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国家制度堪称典范,我个人认为比中国的制度要好的多。


1.负责国民道德教育和意识形态的是一群僧侣,而不是官员,国家看重的是国民道德素质和对国家的永久忠诚,而不是国民(中国其实只有居民,我们的身份证就是居民身份证)对当时现行政策的支持。而且僧侣是没有世俗生活的,不会卷入各种丑闻,这个好处不言而喻。

其实什叶派是非常强悍的教派,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只会避世、失败和滥杀。他是没有种族色彩的!就是说你无论是哪个民族的只要信仰真主和认同10大伊玛目的牺牲证道,你就是个真正的信徒,这完全是个普世的宗教了。而苏菲的神秘主义更是牛极了的教派,允许教徒隐瞒身份混入异教组织,努力追求世俗的成功。比如车臣人在前苏联就有人混到了副总统,有人混到了议长!事实上西方人对这两者尤其是后者的评价极高。


2.伊朗的革命卫队是个全民组织,几乎所有成年男子都被吸收进二线组织,他们是定期训练和过组织生活(连接彼此的是共同的祈祷礼拜苦修,而不是例行公式式的的学习什么重要思想)的,这绝对是一个弥合社会鸿沟和监督政府胡作非为的国家利器!假如中国有这样的组织,会有现在网络上官员的这些高论吗?只怕被人直接绞死!


我们本来是有遍及城乡的民兵组织的,可惜在伟大的“改革开放”后都消失在公众生活里了。可能是有些人不太放心这个组织吧。因为这种武装要比脱离社会生活的解放军或武警难控制的多。


伊朗的革命卫队是一个极度包容的组织,极左极右的思想派别都囊括在内。包括从研究金融的到搞人体炸弹的各种人才。大家统一在真主的名下干自己认为该干的事,这样所有的思想斗争都在体制内进行。所有的爱国的有政治热情的年轻人都可以加入,你信不信教是不需要别人审核的,不需要写那些充满谎言的“入*申请书”和被你恶心的那些骗子们审来审去。这样,所有的思想激进的年轻人都不会像某个东亚国家那样对政治生活越来越鄙视和远离。


4.伊朗的总统是全民直选的,虽然没有最高权利(我认为根本就不应该有,我一直认为最高权利就应该掌握在脱离政权的学者委员会手里),但算是“民主国家”了。


重要的是这样政府是个被监督者,而不是领导者的身份,这一点至关重要!不要跟我说有选票就有民主!错!大错!人民要有民主,必须要有自己的组织和代表!我想象不出有比僧侣团以及最高精神领袖这样更合适的组织或人,首先他不能参与经济生活,这样他没机会腐败或和利益基团合流;他不从选举产生,靠的是自己的学识资历和委员会的内部认同,这样就不会被民意胁从;不直接参与政治生活,也就有无暇的形象。说实在的76年之前的中国是有这样的人的,所以那是我们才有廉洁的政府和共同的理想。但我们没有把它制度化。


=================================================


附:毛爷爷死的太早了,太高估了人民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