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十四章 序幕(一)

李天骄龙 收藏 14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size][/URL] 第十四章 序幕(一) 香月青司死了。他是幸运的,最起码,他死的有尊严。按照他的意愿像一个真正的武士那样剖腹自杀。他临终没有遗憾,将士难免阵前亡的道理从自己参军的那一天就知道。征战异国疆场,为自己和家族带来巨大荣誉,马革裹尸难到不是武士最好的归宿吗?终于,可以回家了。 魏剑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十四章 序幕(一)

香月青司死了。他是幸运的,最起码,他死的有尊严。按照他的意愿像一个真正的武士那样剖腹自杀。他临终没有遗憾,将士难免阵前亡的道理从自己参军的那一天就知道。征战异国疆场,为自己和家族带来巨大荣誉,马革裹尸难到不是武士最好的归宿吗?终于,可以回家了。

魏剑捷看到身穿印有自己家族徽标和服的香月青司,遗容是那么平静,心中没有胜利者的喜悦,反而有那么一点嫉妒、一点愤恨。“他凭什么死的那么平静?”这话是说不出口的。连日来的征战杀伐让他对死亡这个人类不愿提起的必然归宿看淡了。他更愿意选择有尊严的离开这个世界。魏剑捷最受不了那些在医院里面了此残生的人们。明知自己身患绝症,却拼命挣扎,试图抓住一切东西。折腾自己身体的时候折磨家人的神经。他们浑身上下插满各种管子,周围全是各种仪器。他们或者一动不动、或者靠自己的惨状和痛苦,唤起身边亲人的怜悯。化疗放疗加中药,氨基酸、蛋白乳以及各种各样的所谓营养品、营养药物,去滋养身体里疯长的病变细胞。当耗尽自己身体的能量和亲人们的精力之后,在亲人们长舒的一口气中,离开这个他们早晚都要离开的的世界。难道人们就不能让自己更加从容的面对这一切吗?难道就不能使自己的生命更有尊严一些吗?不要再让那些软管器械侮辱自己的身体,不要再折磨你的亲人,不要!多给他们留下一些美好的而不是痛苦的记忆吧!若一个人不能有尊严的活着,那么他最起码应该拥有选择、有尊严的离开这个世界的权力。可是往往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我们自己能够左右的了。儿女亲人们,为了使自己的良心得到安宁以及在瓜分遗产时获得一个较好的位置、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会给你插上那些管子,而做这些时,你的想法对他们不重要。算计,无处不在的算计、权衡、对比、选择,死亡——这个原本简单的事情、所有生命必然的归宿,被那些也必将死亡、现在还活着的生命赋予了太多牵绊。像眼前这个日本人这样平静地离开不好吗?

狼支队真的很残忍,他们无情地剥夺了,他们控制范围内的鬼子们选择死亡的权力。魏剑捷觉得这也许是对鬼子们最好的惩罚。

涉县郊外。

几百名幸存的鬼子们,在众多黑洞洞的枪口威逼下,茫然的脱下自己的军装,换上国军士兵的衣服。他们周围是手拿正版三八式步枪狼支队内,全部来自现代的士兵们,明晃晃的刺刀散发出摄人魂魄的寒光。他们用狼支队从百姓家里搜集来的锹、镐,纷纷卖力的挖掘这片给他们带来无上荣光的异国土地。郎朗和凌厉冷漠的注视着眼前忙碌的鬼子们,多架摄相机(经过特许)从各个不同角度记录这一切。这群临时演员们挖好大坑之后,挑出表现较为出色四十多个鬼子,把其他鬼子全都捆好之后,再亲手把这些被绑好的同胞们或推或踹到大坑内。然后四十多个鬼子在威逼利诱下,在自己曾经的伙伴和战友们的哭嚎谩骂中,眼含热泪一锹一锹的把黄土填回到坑中。随着不断落下的纷纷扬扬的黄土,坑里的鬼子们越加歇斯底里,而填土的鬼子们实在不忍心下手。就在他们放速度的时候,立刻有几个鬼子被曾经给他们带来巨大信心、刺进过无数中国人躯体的刺刀洞穿身体。以儆效尤之后,鬼子们的速度终于恢复到正常速度。终于,世界清静了。负责填埋的鬼子在刚刚埋葬自己同胞的新土上面排好队仔细的踩踏结实。出色完成任务的临时演员们,立刻被拖出镜头。迷茫的换上中国老百姓的衣服,被蒙住双眼,二十个被绑在柱子上面。紧张万分浑身发抖的鬼子们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可能是在向天照大神祈祷。随着郎朗发出的日语口令,一排盗版帝国勇士跑过来,按照练习熟练的标准的日军刺杀技术,结束了这些罪恶的生命。其余的鬼子们属于点儿背的,被盗版帝国勇士用战刀砍下了脑袋。录制的资料被军情局的人带会特区,经过编辑和必要的后期处理之后,作为宣传资料保存。

完成这一切的狼支队,脱下那身让自己恶心的道具之后在郎朗面前集合。

“同志们!”队伍中发出整齐的立正靠腿的声音,“请稍息!”郎朗冷冷的目光一次从这些战士们脸上划过。“这次任务同志们完成的非常出色!大家都是久经考验的同志,保密原则我就不多说了。这属于最高机密,每个人要保证自己终生保守秘密!否则不论何时何地的都要受到军法的严惩,明白吗?”

“明白!”

“我知道有的人心中可能有想法,但是,第一,军人以服从为天职;第二,我们所做的不过是再现鬼子们对我们做过的场景;第三,我们都来自后世,知道鬼子们的狡辩和抵赖。可是我们苦于证据不充分,饱受他们他们讽刺。今天这一切就是让他们永远闭上他们那张臭嘴!明白吗?”

“明白!”


武汉街头。

“号外”“号外”

“国军收复失地,痛歼5万倭寇!”

“号外”“号外”

“看日酋香月青司伏尸涉县!”

“号外”“号外”

“委座发表将抗战进行到底讲话!”

“号外”“号外”

“独家专访国军奇兵38军军长李华雄上将。李上将称此役全赖委座运筹帷幄、未雨绸缪、早设奇兵!”

“号外”“号外”

“独家专访神秘将军84师师长魏春阳将军人生传奇!解密香月青司之死!”

“号外”“号外”

“日军虐杀我被俘抗战将士、无辜百姓!”

“号外”“号外”

“杨村惨案幸存者泣血控诉倭寇暴行!”

……

凄风苦雨中的武汉三镇,为这一震惊世界的消息彻底疯狂了。大街上全是欢欣鼓舞的人群,成捆成捆扔号外的报社人员。这次比台儿庄还大的胜利,让武汉三镇成为了真正的不夜城,欢乐之城。

李华雄明白自己在河北闹出这么大动静,再想隐蔽绝无可能,于是,大张旗鼓的宣传展开了。至此,这帮伪华侨们终于走到前台。

“太不可思议了!”委座兴奋难耐有疑惑重重。

“是啊!”陈诚应和道,“但是不论如何,这对于徐州战场裨益非凡。”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委座喃喃自语。

“看来,他们不仅把日本人迷惑了,也把我们迷惑了。这么大一股力量放在那里不用太可惜!可是用不好那就太危险!”陈诚眉头紧皱,“我们对他们了解太少了。”

“辞修,当前来说我们怎么样不了他们。可是,他们那么大的力量悬在那里,我心里不踏实啊!”

“委座的忧虑我理解。不过,当前我认为应该尽力拉拢他们。就他们的表现来看,抗日是真心的。他们力邀宋哲元,在他们控制的区域内实行党禁,而且从不主动和G党联络。他们这么种种做法,无非是想向我们表示,他们没有野心。如果不是他们这次表现出来的惊人战斗力,实在瞒不下去了,恐怕他们还会继续低调下去。这至少说明两点,第一,他们不想引起外界包括我们的注意;第二,他们准备好了,或者他们陷入了某种困境。我认为第二种可能较大。他们需要同外界打通联系,争取必要的援助。谁能给他们帮助最大呢?毫无疑问是国民政府。再说,徐州日军一旦腾出手来了,如果没有我们的牵制,他们也知道会有什么结果。所以,委座不用过于担心他们。只要咱们控制住他们的命脉,量他们也怎么样不了?”

“辞修”委座点点头,“你看是不是你走一趟,带一个参谋团考察他们一下,另外怎么说也得慰问一下啊!”

“既然要拉拢,人情不妨做的大一些。委座你看这样好不好…”

石家庄。一众国府大员们突然的莅临,令李华雄真是苦不堪言。

“诸位,”简单的“自助餐”之后,在李华雄的恳请下,陈诚满面春风的发表重要讲话,“兄弟此来,是代表委座”说到委座的时候,他故意停了一下,看到满场发出整齐的立正靠腿之后,满意的继续说“是代表委座前来慰问大家。委座手渝:当此国家危亡之际,尔等奋勇杀敌,壮我军威、振我民心。乃每一名革命军人之楷模、效仿之榜样。中正甚感欣慰!特令嘉奖!”掌声过后,陈诚继续说道:“下面我宣读嘉奖令:

中华民国国防部嘉奖令

军嘉字[民国27]第12号:

授予抗日救国军军长宋哲元一级青天白日勋章,晋升为一级上将军衔,全体将士银元十万。

授予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八军军长李华雄一级青天白日勋章,晋升二级上将军衔,

授予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八军军长副军长徐鹏雄一级青天白日勋章,晋升中将军衔,全体将士银元十万。

授予民族解放军军长武定国一级青天白日勋章,晋升中将军衔,全体将士银元十万。

授予抗日义勇军林楚男一级青天白日勋章,晋升中将军衔。全体将士银元十万。

国民革命军海陆空三军总司令:J中正

民国26年5月10日

授勋仪式之后,陈诚继续讲话:“为了统一协调军队指挥,国防部对在冀之军队进行整编。下面我再宣读整编令。

中华民国国防部整编令:

成立第六战区,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兼),副司令长官宋哲元。防区冀、热、察。

南路军总指挥李华雄兼38军军长,副总指挥石磊。

北路军总指挥徐鹏雄,副总指挥武定国兼新编第39军军长。

抗日救国军改编为新编40军,军长宋哲元(兼)。

民族解放军改编为新编41军,军长武定国

抗日义勇军改编为新编42军。军长林楚男

国民革命军海陆空三军总司令:J中正

民国26年5月10日”

欢迎仪式结束后,宋哲元以军情紧急为由离开。陈诚示意李华雄单独谈话。

“振起兄,你现在可谓风生水起啊!委座多次在我面前夸奖你,以后前途无可限量啊!”

“全靠陈部长提携!”李华雄立刻起身敬礼,心道,鬼才信呢。

“振起兄,你我就不必这么客气了吧!令弟媳文怡,与贱内有金兰之好,兄弟高攀的话,你我也沾亲带故啊?哈哈!”

“卑职不敢!”

“说过了,你我不用这么客气!我这次前来,一是替委座慰问;二是委座想知道你们下一步的打算;三是我想听听你对局势的判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