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二十三章:兄弟情深

蒺藜 收藏 5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二十三章:兄弟情深 “等等,俺有话说!俺还不能死!俺有话要说!”双膝跪倒在断头台上的牛全忠突然用力摆脱了身后两名刽子手的羁押,挣扎着抬起头,瞪着两只眼睛拼命的大喊了起来。牛全忠这一嗓子把传令的李副官给吓了一大跳,竟一时乱了分寸不知如何应对,只好转身眼巴巴看着刘仕达让他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二十三章:兄弟情深


“等等,俺有话说!俺还不能死!俺有话要说!”双膝跪倒在断头台上的牛全忠突然用力摆脱了身后两名刽子手的羁押,挣扎着抬起头,瞪着两只眼睛拼命的大喊了起来。牛全忠这一嗓子把传令的李副官给吓了一大跳,竟一时乱了分寸不知如何应对,只好转身眼巴巴看着刘仕达让他决断。坐在长条桌后面的刘仕达没有理会牛全忠的喊叫,他把身子向前探了探,抬头瞅了瞅头顶上的日头,手里的断头牌高高地举了起来……。

人群里开始骚乱起来。

“让他说,让他说!就要上路了,让他把话说完!”

“对、对,都快死的人了,这个愿望应该满足他!”

“午时三刻还早呢!这么急着杀人其中不会有鬼吧?还是有啥见不得人的勾当?让这个土匪把说完也不晚!”台子底下围观的人群中立即爆发出一阵强烈的不满,大家相互拥挤着如潮水般向断头台涌来……警戒的官兵赶紧上前阻拦,刚刚平静的刑场再一次喧闹了起来。

刘仕达一下犹豫了起来。

他本想利用这次机会捉拿崔命硬,顺便来个杀鸡给猴看……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平时貌似老实的穷人们竟会如此冲动!虽然周围布满了警卫,人群里还安插了便衣,但望着眼前这个局面,他还是害怕事态失控收不了场,更担心不但起不到杀一儆百的效果,说不准还会事如其反……想到这,手里的令牌停在了半空里……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妨听听他说些什么,兴许通过他的话还能抓住崔命硬呢。”李副官看他一副犹豫不定的样子,赶紧凑到面前,附在耳朵边上小声地嘀咕起来。

“嗯。”刘仕达点了点头。自从上个月抓住了牛全忠,对他来说可谓是喜事联连。先是省里赏了一批金钱不说,还提拔做了章丘县城的一把手,成了掌管全县党政军大权的县长!如果要是再把崔命硬抓住了,说不定能在省里捞个肥差干干……想到这里,刘仕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奸诈的笑容,将手里的断头牌慢慢地放了下来。

“好,好!我刘某人一贯遵循孙先生的三民主义。今个就再发扬一次民主,让他说!我倒要听听这个土匪头子死到临头了还有什么话可说!”

两名刽子手听到县长大人松了口,赶紧知趣地闪到了一旁,任凭牛全忠摇晃着身子慢慢地站了起来……他缓缓地抬起头,用呆滞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刑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一阵寒风掠过,吹散了他那一头零乱的长发,露出了掩盖在头发下面那一张血迹斑斑的脸庞。突然,他那一双呆滞的眼睛里闪烁出一种无比期盼的目光……他立即扭动着沉重的躯体,用一双渴望的眼睛在人群里努力找寻着,找寻着……他的身体忽然停了下来,从眼角慢慢地滚下了两行浑浊的泪水……

“大哥!狗剩哥!俺对不住你啊!兄弟先走了!你要多保重啊!大哥……!”

崔命硬身穿一件青色长袍马褂,头上戴着一顶破毡帽,脸上粘满了胡须,就站在台下围观的人群里。他能站在这里,多亏了张登高为他设计的这身装扮,才得以使他顺利的通过城门的重重关卡。崔命硬此时看着面前的好兄弟如此遭罪的模样,心里面顿时象刀绞一般,恨不得跟牛全忠一起去死!他恨自己的无能,更恨这个世道的不公!他不由地伸手向腰间摸去……

“大哥,你要冷静啊,千万不能冲动呀!去监牢救三弟那就是一个死呀。咱十几个就手里这一把枪,去了也起不了大作用……只能白白送死啊!俺们这样白白死了不要紧,可三弟的仇谁来报?就是全忠兄弟地下有知他也不会答应你这么做……大哥!”崔命硬的耳边想起了张登高痛哭流涕的声音,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张登高死死抱住自己双腿苦苦哀求的情景……。他那摸向腰间的手停了下来,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他不忍心正视眼前的好兄弟,但又忍不住向断头台上望去,心里面充满了痛苦与煎熬。

“狗剩哥!你还记得那年元宵节灯会吗?你还记得咱们结拜的关帝庙吗?你还记得你对俺发过的誓言吗……”牛全忠站在断头台上,脸上挂满了泪水,撕心裂肺般地叫喊。崔命硬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眼里的泪水象决堤的洪水从脸上流淌了下来……牛全忠那催人泪下的呼喊让他肝胆欲裂,心神恍惚……却一下勾起了他的回忆……。


那是民国二十二年,也就是一九三三年的冬天。

“卖糖葫芦,冰糖葫芦!”牛全忠扛着一大簇糖葫芦在章丘县城的街道上叫卖着。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是县城里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大街上到处都挂满了各式各种的灯笼,花花绿绿的煞是好看。不管穷人还是富人,它们都寄托着人们对新的一年的企盼和祝福。太阳还没有落山,赏灯的人群相继从各地赶了过来,挤满了县城的大街小巷。叫卖声,欢呼声,鞭炮声响彻云霄,整个县城立即沉浸在一片欢闹的海洋里。牛全忠扛着沉甸甸的糖葫芦串,天还没到晌午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城里。今天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的日子,他盼望着自己的运气好一些,多赚点钱回家。牛全忠望着满街上前来赏灯的男男女女、老老小小,心里不由的一阵窃喜,叫喊声更加卖力起来。

“冰糖葫芦!上好的冰糖葫芦!不甜不要钱……”

“给俺来一串!”一个尖嘴猴腮、中等身材的中年汉子从人群中里钻了出来,嘴里流着口水,用手指着草柱上一串最大的冰糖葫芦嚷了起来:

“对,就是这一串!”。

“好哩!”牛全忠赶紧放下肩膀上的草柱子,把他看中的那串冰糖葫芦小心地拔了出来,递到了他的手里。

“别说,还他娘的挺甜的。”汉子张开被大烟土熏黑的嘴巴贪婪地吃了一颗,脸上立即露出了满意的神情,转身继续随着拥挤的人群向前走去。

“哎,这位大哥。你还没有给钱呢?”牛全忠急忙追了上去,用手拽住了汉子的衣角笑着说道。

“他娘的!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子吃东西啥时候给过钱?滚!”汉子回头冲着牛全忠一瞪眼,破口大骂道:

“俺这是小本生意赔不起啊!求这位大哥……”牛全忠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拳头。

“要钱?老子先要了你的命!你小子也不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敢跟俺要钱?去你娘的,俺打死你!”说完冲着牛全忠又是一阵披头盖脸地拳打脚踢……。牛全忠赶紧把草柱子抱在了怀里,用手护住头,蹲在了地上。大街上赏灯的人群被这霸道的一幕吸引了过来,哗的一下围了上来,把整条街给堵了结结实实。

“这不是秀水街出了名的街皮无赖祖五旺吗?怎么招惹上他了?”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认识他,小声地议论道。

“什么五旺,依我看简直就是无望!他的祖上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竟出了这么个东西!”

“撞到他手里,今天这小伙子可算倒了大霉啦。”

……

祖五旺瞅到看热闹的人群多了起来,便更加的放肆起来,“拿来!给老子拿来!”他一边骂着,一边动手要抢草柱子。牛全忠哪里肯轻易放手?他双手死死地抓住草柱子,说啥就是不肯松手,两人就这么一个站着一个坐在地上僵持起来……。

“前面出了什么事?命硬你去看看。”正在街上赏花灯的孟家老爷看着前面的人群扎成了一团,便对身边的崔命硬吩咐道。

“好哩。”崔命硬点了点头,拔开密集的人群挤了进去……

“你给老子拿来吧!”祖五旺跟牛全忠拉了半天锯,早就不耐烦了,说话间抬腿就是一脚,把牛全忠狠狠地踹倒在地上,一把抢过了草柱子。牛全忠的身子失去了平衡,一头撞在了路边的石头上,额头上顿时鲜血如注,汩汩地流了下来……

“小子!俺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认识一下本大爷的厉害!也好让你知道知道祖爷爷长着几只眼!”祖五旺说完举起插满冰糖葫芦的草柱子就朝地上狠狠地砸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