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逼良为娼 - 米开

九叶草 收藏 0 62
导读: 昨天看央视新闻频道的“每周质量报告”,说的是非法行医,究其原因,一是利益的驱动,让非法行医者趋之若鹜,二是大医院看病难、看病贵,使得市场有需求。联想自己当天的看病经历,心里有话要说。 舌根肿痛有好几天了,可能是吹空调引起的。平时要上班,没时间去医院,于是在单位附近的私人诊所里拿了点药,然而效果甚微。终于等到了星期天,再加上越来越难受,所以下决心去大医院看看。 顶着炎炎烈日去了x华大学附属医院,门诊大厅冷冷清清,挂个号要了五元。因为很少进医院,不知道行情,虽



昨天看央视新闻频道的“每周质量报告”,说的是非法行医,究其原因,一是利益的驱动,让非法行医者趋之若鹜,二是大医院看病难、看病贵,使得市场有需求。联想自己当天的看病经历,心里有话要说。

舌根肿痛有好几天了,可能是吹空调引起的。平时要上班,没时间去医院,于是在单位附近的私人诊所里拿了点药,然而效果甚微。终于等到了星期天,再加上越来越难受,所以下决心去大医院看看。

顶着炎炎烈日去了x华大学附属医院,门诊大厅冷冷清清,挂个号要了五元。因为很少进医院,不知道行情,虽然感觉挂号费有点贵,但也不便说什么。挂号的工作人员告知,今天是双休日,门诊没有医生,去急诊科看吧。心里感觉很奇怪:这么大的医院怎么也休双休日啊,难道有点小病小痛的还非得请假看病不成?去了急诊科,医生坐在护士值班地,隔着柜台问我什么病,我说舌根肿痛,她头也没抬,说:先做个化验。我问化验什么?她说验血和什么,后面我都没听清楚。我问能刷卡不?回答是不能,今天收费处不上班。我想,如果钱不多,付现金就付现金吧。于是问多少钱,医生说九十多,如果要输液还得加留观费三十九。我纳闷了,药还没开,先就要付出一百四十多元了,还不能刷卡,是不是太冤了?我问医生,什么是留观费?医生解释:你输液我们是不是得观察,这你应该付钱吧,还有,你是不是要占床位?占床位是不是也该出钱?听到这样的解释,还真把我雷倒了。于是反问:我在你们这里输液,你们提供场所,负责观察病情,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而且收费还那么贵!旁边一男医生说了,这是物价局核定的。我说,不管谁定的,反正我觉得不合理。看我据理力争,旁边一护士说话了:你可以不选择留观,就坐椅子上输液也行,选择权在你自己手里掌握着。闹了半天,原来是一个选择题,还美其名曰选择权在我手里,真要是这样,为什么一开始不直接说明两种收费,由我选择?好在我“小气”点,遇到大方点的主,岂不成冤大头了?

想想真憋屈,白丢五块钱挂号费,算我倒霉吧。一转身,我出了医院,还是折返回那个私人诊所。当我走进黑暗零乱的私人诊所,心里有了一种被逼为娼的感觉,心里不禁反问:是谁在逼良为娼?

在诊所里开了两支药,三块钱,昨天打了一针,今天下午还有一针。过了一晚上,今天起来,感觉病痛明显轻了许多,我很庆幸,我还活着,而且病也好了许多,没有象电视里的卫生官员所言:省了点小钱,付出生命的代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