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三章 我的同袍我的敌 第十四节 滇版,无间道<一>

罗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回到军营以后。 我把左卫旅和前卫旅的卒长们都叫到我的帐篷里,秘密商议了一番。 最后,我叫他们说给我听。 “第一。”我说。 他们说:“绝对遵从陈旅帅之号令,没有陈旅帅之号令,其他人的号令一概不听。” “第二。”我说。 他们说:“绝对不将此事告诉冯旅帅,不告诉别的任何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回到军营以后。

我把左卫旅和前卫旅的卒长们都叫到我的帐篷里,秘密商议了一番。

最后,我叫他们说给我听。

“第一。”我说。

他们说:“绝对遵从陈旅帅之号令,没有陈旅帅之号令,其他人的号令一概不听。”

“第二。”我说。

他们说:“绝对不将此事告诉冯旅帅,不告诉别的任何人。”

“好。各位都清楚了,那就去秘密安排吧。”

他们走了。


第二天上午中餐。

在吃饭时,一些兄弟拿着饭食去找厨师理论。

“喂,为什么我们的分量这么少?”

“对啊,为什么尽是些素菜,肉呢?”

厨师一个劲的说:“我们也没办法。”

“饭都不给我们吃好吃饱,还叫我们去卖命打仗?”

“就是啊。兄弟们,咱干不干?”

“不干。”

……

闹哄哄的时候,我走了进来。

谢天谢地,天老子冯天向不在。

实际上,冯天向此时根本不在营地里。

“怎么回事?这么吵?”我大声问。

有人叫道:“陈旅帅,你来给弟兄们评评理。”

“大家请安静。叫一个人说,就可以了。”我说。

这时,前卫旅的包荣卒长走出来,端着自己的碗给我看,说:“陈旅帅,你看看,这给我们吃的是什么饭菜?饭呢,这么少,菜呢,就是几片烂菜叶。”他把碗一丢,碗碎在地上,“吃都吃不饱,还打什么仗啊?是不是欺负我们是新兵啊?”

我转过来对那些厨师说:“这就是你们的不对。兄弟们都是要保家卫国,上战场打仗的,怎么能吃得这么少这么差呢?”

一个厨师委屈地说:“我们也没办法。上面给的口粮就是这么多,我们也变不出来啊。”

“那好。”我对着兄弟们说,“既然不是厨师的错,那我们就找那些当官的去。”

“对。”很多人一起附和。

“找别人也没用。我看,要找就找最大的官。” 包荣说。

“找谁?”大家都问。

“太尉啊。”包荣说,“太尉管所有的军政要事。”

“那我们就去找太尉大人,去要个说法。”我鼓动他们。

“走,走。”许多人都说。

一群人都跟着我走了。

我们出了营门,进东门,到了大街上,仍是一路嚷嚷。

“还让不让人活了?”

“就是啊,口粮那么少。”

“饭菜还那么差。”

“是不是欺负我们新兵啊?”

各个大街上的人,都在看着我们,许多商铺里的人都跑出来看了。


我们一路到了相府街。

太尉府就在这条街道上。

我们大声嚷嚷着要进太尉府。

守门卫士呵斥:“大胆,太尉府是你们说进就能进的吗?”

“那我们要见太尉!”我说。

兄弟们齐声高喊:“见太尉!见太尉!见太尉!”

许多人都跑来看热闹。

太尉府门前,围了个水泄不通。

想必,全城的人都知道有一帮从俞元郡新来的兵士在这里闹事。

“太尉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吗?”卫士还是说。

我大声喊:“兄弟们,太尉躲着不见我们,怎么办?”

“我们冲进去,见太尉!”许多人大声喊。

“大胆!”这时,钟太尉从里面走出来。

“你是太尉?”我故意问道。

“大胆。见了太尉大人还不快跪下?”卫士呵斥道。

“兄弟们,我们跪不跪啊?”我问。

“不跪。”许多人齐声喊,“除非太尉能够改善我们的伙食,我们就跪。”

“好。”我对钟太尉说,“太尉大人,你都听见了,弟兄们不跪。”

“你是何人?”钟太尉也问道。

我大声说:“我是俞元郡来的虎师左卫旅旅帅陈抚。”

太尉大声喊话:“俞元郡来的兄弟们,我答应你们改善伙食。请大家先回去!”

然后,他又对左右卫士说:“把陈抚拿下。”

卫士们将我反手擒住。

我大声问:“为什么拿我?”

“你身为旅帅,聚众闹事,死罪!”

“我是旅帅,为兄弟们讨个公平而已。”我大声说,“判我死罪,我不服!”

这时,郭启也在人群中煽动:“各位兄弟,陈旅帅为我们讲话,却要被太尉判死罪!我们答应不答应?”

“不答应。”许多人高呼。

“那我们怎么办?”

“反了它,救陈旅帅。”下面的人都说。

就有几个人冲上来,打倒卫士,把我解救了。

太尉说:“你们敢造反?”

我一把抓住钟太尉,把剑架在他脖子上:“对,我们就反了。”

我大声说:“兄弟们,我们反了。想要喝酒吃肉的,跟我投奔秦国蒙将军去。让这个太尉送我们出城。”

“好。”很多人大叫。

于是,一群人押着太尉往东门去。

百姓们赶紧躲在一边去。

这时,其他的军队出现了。

他们堵在街道两头,拿着兵器对着我们。

我说:“如果不想太尉发生什么事情,请你们让开。”我又对太尉说:“让他们让开。”

太尉叫军队让开。

我把他一直押到东门军营。

许多人跑去拿兵器和旗子。

郭启、邱亮、大山、凌霄、莫迟等抢夺马匹,我们在营门口上马。

两旅兵士集结完毕。

我们带着两个旅队,直扑城外。

两个兵士押着太尉一起走。

后面的追兵里,有人大叫:“把太尉大人放了!否则我们就放箭了。”

是小卜将军。

我勒住马头,转身说:“好,我们把太尉大人放了,你们不得放箭,要任我们离去。”

“好。”小卜将军命人收好弓箭。

我让他们放开太尉。

我轻轻的说:“岳父,多有得罪,请见谅。”又说:“我有两个兄弟,受了伤,留在营地里,请钟将军代为照顾。”

他点点头。

我们快速离去,奔向秦军大营。

是的,这只是一场戏,浩大的声势,闹得人尽皆知,奸细也必然看得到。目的就是,让奸细告诉秦军的消息,和我的话能应证上,以减少秦军的怀疑。


我们到了秦军营门三箭之地,停下。

秦军营地号角四起。

然后一彪军马冲出来,就在营门附近列阵。

我打马上前。

“对面的秦军听着,我乃滇国虎师左卫旅旅帅陈抚,特带领1000人来投奔蒙将军。请代为通报。”

前面的将领里,有人骑马回去通禀。

不一会儿,那人回来了。

有人大声喊道:“陈将军,我们蒙将军有请。”

我对郭启和傅连说:“两位,请照看好全部的兄弟,等我回来。”

“陈旅帅,请小心!”大家说。

“恩。”我应道。

其实我心理没底,只能随机应变了。

我打马上前,直到秦军队列前站住。

秦军队列前方,有一位与我年纪相仿的将军。

我问道:“请问将军如何称呼?”

“我姓王,乃蒙将军帐下先锋官王贲是也。”他答到。

王贲,历史上是有这个人的。据记载,公元前226年,他曾率领秦军大败楚师,取楚国10余城。那时候,他已经是一代名将,而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先锋官。

“请王先锋头前带路。”我说。

他对旁边一个将领说了什么。可能是要他留下,看着我带来的兄弟吧。

然后,他和我一起,策马向营地中央走去。

在一个很大的圆顶帐篷前,我们下马。

帐前军士留下了我的配剑。

我和他走进帐里。

一个中年魁梧的将军坐在一个桌案上。

桌案上摆放了令箭桶,笔桶和一堆竹简。

在左右两边,站着两排将领。

右边最前头,还站着一个文官样的人,应该是蒙婺的幕僚。

王贲说:“禀蒙将军,滇国降将带到!”

说完,站到左边的将领队列里。

“恩。”蒙将军仅轻轻应一声。

那个幕僚往前一步,说:“左右,将此滇国奸细绑了!”

立即上来四个军士,将我捆绑了。

我大声问道:“蒙将军,你这是何意?”

蒙将军没有说话。

倒是那个幕僚说:“妄想诈降于我秦国,做滇国奸细!左右推出去,斩了!”

军士来推我走。

“你是何人?我是投靠蒙将军的,非投靠你。蒙将军都不说话,你为何发号司令,不问来由,就要将我斩了。这是何道理?”我一边抗拒军士的推攘,一边大声说。

“我是蒙将军帐前军师贾姚。”那人报了家门。

“既然身为军师,你说我是诈降,可有证据?”我说。

“无须凭据。”

“笑话,堂堂秦军大营,竟毫无凭据,就要斩来降的滇国将领。如被天下知道,岂不被天下人耻笑?如滇国军人知道,必将全力死战,而再不愿降于秦国了。”我说。

军士已将我推到大帐门口。

难道我的计谋真的被人识破了?还是说王、太尉、小卜上将军、钟将军中有人泄露了秘密?

难道我真的要命丧此处?和我同来的兄弟们怎么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