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避孕有多难

最近我有个美国朋友的孩子,才高中就大了肚子,现在退学打工来养BB。最可恶的是孩子的生父,真是粤语说的“嚼完松”,如今根本找不到踪影,恨得女孩的父母咬牙切齿,却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这个现实。虽说好像不关我事,可看到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做出这样的蠢事,今后的路要难走N倍了,我还是觉得很气愤,也很惊讶:还以为现在的小孩都成人精了呢!咋连避孕都不懂呢!?


古今中外最有效的避孕方法,当然是洁身自好,完全靠自己双手解决性需要,但能一生都守身如玉的人不多,那样也太悲哀,人总是要传宗接代的,但无节制的生也是害人害己。所以人类才发明了种种避孕方法,尤其是20世纪以后,有了避孕套和避孕药两大法宝,要ML做的事你去做,可不避孕就是你的错了。不过,人类社会总是受各种思维准绳的束缚,貌似简单的事情常常被复杂化,避孕这事即使有了科技的帮助,仍然要面对人类思维的障碍,有时困难到可笑。


西方人受***的影响深刻,最传统的天主教廷至今认定精子是神圣的,别说使用避孕工具,连体外射精都违反上帝的旨意,因此仍有不少西方天主教家庭生了又生。堕胎的合法性之所以在美国成为敏感话题,完全就是宗教信仰的缘故。近年还常有堕胎诊所的医生被宗教狂热者打死的新闻,似乎这些医生的命抵不上那些未出生的婴儿。美国到了70年代才将堕胎合法化,今年,南方几个州却拟通过法案,再次宣布堕胎非法,甚至被强奸而怀的孕都不能被中止,让人觉得他们逆历史的潮流而动。常有美国人问我关于中国计划生育的问题,我只有淡淡一笑,请他们来中国看看再自行决定到底中国要不要计划生育——在人类生存这个最基本的需要面前,反对堕胎的“For Life”(支持生命)口号变成一个悖论。


美国不少中学都发放避孕套和口服避孕药,但老师仍然不能在教室里公开提倡使用避孕工具。我有个老师在“流行病防治”课上提到非洲大量发放的避孕套减慢了非洲艾滋病的传染速度,某天主教徒学生马上写信到系主任那里告状,说老师不尊重她的宗教信仰,晕倒!老师委屈得很:连事实都不能在课堂上说啦?


50年代有个美国研究者Laud Humphreys出版了广受争议的《Tearoom Trade》研究报告,颠覆了西方社会对于同性恋的看法。Humphreys本人是名同性恋者,他调查的是美国一些地区男性利用公共厕所进行性交易的现象。这些人来到偏远的公共厕所,为陌生人口交或者接受陌生人的口交。Humphreys想了解这些人的社会背景,因此他假装成旁观者,记录参与者的车牌号码,进而查到他们的家庭住址,上门访问。(显而易见,这样的调查方法违背了研究人员应循的尊重隐私的道德准则,因此备受攻击,不过那不在此文讨论之列。)他的研究结果显示,居然这些所谓的“同性恋者”中间,有50%以上有家有室、属于中产阶级!难道他们都是深藏不露的“不出柜的人”?原来他们进行此类活动的原因五花八门,其中一位就是天主教徒,他说自己并非同性恋,而是已经有了7个孩子,不胜重负,他们又不能使用避孕工具,妻子不愿意再有性生活,他只好到公共厕所寻求免费又安全的性的宣泄,精神上也觉得没有背叛家庭。虽然此人的说法有些牵强,但也看到了守旧的宗教观念的毒害。英国喜剧团体Monty Pythons曾有个小品,讲一个天主教的妈妈,生了满屋子小孩,洗着洗着碗一个刚诞生的婴儿就从裙子里掉了出来,她都懒得去捡……因为养不起,只好全部卖掉,讽刺得相当辛辣。


而上文的这个女孩,却并非宗教信徒而是败在了流行文化的流毒之下。孩子的生父,是个美国黑人小伙子,崇尚不知道什么狗屁男子精神,不仅要和尽量多的女孩发生关系,还觉得让女人怀上他的孩子特别能显示他的男子气概。他们的确使用了避孕套,但他却在避孕套上扎了眼……当然照顾孩子他就不负责了,真让人想暴揍他一顿。


女孩今后还想着上大学,她那儿的州立大学不仅减免未婚妈妈的学费,还提供免费的托儿所服务,听起来似乎非常人性化,殊不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她不用给钱,我们其他的纳税人就要为这些年轻人做的蠢事擦屁股。政府的政策为人民提供了安全网,却也在无形中降低了犯错的代价。难怪美国有政党要求削弱政府的权力,因为不少人不愿意用自己的辛苦钱交大量的税去帮助他们不愿帮助的人。


因此归根结底,避孕虽然是非常私人的事情,还是跟社会发展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