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者 正文 ★兵☆☆者★(14)

魏远峰 收藏 6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size][/URL] 魏远峰《兵者》之:十四、网络战⑴ 卓越太过倔强,不时地惹事生非,让连队很有些头疼。而且,卓越这家伙不干则已,干就是“大事”。卓越到三多塘那天,负责分兵的蓝参谋,因“工作需要”调到作训股。为显示实力,蓝参谋主动请缨要给全团新兵上一堂“高科技军事知识”,股长同意了。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




魏远峰《兵者》之:十四、网络战⑴


卓越太过倔强,不时地惹事生非,让连队很有些头疼。而且,卓越这家伙不干则已,干就是“大事”。卓越到三多塘那天,负责分兵的蓝参谋,因“工作需要”调到作训股。为显示实力,蓝参谋主动请缨要给全团新兵上一堂“高科技军事知识”,股长同意了。股长该是看重蓝参谋的,要不然他从军务股到作训股,不会那么顺。

基层干部们都知道,如果从连队进团机关,算是从“人间”进“天堂”;从军务股到作训股,是从“天堂”里来,到“天堂”里去。股长知道,蓝参谋在团首长眼里是贾母眼里的秦可卿:“极妥当的人”!蓝参谋能写出花团锦簇的材料;蓝参谋很会来事,团首长没人厌他,有些还跟他铁的够戗!

蓝参谋认真备了一课:《网络时代的人民战争》。当然,上课前还是课目、内容、目的、要求、方法、时间、组织者、授课人的老格式了。课前的客套也还是:根据上级安排,有幸与大家共同学习、探讨“网络时代的人民战争”,因时间紧、备课仓促,讲的不好之处请原谅,欢迎多提宝贵意见……

一般来说,老兵们都知道,许多新兵也知道,课前的“帽子”当不得真,谦虚的姿态罢了,做出姿态与进入状态是不一样的,很不一样的。不能给根棒槌就当针认——但是,人世间就这么奇妙,奇妙到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卓越到三多塘已经有段时间了,他的故事都传到了别的连队,许多战士也都知道卓越,甚至战士们不无调侃地创造了几个流传甚广的句子:

……哟,你以为你是传说中的卓越啊?!

……那当然,只要卓越在,什么都可能发生!

虽是调侃,确也如此。

蓝参谋开始讲课了,他没想到第一段话就出了纰漏,更没想到被那个名叫卓越的新兵,记在了本子上。蓝参谋缓缓讲道:依托现代科学技术,战争已从机械化时代进入信息化时代。譬如:现代导弹技术,已发展到了:某军舰以40节航速航行在海上,地球另一端,一枚地对地导弹升空,准确飞向目标,军舰被打得七零八落……

卓越在笔记本上记下:地对地导弹打军舰——40节航速……?


卓越继续听蓝参谋讲:……基于现代科学技术,一些新战法相继出现,大大丰富了未来战争的形式,也对我们提出了更严峻的挑战。今天,要讲的网络战,就是这一类。首先,在信息技术上,我们与西方国家还有差距,短期内难以根本改观。

但是,是不是,我们就没有信心呢?

是不是?蓝参谋问道。

“不是——”台下的战士们使劲吼道。

蓝参谋听着台下雄壮的回答,笑眯眯地停下来,对着台下扫视一圈,甚至他放了目光出去,到外面的灿烂阳光下蹓达了一圈,课堂外阳光很好——他的心情也不错,他呷了口清幽幽的茶水,一片茶叶飘进了舌间,他轻轻咀嚼着,茶叶就粉身碎骨了,他又呷了一口,碎茶同茶水,呼啸而下。

一股淡雅的茶香在口腔、鼻腔间流转了去,茶香带来的惬意余晕中,蓝参谋又开口讲道:……近些年,我军也掀起了研究信息战的热潮,收获不小。概括讲:一是,信息战理论,受我国传统军事思想影响深刻,相关论述中能看出《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的影子。二是,信息战、网络战理论中,毛泽东军事思想烙印明显。三是,我军对信息战、网络战的认知,吸取了美、俄等国家的优秀成分,但又与之不同……

蓝参谋讲到这儿,坐在边上的马后虎带头先鼓掌,一个人一鼓掌就都鼓了起来,就像电视台的现场直播。蓝参谋的感觉更好了,同刚才一样,他散淡地停下来,喝了口茶水、放眼到礼堂外边的大花园里,园中长着火凤凰、木棉树、芒果树、荔枝树,荔枝成熟季节,满树羞红的荔果儿招摇枝头。木棉花开时节,满树鲜红被与草坪映衬着,就像娇妻的红伞撑开了……

这时,刚刚那阵被战士们打断讲课,哗哗响起来的掌声,再次出现在他的幻觉,在掌声中徜徉的感觉很美。一阵由衷的激动加感动从心底涌起,刹那间涌向全身的神经末梢,一阵快意电一样从体表又倒浸回去……

一个近乎天才的创意,闪电般诞生在蓝参谋心里。当然,他没想到那天才创意,竟带来致命的诘难。


蓝参谋又喝了一口茶,同样让茶香在口腔、鼻腔尽可能回旋久些。然后,蓝参谋再次开讲:在信息战、网络战时代,科学技术迫使我们对战争方式进行全新思索。信息时代网络战争的出现,使相关的战争形态、指挥手段、作战方式、军队结构等出现了新变化……

坐在台下的卓越想:蓝参谋喝茶真有意思,几乎都是讲一阵子,恰到好处地停下来,不紧不慢地喝口茶水,然后再不慌不忙地开讲。弄得跟“凤凰卫视”的“时事开讲”似的,想到这儿卓越悄悄笑了……

蓝参谋正讲得津津有味:……《三十六计》中的“围魏救赵”,就是要避实就虚、打敌薄弱。西方发明的信息战是一把双刃剑,我们既受其威慑与制约,又可以堂而皇之利用之……

卓越在纸上写道:知其一,不知其二;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一厢情愿,固然过瘾,于事无补……

蓝参谋讲到“人民网络战”了,他的声音更高了些,情绪也更饱满了些,渐次地慷慨激昂起来:毛主席说:“兵民是胜利之本”。那么,在未来的信息战、网络战中,人民战争思想会不会过时呢?

不会,决不会!它必将被赋予新的思想内涵,以崭新的面孔出现在未来战场上。依靠、发动广大群众参与信息战、网络战战争,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

不可想象,任何一个国家,与数亿中国网民打信息战、网络战……

因此,我们应该坚信,在未来的网络战争中,我——们——必——胜——!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那声音雄壮有力。

接着,台下掌声山响……

卓越没鼓掌……

这时,蓝参谋脸上容光焕发,他又喝了口茶,想了想那个天才创意,说,“休息十分钟,然后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提问……”

卓越看了看台上,春风风人的蓝参谋,点了点头,想了又想,笑容灿然,……


“尊敬的蓝参谋,”一个战士问,“我问您的第一个问题是,在未来的信息战、网络战中,是不是没有军民界限了?第二个问题是,在未来的网络战争中,动员参战的网民,都可以在哪些方面有所作为?谢谢。”

蓝参谋答道:第一个问题,你的问题本身,即是答案。未来的信息网络战中,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打破军民界限、模糊军民设施、通用军民技术,实现军民信息共享。第二个问题,他们大约可以有如下作为:一、利用民用电子信息设备,进行情报截获、传输;二、利用民间通信网络,迅速有效的战争动员;三、统一号令之后,利用民间计算机,进行网络进攻、防御。我尤其指出,网络技术应用领域扩大,造就了大量网络技术人才。将来,这些网络精英将与我们并肩战斗,成为网络战争中生力军、新骑士。

又一个战士问:“请问蓝参谋,能否把未来信息战、网络战进行一下分类?能否把具体作战行动,说得详细些?”

蓝参谋说:信息战、网络战的分类,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分类:一是按性质分,可以分为进攻、防御两大类。二是按时间分,可分为平时、危机时、战争时三种。第三是按层次来分,可以分为国家、战略、战区、战术、技术五大层次。第四是按照规模来分,可以分为战场、战区、局部战争等……

作战行动包括:指挥与控制战、情报战、电子战、心理战、空间控制战、黑客战、虚拟战、经济战等。如:安放信息地雷、信息侦察、篡改网络资料、释放信息炸弹、倾倒网络垃圾、分发网络传单、实施信息欺骗、散布虚假信息、组织信息防御、建立网络间谍站等等……


卓越举手好久才轮到了他,他站起来问道,“我是机炮连的卓越。尊敬的蓝参谋,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您课间讲到的地对地导弹打水面舰艇,我有些疑问,能详细解释吗?第二个问题是,我觉得您似乎对我国、我军未来的信息战、网络战能力,太过高估了?我的估计或说疑虑在于,现今世界上通行的网络“域名解析⑵”装置,完全被美国控制,此问题不解决,我们在未来的信息战、网络战中,很可能不是个必胜的问题,而是个败到什么程度的问题。您能否就‘域名解析’,给一个更清楚的解释?谢谢,蓝参谋。”

台下的士兵,当然有知道卓越者,一听卓越这个名字,一边暗暗为蓝参谋叫苦,一边屏声息气,看着这“戏”的发展方向。大约通信员加的水太热了,蓝参谋一边听着才喝了一口,额头已微汗。他心里也紧张了:这个叫卓越的,问题似乎太专业了。而且,别人提问完,就坐下听解释,可这个家伙怎么不坐,干吗挺立着直勾勾地看我?可是,这么大的场合,“师者”被问倒,那……这……?

一边飞快动脑筋,蓝参谋又喝了口水,拿起讲台上的小湿巾,擦擦额头、下巴、脖梗,调整了一下呼吸、定了定神,说道:第一个问题,不要说几千公里了,世界上射程最远的导弹,已达一万几千公里,命中精确度相当高,西方主要军事大国的导弹,已达到几十厘米甚至十几厘米的精度。所以,命中百多米甚至三四百米长的舰艇,没有问题。小同志,明白了吗?

“对不起,还是不太明白,”卓越说:“我疑虑的不是射程,是功能。”

“小同志,你说什么?”蓝参谋说:“功能?射程之内,肯定能打得着!这有问题?”

“不,如果是巡航导弹就没问题,可你说是地对地导弹,就有问题。”卓越不紧不慢地说:“因为,地对地导弹发射前必须输入程序,发射前已规定好了弹着点了,发射后无法修正。您说舰艇以每小时40节的速度航行,一节约等于1.852公里,也就是说舰艇航速约合每小时74.08公里,每分钟约航行1234米。假定真能够实施打击,导弹发射到命中按7分钟计算,舰艇已航行8.638公里,怎么命中?”

“你应该知道,现代高技术武装起来的导弹,”蓝参谋说:“发射后可以不再管,它可以追着目标打。”

“不,蓝参谋,”卓越说:“只有巡航导弹、舰对舰导弹、空对空导弹,装备末端制导,才能实现。”

“是的,我并没有说:没有末端制导啊!”本来,蓝参谋已陷入窘境,可是卓越的话提醒了他,“现在少数导弹的分弹头上,已装有独立的末端制导装置,引导它们打击不同的目标,不再是神话。”

“无论如何,我还是觉得你说的远程地对地导弹打舰艇,有板砖拍跳蚤的意味,”卓越想了想,觉得不论合理与否的话,理论上讲蓝参谋终于让导弹打得着了。于是,卓越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于是说:“这个问题我明白了,谢谢蓝参谋。现在,您是否可以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


“小同志,请把第二个问题再重复一遍,好吗?”说着,蓝参谋喝了口茶,让茶香在口腔中做一次短暂旅行,然后说道,“相信我会给你满意的答复。”刚刚一番攻防,蓝参谋的自信从枯萎中缓过神渐渐挺立起来,连说话的神态都与前不似了。

“我的第二个问题是,您似乎对我军未来战争中的信息战、网络战能力,太过高估了?”卓越说:“全球网络的‘域名解析’装置被美国控制。此问题不解决,在未来的信息战、网络战中,就不是个必胜的问题,而是个败到什么程度的问题。您能否就‘域名解析’,更清楚的解释?谢谢,蓝参谋。”

“首先,‘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是充分考虑敌手后,做出的判断。再说,实事求是是我军的传统,我没夸大我们的力量。”蓝参谋说:“至于你所说‘域名解析’,跟授课内容没关系。我再重复一遍,我们的授课课目是:《网络时代的人民战争》,明白了吗?”

“我更不明白了,”卓越说:“依我看,要想实施网络攻防必须拥有网络‘钥匙’,它就是‘域名解析’。它是国家信息安全领域的重要问题,怎会没关系?”

“小同志,我告诉你一些基本概念,”蓝参谋颇认真地说:“众所周知,国际互联网是个高度开放的平台,只要有基本的硬件、软件,任何人都可遨游其中。那么,我们又要什么‘钥匙’?”

“尊敬的蓝参谋,不是这样的,”卓越心说:怎么回事啊?他连这个都不知道?那我得先解释些基本东西,看他能否想得起来。于是卓越说:“理论上说:计算机不能解析字母组成的域名网址,只能识别数字组成的IP地址。所以说:‘域名解析’之于互联网,非常重要。”

“好了,好了,小同志啊,你究竟要说什么?”蓝参谋有点急了,颇不耐烦地说:“我们又不是网吧里的网管,我们去了解那些没用的干什么?”

“蓝参谋同志,您的风度大家已有目共睹,你定会允许我把它说清楚,然后你给大家一个圆满答复。”卓越感到了蓝参谋的不耐烦,于是将了他一军,“我担心的是,目前为止‘域名解析’设施,独揽在美国人手里。美国的‘互联网域名与地址管理公司’简称:ICANN。它决定着互联网技术的取舍、网络通信协议的制定、域名和IP地址的分配、域名登记与出售等。ICANN是个非营利组织,其顾问委员会成员来自多个国家。但是,该公司替美国政府掌控着网络域名的专控权、否决权,控制着互联网‘高速公路’主干线,任何国家的支线间通信,都必须经过美国控制着的主线。”

“小同志,我被你说得糊涂了,”蓝参谋说:“我们不是网管,研究这个干吗?这跟信息战、网络战没有任何关系?”

“关系可大得海了去了,”卓越心想,他的确是没这个概念。也就是说:他对信息战、网络战的理解,道听途说而已。因此,他对我们在未来战争中的信息战、网络战能力盲目乐观也就不足为奇了,正所谓无知者无畏。他感到蓝参谋真急了,表情都紧了许多,心想,我得尽快楔入关键,想到这儿,卓越说:“从技术安全角度看,谁控制了‘域名解析’根服务器,就控制了所有域名。如果愿意,可以随时屏蔽某些域名,使它们的IP地址无法解析。那么,相对应的网站,就在互联网中消失了。”

“哎呀,小伙子啊,你越说越离谱了,”蓝参谋说:“你的话,简直像是天方夜谭。我再次提醒你,这些与我们今天的学习,风马牛不相及。”

“尊敬的蓝参谋,”卓越说:“只要在互联网网址上删去‘.ir’,伊朗就不能通过互联网与外界交流。2004年4月,就出现过‘.ly’域名瘫痪,利比亚从互联网上消失了3天。伊拉克战争爆发前,美国政府下令制定针对其计算机网络的作战计划:16号国家安全总统令。战争期间,ICANN以局势动荡为由,终止了伊拉克国家顶级域名“.iq”。那么,我担心的是,在未来战争中,要是我们的‘.cn’给屏蔽了呢?你说:会怎样?又有什么胜利可言?”

“小同志啊,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蓝参谋说:“你要知道我们不是利比亚、也不是伊拉克,无论综合国力、综合军力,还是信息技术、网络技术,他们都无法比。”

“你可以这样认为,”卓越说:“蓝参谋是想回避?可是,你必须清醒认识到,假如美国出于自身利益,瘫痪了我们的国家互联网,我们就无法通过互联网与外交流了。那么,你刚刚讲的信息战、网络战,还怎么打?还有什么意义?那么,我们听你的课,又有什么意义?”

“这……”蓝参谋不愧是蓝参谋,他明确感到下面这个小新兵所问的,他的确弄不清楚,继续下去,不好收场。想到这儿,蓝参谋当即断,说道,“好了,好了,下课,下课……”


注释


⑴网络战:属于广义的信息战范畴。以破坏、操纵计算机网络上的信息流为基本作战手段,对敌人的电话网、油气管道、电力网、交通管制系统、国家资金转移系统、银行转帐系统、卫生保健系统实施破坏,以达到作战企图。

⑵域名解析:‘域名解析’就是指计算机通过DNS技术在域名和IP地址间建立一一对应的关系,域名转换成IP地址的任务,就是由该解析服务器完成。理论上说:计算机并不能解析字母组成的域名网址,只能识别数字组成的IP地址。美国商务部曾承诺,一旦满足一定条件,最迟在2006年美国将放弃否决权。但是2005年7月1日,美国商务部宣布:无限期保留13台域名根服务器的监控权。目前,提供“域名解析”的多级服务器中,处于最顶端的是13台域名根服务器,均由美国的ICANN统一管理。其中唯一的主根服务器,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杜勒斯,由美国VeriSign公司负责运营。其余12个为辅根服务器分布如下:9个在美国,分别由8个不同的军事、教育机构运营维护。欧洲2个,分别于英国和瑞典。亚洲1个,位于日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