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利益就可能有猫腻

六连号”是嘛玩意?今后碰上申请什么,会不会拿“六连号”来调侃:今天你“六连号”了吗?


“六连号”是武汉市经济适用房摇号摇出的奇迹:连续6个登记证的6位市民依次被摇中!总共5141个登记号,在40比1的中签率情况下,摇出“六连号”,这概率约为千万亿分之一,但这样的概率赤裸裸地变成了现实!


还好经济适用房有个公示程序,公众很快发现了这里头的稀奇。有关方面一查,乖乖,那6个申购户统统都没资格购买经济适用房,他们是在同一时间、同一城区,靠一套假材料“入围”的。这回若是没被发现,那么那些原本属于困难户的房子,就落到弄虚作假者手中了。


还有一个稀奇事是,武汉市政府就“六连号”问题召开新闻通气会,持续时间仅仅55秒!他们只是念了一份新闻通稿,当记者准备提问时,就宣布“到此结束”。如此超短的时间,让谁都不爽。不过也好,这大约创造了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也为今后少开会、开短会、消除文山会海作出了榜样。


经济适用房,本是政府提供给困难群众的准公共品,因为它比市场价要便宜许多。有利益就有逐利者,一些不该享受经济适用房的人,也挖空心思去拿一套来。经济适用房的分配权是掌握在政府官员手上的,最让人担心的是,他们如果参与其中,进行暗箱操作、利益瓜分,那么,百姓的利益就难以保障了。


“六连号”事件核心问题出在哪里,这还有待查实;“六连号”丑闻的背后有多少黑幕,都有什么人员参与“作弊”?这必须给公众一个清晰的交代。对于这种“诈骗”行为,司法法律应该有所作为。


人是逐利的动物。从人的本性看,“利益本位”就如挤公交车,车下的希望车上的让一让,已在车上的则不希望车下的再往上挤。但比“利益本位”更可怕的是“利益贪婪”——权力暗影下的“近水楼台先得楼”。一个普遍的道理是:有利益就可能有猫腻。一方面我们要看到,绝对利益绝对使人愚蠢,另一方面,绝对利益也能使一些人绝对敢于冒险。


利益追求与利益冲突是人类社会中的普遍现象。遏止公权力者利用权力侵害他人权利、攫取私人利益,是反腐败的必然内容。加拿大有个《利益冲突法》,就是要防止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可能发生的任何实在或潜在的冲突,要求公职人员必须百分之百地为国家利益或公共利益服务,不得以公职来谋取个人利益。


《利益冲突法》印证了“利益法学”创始人菲力普·赫克的说法:利益是法产生的原因,法律是社会中各种利益冲突的表现,是人们对各种冲突的利益进行评价后制定出来的,实际上是利益的安排和平衡。强势者侵占原本属于弱势者的经济适用房,是对利益平衡的极大破坏。


在经济适用房面前,公务人员同样面临着利益选择:或者为了百姓的利益,而放弃自身的需要,依法执行职务;或者为了满足自身的需要,而滥用职权,损害公众的利益。当私心作祟,个人利益占了上风,肯定会出现以权谋私的腐败行径。


查处一个“六连号”还是容易的,但别处可能有更隐蔽的“不连号”,如何才能防止?这是一个难题。不实行严格的利益回避,就难以杜绝利益攫取。在宏观意义上,我们同样需要一部《利益冲突法》,更细致更周全的《利益冲突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