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忆父录(2)

江玄 收藏 11 117
导读: [B]忆父录(2)[/B] [color=#FF0033](每次看自己写的《忆父录》,都会心情沉痛的留着泪水, 感觉自己的负担越来越大,每每气馁的时候总要去看看,还是走不出失去亲人的阴影。)[/color] 父亲生于1967年,小时候是出名的聪明,敏锐的思维让他在学习上有很大的成就,当时的生活环境也很恶劣,经常是吃不饱肚子,按照分工制来分配。当父亲初中毕业是就去当了一年的牧童,之后回复高考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忆父录(2)


(每次看自己写的《忆父录》,都会心情沉痛非常的流着眼泪,

感觉自己的负担越来越大,每每气馁的时候总要去看看,还是走不出失去亲人的阴影。)


父亲生于1956年,小时候是出名的聪明,敏锐的思维让他在学习上有很大的成就,当时的生活环境也很恶劣,经常是吃不饱肚子,按照分工制来分配。当父亲初中毕就去当了一年的牧童,之后回复高考制度,父亲便以高中生的身份去考取大学。父亲常常遗憾的说,要不是当时的社会情况,你们这几个孩子生活应该不是跟现在这样苦了。而当时村委还在研究让不让父亲去读大学的问题开了会,人民的迷信程度与团队意识出乎了我父亲的意料之外,父亲有一次,只是因为看到一块庄稼地干渴得严重,没有汇报的情况先就单独一个人给庄稼地灌溉,正好给村委给遇到了,说父亲成精了,大家讲究的是大锅饭,而父亲却单独一个人行动,便给定义为“成精”,村委认为,要是以后出息了那还得了,为了这问题,村委主任一直强调着,而父亲的姨丈当时也是会议中的一员,力主支持我父亲,但没有如愿,之后不能上大学的谜团才一下解开了,也给父亲留下了最痛的遗憾。


越南边境开始不断传来扰乱的消息,攻打越南的命令便下达了。


父亲当时参加过红卫兵,经常一伙几个人聚在一起练拳脚功夫,功夫上自然有些许的进步。那年,有一师徒俩来到地方上叫板,声称某某山以上的区域,没有是这两人的对手,而叫板的地方却跟父亲所在的地方隔着一条河,对岸的人也不敢出手,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消息传到了村里,当时父亲年少气盛,哪会忍受得了这样的叫嚣,几个人便过了河,看清来人,一师一徒。傲慢嚣张无理,说明来意之后,微一抱拳,作了一个揖,便一对一的打了起来,徒弟的能耐显然比较弱,一拳就打在了徒弟的鼻子上,衣襟上沾满了鲜血,头昏脑胀一个站立不稳就倒下了。比武讲究宜个点到为止,徒弟就此罢手认输了。师傅明显比较难斗,闪了几次身之后才连续出拳打得他头破血流。自己也挨了两拳。认输之后,立下誓言。从此,两师徒就没有再来过,每每谈到此时,老一辈的人就会津津乐道了起来。从此就更加勤奋的练习拳术。每次看到我们用热水洗澡,父亲总说,我跟你们一样年纪的时候,都不用热水洗澡。


号召军人的旗帜打到了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很多跟父亲年纪相若的年经人都参加了队伍,父亲一共七人参加了,越南的故事我也知道的甚少,父亲很少提起,在大家围在火炉边的时候,大家就要求父亲去说说,父亲当然也会说一些,只是跟电视上的激情热血的感觉不一样而已,父亲说,你要是看到从前线回来坐在路边全身灰溜溜的战士时,你最好别去惹他,此时他全身都是火,不死已经是万幸了,他一生气真的用枪磞了你。扫荡也不是那么回事,只是当时越南的女人跟小孩子都有武器,当时一个师长级别的人物就是这样死掉的,中央开始下达了格杀勿论的命令。当然,有些动不了老人是不能杀的,把他们集中在一块,命令专门的人看着,还要拿东西给他们吃,接下来,部队就撤出了村子,两个骑马的军人各持一把冲锋枪,在村中来回的跑,每过一处,子弹都是跟着一路的扫射过去,主要是怕有年轻力壮的藏在房子里头,这样一折腾就算完事了。还有明文规定,不允许私自捕杀动物之类。每次要喝水的时候都要先验验水中有没有下毒,若是真的渴极了,只好将就在水田里面的低洼处舀水喝,很多时候,水的旁边就是牛粪,自然也不用顾虑那么多。夜晚,地头里面匍匐前进的同时,很清晰的看到青豆的植物上拉上了一条一条的地雷引线,要是不疏忽了,就会死无全尸。上前线回来的士兵都是最难受的,当时的军队纪律很严明,大家都在排队打饭,前面的一个士兵不小心把饭盒给打翻了,而排在他后面的士兵里面就蹲了下来,也不管饭已经跟泥土沙粒混合在一起的糟糕情况,两只厚厚的手在地上一弧,把地上的饭全都托了起来就往嘴里送,之后大家才知道,那个战士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了。


父亲当时是班长,只有共用的一把枪,有时候只能休息五分钟就要继续前行,另一只部队已经打到了越南的首府,父亲跟随的部队就要撤出越南,当时没有车接送,从越南步行出来,走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的八点钟,腿脚已经肿得严重变形,实在是没有办法前行,当时就驻扎在一个村庄里面,中午时分,一辆大卡车就运送了很多大米与猪肉到了这所村庄,酒足饭饱之后就上了车分派回各自的州县报道,同行的七个人,父亲立了三等功,四枚勋章,立功证书等。


回家之后,父亲也要开始为生计忙活着,在各地买了很多建筑的书回来自学,之后组织了一些很要好的朋友去做建筑工程,当然,都是给别人打工的,父亲的才华,做人得到了证明,得到赏识之后,父亲的活越来越轻松,对于办事,父亲很谨之又慎,处处做得很完美,走的时候,老板一直都在挽留着,还要给父亲说媒,想要为父亲介绍一个大学生跟父亲结婚,当时父亲惦记着家里的母亲与孩子,就婉言拒绝了。父亲不是干农活的料,对于这方面,父亲不是一个尽职的农民,25岁那年,父亲与母亲结婚,大哥生下一个月之后,爷爷就去世了,遗留下了很多天文地理的书籍,父亲便抱了回来,一天都在研习其中的奥妙,当时的家境很穷苦,与爷爷分家之后,住的地方很小,破烂不堪,我们三兄弟睡觉的地方就是吃饭的地方,土灶把两个昏暗的房间一分为二,经过土灶才可以通向另一间屋子,采光度很差,夜间经常有老鼠从身上跑过去,父亲研习天文地理的同时,也在研习一些木工的制作,大舅就是这样被父亲带出来的,现在已经是一个有名气的木工了,父亲去世的那天,大舅哭得死去活来,每次语重心长的与我提起父亲的时候都会泪流满面,于心不忍安慰他的同时,其实我心里也很难过。父亲的为人很正直,从不赌钱,与父亲在一起的人都是村里面大多都被人相信的人,或者比较年长德高望重的老人,他们给人的感觉都是比较稳重干练的汉子。父亲偶尔会跟他们一起喝酒聊天,从中了解了很多的知识。


父亲是一个重文化的人,他明白书中自有黄金屋的道理,往往自己没有实现的理想都想实现在自己的子女身上,父亲一直督导着我们的学习情况,小学期间,父亲是很高兴的,因为三个孩子都没有给父亲丢脸,父亲说,就算是斜着床睡,卖了裤子,都要供我们读书,这样,父亲在研习很多技术之后,还是跟朋友一起到了深圳去做建筑工,每回年底或者年中回来的时候,父亲总是带上几个水果,那时我们再见到父亲时是最开心的。回来又是研习他的地理书籍,母亲看在眼里也没有怨言,总是不打搅父亲独自夜出晚归的到地头干活,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父亲井井有条的安排着。


父亲的头发明显的减少了很多,也添了几条皱纹。跟叔叔买了两辆后推车之后,倒赚了些钱,因为地头少的关系,家里的农作物收成也不是很多,往往不够吃一个季度,大家就省吃俭用的熬了过去,衣服也不舍得买。建筑、地理风水、木工制作、言行举止、为人处世。父亲就在这些知识方面中得到了大家的尊重,无论是村中的大小事情,大家都愿意来找父亲去解决,因为大家都相信父亲的能力。


父亲的命其实很苦,生母生了父亲之后就带着他的亲弟弟改嫁了。爷爷是也是个德高望重的村长,一生娶了三个妻子,第一任妻子嫌弃爷爷长得太白太斯文,显得比较年经,就回到了原来的娘家,没有育有子女。听母亲说,她现在似乎还活着。第二任妻子是我父亲的生母,为爷爷生了两个小孩,父亲是长子,不知是何原因,第二任妻子带着次子改嫁到山里去了,并在那里生了三个与父亲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奶奶的眼睛跟父亲的眼睛极为相似,就像摹刻上去的一样,父亲去世之后的几天,已经是十多年不见奶奶的我就凭这这对眼睛认出了她。第三任妻子生了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也就是我现在的叔叔,叔叔的长相得到了爷爷的遗传,也是高高的身材,很秀气。第三任妻子最后是老死在家族里面。父亲很小就没有了母爱,第三任妻子明显对父亲不好,很苛刻的对待父亲,这点在之后我们兄弟出生之后不闻不问的态度上可以看得出来,母亲告诉我为了叫父亲办件事情,不得已背了我三天,父亲就一直照顾着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父亲结婚之后就分了家,生活更是艰苦,但父亲觉强不屈不挠的精神依然在,从不服输。


父亲的大压力是从我们上初中之后便增加了,成绩没有父亲想象的那样,学费也是家里无法负担的一部分经济。父亲就开始着东奔西跑的赚钱来维持着这个家,每每看到好的成绩的时候,父亲就很开心的说,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或者不好的时候,父亲也总是说,我是希望你们可以有个比较好的前途,不再像我一样的受苦。大哥中考落榜,父亲尊重了大哥的选择,花钱去学了电子技术。希望就落在了二哥的身上,二哥是学习成绩最好的一个孩子,或许是遗传了父亲的倔强性格,嘴上不说,往往很叛逆,父亲在二哥的身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但最后还是让父亲失望了,父亲在一次跟朋友喝酒时说,父亲这辈子都对不起二哥,虽然没有父亲想要的成绩,二哥曾经有个机会,但却没有送他去大学,他的心里很是难过。事后跟长辈们聊天才知道了,只是以父亲的性格,都不会在我们面前说出来。03年那天,父亲送我出了门,我也是违背了父亲的意愿,去学了所谓的艺术,父亲当时不大妥协,之后也就释然了,每年几千块的学费给本来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房子之一没有装修,也没有盖起第二层,就是为了我的学业。我不想让父亲失望,在学校也很努力,之后就变得不再是父亲想要的样子,把人打进了医院也不敢跟父亲说,这样他会更伤心难过,每年见面越来越少,每年回去父亲都是老了许多,母亲告诉我,父亲为了儿女的事情没少操心,总是很担心我们的前途,又要为家里的经济来源费心,一年一年的老去。


2007出来工作了一年多,赚不到钱的同时,也很少跟家里面联系,一年中跟父亲的电话才三次。那天,八月十五,跟父亲匆匆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没有联系过了。之后因为二爷爷的病情,回家了两天,也跟父亲呆了两天。又回到原来工作的地方。大年将到,大哥说要回来,二哥也要回去过年,此时已经进入2008年。我是最晚回去的,回到家的时候,那些日子,父亲总是提到“死”字,他总是说,一不小心,自己或许在一个早上就不再醒来了之类的话,我不知道父亲是感觉到要发生什么,还是觉得自己的大限已经将要到了,那些日子父亲总是跟我们说很多话,父亲也对我们说了一些点评的话,更是操心大哥的婚事,每天都很少出去,对我越来越是嘱咐了很多事情。父亲那天很高兴,看到我写的文章,我感觉到父亲是从心里喜悦的。在他去世的那天夜晚,父亲为了我有更好的工作,每年都会去陪同乡回来过年的房产公司做经理的“大哥”喝酒,今年,嘱咐了很多话,都是为了我的事情,这几年来,这些事情都是每年父亲都要去做的事情,在父亲眼里面这是一条光耀门楣的唯一的愿望,在他去世的之后到现在,也一直没有实现过。父亲很重礼节,回来之后,就跟大哥说了许久的话,把自己所有知道要注意的礼节都跟大哥说了,也说了一些二哥的事情。


父亲便在爆竹绚丽的大年三十晚送去了医院,当晚过世了。享年52岁。


父亲去世后,我把前几天为父亲照的相片在手机上打开来看,唯一的照片。二哥说,这个房子父亲花了很多心血,父亲想在第二年把房子建得更漂亮,为了做得更好,他已经把能预备用的的管线区域给埋好了,而且已经打算如何去做了。厨房也按照我说的改建成了一个很大气的厨房,这是父亲为我们准备的,也是父亲生前唯一能留下来的东西了。我答应母亲把父亲的相片放大了拿回家,母亲怔怔地站在父亲生前建造的灶台前默默淌着泪。















本文内容于 8/13/2009 3:43:05 PM 被江玄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