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听了鬼子的描述,又和另外几个俘虏的口供进了比对,并再次对鬼子进行了审问,确认口供没有什么错误,就在鬼子的营地里生起了火堆,并让俘虏对营地进行了整理。然后党育明就带人押着俘虏进入了树林。

果然,在九点多有三架运输机飞临空地上空,投下了大量的麻布包,随后离开了。打开麻包一看,原来有的是饼干,有的是罐头,有的里面是粮食,一些麻包里还夹着一些电池和药品。随后党育明立即组织人把空投物资收集起来,然后派出一个班,带着部分战利品回营地,而其余人员则在原地等待主力并看守俘虏。

当天下午有三架侦察机飞到空地上方进行侦察,看来由于长时间没有联络已经引起了敌人的怀疑。

傍晚,王立平带着大队人马赶着20多匹马,押着三十多个俘虏回到了临时的俘虏营。把敌人捆好之后,再次组织了对敌人的审讯。经过认真核对,确认了没有漏网之敌。

晚上,党育明召集战士们开了个会。

“同志们,这次战斗各队表现的都非常优秀,发扬了不怕苦不怕累,敢于战斗敢于胜利的精神,特别是三队的同志们,处变不惊,积极主动,为这次全歼川口讨伐队创造了良好条件,为此给三队记集体大功一次;在战斗后一阶段一队发挥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积极出击,全歼了逃窜之敌,为此给一队记集体大功一次;二队四队在攻击敌营地战斗中表现积极,给敌人以严重杀伤,在此提出表扬。此次战斗我方共歼灭敌川口讨伐队下属521人(不包括此前三队消灭的敌人),其中俘日军26人,伪军86人。缴获战马47匹(包括此前三队缴获的十七匹),驮马52匹;90迫击炮两门,炮弹60发;70迫击炮两门,炮弹180发;三七步兵炮2门,炮弹200发;九二式重机枪两挺,子弹4000发;掷弹筒12具,榴弹500余枚,可用于掷弹筒的手榴弹1200余枚;轻机枪19挺,步枪200余支,步枪弹13000余发,枪榴筒12具,手榴弹1500枚,其它武器物资若干。但是为了取得这次战斗的胜利,我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有六名同志牺牲,十一名同志负伤,我们会永远记住牺牲的同志们。下面我分配下一步的任务。直属队和四队三个班,三队一个班携带战马26匹,驮马22匹,携带部分物资随我去建立新营地;二队人员体护送伤员、部分物资和烈士遗体返回营地;一队留在此地看守物资,并作俘虏工作,争取召收部分兵员,对于日军俘虏的处理立平你知道怎么办。但是对于俘虏的甄别一定要谨慎,宁可不要人,也不能把麻烦招进来。”


经过一夜的疾行,天亮时分,党育明一行二十六人终于到达了龙湾湖边,随后他们在树林中搭了几个简单的帐篷并进行了伪装,留下三个哨兵,其它人都进入了梦乡。

下午四点多钟,党育明把大家都叫了起来,留下四队一个班在吴新和丁文山带领下看守马匹,自己带另外18个人上山。时间不长,他们就找到了一个大山洞,洞口距山顶只有100来米,洞里能容纳百十来人,洞口不大,也很隐蔽,洞量也很暖和,唯一的缺点是周围的树比较少,党育明在地图上做好标记后又在附近找到了三四个小一点的山洞。随后又在山脚处发现了一个洞口很大的山洞,在探查中四队的一个战士被里面的狗熊抓伤了,在消灭了里面的狗熊之后大家发现狗熊只占据了洞口,里面还挺深,而且洞里挺暖和的,于是又向洞深处走去,走不多远就看到一个狭小的洞口,仅能容纳一个人钻进去,于是黄二虎主动提出他先钻进去,进去之后,他大声叫大家快进去,众人钻过了洞口之后才发现,里面的空间居然异常开阔,有三十多米长,十多米宽,五米多高,而且从火把燃烧的情况来看,洞里一定还有别的出口,甚至有可能有通往地面的孔洞,而现在洞内的温度也很高,党育明看了一下身上的温度计,显示洞内温度有十七八度,于是让大家继续探查,很快就在洞的深处又发现了一个洞口,这个洞口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过,过去之后又是一个山洞,这个洞比较小,只有十来米长,四米多宽,但是有十来米高,而且似乎有流水声。

黄二狗听了听,认真地说:“再往前走肯定还有至少两个洞子,洞子里面肯定有热水,河这简直是老天给咱们绺子准备的。”

于是向前又钻过了一段狭小的石道后,进入了一个不小的山洞,里面果然有一条热气腾腾的地下河穿过,过去摸了一下水温,感觉应该有四五十度。然后又向前摸去,这时火焰的燃烧开始不那么充分了,显示这里的空气流通不是那么顺畅,为了安全,党育明只带了黄二狗和杨晋两个人前进,而让其它人寻找洞顶通往外界的洞口。时间不长,三个人来到一块出大的岩石面前,地下河就在岩石下穿出,黄二狗用手敲了敲石头,回头告诉党育明石头不厚,后面是空的,而四下并没有发现有其它的洞口。想了一下,党育明认为现在找到的这个洞暂时够用了,至于凿开石头还是有些冒险的,但是黄二狗说了句,“如果打开了里面有好东西呢?”这句话引起了党育明的警惕,是呀,如果不摸清楚了以后里面有什么危险就麻烦了。但是三个人都没有带锤子和钢钎,如果用炸药又怕把洞顶的石头震下来,这时黄二狗上前又用手敲了敲,举起枪托对着石头就是一下子,只听咔嚓一声石头上就出了一个大洞。只听几声扑通声,看来后面就是水了。听到这里出了大的声响,几个战士跑了过来,这时党育明发现火把的火焰又开始明亮了,显然这里与外面是相通的。于是黄二狗把火把举过了破洞,伸头看了一下又缩了回来,说那面是个泉眼。

听了这话,几个人都想往回走了,党育明却让黄二狗把洞扩大一点,看着那薄薄的岩石,党育明似乎想到了什么。把洞扩大之后,党育明让人用绳子拴在自己腰上,钻了过去,认真一看,果然有个石台,围绕在一口泉眼四周,泉水的温度比外面高很多。党育明听黄二狗也过来,让他再敲敲周围的岩壁,敲了一会,黄二狗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又是两下凿开了一个洞口,这时明显感到风大了起来。于是党育明打了个招呼就和黄二狗钻到了那个洞里,从那个洞子向前又摸了不远,两个人就来到了地面,一看居然就是最早就的那个大洞。随后两个人又原来返回了泉眼那里,把情况和大家一说,大家都非常高兴。再这时大家也找到了洞顶那个通往外界的洞口,原来是通过以前他们发现的几个山洞,这些山洞之间都有些岩缝相通的。

随后又把带来的东西都转移到山脚下的山洞里,并把一些马匹也转移到最外面的洞里。党育明带领通过电台把情况和程飞鹏进行了沟通后,留下三队和四队的一个班守护这个山洞之后,自己带领余下的十四个人连夜骑马向老营赶去。昨天鬼子的飞机一直在这附近转,似乎要寻找那个失踪的讨伐队,所以他们只能在夜间行动,而且尽量在树林中穿行,走在最后的韩清负责对前面人走过的痕迹进行伪装。

路过前两天夜袭鬼子营地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成立了一个临时的前进基地,一队和一些前俘虏正在工作着。经过询问得知,有52名俘虏反正,其余的鬼子和俘虏为了不泄露情况已经对灭口了,就是由这些反正的伪军动的手,然后把这些尸体剥光了丢在林子里了。而现在已经在这附近搭了十几个窝棚,并进行了伪装,把部分物资已经转移到了这里。

党育明了解情况后就直接回到了老营。程飞鹏一见党育明回来了马上就迎上去,把他拉到边上,小声告诉他,抗联派来了联络员,来人已经带到了在主营地外围的三号营地,来人并没有说明来意,只说有信要亲自交给火龙。

党育明想了一下认为有必要亲自见一下来人。于是就和程飞鹏带着直属队去三号营地,让其它人先回营地休息。

进门一看,来的是熟人,就是上次来接杨靖宇的老山炮。老山炮打了招呼后就用刀划开衣服取出了杨靖宇的亲笔信,原来现在现在抗联的日子实在是困难,没有粮食了,想从党育明这里高价买点粮食,同时对于火龙袭击蒙江日军仓库的事情表示感谢——这时党育明才知道原来蒙江敌人的调动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配合蒙江口子方向对抗联的围剿,而且那一次袭击就摧毁了鬼子的30余吨弹药和两辆对鬼子非常重要的全地形车——另外一个事就是抗联想向老岭方向转移,借火龙的地盘通过,此外两个想去苏联的战士已经安排人送去了,现在还没有到边境。

看了信之后,党育明笑了笑对老山炮说,“我就不写回信了,你告诉杨司令,我的话一直有效。另外你们想要多少粮食?四五千斤我们还是能挤出来的。”

“大当家的,我们就在大甸子那边埋伏,如果您不同意我们就绕道七个顶子方向。”

“你们有多少人需要过去?”

“我们全师都过去。”

“跟我还来虚的?就直接说你们有多少人吧?应该是不可150人吧?”

“您怎么知道?我们现在已经和少年队汇合了,一共有140多人。”

“那还是请杨司令亲自过来谈吧。”

“好吧,明天一早杨司令就到三道崴子。”

“不用那个麻烦了,就直接到这里吧,有部队想带过来就一起带过来。”

“多谢大当家的仁义。”

送走了老山炮,程飞鹏看了看党育明,“你不会是想收拾了这伙抗联吧?”

“不。我要把二号和三号营地让给他们。这样他们就能多挺一阵时间,对我们也是有利的,现在我们双方是互相依存的关系。”

“好吧,反正这里我们以后也不大能用上了。”

“谁说的,这里只是借给他们用,我们还是要回来的。新营地好是好,但是只能当根据地,不能当出击阵地和前沿基地。东西转移的怎么样了?”

“我让人用鬼子的汽车发动机改造了五个机动雪橇,另外那两个拖拉机还能用,那个汽车也改造了,能在雪地走,就是走不快再加上那些马爬犁和狗爬犁一次就能把营地里的东西都弄走多一半。另外你打算怎么安置烈士遗体?”

“运到新营地,统一安葬。你估计明天能把物资都转移走吗?”

“够呛,这两天敌机活动的很疯狂,白天不能活动,我打算把东西先转移到临时营地,这样的话就能先把物资都运到中转营地,大后天差不多就能把东西都转移到新营地。还有就是山洞里的东西我没有动。”

“这样的话你留出30匹马,两只羊,两头驴,20个爬犁,那两挺歪把子,五挺九六轻机枪,三十条六五步枪,十把手枪,两支掷弹筒,两千发六五子弹,二十发掷榴弹,一百发掷弹筒用的手榴弹,五千斤粮食,二十斤盐,一百双鞋,五十套棉衣,五十件棉衣,五百斤木炭,一箱药品和一箱绷带。把这些东西都送到三号营地。山洞里的东西先不要动了。”

“明白了。我让一队派一个班去那里,交接之后就回来。”

安排好之后,党育明就带着直属队回到营地,检查了转移物资的安排之后,回到队部,叫来了赵树明,了解了这几天的敌情变化。敌人驻蒙江县城的部队已经开始向蒙江口子运动此前抗联已经在二道沟和鬼子的一个讨伐队大战一场,打了一整天,鬼子杉村讨伐队四百余人全军覆没,而抗联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