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是你的什么人?

dengjinshou 收藏 0 199
导读:作者曾做过电视节目主持人,有过国企、知名外企从业经历。现为某高科技公司执行总裁。2007年9月化名“京城洛神”在网络发表长篇小说《浮沉》第一部,引起轰动。2007年9月,微软大中华区前总裁陈永正突然辞职。3天后,天涯社区出现小说《浮沉》的内容文字。因小说开头与陈永正离职事件惊人地相似,而故事背景恰恰又是IT行业,顿时引起网友猜测。后《浮沉》在新浪网读书原创连载,点击率很快超过百万大关。   从《圈子圈套》开始,职场商战类小说一直大热,但此类小说对作者的经历要求很高,因此一直难以产生精品。而《浮沉》被认为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者曾做过电视节目主持人,有过国企、知名外企从业经历。现为某高科技公司执行总裁。2007年9月化名“京城洛神”在网络发表长篇小说《浮沉》第一部,引起轰动。2007年9月,微软大中华区前总裁陈永正突然辞职。3天后,天涯社区出现小说《浮沉》的内容文字。因小说开头与陈永正离职事件惊人地相似,而故事背景恰恰又是IT行业,顿时引起网友猜测。后《浮沉》在新浪网读书原创连载,点击率很快超过百万大关。

从《圈子圈套》开始,职场商战类小说一直大热,但此类小说对作者的经历要求很高,因此一直难以产生精品。而《浮沉》被认为是融合了“职场和商战”、且具有实用性的职场小说。



两个人连上了三层楼,瑞贝卡这才站住,她回去身,化妆很精致的脸上阴沉沉的,看不出表情。乔莉笑了笑:“什么事儿,神神秘秘的。”


“这次三亚的会议,你给客户公司晶通每个人都送了礼,”瑞贝卡道,“我问了一下,每份礼品的价值都超过一千块,这钱从哪儿来的?”乔莉又笑了笑:“这礼不是我们送的,是代理商送的。”瑞贝卡冷笑一声:“代理商,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就算我会相信,市场总监斯科特会相信吗?我查过了,我们住的那间宾馆,当时房费在打折,1700元的房间是按680收的,我请问你,房费发票上的那1020到哪儿去了?”


“是吗?”乔莉皱起眉:“你是说戴乐的会务公司有贪污,一个房间贪了我们1000多块钱?”


“安妮,”瑞贝卡叫着乔莉的英文名:“戴乐的公司不可能贪污,这钱是给你们了,而你们拿去送客户了,这是违反美国商业法的。”乔莉觉得这场谈话十分无聊,她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让你明白,”瑞贝卡道,“对大家保持尊重是很有必要的,你不要以为有些事情大家不清楚,大家是很清楚的。”


“瑞贝卡,”乔莉尽量让自己保持微笑,“我对你从来没有不尊重,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每个人生来平等,就算在外企,那也是社会主义之下的资本主义,更要人人平等。在人人平等的国度里,是不可能出现你说的情况的,对吧?”说到这儿,乔莉都有点惊讶自己的“贫”,不禁真的乐了起来。


瑞贝卡的脸色更阴沉了:“好,你既然不肯认错,我就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呵呵,”乔莉更乐了:“我无所谓啊,你想说就说,今天还是下周,邮件还是电话,都无所谓啊!不过我提醒你,今天是周五,要告状得快哟。”


“你真是没救了!”瑞贝卡咬牙切齿地道,转身要走,乔莉喊住了她,“瑞贝卡,”乔莉长叹了一声,“我们是同事,同事的目的是为了一起做事情,晶通是公司必须拿下的一个项目,我不希望大家在工作之外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我想让你明白,你说的不尊重,其实根本不存在,如果你觉得我确实得罪了你,我向你道歉。”瑞贝卡保持着站姿,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松动。“sorry,”乔莉道:“希望我们在晶通的项目能够合作愉快,可以吗?”瑞贝卡依然没有表情。乔莉有些忍不住了,她慢慢地道:“瑞贝卡,我向你道歉,是不希望我们大家在工作中浪费精力,你想一想,这笔钱的发票是鑫鑫会务开的,礼物是代理商送的,你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有必然的联系,你硬要去告状,只能牵到会务公司,鑫鑫和市场部合作多年,关系之深你大概也清楚,你这么做,戴乐第一个就把你咬出来,斯科特也会一脚把你踢出去,对他们来说,无非就是换个市场助理,何况,你也没少拿好处,大家何必呢。”


瑞贝卡咽了口唾沫,尽量让自己保持不动。乔莉说的这些她当然知道,但是她没有想到,乔莉居然这么快就把这些说透了,她以为一下子就能吓住她。她冷冷地笑了一下,道:“你以为就斯科特这么简单?”乔莉笑了:“你说的是施蒂夫副总裁?我向总部告他状不是跟他有过节,而是他不合作,这里没有私人恩怨,只有工作。你为什么不明白,这点小事你就去告状,你不仅告不下来,而且还会影响施蒂夫和斯科特的合作,会影响会务公司,到最后,施蒂夫也不会保着你。瑞贝卡,我希望你清醒一点,不要再做这些无聊的事情。另外我想告诉你,在三亚的时候,鑫鑫会务的人已经把给你送了多少礼,包括多少现金都告诉了我,如果我没有记错,你接受了超过45美元的贿赂,同样触犯了美国商业法,也违反了公司的条律。”


“你说什么,是谁告诉你的?”瑞贝卡此时忍不住了,杏眼圆睁,额上细小的青筋都暴了出来:“是戴乐,还是丽莎?”“你不必知道,也不必问,问了也不会有人承认。”她朝瑞贝卡伸出手,“你可以接受我的道歉吗?”瑞贝卡机械地伸出手,乔莉轻轻一握,转身离开了楼道,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瑞贝卡觉得泪水不自觉地涌了出来,她实在不应该小瞧这个小前台,给自己惹来这场羞辱。她慢慢地朝后退两步,靠在墙上,才工作几年啊,她感觉自己老了20岁,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老女人。


乔莉的心情亦不好受,在初进公司,包括初转做秘书的时候,她对瑞贝卡没有什么恶感,到现在,她也没有什么恶感,她从来没把她当成朋友,只是职场中的一个同事。她知道她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朋友不好可以不交,但是同事不能。乔莉知道最后那番话完全拿住了瑞贝卡,她不过是凭直觉和经验,判断戴乐没少给她现金和物品,可是大家为什么不能站在工作的角度看待事务呢。她深切地体会道,父亲当年得知她面试赛思公司成功的时候讲的话:“你是一个工作的人,不是一个生活的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你的同事,同事既不是朋友,亦不是敌人。”


“那他们是什么人?”乔莉记得自己当时笑着反问父亲,“是共事者。”父亲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