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受歧视的人——印第安人

一包假烟 收藏 4 370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年学校一位有印第安人血统的中年老师,来学校时间不长但很受学生们欢迎,圣诞节期间却一个人孤零零的心脏病发死在了公寓里,英年早逝,让人扼腕。学校的纪念堂里为他举行了葬礼,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印第安人的传统仪式。我并不认识这位老师,仅仅是陪同学去参加。印第安人相信死亡只是新旅程的起点,并非终点。葬礼请来了附近的印第安人乐队,5、6个男女围成一圈,每人面前一面大鼓,以印第安人传统的chanting方式——无歌词的长吟——来悼念死者,整个仪式庄严肃穆但不过分悲伤,倒是几个上台和老师告别的美国女孩说起老师的种种往事情不自禁哭得梨花带雨,害的我也掉了不少眼泪。结束前主持人请大家向天地四方致敬,请四方诸神保佑逝者灵魂顺利到达天国。


从此我就比较关注印第安人的故事了。著名黑人谐星Chris Rock一次谈到美国的种族歧视的时候说,美国黑人整日抱怨受到种族歧视,黄种人和拉美人也跟着埋怨,实际上最受种族歧视之苦的,莫过于美国大陆原住民——美国印第安人,你都别想同时能见到两个印第安人。外国人对印第安人受的苦难所知甚少,美国政府的公关做得巧妙。可不是吗!好好的北美广阔的富庶土地,住了几千年,愣是给四、五百年前被一群白人占了,还把印第安人杀得七七八八,剩下的全部赶到小小的reservation(保留地)里,这些保留地是根据印第安人和白人殖民者的和约(Treaty)划定的,一些印第安部落在打了胜仗后还和白人签订和约,因为他们也心知肚明,长期打下去只会两败俱伤。居住在这些保留地里虽然国税是不用交了,也有自我管理权力,保留地如今仍然自称“Nation”,但这又是白人的一个阴谋——不交税你就别想参与国家的民主进程。也就是说美国国会里印第安保留地不能有代表,也不能参政议政。有些保留地是印第安人的圣地,有些保留地自然资源丰富,很多白人淘金者就把和约抛于脑后。近年有一处印第安人的圣峰被划为国家公园,不少登山爱好者就去登那挺拔怪异的山峰,印第安人要求他们别在部落庆祝节日的3个月里攀登,但这些登山人士并不领情,他们要求想什么时候去登就什么时候去登,印第安人恼火得说,你们怎么不去爬总统山啊!


很多人对于美国印第安人存在一些误解,都是好莱坞西部电影惹的祸,其实真相是北美大陆上马的祖先很早就迁移到别的大陆上,近代的马都是白人带上岸的,最初印第安人以为白人是骑龙而来的天神呢!因为马一直只存在在他们的神话里。后来印第安人学会饲养马匹和马术,倒变成了嗷嗷乱叫的马上野蛮民族了。说起来中国人和美国印第安人很有渊源,传说冰河时期中国人的祖先就步行穿越了连接现俄国和加拿大两国的跨海大冰原,来到了北美大陆。现在看中国汉人的面相和美国印第安人仍然很相似,甚至有些信仰都近似,比如都相信灵魂和转世,都尊敬祖先,家庭和氏族观念重,和尊重大自然等。当然,中国文化受佛教影响,也有可能很多历史悠久的部落都有类似的信仰。到底我们是否同宗同族,还有待基因考证。印第安人从阿拉斯加开始向南向东迁移,足迹遍布整个北美大陆,大海也没有阻止他们,他们跨过中美州群岛,到达了南美各地繁衍生息,创造了辉煌的印加和玛雅文化。长期的迁徙,也就形成了不同的部落文明,印第安人只是众多部落的总称,实际上印第安人部落多达500多个,每个部落都有相异的文化,服饰、习俗、建筑风格等都大不相同。如要找相似之处,可以总结为绝大多数部落都没有文字,历史文化靠口头代代相传。


部落之间也有不少战争,印第安人中最著名的关于战争与和平的故事是流传在加拿大和美国交界处的大湖区的“Peacemaker”(和平智者)的故事。大湖区当时的六大部落争端不断,尤其是以暴虐好斗出名的Mohawk(莫霍克部落,朋客和贝克汉姆的著名发型就是跟他们的风啊),常年挑起战争,人民苦不堪言。在这些部落中,诞生了一位伟大的政治先驱,他自称“和平智者”,走访各个部落,劝说他们放下屠刀,组成联盟,提出“和平法则”,要求六大部落待其他部落如自己部落,以代表委员会的形式商讨政治问题,由此产生了最著名的北美印第安人政府“六大王国”。这个政府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还是非常具有政治智慧的,美国独立之父们从中也借鉴了不少民主建国的方法。有趣的是,当时男女平等,有些部落除了族长之外,还由一名年纪最大的女性担当部落守护人,用女性的智慧指导并监察族长的工作。甚至到了白人登陆北美大陆后,“六大王国”仍然遵照和平法则和白人和平共处。可惜和平总是短暂的,“六大王国”中的两个部落和争取独立的殖民地居民站到了一起,从支持英国统治的“六大王国”政府中分裂出来,两方都参与了白人的战争,“六大王国”就土崩瓦解了。白人刚登陆北美的时候,虽然有先进的武器枪支,但不熟悉环境,被印第安人打的落花流水。印第安人有很多让白人闻风丧胆的战斗办法,比如一些部落杀死敌人后,还要割除他们的上眼睑,将他们埋入地下,只留下头在地面上,其目的是让他们死后无法安祥得闭上眼睛。


不少人都听说过西班牙殖民者把带天花病毒的毯子假装好意送给印第安人,导致从来没有接触过欧洲病毒的印第安人大量死亡,病毒杀死的印第安人比战争杀死的多很多,三千万原住民在白人登陆后不到一百年就死剩几百万了。定居下来的白人也不让剩下的印第安人安生,小孩子被强行从父母身边带走,集中到专门的归化学校里,不许他们讲母语只许讲英语,他们的名字统统被改成了白人名字,天天学圣经和西方文化,训练他们长大后去给白人做奴仆。绝大多数孩子从此再也见不到家人。后来英国殖民者在澳大利亚也执行过同样的政策,有两部感人至深的电影《The Education of Little Tree》和《Rabbit Proof Fense》讲的就是这段“归化”印第安人的历史。当时的白人基督徒认为这样的做法是消灭野蛮民族劣根性,是帮助印第安人适应美国主流社会,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却是彻头彻尾的“种族灭绝”(genocide),其意图是要将印第安文化连根拔除。如今印第安人也不用一辈子被困在保留地了,他们也可以和普通美国人一样到处迁移工作。他们也有专门的印第安人学校和奖学金,努力保存自己的文化。印第安保留地一般都是不适合搞大型机械化农业的地(早年印第安人都是以采摘狩猎为生,耕种农业水平不发达),有些甚至是沙漠,为了生存,印第安人除了搞旅游以外,还大量开设赌城,吸引附近的白人来消费,此举引起不少白人的争议,印第安人倒是理直气壮——你们好赌,我们投其所好而已!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印第安人是美国抗击法西斯军队中最英勇的少数民族之一。甚至在珍珠港以前,几个印第安部落已经向法西斯宣战了,他们的战士加入加拿大英国等地的部队,美国宣战以后,更多的印第安人成为了美军中的轻骑兵。


南方的印第安民族Cherokee(切诺基),本来是个很大的部落,被美国联邦军队从原来的住地赶往荒凉的保留地,路上老弱死伤无数,这条悲惨的道路就叫做"Road of Tears"。切诺基部落散落在现北卡罗莱纳、乔治亚和田纳西州等地,和当地同情印第安人的群众通婚,如今很多表面上看起来是白人的美国人,都有印第安血统,著名歌手Cher,就是切诺基人。美国汽车行业似乎钟情于独具的力度的印第安名字,除了“切诺基”外,还用"Pontiac"这个印第安著名族长的名字命名他们的汽车。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