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十一章 俘虏

李天骄龙 收藏 17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十一章 俘虏

“就是这儿!”狗娃是麻田村儿童团团长,山里的孩子命贱,起个赖名儿,阎王爷也看不顺眼就放过去了。

民兵队长大春儿和几个兄弟,在狗娃的带领下来到挂着陈斌悬崖边的树旁。大春儿警惕的用民兵连唯一的老套筒对这陈斌。乡亲们看到坠落的鬼子飞机和吊在白蘑菇下的人向自己的村边山都上飘去,出于对鬼子的强烈憎恨和好奇,纷纷自发加入到搜寻的队伍。在山坡上放哨的狗娃儿据事发地点最近,立刻向大春儿报告。

“打死他吧!”二楞对大春儿说。他家的房子就是被鬼子飞机炸塌的,对会下蛋的飞机格外憎恨。

“对,打死他算了!”其他几个人也都附和。

“老乡们,”陈斌看到救星了,兴奋地说“我不是鬼子,我是中国飞行员!”

“你骗谁呢?明明是鬼子!”二楞恨不得立刻夺下大春儿的老套筒,给陈斌来一枪。

“就算你是中国人,也是个狗汉奸!”

“对!打死他!”

人们议论纷纷,众口一词。

“老乡们,”要真是被革命群众正法了还不如摔死呢,陈斌真急了灵机一动,“你们把我带到你们首长那里,你们就里立大功了!怎么?你们这么多人还怕我跑了不成?”

大春儿犹豫了,看他中国话说这么利落,不见得是鬼子。看他的岁数,如果真是鬼子,那没准是个非常重要的鬼子,备不住还是个大官儿。还是把他交给区队长吧!想到这里,大春儿和大家说:“咱们把他交给陈队长,不信他还能跑了?”陈斌一个悬着的心终于暂时落了下来。陈斌被民兵们绑成一个粽子,最可恨的是,他们还不知道用什么堵住自己的嘴。他们不仅缴了他的械,而且还把他救命用的信号发生器也当成稀罕物件儿拿走了。

见到所谓的陈队长,陈斌更加哭笑不得。不论他怎么解释,陈队长根本不相信他是中国人,更不相信他是中国的飞行员。用浓重的安徽口音,一口咬定他是鬼子飞行员。这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他的文化丝毫不比大春儿他们高,但是对待他倒是比较客气。决定先把他关起来,明天在交给更高级别的首长。陈斌明显能够感觉到陈队长的兴奋,想想也是,在抗战期间抓一个鬼子俘虏非常艰难,更何况像自己这样值钱的飞行员呢!

沉睡的二楞被人粗暴的弄醒。脾气暴躁的二楞想一拳打过去,但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能动。借着外面的月光,他看见一个脸上花花绿绿的大脸几乎贴在自己脸上。“说!你从哪而弄到的这个?人呢?”他把那个鬼子身上搜到的好玩儿的一闪一闪的东西,放到到自己眼前,差一点没把二楞的眼戳瞎。

硬气的二楞决不会做可耻的叛徒。他倔强的咬着牙紧闭双唇。

张成不想对自己的同胞用手段,可是他真的没有时间。万般无奈之下,他摘下二楞肘关节。二楞浑身是汗,但是仍然咬牙坚持。张成继续摘他身上各个关节,终于二楞坚持不住了,告诉了他知道的。张成判断他们没有说假话,立即把他的关节复位。“兄弟,好好养,最近别干力气活,我保你没事儿!对不起了!”说完,一掌把二楞打昏。带着自己的小组,向陈斌被关押的地方奔去。

原则早就定下了,除非万不得已,尽量不要伤害前辈们。张成终于来到陈斌被关押的地方。作为资深战士的陈队长从不敢大意,驻地明哨暗哨流动哨,一个也不少。可是这些对于张成他们来说和没有岗哨也没什么区别。他们在击昏几乎所有岗哨之前都进行了逼问,硬气的非常多(这与特战队员们不敢用太重的手段有关系),但是不论什么队伍里,总有软蛋。特战队员们终于来到陈斌被关押的临时牢房,顺利的“营救”陈斌。

与陈斌比起来叶子清这个倒霉蛋儿,说不清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他一落地,就被蜂拥而至的前辈们逮了个正着。他降落的地点是前辈们balu军yierjiu师的司令部驻地。抓住一个鬼子飞行员,这么有震撼力的消息,立刻传遍当地。叶子清自然成了新闻人物,押解他到司令部的路上观者如潮,叶子清知道自己是安全的,也就有闲心观察心中敬仰的前辈们。他们衣衫褴褛各种颜色都有,就押解自己这么十几个人,手中的枪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干瘪的子弹袋中也没有几发子弹。如果不是他们帽子上的青天白日帽徽,昂扬的精神,很难把他们和军队联系起来。

“报告!鬼子飞行员抓到了!”叶子清被带到一个小院落,看着院子内忙碌的参谋人员,他知道目的地到了。

“哦!好啊!”浓重的四川口音从房间内传出来,“政委咱们欣赏欣赏!”

“好啊!”另一个同样浓重的四川口音传来的时候,叶子清彻底晕了。不会吧!我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够见到他们二位。一位是声名赫赫的当世之孙吴,也是自己疯狂崇拜的偶像,另一位是把中国领上富强之路的领袖。

“松开松开!”deng政委示意战士们松开被绑成粽子的叶子清,然后示意翻译“小王问问他!”

刚刚胜利结束反击日军的的九路围攻战役,此时正在休整的师长和政委心情非常好。听说今天又抓打一个鬼子飞行员,兴致更高了。平时抓个俘虏都难上加难,没想到一抓就是一个大个的。他们俩能不高兴吗?

“你的姓名、番号?”

“你的姓名、番号?”看到叶子清用奇怪的眼光在liudeng两位首长身上扫来扫去,翻译又大声的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啊!?”叶子清终于回过神来,“报,报告首长!”他极力克制自己兴奋的心情,努力让自己颤抖的声音和心情平静下来,“报告首长,我是中国国民革命军第38军中校飞行员叶子清!回答完毕,请首长指示!”

叶子清标准流利的汉语(废话能不流利吗?)让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他回答的内容更让师长政委惊异。

“你再说一遍?”deng政委微皱眉头,注视着叶子清。

叶子清又大声重复了一遍!

“38军,你们的还有飞机?”liu师长纳闷儿的问道。

“是的,从鬼子手里抢的。”然后叶子清把自己如何落到今天的地步,选择性的向两位首长做了汇报。他虽然激动但是还没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Liu师长和deng政委对望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眼睛里面看到了不可思议。委座的命令和最近鬼子们异动,促使他们决定趁机打鬼子一下就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鬼子调动基本都是联队级别的,客观的来说,前辈们对付起来还是有困难的。今天听到叶子清的说法,他们尤其是政委,对这支明里暗里对自己发展构成一定障碍的队伍,感到更深的忧虑。叶子清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会引起两位前辈如此忧虑。

叶子清恳请他们,按照国军通用密码他给38军发报,告知38军他的当前情况,否则怕引起误会。什么误会?他没有说。他总不能告诉前辈们,天黑之后会有一个搜索队,乘坐直升飞机要对他实施营救吧!

“不论处于哪方面的考虑,都必须把叶子清交还给38军,如果能够证实他所说的。”liu师长摘下眼镜,一边仔细的擦拭,一边对deng政委说。

“以他的现在情形来看,身份应该没有问题。他们如此之战斗力又真心抗日当然是好事,可是,对我们今后的发展又增加了一个变量。”deng政委默默的抽着土制香烟幽幽地说。

“综合各方面的情报,根据当前形势我判断,他们这个所谓的华侨武装,他们的战略企图非常之大。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想。他们应该不限于对日军后勤补给线破袭那么简单,很可能是消灭河北境内日军的有生力量。从委座的命令来看,他们的作战行动已经得到委座的认可,所以才会有山西、绥远境内国军大规模的反击作战。当初我们不也对此疑惑吗?因为当前根本就不是反攻的合适时机。现在看来,这些行动不完全是为了配合徐州会战,更直接的目的是为了配合38军的作战而发起的牵制性佯攻。他们这盘棋下的可真够大的。”liu师长趴在刚刚缴获的日军作战地图前,用仅剩的一只眼仔细的在上面搜寻。为了这张地图他兴奋的好几天没有睡好。部队刚到抗日前线的时候,全师没有一张像样的地图。阎长官说没有,他们只好用初中课本上的地图行军打仗,战斗之艰难可想而知。

“他们有这么大的胃口?”政委也趴在地图上仔细搜索,“即使有,他们有这个能力吗?”

“我有个预感,这支部队会不断的给我们带来震惊!你注意到那个叶子清说道,怕引起误会的时候的表情了吗?”师长转过头问政委。

经师长这么一说,政委似乎意识到什么,可好似有抓不到。

“误会!?”师长面色凝重的摇摇头,“会有什么误会?他丝毫没有为自己担心的意思,仿佛那种误会是对我们不利的,他在为我们担心。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有很多东西是不便告诉我们的,也就是说,他们的战斗力要远远超过,现在表现出来的。否则,就无法解释他的担忧。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中校飞行员,不是什么特工情报人员,他不具备那种狡诈和欺骗的素质。更不是什么军队统帅,他也不可能具备过高的政治战略思想。他一点不为自己的处境担心,而是为我们和他们之间的误会担心。他担心什么?这是极不正常的。”

“就是说,他们会派人来营救他,而且这个飞行员对这种营救非常自信。如果真的这样,那太可怕了!”政委终于抓到了脑海中那种飘忽不定的意识。

“是啊!”师长忧虑地看着窗外,“他身上的服装、装备和武器,无不体现制造者的工业能力。你我都出过国,见识过什么叫工业能力。所以,我觉得他们的战略企图甚至更大。他们身上有太多我们不了解的东西。”

“他们是华侨组成的部队,可能从国外带来先进的东西也不是没有可能。”政委也在思索这个问题,越想越感觉严重。

“也许是这样。可是他们怎么运输呢?果真如你所说,说明他们早就到了国内。那么他们的目的就真的更难揣测了。”

二人不约而同陷入深深的思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