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二卷 护航索马里 第五十三节 左纯怡来电

龙居士 收藏 1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五十三节 左纯怡来电

第二天一早,振夏4号启航的时候,郭诗池逃出医院跑到港口,跺脚大喊,让我上去。但是她喊破喉咙都没有用。船缓缓的开动了,离岸越来越远。郭诗池无可奈何的瘫坐在地上,大声哭泣。

这倒不是卫华他们抛弃了她,而是……她在赶到之前,医院就打来电话,说郭诗池跑了。

接电话的伍勇峰问,她可以出院了没有?

医院说,她的内脏受到震荡、有内出血的痕迹、还伴有轻微的脑震荡,至少需要住一个月的院。伍勇峰道:“她一定是想登船,你们派人来截她回去。其他的事,Z国大使馆会负责。”

伍勇峰的做法,没有遭到任何人的反对。卫华这一组的人认为,她带着伤再去打海盗,很危险。不如就此回国。而太子组则认为,郭诗池背叛了他们。也不想理睬,当然她的那些姐妹,则是另一种想法,身体要紧。于是,船上的人达成了一致意见,丢下郭诗池。

船航行到马来西亚水域的时候,卫华接到了一个卫星电话。打电话来的是左纯怡。卫华一听到是她的声音,马上就变得小心起来,叫屠倭于门外守着,防人偷听。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嘻嘻,姑奶奶一出手,哪还能错得了?钱、人、货,都齐了!预计明天一早,就可以抵达瓜达尔。”

瓜达尔是Z国援建巴基斯坦的一个新港口,可以供万吨巨轮停靠。也有传言,说那是Z国的一个海外军事基地。这种传言站不住脚,因为Z国要“韬光养晦一百年”。

卫华长吐一口气,心中一块石头落地。这是一次,要求像钟表一样精确摆动的行动。自己这一边,倒是好计划,反正行程都安排好了。但左纯怡那一边,却存在着太大的变数。

第一大变数,能不能及时招到合适的人。

第二大变数,资金能不能及时到位。资金的问题,还得靠富得流油的倭国人“提供”。前田株式会社如果不“配合”,拖上一拖,一切玩完。

最后就是一些敏感装备的采购问题。

当然,所有三个问题,合在一起,都是“什锦八宝饭”的问题。

卫华用了一天的多的时间,一条不剩的分析了前田株式会社所有网上传闻后,惊讶的发现,竟然找不到任何的把柄。

卫华想到更深的一层,不禁两冰冷。

参考苏联解体前的例子,当时全苏联的媒体集体患了“偏听偏说症”。凡是真正爱国,揭露阴谋,攻击“休克疗法”的言论都遭到打压,凡是阴谋卖国的言论都被媒体包装成为人民着想,披上民主、自由的神圣外衣。

为什么呢?

因为那时的苏联媒体都被收买和控制了。

前田株式会社,一方面拖欠众多Z国公司的资金,另一方面又是与自卫队关系极为密切的军火商。无论其国际国内都必然有着许多不可告人的密秘。一些利益受到损害的人,既便奈何不了他们,也会想着在网上给予揭发。

然而在自由的网络上,看似铺天盖地的有关揭露前田株式会社的言论当中,真正有真凭实据,令人信服的文章却一篇都没有。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联想到苏联的例子,卫华怎能不发抖?

想要从如此强横的“巨无霸”身上,割下点肉来,非得要有比它更强横的实力了。这个实力,卫华没有。但“什锦八宝饭”有。所以,要债问题,就请他帮忙了。

当卫华将情况告诉他之后,他很生气,说了一句:小鬼子,欺我Z华无人吗?并让卫华放心,一星期之内保证钱到。

果然,第七天,没有过二十四点,钱就到了。

后来,很久以后,卫华才知道,那个要钱的过程,是何等的惊心动魄,差点引发Z倭两国的贸易战。

到了最后一刻,倭国还是投降了,因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倭国为无良赖帐商人辩护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那时,M国正想借着Z国之手,压迫倭国购买他的国债,所以,国际形势也利于问题的解决。

一笔五千万的债,加上利息也不超过七千万元,在国家眼中看来,是很小的一笔,却引发了这么大的一场风波。让人有些始料不及。

豹迪公司收到欠债之后,立马就活了,公司重新装修开业。而那个章公了,主动上门道歉,还说着一些请大人不计小人过的话。这让温家杨眉吐气。

在Z国做生意说白了,就是一场权力搏弈的结果,谁的后台硬,谁就可以大发横财。这次要债的过程,让章公子感觉到,温家“上面有人”。如果不及时改正,后果会很严重。

……

左纯怡发出一长串媚惑笑声,语调嗲得死人:“人家好想你啊!人家就想到外面散散心,顺便远远的偷看你一眼,都不可以吗?”

“你怎么可以……”左纯怡果然来了,不出卫华所料,“胡闹,打仗是那么好玩的吗?你听着,到了巴基斯坦之后,不许抛头露面,马上回去!”

“我是总经理耶,全体员工都出动了,我怎么可以坐着不动?国际关系、资金分配、人员调动、场地寻租、雇临时工,等等……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没有我这个一把手协调,那还不乱成一团?”

卫华没好气的道:“他们都是有纪律的精英,有特长的专家,用得着你协调吗?你假公济私,就认了吧。记住下不为例,如果再有不听话的事情发生,我开除了你!”

“我好怕——”

卫华为了让她真正的害怕,语言温度降到了零度以下。

“你招人的过程中,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是有点奇怪,开头二天,一个符合要求的人都没有招到。第三天,忽然来了一批又一批年龄在三十岁左右,手执各种专业特长证书,又着有丰富经验的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刚刚因为某种原因被部队劝退……。当我手中有一百人的应聘资料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人来了。”

“现在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他们都是安排好的!”

“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有这份能耐呢?”

“我不敢想……”

“如果因为某人的原因,计划被破坏了,她的下场会如何?”

左纯怡打了一个冷战。

“左纯怡!你给我记住了,虽然你不是军人,但是从现在开始,必须像军人那样,绝对服从命令,知道吗!”

“知道了!”电话那头传来哭声。“人家……就是……想……见见你嘛……干嘛……那么凶!”

“别哭了!”卫华心软了,“等我办完事,回到BJ,我抽个空见你。”

“真的?你发誓!”

“我一言九鼎,你不信拉倒。挂了!”

“啵~”左纯怡狠狠的亲了一下电话,一个响亮飞吻被电磁波载着,以光速飞来。

卫华措手不及,被袭击了。

挂上电话,卫华不禁懊悔起来,为什么找这么一块“牛皮糖”,搞得现在老是要瞻前顾后的。万一屠倭、林晓芳他们打翻了醋罐子,后院失火……

唉——

卫华一回头,看到屠倭,楚楚可怜的望着自己,两眼弥漫着水雾。

糟了。

“一个朋友。”卫华解释道。

“是女的吧。”

“嗯!”卫华肌肉收紧,瞳孔收缩,准备迎接“暴风雨”。

“是左纯怡。”

“嗯!”卫华不禁哀叹,什么都瞒不过屠倭的眼睛啊。她为什么那么聪明呢。

“嘻嘻,我全猜对了!”屠倭忽然阴转晴,很开心的扑过来,将自己投入卫华的怀中,喃喃的道:“卫哥哥,左姐姐在帮我们是不是?等回国了,你要替我好好的感谢她。”

“知道了!”卫华被屠倭弄得一惊一乍的,大脑都转不过弯来了。她难道不吃醋吗?

“卫哥哥,我知道你是大英雄。自古美女就爱英雄,许多人缠着你,我也能理解,我只求你永远不要骗我就行了。……”

卫华再一次被感动得稀里哗啦。

船上的广播忽然响了。

“战斗警报!战斗警报!发现海盗!发现海盗!全体船员,各就各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