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债女还:河北隆尧“株连九族”事件引热议

applecc 收藏 0 179
导读:女子因父亲上访被拘不能报考司法院校 隆尧县东良乡冯先生的女儿今年高考后,报了中央司法警官学院,该学校必须经过体检、面试、政审才能入学。冯先生的女儿在拿到政审表后到当地派出所盖章,却被派出所告知,因为她父亲曾经因上访被拘留过三天,所以不能在政审表上盖章。 关于那次上访,冯先生说,1997年村委会借了他3万元钱用于村中照明线路改造,并有村委会当时出具的借条。当年,村里还给他1.5万元,但是剩下的钱迟迟不能归还。其间,村委会成员几次改变,还钱的事一推再推。冯先生多次把这件事反映到乡里,

女子因父亲上访被拘不能报考司法院校


隆尧县东良乡冯先生的女儿今年高考后,报了中央司法警官学院,该学校必须经过体检、面试、政审才能入学。冯先生的女儿在拿到政审表后到当地派出所盖章,却被派出所告知,因为她父亲曾经因上访被拘留过三天,所以不能在政审表上盖章。


关于那次上访,冯先生说,1997年村委会借了他3万元钱用于村中照明线路改造,并有村委会当时出具的借条。当年,村里还给他1.5万元,但是剩下的钱迟迟不能归还。其间,村委会成员几次改变,还钱的事一推再推。冯先生多次把这件事反映到乡里,但一直久拖不决。为此,2006年他先后到隆尧县、邢台市、国家信访局进行上访。


在京期间,冯先生被隆尧县工作人员接回当地。“是派出所把我接回来的,回来后直接把我放到了拘留所,三天后什么没说又把我放了。”冯先生说,村委会欠钱迟迟不还,他才上访的,直到现在还有一万元没有还给他。“上访是国家给公民的权利,并不是什么违法的事,再说即使有错,也是我个人的错,不能连累女儿。如果因为我的事孩子不能上学,这将是我最大的遗憾。”冯先生悲愤地说。


父亲上访被拘致女儿报考遭拒续:通过高考政审


19日下午,因父亲上访被拘致报考遭拒的冯艳(化名)终于通过高考政审,获得了河北隆尧县公安局开具的高考学生政审合格证明,并参加了高校面试。派出所派专车送冯艳补办手续。


网络达人锐评


秦建中:父亲上访与女儿报考司法学校何干?

且不说学生高考上大学需要政审是否应该取缔,单就父亲上访被拘影响女儿上大学而言,足可以看出在社会文明进步的今天,在一些地方,在一些人的头脑中,封建专制文化的株连观念还是何等的浓重。

当地警方找借口拘留冯五诚也就算了,拿此事株连其女儿上大学更是错上加错。当年,“地富反坏右”的子女还要给条出路,冯五诚只不过为了要回欠款上了上访,难道其罪过要比那时的黑五类还要高上一等?相关阅读



叶传龙:畸形的权力怪圈让百姓不免“连坐”

俗话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一人犯法一人扛”,在现代社会,搞“株连”、“连坐”显然是行不通的。透过当地派出所导演的这场“父女联坐”闹剧,暴露出一些地方官员的法律意识不足、民生观念淡漠、官本位思想严重,在闹剧背后,隐藏的是畸形的权力怪圈,反映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人犯罪,全家株连”的恶劣政治生态。



闲敲棋子落灯花:阴魂不散的“血统论”

但制度设计的相对完善并不能使“血统论”天然消亡。从发生在河北隆尧县这起“血统事件”看,相关制度中并未规定上访被拘留人员的子女不能通过政审,当地派出所却拒绝出具政审合格证明,一方面说明“血统论”的糟粕依然在某些人头脑中遗存,另一方面说明,当权力凌驾于制度之上,“血统论”就有了“还魂”的土壤。这提醒我们要警惕“血统论”的变种——它已不再是依靠“神喻”,而是通过权力之手来运行。所谓“父亲就业时代”,其实就是一种用关系、金钱和权力来维系的“血统论”。



车浩:高考政审不能搞株连

一种制裁方法的出台,不仅针对当事人,而且也会对其他潜在的同类人,起到敲山震虎的威慑作用。子女政审不合格这一招,穴位拿捏之准,可算是击中了上访者的要害。一些怀抱委屈的上访者,可能会“舍得一身剐”,甘冒各种风险,但是要拿出“子女政审不合格”这枚金针来一捅,估计绝大多数作为父母的上访者会泄气。东良乡派出所的做法,不仅能让冯先生后悔,也一定能让其他的上访者心惊。

这连中国古代的封建社会的做法都不如。虽然封建社会存在诸多不平等现象,但科举制度却还算公平,无论是富绅子弟,还是穷苦人家,通过寒窗苦读,都可以出人头地。


仲文:“株连九族”的阴魂为何不散


不“查三代”,不“株连九族”,那是不讲阶级斗争,是要犯路线错误的。而在今天,如此实施“查三代”,如此挥舞“株连九族”大棒,也是错误的了。因为,当今的党和政府坚决扫除封建思想的残余,批判、清除了执行多年的左的那一套错误做法,广开选人、用人之道,形成了群贤毕至,才尽其用的大好局面。


愿《高考1977》发生的事不在2009重演


在恢复高考制度32年的今天,难道我们还愿意看到冯先生因为自己的“政治问题”去伪造派出所的公章吗? 如果说在1977年的时候,一个女孩要上大学必须得到好心人的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的帮助才能如愿以偿的话,那么在2009年,我们难道还期望冯先生为了女儿的前途托人给这家派出所送礼进贡磕头烧香不成


sjt1954:我们有什么理由让孩子们生活在父辈的阴影里?!

大学作为教书育人的一方净土,竟然还要大搞政治审查这种唯心的东西,实在令人发指。我想如果学院不是对自己的教育水平和能力缺乏信心,不堪承担重塑一个其父亲坐了三天拘留的学生灵魂的工作责任,就必定是害怕被她搅了这潭混水而无法收拾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