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十三章 败军乞怜东洋鬼 王师演武振雄风 第十三章(3)亲上加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秦二虎在参加过新海县民众抗日救国会和新海县抗日民主临时政府成立的庆典活动之后,没有马上回他的望子岛去,在景元甫、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康洪恩等人的热情挽留之下,又留在金沙镇盘桓了两天。

他在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等人的陪同下参观了黑龙港抗日武装的营地和军事训练情况,见到邹同义所部兴腾发展的景象大为震撼,心中便产生了要尽快加入到抗日救国军序列的想法。

他是最先参加抗日武装斗争的中国军人,有着朴素坚定的爱国情怀,回到家乡打家劫舍做海盗并不是他的本愿,只是一向没有遇到合适的报效机会而已。黑龙港一战,使他重新燃起了参加抗日武装斗争的热情。特别是景元甫、向靖远、康洪恩等人智谋远虑、勇敢无畏的形象让他大为叹服。

在起初,他还顾虑着加入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太受约束,也不一定会有什么良好的前途。现在见到邹同义、吕景文等人摇身一变都成了老百姓交口称赞的抗日英雄,手下的人马又得到了迅速壮大,便不由自主地羡慕起来。

心想:“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自己一挡子人马折腾得再大,也不过是一群绿林草莽,哪儿能够象邹同义、吕景文等人一样得到老百姓如此的欢迎和拥护呢?”思来想去,便拿定了这个注意。

在他临行之前的前一天晚上,景元甫为他设宴饯行,便把邹同义、吕景文、吕信文和康洪恩等结义兄弟都给招了来陪他喝酒。未曾开席,秦二虎问起向靖远牺牲的情况,让大家都唏嘘不已。

景元甫感叹道:“似我们这些弟兄,一抗上枪打仗,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靖远老弟不过是先走一步而已。不过,人死有轻于鸿毛,有重如泰山,他为了抗日救国喋血疆场也算是值了,不愧是我们民族的英雄啊!”

康洪恩肃然道:“听穆氏兄弟讲,靖远四哥当时就是太性急了点,要是等到景大哥和六哥赶到乔家庄以后再动手,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惨剧了。不过,杀害靖远四哥的沈仲文也让你弟妹给宰了,给靖远四哥也报了仇了!”

秦二虎深为遗憾地感叹道:“黑龙港一会,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咱们七兄弟就先走了一个,太让人伤情了。战场上厮杀拼命这是躲不过的,不过,这上阵冲杀的时机火候还是应该好好地把握一点为好,为了打鬼子保家卫国血洒战场固然是值,要是能够把为非作歹的日本鬼子和汉奸走狗都赶尽杀绝,咱们弟兄都毫发无伤,那岂不更好!”

邹同义和吕景文又问起米亚兰的近况。景元甫解释道:“四弟已去,弟妹当然是伤心不过,可人死不能复生,这又有什么办法。四弟妹还是很坚强的,一定要留在四弟战斗过的地方来工作。救国总会已经做了妥善安排,你们就放心吧!”

又解释道:“你们哥俩的问候洪恩已经给你们转达了,四弟妹要我向你们哥俩表示感谢;还说有机会一定要与你们见个面认识认识,也不枉四弟和咱们弟兄结拜一场。”

席间,又聊起了当前的抗日斗争形势,大家便都来了兴致。待等到喝到了酒酣耳热之际,秦二虎乘着酒兴说道:“你们哥几个可不要光顾了热热闹闹地在这里大聚会,把我这个荒岛上的结拜兄弟给忘了。现在你们这里闹得这样兴盛,能不能给我们岛上的弟兄也来个大队的编制,让我们也像港里出来的弟兄一样,跟着风光风光呀?”

他的一句话出口,把大家给说得哄堂大笑起来。吕信文大笑道:“我说五哥呀,您这样颠倒来说可就不在理儿了,上次在黑龙港初一见面,咱们景大哥就想邀您入伙,是您自己觉得想不明白,拿不定准主意,还要等着回去和岛上的弟兄们去商量,今天您怎么反而倒打一耙怪起大哥的礼来了!这不是自己和自己捣糊涂车子吗?”

见到吕信文旧事重提揭起了自己的疮疤,秦二虎嗤嗤地笑道:“怎么六弟非得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呢?你们弟兄几个现在都跟着大哥来吃肉,我来跟着喝点汤还不成呀?你不要忘了,咱们都是在一起磕过头的生死兄弟,按照咱道上的规矩,可是该见见面分一半的哟,不能坏了咱们祖师爷传下来的老规矩不是!”

康洪恩欢欣鼓舞地说道:“这件事情本来就等您五哥一句痛快话,那里用得着你这么费劲地来解释呀!您过去就是抗日英雄,不过才做了几天没有本钱的买卖而已,大丈夫建功立业报效国家正逢其时,就让大哥给您申请个名正言顺的编制就是了。”

自打在黑龙港与秦二虎弟兄接触以来,华北民众抗日救国总会对于争取秦二虎的绿林武装直接加入抗日武装队伍,曾经讨论研究过多次,早有预案,他便推波助澜地唱起了高调。

邹同义也跟着凑趣道:“咱们弟兄本来就像水泊梁山的英雄好汉一样,是天罡地煞中的一会之人,早早晚晚都是要凑到一起来的,及早过来一个锅里扒拉马勺,弟兄们也好在一起凑凑热闹,省得朝思暮想的折腾人。五弟兴的这个主意太好了!”他性情豪爽,特别喜好交结江湖上的好汉,对于秦二虎这种亲上加亲的提议大表赞同。

对于答应秦二虎加入抗日救国军序列的要求,景元甫并不感到有什么不便之处,因为当下抗战正在用人之际,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更何况他手下的人马又多是久经沙场的老战士,为了壮大抗日武装,将其部队纳入抗日救国军的战斗序列给予一个正式的部队番号完全是顺利成章的事情。

可是,秦二虎的手下的人马现时下满打满算只有几十个人,编一个排人数都不富裕,而他却要与邹同义所部及韩德平所部平起平坐,要一个相当于县团级的大队番号,这让人看起来有些像‘小孩儿做官——闹着玩儿’似的,有点不够严肃。不过,若是当场折了他的面子,这场往下就不好收了。

景元甫思量再三,便冲着秦二虎笑道:“五弟你看,咱们的结义弟兄都来给你捧场,我这个当大哥的也就只能够给你锦上添花了。”

又道:“”那好,我现在就代表国民革命军敌后别动队第三十一支队司令部和冀鲁边区抗日救国军司令部给你一个大队的编制,对外番号就称是‘新海县抗日救国军海防大队’好了,往后就可以打出‘新海县抗日救国军海防大队’的旗号开展抗日武装斗争!至于你的委任状嘛,我下次专程给你送去好了!”

秦二虎一见景元甫当场就把板儿给拍定了下来,兴奋地一挺身站了起来,双手一抱拳朗朗说道:“谢谢大哥的提携,兄弟我回到岛上去以后,就打起‘新海县抗日救国军海防大队’的旗号与日本鬼子开战!”说罢,又抱着拳在桌面上一转:“各位弟兄,往后咱们弟兄就实实在在地在一个锅里扒拉马勺了,还请各位弟兄多多帮衬!”

吕景文一直没有插上话,见秦二虎一副喜笑颜开的样子,抢先祝贺道:“恭喜五弟,贺喜五弟,时到今日也算是修成正果了!不过,咱们大家都是磕头的结义兄弟,可用不着这样客气,还说什么帮衬不帮衬的话,不就太见外了!日后又用得着咱们弟兄的事情,你发话就是了,赴汤蹈火也是应该的!”邹同义、吕信文、康洪恩等人也纷纷表示祝贺。

景元甫又语重心长地对秦二虎说道:“今天的事情我就做主这样定了,往后的事情我还得要交代交代。这首要的事情,你得要想办法尽快地扩充队伍,一来这是抗日打仗的需要,人马少了仗不好打;二来也是整编部队的需要,你现在手下兵微将寡,就是有了编制番号,人马若是凑不整齐,也是个空架子。这个事情我就给你帮不上忙了,要靠你和岛上的弟兄去想办法了。”

“这第二个大事嘛?”景元甫继续说道:“就是得整顿部队的纪律了。咱们成立的抗日救国军是共产党、八路军领导下的抗日队伍,是老百姓的子弟兵,这往后的军事纪律就得要求的严格一点了。”

接着,他又解释道:“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咱们部队的老传统了,一定要好好地贯彻执行才是,不能够坏了咱们抗日救国军的名声。咱们现在要动员全民参加抗战,只有得到老百姓的大力支持和拥护,咱们的队伍才能够多杀鬼子多打胜仗呀!”

秦二虎爽快地答应道:“大哥您放心,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就是在绿林道上来混,也有绿林道上的规矩,在这个事情上我是不糊涂的,回去以后我一定加强队伍的纪律约束。说咱别的不懂,要管理部队不扰民还是有一些办法的。至于这扩充人马的事情嘛,我们也是有准备的,抗日打鬼子是韩信用兵多多益善,往后咱多招人马就是了!”

景元甫笑道:“那我就等着你五弟的好消息了!”在一片热烈的气氛中,六个结义兄弟频频举杯,倾心吐胆,互相勉励,说些打鬼子杀汉奸的事情,一直闹到夜阑更深方散。



——独木一株不成林,亲上加亲可断金!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