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五节 射箭训练

罗列 收藏 4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刚才训练到哪儿了?” “是二卒。” 郭启答到。 “二卒长。”我喊。 “到。”邱亮应声。 “带队训练。” “是。”邱亮转身。 我一看,八十米前方,也就一排二十草人扎成的靶。 二十人出阵。 “搭箭。”邱亮说。 “搭箭。”20人齐呼。 “瞄准前方草人,重点是头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刚才训练到哪儿了?”

“是二卒。” 郭启答到。

“二卒长。”我喊。

“到。”邱亮应声。

“带队训练。”

“是。”邱亮转身。

我一看,八十米前方,也就一排二十草人扎成的靶。

二十人出阵。

“搭箭。”邱亮说。

“搭箭。”20人齐呼。

“瞄准前方草人,重点是头部。” 邱亮说。

“瞄准。”20人齐呼。

“张弓。”邱亮说。

“张弓。”20人齐呼。

“放。”邱亮说。

“放。”20人齐呼。

第一箭,有人中靶,但是,十有八九是脱靶的。我没说话。

第二箭,还是如此。

第三箭,仍旧如此。

我叫停。

站在方阵前,我开始训话。

“射箭,不能胡乱放。我们现在训练的是单人射击,一个射一个靶,所以,必须有瞄准的过程。二卒长,你最想射敌人哪个部位?”

“头。”邱亮大声回答。

原来他们都是想瞄准头部啊,怪不得中靶率那么低。“是的。射中头部,能够迅速使敌人致死。这是最有效的的部位。我希望我们旅的弟兄们都能练到这种水平。但是,在战场上,当敌人冲过来时,敌人是移动的,你根本无法瞄准敌人的任何一个部位。又该怎么办?二卒长。”

“不知道。”邱亮连不知道都回答得很有力。

“我告诉大家,那就把你的箭,射向冲在最前面的敌人,射向敌人最多的区域。”

“乱射?”邱亮糊涂了。

“当然不是乱射。”我否定他的话。“一箭能射多远?二卒长。”

“最远150米。”他回道。

“在敌人发起冲锋之初,将箭头斜向上,与地面大约三十度角。进入150米的区域时,我们将弓尽量拉满,将箭射得更远;在敌人冲到100米时,你要射冲在最前面的敌人;当敌人冲到50米以内时,把箭放平,瞄准敌人的躯干,射击。”

“不射头?” 邱亮问。

“躯干比头部位置更大,更显眼,更容易射中。”我解释道,“各位兄弟,在战场上,我们不需要将敌人一箭毕命,因为那太难了。只有高手才能做到。作为一名普通士兵,我们只需要将敌人射伤,不论是手,是脚,是躯干,还是头。只要他受伤了,他就会流血;如果得不到及时包扎,血流干了,也会让他死。即便不死,他受伤了,也许会失去继续作战的能力,那么,我们就可以冲过去,轻易的割下他的头颅。”

“是不是这样?”我问他们。

“是。”整个方阵都在大声回答。

“所以,我对你们的射箭训练,只有一个要求,大家来比一比,看谁射得最远,看谁射得最快。好不好?”

“好。”不用管目标,只要射得远射得远,好象玩游戏一样。


“一卒长。”我喊到。

“到。”郭启应答。

“把我们旅所有的箭头收集起来,把全师的草人都搬来。”我吩咐。

“是。”郭启带人去收集箭和草人。

不一会儿,箭收到,草人摆好。草人仍然按二十人一排,共5排,排成一个小方阵。箭分到个人,每人十支。

我看了看距离,下命令,“全体后退一百步。”

“退。”500人齐呼。

呼喊声震天。

脚步响过。

方阵距草人大约150米了。

我站在方阵前。

“第一排。箭头斜向上,满弓。”我从郭启手中拿起弓箭,亲自示范。

“满弓。”20人齐呼。

“放。”我说。

“放。”20人齐呼。

20支箭呼啸飞过。我没放。

“放。”我说。

“放。”20人齐呼。

如是三次。

“进八十步。”我说。

“进。”20人齐呼。

“满弓。”20人齐呼。

“放。”我说。

如是再三次。

“进百步。” 我说。

“进。”20人齐呼。

“看准最前面的目标,平射。”

“平射。”20人齐呼。

如是四次。

“停。”我说。

“5位卒长。”我喊。

“到。”5人齐声。

“和我一起去看箭。”我带头走向各个草人。

“竟然100个草人全部身上中箭。”郭启说。

“也就是说,200支箭足以杀伤100个敌人了。” 邱亮说。

“而且,根本不需要费什么瞄准的心思。” 宗大山说。

“这太好了。” 凌霄说。

“这种方法训练也很简单。”莫迟说。

“所以呢?”我启发他们。

“以后就按照旅帅的方法训练。”5人都回答。


我们回到方阵前。

“各位兄弟,根据刚才的射箭结果,100个草人身上全部中箭,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刚才射出的200支箭足以杀伤100个敌人了。而刚才还只是20人,如果我们500一齐放箭,那就是1万支箭,可以杀伤多少个敌人呢?

“5000个。”500人齐声呼。

“现在,进攻我们滇国的秦军有二十万。可我们也有很多个旅,我们一个旅能杀5000个秦军,那十个旅就能杀伤5万个秦军。只要打四仗,我们就能打败所有秦军。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500人齐声呼。

“好。”我让他们来捡箭。

我安排5位卒长带领他们训练。


500人的呼喊声,早引来了一些军士围观。

靶场右边就是马厩,喂马的马夫也被吸引过来看训练。

我看见马厩里,马不多,也就只有十几匹吧。这十几匹马,也就够十几个军官骑而已。

钟将军说的那匹乌青马应该也在这里面吧。

看来,这里没有训练骑兵。

我扫描了一眼围观的人群,看到其中好象有邬刚那帮人在。

我走过去。

听听他们说什么也好。

“这是什么训练法?”有人说。

“他们自己都说,不就是乱射吗?”旁边有人附和。

“不。我觉得很好。” 邬刚说。

“邬哥,不是吧?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几个人齐声批他。

“你们上过战场吗?没有吧。我相信你们一些人,只要上了战场,一看见几千几万人向你冲过来,就手脚发麻,刀弓都拿不住了。那还会象将军们说的那样,瞄准,射击。几千几万人,你瞄准谁啊?所以,只要能把手中的箭尽可能多的射出去,就能更多的杀伤敌人。”

“是吗?”

“当然了。”邬刚很肯定,“等敌人冲到你面前来了,你要是还有箭没射出去,那还有什么用啊?”

“也对啊。” 几个人倒是赞同这一点。

邬刚靠近我。

“陈旅帅,能否借用你一些时间,到时候教教我们旅的兄弟们吗?”

“可以。”我答应了。

旁边那几人目瞪口呆。他们根本没料到我会这么爽快的答应。

“那就说定了,先谢谢了。” 邬刚很诚恳。

“不用客气。都是虎师里的兄弟,打仗时都要互相倚重。也许,死后还要埋尸一个坑呢。是兄弟,就同仇敌忾!”

“好。兄弟,同仇敌忾!” 邬刚伸出手掌。

我也伸出手掌。

啪。互击之后,握在一起。

我和他相视一笑。

我留给他们背影。

“邬哥,你和他这算是什么啊?”

“以后,左卫旅和后卫旅没有过节,大家都是兄弟。” 邬刚说。

只要他远离小人们的辍掇,邬刚不应该会是个坏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