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名老师将家改成公寓 “逼”学生高价入住(图)

秋萍 收藏 1 98
导读: 重庆大足一中规定,高三学生必须住校,为此包括校长在内的23名老师将家改成了学生公寓,并每天对学生游说、施压招揽生意。记者走访发现,一个老师家住了40名学生,屋内装修简陋,垃圾遍地,校长家则一分为二,夫妻俩住一边,学生住一边。据知情人透露,老师们一套房子一年可收租2.4万元。 这位充当管理员的教师家属说:他们的三室一厅共摆放了40个床位。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24_8618_9508618.jpg[/img]

重庆大足一中规定,高三学生必须住校,为此包括校长在内的23名老师将家改成了学生公寓,并每天对学生游说、施压招揽生意。记者走访发现,一个老师家住了40名学生,屋内装修简陋,垃圾遍地,校长家则一分为二,夫妻俩住一边,学生住一边。据知情人透露,老师们一套房子一年可收租2.4万元。




这位充当管理员的教师家属说:他们的三室一厅共摆放了40个床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按这位老师的出租规划,这一张大床上将挤三个学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教师公寓楼下的几间门面也改成了宿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百余平米套间 住了40学生


重庆大足一中23名老师当起“租房专业户”,成天“逼”学生去住,且收费高管理乱


信不信,百余平米的套间,可以住40个学生。如此怪异的事情,发生在大足一中。


连日来,重庆大足一中高二年级学生向本报投诉,即将进入高三,该校23名老师将家改成学生公寓,成天“逼”学生去住,且收费奇高,管理混乱。“我们本住在学校公寓里的,但老师成天紧盯着我们问,下个学期住哪里?并直接或间接喊我们去他们家里住。


”投诉学生称,学校老师们一方面施压必须住校,另一方面成天暗示租他们的房子。


昨日,本报记者前往大足调查。


投诉


老师成天推销出租房


有的老师甚至盯着问,让学生很为难


昨日,一学生家长向记者展示了学生带回去的一张《大足一中教职工提供学生住宿情况统计表(2009—2010上期)》。


该表列出了教职工姓名、学生住宿位置、住宿人数、学生性别、所收价格、联系电话等项。从表上看,张先均、徐安秀、彭峰等老师家中收住学生最多,达40人;宋小冬、陈亮等家中最少也收住了4—5人。地址遍及校内、校外,甚至包括一些门市部。其中“所收价格”一栏全为“面议”。


据一知情家长称,表上所列23位教职工,从正校长到主任、年级组长、骨干班班主任、一般员工统统都有。


据高二(7)班一学生称,此表是上周老师发到班上来的,每班一张。表发下来后,老师成天游说、施压:“下期升高三后,所有学生必须住校。下期可能要招1500名新生,学生公寓完全不够用,希望大家尽快和表上老师联系,租好房子。”老师有时甚至盯着个别学生问,让他们很为难。


校长家一半是宿舍


有的将门面改成宿舍,一间要住10多人


昨上午,记者以家长名义假借租房。



校门外B幢底楼门面,一彭姓女教师听闻记者要租房,立即来了兴趣。她告诉记者,自己的门市以前是开的麻将馆,生意不好,现正准备改成学生公寓,要接纳10—20个学生。


为了展示室内今后直观的布设,她找来另一名女教师,打开旁边同是改作学生公寓,并住了学生的一间门面。该门面被隔成上下两层,共铺了10多个床位。“弄出来后绝对和这个一样,每人每学期600元。”她还告诫,下期学生有房子住就不错了,不要太挑。


昨下午,记者与该校分管安全的副校长唐乃七一道,按名单敲开了部分老师收住学生的房间。


陈亮老师家是三室两厅,约140平米,三个卧室里各摆着一张床。他说:“现在家里住了5个学生,主卧自己一家使用,两个次卧是学生在住,大床上睡三个,小床上睡两个。”他称,每个学生一学期收800元。


彭峰老师的住房是四室两厅,有约180平米。推开他家门,一股怪味迎面扑来。屋内只铺了砖,刷了点石灰粉,接通了水电,严格意义上说,简装都算不上。屋里到处是铁架床,地上垃圾遍地,20张床40个铺位全部住满。一间通风较差的房间内,地板中心都铺着铺位。她称,家里住宿和学校公寓一个价——350元/人。


该校吴校长,则将家里房间干脆一分为二,夫妻俩住一边,学生住一边,以减小了学生对自己生活的干扰。


混乱


40人共用两个卫生间


用一桶水收0.5元,晚上开空调每人收3元


一名曾经在宋小冬老师家住过的学生说,有些老师之前出租房子时说只住几个人,实际后来住了很多人。“宋老师家表上只写住4个,实际上住了10来人。住他家500元每人每学期,用一桶水0.5元,晚上开空调每人要收3元,贵得死人。”


一名住在彭峰老师家里的女生称,最烦的是早上,40个人共用两个卫生间洗漱,完全忙不过来,大家得过抢,看谁起得早,动作快。至于上厕所,高峰时,许多人得跑到学校。


一位家长称,学生们在老师家租房,早晨6点半出门后,要晚上10点半才能回寝室睡,中午虽有2个半小时的吃饭和午休时间,但学生们是回不了出租屋的,全部被安排在教室里伏案睡觉。“每个学期花那么多钱,学生中午还无寝室可睡。”他对此完全不能接受。


算账


一套房一年收租2.4万


如此高的收入谁都愿做,但你必须是老师


记者对学校周边进行走访发现,与老师们家中“热闹拥挤”不一致的是,在学校周边村民家中租房的学生并不多,甚至叫有些冷清。


与学校一墙之隔的何婆婆家,两室一厅的套房只租住了4个女生。何婆婆告诉记者,学校对学生在外租房管得极严,除非学校老师们的房都租出去了,学生没得住了,才得跑到外面来租。


何婆婆称,自家的租房价格是跟着学校老师们走,老师们收500元一个,自己就跟着收500元一个。与之不同的是,村民家中用品齐全,一间房间最多住两人,而老师们的房里家具甚少,一间房要住上7—8个学生。即使如此,到村民家租房的还是很少。


为何如此?一知情者称,学生们毕竟是在老师的管理下,碍于情面或者变相胁迫,谁也不好和老师撕破脸皮。而且学生出校门,必须要班主任批示的条子。除了关系较好的个别学生,很少有人在外租房。


校门外A幢一食店经营者告诉记者,按一套房子住20人,每生每期收600元算,老师们一套房子半年可收入1.2万元,全年2.4万元。“当年买一套房子才6—7万块钱,如此高的房租收入,谁不愿做?”该老板称,没有什么比开学生公寓更来钱,这也是校门外许多老师的门面连生意都不做,都要抢着开成学生公寓的原因。但他同时透底:“不是人人都可以干得到,前提是你必须是老师!”


校方回应


扩招学生增多


硬件跟不上来


为何出现老师们如此疯狂的租房场面?大足一中副校长唐乃七,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市上要求对高中进行普及,这两年学校扩招很快,学生从原来的500多人,将扩展到下期的近4000人。学生在猛增,但学校硬件设施建设远远跟不上,只能满足3500人住校,有约500人无住处。


考虑到学生租住到校外家中,因无人管理而喝酒、抽烟、打牌、耍朋友等因素,加之一些老师平常也在私下收留学生,学校出于集中有序管理考虑,前两周和老师们商量了一下,拟在下学期动员老师们将空余房子腾出来,供学生租住。这一来让学生安全有了保障,二来老师们也有点额外收入。但唐副校长表示,其前提是学校要对老师们所让出的房间进行安全评估,对入住人数、收费标准进行一个核定。比如,收费标准要与学校公寓350元每人每期差不多,室内人员密度与公寓差不多等。“目前所有实质性工作都尚未展开,仅在停留在前期调查统计。”


对于记者手中的《大足一中教职工提供学生住宿情况统计表(2009—2010上期)》表格,唐乃七十分震惊。他说:“不知后勤人员在怎么搞,相关工作都没启动,居然将此表发到了各班上。”他称,自己作为分管安全、德育和卫生的副校长,不但没有收到此表,更对此事一点不知情。


昨天,他与记者走访了几个安置学生的老师家后,对学生和家长们反映的一些老师大肆招租、收费过高、收留人数多、管理混乱问题深有感触。他表示,下来后,将召开会议,与老师们进行协调,如果老师们不服从学校统一审核、评估,不执行学校提出的指导价格,仍然自行招租,作为学校将不再提集中统一规范管理这事,由学生家长自由外出租房,任何老师不得向学生明里、暗里打招呼。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