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十五节 滇版,无间道<二>

罗列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在我即将跨出大帐的时候。 “说得有理。”蒙将军终于说话。“那么,请你说说,你为什么要来投奔于我?” 军士放开我,我走回到大帐中央。 我说:“我尝听人说秦国历代君王,皆爱才。所以,秦国历史上,才有商鞅树木悬百金,仅为求一粗壮力士,而立威信于天下。当今秦王赢政,爱韩人郑国之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在我即将跨出大帐的时候。

“说得有理。”蒙将军终于说话。“那么,请你说说,你为什么要来投奔于我?”

军士放开我,我走回到大帐中央。

我说:“我尝听人说秦国历代君王,皆爱才。所以,秦国历史上,才有商鞅树木悬百金,仅为求一粗壮力士,而立威信于天下。当今秦王赢政,爱韩人郑国之忠心才能,虽郑国为秦国修建水渠,只为耗费秦国人力物力以利韩国,而秦王并不见责。可见秦王爱才之心,惜才之意。秦国为当今天下军事强国,现在虽居于中原之外,但不出二十年,必将平定中原统一天下。原因何在?就是秦王爱才,天下尽知,故天下豪杰,俱集结于咸阳,听从秦王号令。今滇秦两国交战,秦军以二十万之师,横扫巴蜀,进逼滇国邛都之下。滇国区区几万人马,无异螳臂当车。我陈抚,虽仅为一旅旅帅,但自认为是个人才。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故我前来投奔蒙将军,想为秦国平定天下出一份力。如蒙将军能收留我,我甘愿效犬马之劳;如不能收留,请让我离去,我另投他人。”

“你说你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看你是自命不凡。”贾姚说。

“请将军命人去我绑缚,将军任择一人,与我竞技。若我不敌,我自无颜再见将军,将自刎于将军帐前。”我说。

“来人,松绑。”蒙将军叫道。

两个军士过来给我松了绑。

“请蒙将军择选一人。”我说。

“那就王贲王先锋吧。”他说。

王贲出列。

我对王贲说:“王先锋善使什么兵器?”

“剑。”

“那就与王先锋比剑。”我说。


我们出了大帐。

蒙将军、贾姚和所有将领都出来看。

王贲抽出随身的配剑。

我从帐门前的军士手里,要过我的配剑。

“王先锋,请。”我说。

“请。”他说。

我已决意一显身手,所以,不会拖延时间。

王贲刷刷几剑向我刺来,我侧身闪过。

他这几剑,看似凶猛,实则软弱无力。

可能是他偏爱招式,而忽略自己手臂的力道训练所致。

在闪过的同时,剑尖直指王贲胸膛。

王贲架开。

我转入进攻。

剑光不离王贲的头和手。

他有点慌乱。

我突然用剑往下砍。

这本来是刀法的一招。但当时的形势,刚好可以用。

他只能平举剑来挡。

我力道大,将他的剑荡开。

这时,他中门大开,我左脚上前一步,右脚一脚踢出,正中他胸口,将他踢倒在地。

虽然将他踢倒,但是却并没有使上全力。

我赶紧去搀扶他起来:“王先锋,多有得罪。”

王贲说:“陈将军厉害。”

蒙将军在旁边点头。

是啊。不出十招,就击败了王贲,怕是没几个人能做到的。

所以,他应该看出,我是有真功夫的。


再回到大帐。

所有的人都不似刚才那样倨傲。

贾姚也过来和我道歉:“刚才只为试探将军,多有得罪,请见谅。”

“军师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以后,还请军师多加关照。”我说。

我知道肯定是试探我。

想要给我来一个震撼测试,还好,我并不慌乱。

“陈将军,目前邛都状况如何?” 蒙将军问。

“人心不稳,粮草将尽。”

“哦?你说滇国人心不稳,粮草将尽?”

“是的。”我说,“邛都各街道上,饿死的人很多,许多商家富户开始撤离。各处军营,伙食很差,分量不足,所以,有很多闹事的。我和手下的兄弟,也是因为饭食分量太少,而找太尉理论,不想被他判了个死罪。所以,我才和手下兄弟反了滇国,杀出邛都,来投奔将军。”

“将军带了多少人来?”蒙将军问。

“1000人,现在营门外等候。”我说。

“好。陈将军,先委屈你做个校尉,如有立功,我将奏请秦王,另行封赏。”蒙将军对着右边第二位年轻将领说:“李信将军,陈校尉就编入你的部队里,由你来安排。”

“是。将军。”李信将军走出来一步说。


我和李将军出了大帐。

我们上马。

一起来到了营门外。

弟兄们见我出来,都露出高兴的表情。

我们来到队列前面。

“各位兄弟,我已被蒙将军封为校尉。”我指着同来的李将军,“这位是李信将军。往后,我们大家就跟着李将军,一同建功立业。”

李信将我们带入了营地,分配了五六十个帐篷给我们。

我一一分配兄弟们入住。


我这里才安排妥当。

忽然听闻一阵号角声。

秦军一阵骚乱,然后,大队秦军朝营门而去。

应该是滇军来叫阵了。

我想去看看。

几个秦国军士拦着我。

其中一人说:“陈校尉,李将军吩咐,陈校尉刚来,让陈校尉好好休息。”

我把周围一看,很多秦国军士,都围在我们这几十个帐篷周围。

好家伙,还是不相信我啊。

这摆明就是软禁嘛。

也好。我就休息。

我回到帐篷里,躺下。


不多久。

就听见有马蹄声跑来,在我的帐篷前停住。

李信的声音喊到:“陈校尉,陈校尉。”

我爬起来,掀开帐门。

李信已经下马。

他对我说:“陈校尉,蒙将军请你上阵对敌。”

我赶紧去牵我的马。

我还想去集合我的兄弟们。

李信说:“不用了。蒙将军命你一个人去。”

好吧。那我就一个人去。


我们骑马来到营门口。

在营门左边的一个小小的土坡上,站着蒙婺、贾姚等一众将领。

他们都在看着战场上。

我和李信来到秦军阵列前。

王贲对李信说:“站在敌军前面的这个将军煞是厉害,一把钺所向无敌,已经打败我们的两个校尉和吕将军,连赢三阵了。他还叫我们把陈校尉交出来。”

我掉转马头一看,你道那连赢三阵的是谁?

是天老子冯天向。

冯天向在那里高叫道:“把叛将陈抚交出来。”

“陈抚,你个匹夫,你在哪里?快出来!”

没有人发话,我不会应声的。


李信说:“陈校尉,你去会会他。”

“是,将军。”我说完,拍马上前。

我在冯天向对面站住。

冯天向看到我,大叫一声:“陈抚。”

我笑嘻嘻的说:“冯旅帅,别来无恙啊!”

“好你个匹夫,枉钟将军待你不薄,枉我还认你做兄弟;天老子,你竟敢趁钟将军和我不在营地,反叛滇王,投降秦军,天老子,还带走我一旅兵士。”他把钺一指,打马冲过来,“陈抚,纳命来!”

我还想和他说话,他的钺已经到我面前。

我赶忙抽剑去挡,已经来不及。

赶忙把身子往后一仰,腿把马肚一夹。

马往前走了两步,堪堪避过。

钺从我眼前划过时,我能看见那耀眼的光。

我正要回头。

背后风声已到。

我只能伏在马上。

躲过身后这一钺。

这是要我的命啊。

我掉转马头,稳住身形。

冯天向又已经冲过来。

一把钺向我当头砍下。

我下意识的拿剑去格。

“嘭”的一声。

火光四射。

钺重,又势大力沉。

我虎口发麻,剑一脱手。

“哐”的一声,插进土里。


秦军阵列里。

有人要冲出来。

李信摆摆手。

那人又退了回去。

好狠。

存心要让我和他拼个你死我活啊。


冯天向蛮不讲理。

秦军见死不救。

我已没有退路。

没有了剑。

那就空手来对付你天老子。


他再次冲过来。

我拍马往旁边闪过。

冯天向跟过来。

再挥一钺。

这次,我的马不动。

我只把身子侧闪。

钺从我的胳膊边,划过。

衣破。

一道血痕。

双马交错的一瞬间。

我倾身一跃,将冯天向扑下马来。

他的脸被压在土里。

他的钺脱手。

我赶忙捡起。

我知道他力大。

我把钺横压在他肩胛骨上,屁股坐在腰上,拼命不让他拱起来。

他侧头,呼出一口气。

脸前面的灰尘,都被吹跑。

他吭哧吭哧的喘气。

“匹夫,你放了我。天老子,我们再来打过!”

就在这时,滇军阵列里,冲出来三匹马。

“快救冯旅帅!”有人高叫道。

秦军阵列里冲出来五匹马。

六人捉对厮杀。

我不想把冯天向抓去秦军。

怕他坏我事。

所以,我故意装做压不住了的样子,放手。

冯天向站起来。

刚想跑。

一前一后,两把剑已经把他架住。

王贲和李信。


滇军阵列里。

有人喊:“杀啊!”

滇军冲了过来。

数千上万人都喊:“杀啊!”“杀啊!”

大地都颤动。

秦军里有人喊:“放箭!”“放箭!”

箭如雨下。

滇军里有很多人中箭。

这时。

一阵两短一长的牛角声。

是滇军鸣金收兵.

滇军里有人大喊:“撤!”“撤!”

他们撤走了。

阵地前留下几十具倒卧的兵士。

秦军也并不追赶。

一些秦军士兵,走到滇军留下的倒卧的兵士身边,一一查看。

有些没有立即断气,他们又补上一刀,一戟,或者一矛,结果了滇军兵士的性命。

这就是战争。


早有军士过来,把冯天向绑住,押走。

冯天向一边抗拒推攘,一边大声叫喊:“陈抚,你个匹夫!”“有本事杀了我!”“杀了我!”

我去捡回剑,骑马回营。

回营路上。

李信说:“陈校尉,今日立大功了!”

王贲说:“陈兄功夫真是了得,兄弟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刚才见死不救,现在来跟我称兄道弟。

这就是人性。

我没有答他们的话,只在心里轻叹一声。

要不是我有这么一点功夫,我今天怕是丧命在冯天向的钺下了。

冯天向,天老子,我该拿你怎么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