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授被炒鱿鱼发飙记

一包假烟 收藏 0 117
导读:这几天我们学校的政治学系出了件丑闻,全校热心社会活动的学生紧急召集,准备静坐抗议。到底是啥事这么大阵势呢?原来一位政治学系的助理教授被炒了,这位同志虽然在校仅仅3年,但从来是社会活动积极分子,而且是少数黑人大学毕业的黑人博士。这起事件就和种族歧视问题搅到了一块儿,引发了轩然大波。 美国大学和中国大学不同,雇佣老师和炒鱿鱼都是常事。教师远远不是铁饭碗,反而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得面对每年的业绩评估,到了第七年,如果不能最后通过终身教授(tenure)的考核,就必须卷铺盖走人了。考核是由同系的同事们执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几天我们学校的政治学系出了件丑闻,全校热心社会活动的学生紧急召集,准备静坐抗议。到底是啥事这么大阵势呢?原来一位政治学系的助理教授被炒了,这位同志虽然在校仅仅3年,但从来是社会活动积极分子,而且是少数黑人大学毕业的黑人博士。这起事件就和种族歧视问题搅到了一块儿,引发了轩然大波。


美国大学和中国大学不同,雇佣老师和炒鱿鱼都是常事。教师远远不是铁饭碗,反而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得面对每年的业绩评估,到了第七年,如果不能最后通过终身教授(tenure)的考核,就必须卷铺盖走人了。考核是由同系的同事们执行的,不仅要看学生对此教师的评价,在研究性大学里更重要的是要看此人发表了多少论文、出席了多少学术会议、拉回了多少项目,整体的学术水平如何,等等,当然如果你得罪人多称呼人少,同事也会趁这个时候插你一刀。一旦获得终身教授的职位,你的下半生就有充分的保障了,不仅学校不能轻易解雇你(除非你非要和学生发生不正当的关系……),给予你充分的学术自由,而且退休后也有荣誉退休教授的美誉,继续享受退休金。这样的美差,自然竞争十分激烈。不少能人,都因为和同事的关系处理不好,而过不了这个坎儿,不得不转战在各所高校。


而这位政治学系的助理教授,就是没有通过第三年的考核。可是不愧是学政治学的,他没有忍气吞声,在给学生的公开信中,他指出,政治学系最近为一个职位面试了两位新人,在同事投票决定选谁的时候,主席突然提醒说,虽然候选人A条件更突出,但可能将来以其他的职位指标招收他,于是本来想投票给A的老师纷纷投了B。没多久,果然,两人都被录用了,而且是同一学术领域的tenure track(终身教授后备役)。就在这时,黑人教授被解雇了,就不能不让人怀疑两件事情之间的联系。按理说,一个系不能在同一学术领域同时有两位终身教授,应该是一个萝卜一个坑。黑人教授大胆推测,当初政治学系雇佣他就是一个阴谋,目的是保住一个tenure track的职位,等到合适的人选出现的时候,再解雇他而为更讨系里喜欢的人让位!绕了大大的一个圈子!


为什么政治学系不喜这位黑人教授呢?首先,做为社会活动积极分子,此人投身校内外大量的社会活动,消耗了很多做学问的精力;而且据他说,他毕业的大学是美国少数的黑人大学之一,学术声望历来不能和其他研究性大学相比,因此他的学术水平总是遭受到质疑。他总结,这是政治学系的丑恶的政治把戏,而且是典型的种族歧视。


我不是政治学系的,也不认识那些教授,只是觉得如果事情真的和这位黑人教授说的相符,那政治学系自始至终没有把他当个同事看,他只是一个装点门面的棋子。这两年校园里出现了几回辱骂黑人的标语,学校为了挽回形象而大张旗鼓宣传种族平权意识,看来也没有做到实处。学校这样的公共机构都怕人指责种族、性别、性取向、宗教等歧视,招聘的时候这些个人问题都不可以询问的。想到前几年,我校新招聘的研究生院长和学校的口头协议是为她的伴侣也安排一个教授职位(这样的操作在美国大学里是很普遍的,如果夫妇都是教授,通常学校录用了一个,会想方设法解决另一半的就业问题,这样职员才可以安心工作)。然而,当研究生院长来到学校后,人们才发现她的另一半也是个女的!学校不少保守的老师就写抗议信甚至恐吓信,最终只能给她的伴侣安排了一个临时的职位,此事一直闹到上报纸,全美学术界皆知。这两位老师的课我都上过,她们非常敬业,深受学生的爱戴。我个人认为,不应该因为一个人的生活选择而否认他/她的学术水平和工作能力,学校尤其要守信用。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职员的确不能履行他们的职责,雇主应该有充分的权力将他们解职。问题是很多能力不足的人,利用反歧视的幌子,一旦被炒就威胁状告雇主,这种现象在公共机构尤其普遍,造成了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经理不敢责骂黑人或同性恋的职员,使真正认真工作的人们怨声载道,这样下去只能导致越来越严重的歧视!如果这位黑人教授不喜欢这里的歧视环境,他还是不要久留的为好。即使抗议得直,他难道还能跟充满敌意的同事继续共事下去吗!?学术界一向犬儒主义和鸵鸟主义当道,重理论轻实践,一朝一夕很难改变,如果他那么喜欢参加社会活动,大可以加入非政府组织,无须在学术界受排挤。总之,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个事件,恐怕双方都有责任,还是一个mismatch的问题。


题外话,联想到最近乔治亚理工大学(Georgia Tech)一个基督徒/共和党女学生状告学校,要争取“不容忍”(intolerance)的权利。她认为学校不许公开批评同性恋,是妨碍了她作为保守派基督徒的宗教信仰的表达权利。她的这一主张,得到了全美很多保守派***堂的支持,他们认为,同性恋问题不应该和少数民族的问题采取相同的方案,他们反对同性恋不等同于他们歧视少数民族或女性。我认为,美国的宗教势力很强大,而且保守派的执政更提高了宗教(尤其是***)的地位,某些人想耸人听闻得说美国社会日趋多元化就是削弱了宗教,那是用恐吓政策(scare tactic)骗取更多支持。一些极端保守的教派领袖,在911事件后居然把矛头指向同性恋者、异教徒、女权主义者等不符合保守***信念的人们,认为社会的过度容忍才导致了911,按照他们的想法,最好全世界都是一个饼印出来的***徒,那样就会天下太平。如果人家不从,他们就是异端,就要被毁灭!美国的对外政策,显然也受到了这些极端思潮的影响,只不过挥的不是宗教的大棒,而是美式民主吧!


最后喊句口号,多元化是历史的洪流,我们只有更多的谅解和理解,才能建立一个和谐社会。(这不代表我不能有自己的意见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