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二十四章:泪洒断头台

蒺藜 收藏 5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二十四章:泪洒断头台 “住手!”随着一声怒喊,被祖五旺高高举起的草柱子一下悬在了半空里,任凭他如何使劲就是落不下来。 “你是那根葱?胆敢坏老子的好事。”祖五旺瞪着一双牛眼,使劲地拽着,想把草柱子从崔命硬的手里夺回来。可是不管他如何用力,草柱子在崔命硬的手里竟然稳丝不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二十四章:泪洒断头台

“住手!”随着一声怒喊,被祖五旺高高举起的草柱子一下悬在了半空里,任凭他如何使劲就是落不下来。

“你是那根葱?胆敢坏老子的好事。”祖五旺瞪着一双牛眼,使劲地拽着,想把草柱子从崔命硬的手里夺回来。可是不管他如何用力,草柱子在崔命硬的手里竟然稳丝不动。

“嘿,你个小杂种!跟爷爷较起劲来了!谁家的裤裆没系好让你跑出来了!还不松手!”祖五旺大声嚎叫着,脸涨得红红的,象猴屁股一般。

“只要你把东西还给人家,俺就松手!”

“还个屁!快放开!再不放开爷爷可要动手了!”祖五旺见崔命硬竟敢当众顶撞自己,气得脸上一片铁青。他突然松开了手,暴跳如雷般挥拳就冲着崔命硬扑了过来。

“小心啊”……”人群里有人惊呼起来。

崔命硬把手里的草柱子一横,挡在了面前。

“唉哟!”祖五旺的拳头不偏不倚正好重重地打在了草柱子上面的木棍上,立即痛得他呲牙咧嘴地嚎叫起来。崔命硬顺势把草柱子用力往前一推……

“扑通!”祖五旺只顾哀嚎了没料到崔命硬会来这么一手,一个狗啃屎,身子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轰!”围观的人群中立即发出了一阵开心的大笑。

“你小子有种!有本事别走,在这里等着爷爷!”祖五旺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也顾不上拍打衣服上的尘土,拔开一条人缝如丧家犬一般钻了出去……人群散了,大街上又恢复了一派热闹的景象。

“兄弟,你没事吧?”崔命硬从地上扶起了牛全忠,赶紧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替他把头包扎了起来……。突然他眼前一亮,脸上露出了一阵惊喜,双手紧紧抓住了牛全忠的手。

“全忠!你不是牛崔洼的牛全忠吗?”他这才看清被他救的年轻人竟是自己多年没见面的发小牛全忠。

“狗剩哥!”牛全忠也认出了他,双手用力握住了他的手,眼里闪着激动的泪光……眼前的崔命硬让他几乎不敢相认:黑黑的脸膛,一双烁烁有神的浓眉大眼;宽宽的肩膀,一副结实魁梧的身材……这跟几年前比较起来,简直判若两人!

“抓住那个狗杂种!别让他跑了!……”身后传来了一阵杂乱脚步声,十几个手拿木棍、砍刀的家伙在祖五旺的带领下从街口一路寻了过来。街上的人群象见了瘟神一般,纷纷四下躲避,拥挤不堪的街道上一下变得宽阔起来。

“狗剩哥,好汉不吃眼前亏。快跑!”牛全忠一看这个架势,赶紧拉起崔命硬调头就跑。他俩一气跑到了老城外的护城河边上,回头看看,身后没了追兵,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对了,你不在家里陪奶奶咋跑到城里卖起糖葫芦来了?”崔命硬对牛全忠出现在城里感到意外,急忙询问了起来。

“奶奶,奶奶去年春上就病死了……”牛全忠低下了头,眼睛里浸满了眼泪。牛全忠也是一个苦水里泡大的孩子。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爹为了生计在一座小煤窑上做工。有一次煤窑塌方他爹没能跑出来……被活活地砸死在了里面,连尸骨也没有找到。他娘一急之下疯了,跑出了家门,至今下落不明……是奶奶一手把他扶养大的。崔命硬没有支声,他久久注视着牛全忠,一把将他紧紧搂在了怀里,眼睛里充满了怜悯和同情。

“狗剩哥!俺现在没有一个亲人了……如果你不嫌弃,俺想认你做哥,你看行吗?”牛全忠抬起头,抹了一把眼泪,用乞求的目光注视着崔命硬。

“好!俺只有一个妹妹,正好缺一个弟弟呢!你能给俺做弟弟,俺求之不得哩!”崔命硬双手扶住了牛全忠的臂膀,动情地说道。

“哥!”牛全忠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情。

……

两人手拉手向不远处的关帝庙走去。


“狗剩哥!你可要记得到那里给俺上柱香啊!你可千万要记得啊……狗剩哥,你可千万不要忘记你发的誓言,别辜负了俺啊……”牛全忠已经认出了人群中的崔命硬,他拖着沉重的铁链,步履艰难地冲着他大喊了起来。

崔命硬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的手再次向腰间摸去……

“不许动!”突然,一只强用力的大手死死地按在了崔命硬的手上。几乎同时,一句低沉的声音在耳根边响起。这句话如同炸雷一般,把崔命硬震得浑身一颤,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心里暗暗盘算道:完了,难道这就是我崔命硬的命?眼睛里顿时充满了绝望的目光……


“斩!”坐在长条桌后面的刘仕达不耐烦地抛出了令牌……令牌在半空中划过一条圆弧,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寒气逼人的大刀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高高的从半空里落下,犹如一道闪电……

崔命硬的身子剧烈地摇晃了起来,感到眼前一片血红,牛全忠血淋淋的头颅仿佛就在自己脚下滚动……要不是两只大手从后面紧紧地托住了他的腰身,崔命硬早就倒在了地上。

围观的人群开始慢慢地散去……空荡荡的刑场上一片凄凉。一阵寒风吹过,扬起了一地纸钱,象漫天的雪花四处飞舞……

“不要回头!跟着人群走!”耳边又响起了刚才熟悉的声音。崔命硬赶紧压低着头,将双手插在袖管里,随着散乱的人群向街口外走去……身边几条陌生的汉子不时的用异样目光打量着自己,脸上充满了敌意……崔命硬使劲咬着嘴唇,强忍着悲痛,任凭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他不由得地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当他出了街口回头寻找刚才说话的人时,身后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