上王位时,年仅13岁,国家大权就落入了吕不韦和赵太后之手。无论秦始皇是不是吕不韦的儿子,但吕不韦与当时已成为太后的赵姬的私通应该是事实。据说赵姬性欲太强,吕不韦无法满足她,又害怕事情暴露,于是私下找到一个叫嫪毐的人,拔去须眉,假装宦官,送给太后享用。后来,秦始皇长大了,有人向他告了密,他就将嫪毐夷了三族,杀了太后与嫪毐所生的两个儿子,然后把太后迁往雍地。第二年,秦始皇罢免了吕不韦,让他去河南,接着又将他流放到蜀,吕不韦在途中饮鸩而死。无论秦始皇是不是吕不韦的儿子,他是吕不韦、子楚和赵姬的结晶是无可置疑的,而如果没有那一场带有商业交易色彩的三角恋,也就没有秦始皇,没有后来的天下一统,历史可能会是另一番模样。


“百子池头一曲春,君恩和泪落埃尘。当时应恨秦皇帝,不杀南山皓首人。”这是宋代李觏写的一首诗《戚夫人》,讲的是两女一男的三角恋,男的是刘邦,女的是吕后和戚夫人。刘邦的结发妻子是吕后,但遇到了戚夫人后,一心爱上了戚夫人,戚夫人不仅美丽无比,还善于鼓瑟、跳舞,她跳的舞被称为“翘袖折腰”之舞,因为跳舞时两只彩袖凌空飞旋,娇躯翩转,一甩袖、一折腰都美妙无比,让刘邦看了如痴如醉。戚夫人和刘邦生了一个儿子叫如意,刘邦做了皇帝后,封如意为赵王。因为刘邦太爱戚夫人了,就想废了太子刘盈,改立如意为太子。吕后早就有预感了,她听了张良的建议,请当时闻名遐迩的贤人商山四皓辅佐太子,刘邦曾想请这四人出山,这四个人没有答应。在一次宴会上,刘邦看到了商山四皓,知道吕后已经作了准备,太子的羽翼已成,换立之事已不可能,就召来戚夫人,将情况告诉了她,戚夫人非常伤心。刘邦死后,刘盈即位,即汉惠帝,吕后便做了太后,她令戚夫人穿上囚衣,戴上铁枷去舂米,戚夫人悲痛欲绝,就唱道:“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去三千里,当谁使告汝?”吕后知道后,就毒死了如意,并下令斩断戚夫人的手脚,挖眼熏耳,喂以哑药,丢入厕所,称为“人彘”。汉惠帝知道后,非常难过,认为不是人所能做的事。汉惠帝痛哭不已,从此再也没有心思理朝政,不几年就死了。吕太后专权多年,害死了刘家很多子孙,于是才有后来的倒吕运动,才有庶出的刘恒登基,才有文景之治,才有大汉的兴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