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开着跑车上班,吓跑师傅!!(组图)

世界王牌 收藏 1 8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保时捷跑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车主在打电话



找啊找啊找工作,找工作辛苦,很多人羡慕那些富二代,不用为找工作而着急,家里有企业等着继承。而我们发现,其实很多富二代毕业后,很少直接继承家族企业,而是选择为别人打工。“现在家里大都只有一个小孩,如果刚毕业就回自家企业,谁也管不了他,能在外面打工总比闲着强。”浙江某企业家说。富二代的打工生活,不为谋财,因此目标也更明确。



A>>开着跑车上班,把师傅吓跑了


瘦瘦高高,斯斯文文,架一副看起来有些度数的眼镜,小刘给人的感觉和别的刚毕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但如果你看到他从他那辆眩目的保时捷里出来的时候,一定就会改变自己的想法,他和普通的毕业生绝对不同,没错,因为他戴了顶“富二代”的帽子,这辆车是父亲送给他的礼物,庆祝他今年大学毕业。


一个月前,小刘正式在杭州一家咨询公司上班了,半年适用期内月薪1500元。“本来想自己找工作的,但找不到好的,所以最后还是让老爸牵了下线。”对此,小刘心里还有些不乐意。毕业了,家里想送他出国,可小刘却想先工作。执拗不过,父亲安排他去给分公司做总经理助理,去了2天,小刘就回来了,老板的儿子,大家相处起来总觉得不对劲。于是开始四处找工作,“也去面试过几次,但没有对上眼的。”小刘说,现在这份工作他很喜欢,可以接触各种各样的企业,以后接班是肯定的,他希望现在能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多看看多学学。


除了老板,谁也不知道小刘家家产过亿,看有新人进来,公司里的八卦专家就议论了,来公司做咨询师的一般都是研究生,这个学金融的本科生看来呆不久。这些话也很快传到了小刘耳朵里,想起老爸以前经常带他请人吃饭,小刘觉得要在公司里立足,得先讨好“前辈们”,于是上班第一个周末就请大家到雷迪森吃自助餐,结果只来了五六个人,有几个善良的“前辈们”怕他负担不起,借故没来。吃完饭又请大家去唱歌,同事间关系马上就熟络了。有个进公司已经3年多的咨询师看小刘还挺勤快,出去做项目经常带着他,小刘也好学,感觉自己挺有收获。


不过,没多久就发生了一件令人尴尬的事。那是个周末,那个咨询师打电话给小刘让他到办公室拿份资料送到滨江,电话里他还很不好意思地说:“小刘,你就打车吧,车费我给你报销。”


一看时间那么紧,小刘就开着他那宝蓝色的跑车去送资料,谈判很顺利,咨询师说庆祝下,晚上请小刘吃饭,到了楼下咨询师看到那辆跑车还很兴奋地鼓励小刘说:“你好好干,我看好你,将来也能买辆这样的车!”小刘有些尴尬,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把车放在这里明天再来取?不过,他还是拿出钥匙钻进了跑车,小刘没看清那个咨询师的表情,只见他钻进了自己的坐驾,一辆北京现代。那天晚上吃饭明显没以前那么融洽,自从那以后,这个咨询师就再也没找小刘做过事。在单位已经一个月了,小刘又听到了一些话,说他是富家子弟,来公司只是玩玩的。“我打算辞职了,自己找工作去。”小刘很无奈。


B>>放着奥迪不敢开甘心车行去打工


秦灿(化名)掌管着一家年销售3000多万元的民企,公司主要生产汽车配件。可3年前,他还在一家车行里卖汽车,顶着烈日跑银行、跑部门,为聊得天昏地暗结果被人以更低价格抢去客户而懊恼。“创业前,零零散散打了三四年工,收获还是很大。”秦灿说。


2001年,秦灿大学毕业回到宁波,父亲的家族企业已经经营了11年,读书的时候,暑假里公司很忙的情况下,他也会去帮几天忙,但平时几乎从不过问。父亲太忙,也没时间管他,除了要求他一定要考上高中,读大学外,其他基本放养。“爸爸做的行业我不喜欢,毕业了就想到外面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行业。”秦灿说,于是他进了一家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做老总的助理,这家企业是他原来的实习单位,公司还算正规,环境也不错,老板也看好他,于是就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秦灿记得很清楚,工资奖金加起来1000多一个月。


“1000多元,还不够你油费吧?”记者疑问。


“打工那段时间,公司发的工资奖金我一分都没花,都存着。”秦灿说。


“那你花的钱从哪来?”


“妈妈定期会打到我的卡上。”秦灿说,其实他的花销不大,那时候保留着大学生活的习惯,没什么爱好,市区有房子,单位上下班有班车,他唯一的爱好就是找同学打篮球,偶尔跟同事搓搓麻将,请大家吃饭也很有限。


一工作,家里就为他配了辆奥迪A6。不过平时秦灿从来不开车,即使赶不上班车,他也骑自行车上下班,除非天气恶劣。“我的车比老板的还好,开进开出,太招摇。”秦灿说,在公司他什么都做,一年后整个流程基本摸透了,他觉得自己将来并不想从事工艺品贸易,于是辞职了。


还不想回家,秦灿那时候喜欢上了车,刚巧大众公司在全国招300个人,他也去应聘了,结果没上,于是应聘到一家汽贸公司卖汽车。“卖车一样可以接触很多车,同样可以赚钱。”秦灿说。


卖车的日子太辛苦,家里的独子,不习惯厚着脸皮求人,可卖车你得不停面带笑容回答客户一个又一个尖酸的问题,有些明显是找茬想让你再便宜些。“让人郁闷的是介绍了半天,以为一切问题都帮他解决了,客户一句‘我再看看’就走了,更让人郁闷的是,价格都谈好了,对方一个电话以更低的价格把客户抢过去了”。


在车行不光卖车,为了了解更多,秦灿跑税务、跑公安、跑各种部门。“有一次去拿个证,结果等了半天对方没反应,等我反应过来,他们说要去吃午饭了。”秦灿说,那段时间让他发现原来自己很单纯。


“我本科是学机械的,老爸做的行业开始走下坡路了,2006年我决定自己出来做,选择的行业跟汽车和机械都有关系,做汽车底盘配件。”秦灿说,资金当时是老爸给的,但现在企业已经开始走上正轨了,他现在特别能体谅父亲,做企业太辛苦,“如果在家里,这几年根本学不到那么多东西,在外面打工别人才会把你当普通人看,学到的东西也更多。”


打工期间,秦灿只赚了4万多块钱,他都没自己花,全部给家人买了礼物。


记者手记


很多人不愿意被称为“富二代”,因为从几时起,它已经套上了“纨绔子弟”的魔咒。“社会上,确实有些富二代很不争气,但我我看到的很多孩子,他们还是很优秀,也很勤奋。”丝绸之路控股集团董事长凌兰芳说,比起普通的孩子,富二代生下来就拥有更多的财富和社会资源,因此如何教育成了关键。凌兰芳的儿子今年25岁,正在美国纽约大学读金融,作为父亲,凌兰芳一直很为儿子骄傲。


读大学的时候,有一年放完暑假,儿子要和3位同学一起回西北大学,27小时的路程买了硬座,尽管凌兰芳平日对儿子很严格,名牌服装都很少给他买,但这会儿却舍不得了,问为什么不买软卧,儿子说:“其他几个同学家里条件不好。”“那我们出钱买4张请他们坐不就行了。”凌兰芳说,如果他们觉得不好意思,就收他们硬座的钱好了。儿子很不高兴地说:“爸爸,你这就错了,这样做会让他们觉得我们在分阶层,我们以后交流也会有隔阂,那比我坐硬座难受多了。”这件事,让凌兰芳一直记忆深刻,他很欣慰。


记者一个朋友,其实家产万贯,但从来都不铺张,做着普通的工作,开着一辆普通的车,工作很勤奋。还碰到过一个男孩子,也是一个富二代,给朋友发了N封邮件,一定要来朋友公司工作,说不要一分钱,只要能跟着他干就行,做什么都愿意。结果他比哪个员工都刻苦。


富二代很幸运,也很有压力,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和社会资源,同时也背负着很多的期望和责任。甘心从小事做起,能够低调做人,相信他们能够走得更远。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