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历史 第一卷 遗迹 7 童年

jlqfczw 收藏 10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size][/URL] 瑰丽的太皞湖泛着青色的光泽,从万米高空俯瞰这座土卫六最美丽的湖泊你会发现太皞湖就和她的名字一样,如同一条蜷曲的青龙一样蜿蜒矫健。湖泊里的盘沿群岛和湖水交相呼应,将青蓝的湖水分割出一个龙形,而点缀其上的小岛如同名师的画笔一样恰到好处。 这也是太皞湖名字由来,太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瑰丽的太皞湖泛着青色的光泽,从万米高空俯瞰这座土卫六最美丽的湖泊你会发现太皞湖就和她的名字一样,如同一条蜷曲的青龙一样蜿蜒矫健。湖泊里的盘沿群岛和湖水交相呼应,将青蓝的湖水分割出一个龙形,而点缀其上的小岛如同名师的画笔一样恰到好处。

这也是太皞湖名字由来,太皞湖就像一条欲飞冲天的青龙一样。

太皞湖,龙睛岛。这座将青龙点活的岛屿。C国土卫六殖民区首府—太皞城。这座由那些自称是龙的子孙的人建造的城市也被赋予了龙的名称。城市的各个角落都能看到这个民族的图腾—龙,这种想象中的神奇生物并没有用它的神力保佑那些崇拜它的子民。

和战争时期的大多数殖民地城市一样,太皞城兼受着来自内部和外部的煎熬。内部的动荡和高犯罪率,还有已经马上就要扩展到市中心的平民窟从内部瓦解着这座绚丽豪华的龙之都。外部,各个仇视C国的政权已经战火从地球上引进了土卫六,这颗远离地球硝烟的桃源星球在走完了她几十年的和平成长岁月后,一声炮火完成了她的成年礼,战火的硝烟迷离了土卫六的湛蓝天空般的双眼,一颗颗炮弹在她美丽的面颊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

太皞湖里,一艘小客船在平静的湖面上驶过。一个小孩牵着一双大手趴在船头的栏杆上,他眼里一望无际的太皞湖清澈的好像是将头顶的蓝天倒在地上一样。

“妈妈,我们是真要去太皞城了吗?太皞城真的像爸爸说的那样漂亮吗?”

慈祥的母亲用她那双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孩子的额头说:“是啊,虽然妈妈也没去过太皞城,不过你爸爸怎么会骗你呢?航儿,高兴吗?”

“嗯!就要见到爸爸了!”小孩激动地说着。“妈妈,哎呦……”

拥挤的小客船甲板上,满是拥挤的乘客,这些客人都是只买了站票的贫民,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大多数甲板上的站客只能依靠一只脚才能站住,好在这是一个并不长的旅程。

呜呜呜……一个乘客手里的香烟烫到了小孩的后颈,小孩原本激动幸福的表情立马变成了满脸泪水。

“对不起,小朋友。”香烟的主人道歉着。

呜呜呜……小孩的母亲轻抚着小孩的后颈,“航儿是男子汉了,怎么还哭呢?”

“对不起小朋友,叔叔这里有糖果。吃甜甜就不哭了。”肇事者很尴尬的双手在身上摸索着,来回摸索着,然后尴尬的对小孩母亲说:“我记得还有一颗……”

不知小孩是想到了自己已经成了男子汉还是受到糖果的诱惑,已经从嚎啕减弱为哽咽。

“小朋友,这样,叔叔给你表演个魔术。”肇事者深深吸了一口香烟,噘起嘴巴吐出一串烟圈。

小孩惊讶的看着从这个“坏”叔叔嘴里吐出的一串串蓝色的圈圈,这种奇异的景象爸爸表演过,这让他一下改变了对这个叔叔看法,这个叔叔和爸爸一样神奇,会从嘴里吐圈圈。

一丝凉爽的湖风吹过小孩的脸,带走了他的眼泪,把圈圈变成了可爱的小动物。

“叔叔,还要看圈圈……”

“没有烟了。”好叔叔求助的看着小孩的母亲。

“航儿乖,妈妈抱着你睡一会吧?”甲板上的绝大部分人都是一只脚站立,而那些能双脚着地的都是妇孺和老人。

“我来抱吧。”好叔叔抱起了小孩,好叔叔终于的双脚着地了,好叔叔屈了屈已经麻木的右腿,一脸轻松。

“刚才不好意思了。”好叔叔又向母亲道歉。

“没关系,船上这么挤,小孩个子又小,你没看到,出门在外都不容易。”

“呵呵。”这个大男人不好意思的笑着。“我叫郑寒,你们是去看小孩的爸爸吧。”

“嗯,他爸在太皞城做些苦力,我们母子本来在殖民地的45区,那边已经有R国的军队压过来了。”

“45区,那里殖民地政府已经宣布放弃抵抗了,说得好听是为了平民不受伤害,其实还是因为45区穷困实在没有保卫的价值。那些狗官僚!”

“还好,他爸在太皞城,要不我们除了在45区等着R国来占领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

“我怎么称呼您?”

“他爸姓任,邻居都叫我任嫂。你这是从哪来?”

郑寒一脸苦涩“我也在太皞城做些散活,父母在48区,我本是去接父母,可是到了47区才知道48区已经全毁。”

“啊?48区,不是也是不设防区吗?”任嫂惊呼道。

“是,可是我听说48区的平民草木皆兵,守了三天城破后R国因为损失惨重,为了警示其他地区,屠城了。”

……

“乘客们,我们已到达本次旅行的终点站—太皞城,感谢您对我们工作地配合,客船靠港后请甲板上的先依次下船,头舱二舱的乘客请稍等。”

“这是我家的地址,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郑寒把自己的地址递给了任嫂。

“你也住在苍星区?他爸也是落脚在苍星区。”

“那我带你过去?”

“不用了,他爸会来接我们的。”

“那我也陪你等等吧,太皞城现在……还是注意点安全吧。”

“不用麻烦了,你也快点回去吧,你家人也担心你啊。”

“不要客气了,我都把小任航给烫哭了,就让我多抱他一会吧。”

…………

“你先回去吧,已经耽误你很长时间了,他爸等下就来了,再说我这还有地址,我自己能找过去。”

“你不是没来过太皞城吗?太皞城可不像那些开发区,这里很容易迷路而且治安也不怎么好。”

…………

郑寒看看手里的地址再看看门牌号,“是这里了,你喊一喊吧。”

任嫂牵着小任航跟随郑寒来到一个小巷子,巷子很窄,就连任嫂这样瘦小的女人都要侧身才能进去。“他爸,他爸……”

一个老太婆凑个巷口的一个二楼窗户伸出头来“喊什么喊啊?这大晚上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老人家,打扰了,我们要找任三。”

“任三?哦……那个瘸鬼啊,上工去了。”

“啊?老太太,我要找任三,不是瘸子。”

“这就一个任三,就是瘸子,上工去了,要不你去别的地方喊,要不你就在这安静的等,再喊我就不客气了。”咣当,二楼的窗户合上了老太婆叫嚣的大嘴。

任嫂靠在墙上,慢慢的她的腿软了起来,她顺着墙滑着坐到了地上,把脸埋在双腿间呜呜的抖动着肩膀。郑寒本想招呼任嫂去他家坐坐,他家就在旁边的一条巷子里,看看怀里的任航他突然很想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可他还是静静的站在旁边,抱着小任航。

……………………

天亮了,可是在这个巷子里看不到太阳,拥挤的违章建筑占据了本来宽阔的街道。有一个人一瘸一拐的转进了任嫂的视野,任嫂揉了揉满是血丝的眼睛,看着这个瘸腿的男人一跳一跳的跑着,男人手里拎着一个包裹,脸上写满了幸福。

“他妈,哭什么啊,可想死我了。”

“我是高兴地……”任嫂用袖脚擦拭着眼泪背过身对旁边的郑寒说 “你看我太不中用了,看见自己男人就忍不住了。”

任三看见旁边的郑寒不禁一愕, “这是?”说着上前接过熟睡的任航。

“这是与我们同船的郑姓兄弟,一路上多亏他帮忙,到了这太皞城也是他引我们到这的。”

“谢谢啊,多亏你了!”任三上前从任航身下腾出一只手紧紧的抓住郑寒的右手。

“别,别这么客气,说来还是我对不起你家小任航。”

…………

“别在那玩航儿了,昨天就没怎么睡觉,一只说要等你。”任嫂微笑看着坐在床边的丈夫在摆弄儿子。

“真是吓死我了,昨天本是要去接你们的,可是工头不给准假,我说我可以不要这活计也不能不要老婆孩子了。可到后来升井的电梯让那帮畜生给关了,我直等到换班才出去。”

任嫂默默地坐在了丈夫身边,梳理着儿子的头发,默默地说“难为你了。”

任三把妻子的手从儿子的头上抢了下来,放在自己的胸口,“等我赶去码头,发现你们不见了,我抓住每一个我能看见的人去问他们有没有见过你们,这几个小时我都觉得我要疯了。还好碰见了那个郑兄弟,你不知道现在太皞城里治安很差。”

任嫂任凭丈夫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虽然丈夫用的力气有一点大把她的本来就已经粗糙的手抓的有些发麻,可在丈夫面前这位已经被风霜侵蚀出很多痕迹的女人恢复了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妩媚。

她没有问丈夫的腿是怎么了,因为她知道答案无非是增加让她和他的心再疼一次。

任三兴奋地从包裹里拿出一件花衣裳,“他妈喜欢吗?”任嫂拿过衣裳在手里摩挲着羞答答的低下了头。

…………

“这是我的儿子,郑远翼。”郑寒拍拍抱着郑寒大腿的小男孩。“快叫叔叔阿姨。”

小远翼咧嘴嘿嘿的笑着“叔叔,阿姨好。”

“航儿,来,问叔叔阿姨好。去和远翼握握手。”任三也催促着抱着他大腿的小任航去前面打招呼。

小任航放开任三的腿,钻到任嫂的背后,小脑袋露出一点,对郑寒笑了笑。

“我家的航儿像个小姑娘一样害羞。”任三呵呵的笑着上前和郑寒握手,“那天可多亏你了,没有你,我们说不定就家不成家,就妻离子散了。”

郑寒拉着任三就往屋子里走,“兄弟客气了,我们还是有缘分的,你瞧走两步就是我家,以后可要经常来喝酒啊。哦,这是我老婆。”

远翼妈妈客气的鞠躬,然后就上前拉住了任嫂的手,两个女人就叽叽喳喳的聊起天了。

和任三家一样,郑寒的家也是只有一间小的不能在小的房子,房子的一边摆着一张大床另一边摆着一张小床,房子中间的天花板上有一根铁丝,挂着一个布帘子,晚上睡觉的时候这张布帘子就将房间变成了两间房。白天的时候布帘子收起来,中间的位置摆着一张低矮的小桌,桌子低矮是为了晚上收起的时候方便又不占空间。

两位男性家长坐在了矮桌前,桌子上有几个精致的小菜,一只大碗里温着一壶酒。而两位母亲就在房门前的一个炉前聊天,做饭。

小任航抓住任三的手臂站在旁边,小远翼紧挨着任航蹲着,他抬着头看任航,嘴巴始终咧着,小任航低头看了看远翼,看见了远翼的扁桃体。

“你也蹲下来吧,我抬头看你脖子都累了。”远翼咧着嘴巴说着。

任航看看爸爸,任三没有注意到继续和郑寒寒暄倒酒。

任航也蹲下来,面对面看着这个和自己一般大的男孩。

远翼伸出手摸摸任航的脸蛋,任航也伸出手摸摸远翼的脸蛋,他们彼此握握手。“我叫郑远翼,你呢?”

“我叫任航。”

两个小孩呵呵的互相抚摸着,看着对方嘿嘿的笑着。

“三哥,你看这俩小子很投缘啊。我家远翼属虎,小航子呢?”

“属龙的。都8岁了,整天像个小姑娘一样。哎,孩子还是不能没有爸爸啊。”

“三哥,别愁了,现在你们一家在一起了,你就尽享天伦吧。”郑寒劝解着任三,小任航没有父亲的榜样在身边性格确实内向。“远翼,你比小航子大一岁,所以你是哥哥哦!哥哥该怎么办?”

“哥哥要爱护弟弟!”远翼不再摸任航的身体了,而是把手放在了任航的头上,学着郑寒平时摸自己的样子,而小任航也很受用被抚摸着,他觉得有个哥哥真好,小远翼也想着我有弟弟了。

屋里的家长们笑了,屋外的母亲们也笑了。

“航儿,弟弟是不是应该尊敬哥哥啊?”

任航看看父亲,看看远翼,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糖果“哥哥,给你我的甜甜。”小任航想着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给远翼就是尊敬吧。

任三失业了,郑寒把他介绍到自己干活的地方,从此两家的男人形影不离,两家的女人寸步不离,两家的孩子如影随形。

…………

“你站好了,我们要练习扫荡腿。”几个十几岁的孩子围住了任航。

任航被逼到墙角,已经没有退路了,一个比他高一头的男孩大喝一声,蹲下身抬起右腿扫了过去,任航应声倒地。那个施展扫荡腿的男孩得意的笑着。

“狗七,你那不是扫荡腿。”最高的一个男孩不屑的说着“你的动作不连贯。扫荡腿要分三个步骤,蹲下去,扫过去和立刻起身,要快,要连贯,要做的像一个动作一样才没有破绽。看我的。”

个子最高的男孩一步一步逼向了趴在地上的任航。

感谢广大书友的支持,为了塑造人物性格,我需要加写一些前面的故事,虽然是前面的故事,但只会更精彩,请大家继续观看。届时大家会看到个性鲜明的任航和郑远翼,这两位第一卷的主角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人,也为以后故事的发展埋下伏笔。

………………

最高的男孩走到倒在地上的任航面前喝道:“站起来。”

任航的倒在地上,脸上泪水和着土在他脸上结痂了,让任航看起来满脸皱纹。任航怯怯的站起来,最高的男孩一气呵成,一个漂亮的扫荡腿扫过去,任航依旧是应声倒地。一片掌声响起。

“你们挨个练习吧,有不懂的再来问我,记住要领,要连贯。”

“是!老大!”其余的男孩排着队来到趴在地上的任航前。

“站起来!不站起来我要踢你了!”最前面的狗七威胁着。

任航扶着墙站起来,他知道他马上又要倒在地上了。

“走开!别欺负我弟弟!”一个小男孩叫喊着跑过来挡在了任航面前。

“哥哥,他们在用我练习扫荡腿。”任航的眼泪像是决口了堤坝一样汹涌而出。

狗七看看面前这个只到他下巴的小个子。“这是哪根葱?”说着就扫了下去,小远翼也是应声倒地。

小远翼坐在地上看看面前这几个大男孩,心里盘算着这些人我是打不过的,但是我要保护弟弟。“我给你们扫,别扫我弟弟了。”说着很自觉地站起来准备迎接下一个练习者。

“狗七!你记住要领!你刚才的动作实在太难看了!”老大在旁边指点着,走上前又将小远翼扫倒。

任航过去揉着远翼的屁股小声说说:“哥哥我们跑吧,刚才我一个人不敢跑。”

远翼小声说:“我们跑不过他们,这样我在这让他们扫,你先回家去吧。”

“哥哥我不走,我们轮流让他们扫吧。”

“傻小子。”

“没事,我比你结实,我爸没几天就要把我吊起来打一顿,我抗揍,不像你从来都没挨过打,别把你打坏了。”小远翼噌的一下站起来,“来吧,我让你们扫让我弟弟先走吧。”

“狗七,你要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要领?”老大不厌其烦的教导着狗七。“你再去试试。”

“老大,我们也要练习啊!”其余的男孩抱怨着。

“这不是还一个靶子吗?分成两组。”

“老大英明!”老大很得意,他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两组前面站着两个小男孩,两个高他们一头的男孩上前,同时施展扫荡腿,紧接着又是两个人上前。于是小任航和小远翼每次都摔倒在一起,他们擦破了脸,擦破了手以后,他们的头还要撞在一起,撞得他们满眼都是天上星星在闪,满耳都是工地上的敲打声。

“你们这群猪,我再给你们示范一次,你们要是练不好,今天晚上谁也别想回家!给我好好看了。”老大走到小远翼面前,左右压腿,扭腰做着热身“我要来个连环扫荡腿!两个小孩,你们再站近点!”

狗七上前一脚把小任航踹到小远翼身旁。老大助跑,下蹲,嘴里发出一声大叫“啊!”

众小弟看着老大助跑,下蹲,抬腿,马上就要鼓掌,可是这声大叫不像是那种电影里武林高手在发功前提气的叫声,好像是惨叫。

小远翼扑上去一口咬住老大的大腿,老大的大腿被远翼死死地咬住,老大的右大腿像是被钉在地上一样,而老大的身体和左腿在地上来回的翻滚着。“快吧这小兔崽子给我弄开。”

众小弟一哄而上,拳打的,脚踢的,反正众小弟争先恐后的营救着他们的老大。终于小远翼松口了,他喊着:“任航快跑!快跑!”然后又是一口咬了上去。

…………

“小兔崽子,真是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啊。今天你那哥哥不在了吧?”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个常见的老大。“狗七,你的扫荡腿练得怎么样了?”

狗七猥琐的恭在老大身边,“多亏老大平日指点,已经练成了。”

“那你就去试试吧。”

狗七走到任航面前,看着这个已经比自己高出一些的任航,想不到短短五年自己的发育已经开始滞后了。狗七有点不自信了。他向旁边的狗八使使眼色。

“老大我先来,弟弟给哥哥打头阵。”狗八走到任航面前,他和任航一样高。

任航分开双腿,身体下压,这是他多年斗争的经验。

狗八扫下去,任航依然不倒。

“废物,狗七上。”老大严厉的批评了狗八“这样我们以后还怎么混?”

狗七走到任航面前,神色里有点尴尬还带一点哀求。狗七下蹲抬腿,伴随着一声大喝紧接着狗七趴在地上。

“哥哥!”

郑远翼指着老大说“我X!狗大,有种找我,找我弟弟干什么?”郑远翼一步一步臂上前去,低头俯视这个曾经俯视他的狗大。

郑远翼一拳过去,打了狗大一个踉跄。狗大怒道:“还不快上?”

众小狗一拥而上围攻郑远翼,郑远翼一个扫荡腿环绕一周,右腿所到之处众小狗皆是应腿而倒。紧接着众小狗夺路而逃。

“混蛋,废物。给我滚回来。”狗大要疯了,最近三年有个问题一只困扰着他,郑远翼的扫荡腿怎么这么厉害,任航怎么越也来越难扫倒了。

“哥哥。”

“任航,你就不能还手吗?”

“我怕。”

“那好狗帮里没有能打过你的了。你要像个男人啊!你已经不是那个挨打就哭得一脸泥巴的小屁孩了。”

“哥哥,我还是怕……”

郑远翼:“……”

郑远翼走到狗大面前又是一个扫荡腿,狗大也趴在了地上。

…………

“老大,今天要和三口组火拼,你就把扫荡腿的秘诀交给我吧。这样也能提升我们红星会的整体战斗力啊!” 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个常见的狗大在郑远翼身旁满脸堆着笑。

“屁话,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啊,学会了扫荡腿好来扫我是不是?”郑远翼嘴里含着笑,手轻轻的在狗大的额头上弹了弹。

狗大旁边的狗七弓着腰,“老大,我们就是再练个十年二十年也练不出您那水平啊,狗大无非是想提升咱们的战斗力,好在今晚的火拼中去的全面胜利。”

任航坐在远翼旁边,嗤嗤的笑着,他其实很喜欢狗七,喜欢看狗七拍马屁,他觉得狗七拍马屁比说相声还精彩。

“废话,你们都知道你们再练二十年也没我这个水平,你们知道了诀窍又有屁用啊。”郑远翼伸长手,努力地够到狗七的脑门上拍了拍。堂下百来号人都嘿嘿的笑起来。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