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11

翰峰 收藏 2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听到消息的班超赶紧来拜见耿秉,耿秉见到班超后十分开心。笑着对班超说道:“仲升兄多年心愿终于得偿,我已将兄推荐给奉车都尉随我汉军出征。先生大才,必受重用。此次奉车都尉出击目标正是西域。遥想先生得遂大志,宏图大展可期,实为可喜可贺。”。

班超心情显然不像耿秉那么兴奋。躬身一拜。说道:“多谢大人举荐。不知我汉军将如何进击?”。

耿秉详细向他介绍了此次汉军的安排。听完耿秉的话,班超不由感叹道:“如此,我军必然劳师远征,不能全功啊!”。耿秉说道:“耿某也觉不妥,望与先生商榷。”。班超答道:“匈奴之患,由来已久。终究不能一战功成,何故?匈奴人来去无定,行踪飘忽。自被我汉家驱出漠南,今又据有西域,但闻我汉军至,必将远遁。汉军远至,势必不久。一旦撤军,又将再成祸患。我军应该或攻其必救,或将之驱至苦寒之地,生存无依,迫其寻我决战。”。耿秉听了班超的话,大有同感,连连点头。

班超接着说道:“此次汉军出击,除奉车都尉主攻白山之外,余下三路目标分指涿邪山、三本楼山、匈奴河,都是北匈奴活动频繁地区。并非几年前在下与大人所谈“先击白山,以观其变,未可先击匈奴。”之初衷啊!况四路大军,主次不明,奉车都尉主攻天山,余者牵制敌军,似乎尚可,看似合正、偏师之兵法原则。但实非如此,四路大军兵力均等,力均则散,兵家忌之。大人应上奏陛下,力主依在下前议。”。


耿秉听了班超的话,再次上奏明帝,强调了班超所提的主张。明帝十分重视,召集诸将合议,由明帝亲自主持。除耿秉外,参加者还有奉车都尉窦固、太仆祭彤以及虎贲中郎将马廖、下博侯刘张、好畤侯耿忠。几乎集聚汉军之俊杰。耿秉依班超所言,回顾了武帝夺取河西四郡及居延、朔方,而使匈奴丢失肥饶畜兵之地,又使羌人与匈奴分离的成功经验。再次强调西域内属对匈奴的牵制作用,指出“先击白山,以观其变”的重要性。不料,诸将中压倒性的意见认为:如果只是兵出白山,匈奴必然全力合兵相助,还是应照既定部署。四路汉军齐出,先分离匈奴部众,分别击之。

面对纷争,明帝决定:维持原议。


听到耿秉带回的消息,班超非常沮丧。别无他法,只好尽力作好准备。此时他只想在出发之前再能见到耿广,能与耿广一起征战万里。收拾停当,他决定去找找徐干同行。见到徐干后,徐干却一时难以成行,但表示一定会随班超远赴边关。班超只好独自去秦岭找寻耿广。


本章后记:1 “以战去战”以及“先击白山,得伊吾,破车师,通使乌孙诸国”的战略思想均为耿秉提出。并非班超。

2 白山(或北山)指现在的天山。祁连山在匈奴语中是天山之意,因位于河西走廊南,也称南山。

3 “以战去战”(或称“以战止战”)的思想大致形成于春秋战国时代,最早见于《司马法·仁本》和《商君书·画策》,楚庄王也曾阐述过与此类似的“止戈为武”(《左传》宣公十二年)的见解。

4 鬻(yù): 卖、出售


第五章 西域万里 征途漫漫


此时的耿广生活得十分快乐。自班超走后,耿广与卓月儿成了亲。婚后不久,卓月儿就有了身孕。孩子生下来十分健壮,取名耿恭。范风也娶了华阳镇的农家女李氏,过门不及六年,李氏已给范风生下一女两男。范大娘整日里笑得合不拢嘴,十分疼惜李氏。耿广与范风二人除了打猎,就是守着娇妻幼子。孩子们从三岁开始由月儿教习识字读书,四岁跟着二人习武。看着孩子一日一日长大,心中俱是欢喜无限。

班超的到来,让耿广和范风喜出望外。连忙招呼妻子准备酒菜,孩子尚小,但已能感到大人的快乐心情,也跟着呵呵笑着,笑声给山间带来不少生机和喜气。只有卓月儿感到了一丝莫名的不安。

班超十分喜爱耿恭,抱着他问长问短。耿恭此时虽不满七岁,但举手投足,颇有父风,不喜大人怀抱。竭力从班超手中挣脱,跑回屋里,出来时手中已拿有一柄短剑。剑鞘上嵌有数颗绿松石,古意盎然。等耿恭抽出剑来,班超这才看出是一柄青铜剑,小孩子学着父亲,一板一眼比划起来显示给班超看。卓月儿见到耿恭舞动此剑,连忙呵斥孩子道:“恭儿,还不放下,小心伤着。”。

班超笑着劝道:“这孩子真象他父亲,耿家后继有人啊!”,对耿恭说道:“孩子,把剑给伯伯看看。”。接过耿恭递来的剑,班超仔细端详这短短的青铜剑。虽说此剑已有许多年头,剑刃处可见些许微细的缺口,但仍然锋利无比,尤其是剑身上隐隐泛出的血痕令人不由感到一丝寒意。班超注意到剑身上靠近剑柄的地方有一只小鸟一样的纹饰。“噫!”班超轻呼了一声。卓月儿听到班超的呼声,不由问道:“怎么了?”。班超说道:“这是鸟篆文啊!是个“寒”字。想来这应该是楚国的剑。”。卓月儿说道:“是,这剑的名字就叫‘小寒’。”。班超问道:“这是耿家祖传之物吧?”。卓月儿尚未答话,耿广来到班超身旁,接了一句道:“仲升兄这下可是猜错了。”。班超奇道:“哦?那这是......?”。耿广把头朝向卓月儿,没说话。卓月儿神情黯然说道:“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眼见卓月儿想起逝去的家人,耿广连忙打岔说道:“自我从恭儿四岁起教他练功,这孩子就老拿这剑比划,倒真像我少小的时候。”。

这时,范风六岁的大女儿跑了过来。后面跟着五岁的大儿子,李氏怀抱着老三也紧紧跟着。班超见小女孩长得粉妆玉琢,十分可爱。就向李氏问道:“孩子都取名了吗?”,李氏答道:“生女儿前,我做了一梦。梦中我吞下了一块玉佩。所以孩子出生后就叫怀玉。大儿子是范风取的名字,说是用了先祖的字,叫范羌。这就罢了,老三出生之日,他兄弟二人正好猎得一头猛虎,图省事就叫范虎,我一直怪他草率,也不肯好好为儿子取个好名。”。

此时范风正好提着一只山鸡过来。听到李氏这话,哈哈一笑,说道:“现成的大家在此,还怕孩子没有好名字吗?”。对班超一拜,说道:“万望仲升兄费心了。”。班超接过李氏手中的幼儿。只见孩子长得甚是肥壮。班超说道:“这孩子虎头虎脑,范虎甚是贴切。只怕长大刚勇有余,颇多磨难,加个玉字旁,就叫范琥吧。”。范风和耿广点头称好。


班超又道:“我想送给恭儿一字,就叫伯宗吧。希望他长大以后能象他的族伯耿弇一样功彪千秋!”。耿恭问道:“耿弇是谁?”,耿广插话道:“孩子还小,我没给他说过家事。”,班超笑着对耿恭说道:“耿弇是大将军,你想不想作大将军?”,耿恭挥舞着“小寒”叫道:“我就是大将军。”。,班超点头赞许道:“好孩子,有志气!”,耿广笑骂道:“小小孩儿,好大的口气。仲升兄不可夸坏了他。”。班超摇头道:“不然,想当年耿弇受封建威大将军时不过二十一岁。身经百战而无不胜,为我大汉中兴立下赫赫战功。记得建武五年,耿弇大战张步,箭穿腿肚,犹带伤大败张步二十万众。得光武帝赞其‘有志者事竟成’,正好可以此言送给这孩子。”。耿恭得班超鼓励,越发得意起来。仰脸叫道:“我一定要当大将军!”口中大声喊着“嘿哈”,手里的短剑挥舞得更加起劲。月儿在一旁看得又气又笑,一把从儿子手中夺过“小寒”,佯装板脸呵斥道:“告诉你多少次,不要拿剑对人乱挥。去,洗手吃饭。”。耿恭素得母亲溺爱,跳脚不依,想从母亲手中抢回短剑。却被耿广一掌轻轻拍在脑后,斥道:“去!听娘的话。”,这才蹦着跳着跑开。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