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者 第一部分:冬之篇 第十六章:好消息和坏消息

何楚舞 收藏 0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0.html[/size][/URL] 康凯收到了两个消息,好消息是元旦临近,传统农历春节在即,坏消息是终于查清了偷猎团伙的头目的身份,这是他遇到的最强硬的对手。 当天晚上,中队长刘良便坐着雪爬犁离开了,临走前他把支队的一份文件交给了康凯,这是一份关于偷猎团伙头目的详细资料。 偷猎团伙进山前曾在小镇旅馆逗留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0.html



康凯收到了两个消息,好消息是元旦临近,传统农历春节在即,坏消息是终于查清了偷猎团伙的头目的身份,这是他遇到的最强硬的对手。

当天晚上,中队长刘良便坐着雪爬犁离开了,临走前他把支队的一份文件交给了康凯,这是一份关于偷猎团伙头目的详细资料。

偷猎团伙进山前曾在小镇旅馆逗留过几天,也就是贾佳和蓝大海借宿的小旅馆。张大爷对八个人印象很深,尤其对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右耳根刺有红色蝎子的中年男人记忆犹新。当地民警把情况汇报给上级,上级根据这一特征,综合死在敖克莎大娘木刻愣里的男人的身份特征,大胆推理,把怀疑对象投向有过重大偷盗猎案底的中年男子。当地民警把厚厚的一叠照片递给张大爷手里时,他一看便认出了包黑年。

包黑年的名字出现在国际刑警红色通缉令上长达七年,他在世界上十大偷猎者中排名第六,前五名有四人被逮捕或击毙,只有一人还在逍遥法外。包黑年是柬埔寨人,他出生在贫穷的猎户,六岁开始便跟着父亲在群山恶水中寻找猎物。成年后他参军,屡次得到晋升,后因私仇杀死了长官,逃离柬埔寨,开始颠沛流离的生活。经过六年的军旅磨练的包黑年更加凶狠,他加入了国际偷猎组织,因其神勇和对野生动物的熟悉,以及适应各种自然环境的能力迅速得到提升。包黑年参加第一次大型偷猎是在澳大利亚,那一次他和同伙的赃物被澳大利亚海关截获,三千张的袋鼠皮铺满了缉私部队的操场,让采访的记者误以为走进了大型皮货交易市场。

此后他来到了中国,很快学会汉语和藏语,并给自己起了包黑年这个中文名字,他在可可西里和反偷猎队周旋了三年,最后一次在部队和地方的联合围剿中他逃入雪山,很多人都以为他冻死了,没料到,他的身影很快又出现在西伯利亚和非洲。在非洲的马埃谷地自然保护区,他制造了震惊全世界的偷猎案,据不完全统计,包黑年带领由170名偷猎成员组成的庞大偷猎队对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捕杀的野生动物超过一万三千只,仅珍惜鸟类的种类就有63种之多。

包黑年不是兰博,本事的军事素质并没有传说中那么恐怖,可怕的是他比狐狸还狡猾,他的偷猎队经常会被各国的反偷猎力量消灭,但一眨眼他又建立起一支偷猎队,人数更多,武器更加精良。

面对这份资料,康凯陷入了沉思,他知道包黑年这样的偷猎者不达目绝不会罢休,他只是不明白,包黑年最近几年的偷猎者活动可以说愈发猖獗,每次涉案金额都超过百万美元,为何这次为了银香鼠跑到穷山僻壤的大兴安岭!

银香鼠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是因为本身的珍贵,还是因为它守护奇珍植物的原因?想到森林银香鼠守护满树的优昙果,在无法保护的情况下竟然将优昙果全部糟蹋,他相信大兴安岭深处藏着很多不为人所知的珍惜动植物,他担心包黑年再次潜入森林,无论是被窃取,还是被‘自私’的银香鼠所破坏,从未见过的珍惜植物恐怕就此消失了。

贾佳也坐上了送刘良去镇上的雪爬犁,她把自己包裹得像个棉花包,说是搭顺风车,去镇上购买日用品,其实她是担心她和蓝大海的谎言被识破,急着和《国家探险》杂志社的主编通气,他们和偷猎者没有一点关系,但她还是担心被康凯这样的军人怀疑。

一路上贾佳几次开口,刘良却有答无问,或者答非所问,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他的性格和康凯的性格截然不同,这点让贾佳非常不解,不过她还是用生病这样的原因安慰着自己。

雪爬犁把刘良送到镇上的汽车站,刘良一个人上了汽车,贾佳到超市里买东西时偷偷给《国家探险》杂志社的主编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后,她只说了一句,主编已经听出了她的声音。

“喂,韦主编吗?”

“贾佳吧?你的假期快到了,什么时候回来?”主编的语气很平淡,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顿了顿说:“对了,前几天大兴安岭地区的森警部队给我打来电话,询问是不是你去拍摄调研一种叫银香鼠的珍惜野生动物,据说还和仙泰优昙果有关,我说我们这位大记者回家奔丧去了,真可惜,要是她在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贾佳的嘴巴长大,变成了‘O’字“你说没派我去大兴安岭?”

“是啊,你不是在家乡嘛,肯定是重名的人。”

“天啊。”贾佳哀叹一声。

她认定自己已经被识破,康凯说不准已经把自己当作了偷猎者的同伙,即便没有把她当作偷猎者的同伙,她也是货真价实的谎言家,今后她和康凯恐怕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想到和康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贾佳的心里忽然慌得厉害。

韦主编在电话那边轻轻咳了一声“贾佳?”

“哦。”贾佳缓过神来,她使劲咬着嘴唇,想着怎样才能弥补。

“哈哈。”韦主编突然大笑,语速明显变快“贾佳啊,你这个臭丫头,这么好的事竟然瞒着我,是不是有什么私心啊,打着咱们杂志社的招牌,总得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森警部队要是把你当偷猎者抓起来怎么办?”

贾佳惊呆了,脑子飞快地转着,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主编,你是怎么说的?快告诉我,是不是说我和蓝大海是咱们杂志社派出去的?快说呀。”

“是!”韦主编拉着长声,声音里带着几许责怪。

“谢谢主编,谢谢主编大人。”贾佳像啄米似的不停点头,紧张了多日的心情得到彻底的解脱。

韦主编说:“森警总队有我一个老同学,职务不高,但和咱们算是对口单位,我让他帮了个忙,你就老老实实待在大兴安岭吧。不过咱们丑话说到前头,必须要拍到优昙果和银香鼠的照片,拿到第一手资料,以前事都可以既往不咎,年底奖金我给你加倍,如果没有,你就准备让我炒你的鱿鱼吧。”

“遵命!”贾佳高兴的快要跳起来了。

兴高采烈的贾佳坐上雪爬犁往回赶,亢奋的表情很快在她脸上消失的无影无踪。蓝大海手里现在已经有了优昙果,拍照片便可以交差,拍摄银香鼠的照片就没那么容易了。银香鼠对人的警惕性极高,若不是上次它舍不得捕猎的白榛鸡,蓝大海这些人根本见不到他它的真实面目,况且现在偷猎者活动猖獗,万一事态严重,康凯随时都可能下逐客令。

贾佳并不担心主编炒她的鱿鱼,堂堂《国家探险》杂志的金牌大记者之一,就算离开了这家国内最大的探险杂志,她也不会失业,其他的杂志社早就劝她跳槽,工资和待遇比现在高了三成,她只是担心如果有大批偷猎者进入大兴安岭,类似上次的枪战又会重演,康凯可能就危险了。

贾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无缘由地为康凯担心,她只觉得包在围巾里的脸蛋一涨一涨地发热。

森警三中队和鄂温克族组成的反偷猎队严阵以待,但到了年底包黑年仍没有出现,像是人间蒸发似的,重峦叠嶂的山林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反偷猎队坚守在银香鼠消失的洞穴前,森警战士们紧绷的脸露出了笑意,开玩笑说包黑年被上次的追捕吓破了胆,再也不敢猎杀银香鼠了。听到这些话,康凯一边提醒战士们提高警惕,偷猎者等待也许就是他们的松懈,同时他也越发坚信了自己的猜测。

大兴安岭最寒冷的季节就要结束,动物的毛皮在这个季节最为珍贵,一旦春暖花开,替换毛皮的动物如同穿着斑驳的破棉袄,和冬季毛皮的价值有着天壤之别。他坚信包黑年冒着牢狱,甚至是死刑的危险来到中国不仅仅为了银香鼠的毛皮,也许应该进入银香鼠的洞穴查看,如果里面确实藏着珍稀的植物,他们应该赶在偷猎者前面。

想到这里,康凯马上赶到小镇,给支队打了一个电话,申请进入洞穴所需的装备。

时间飞逝,阴历新年转眼就快到了,蓝大海终于忍不住和贾佳商量离开,他最近在三班长范猛的陪同下钻了很多树林,但再也没有看见过满树绚烂的优昙果,他有点泄气了,准备趁过年的机会好好休息一番。贾佳执意不肯走,她没在部队过年的经历,想和这些淳朴的战士共渡春节,蓝大海劝说了几次,自己孤单单地坐上了狗拉雪爬犁,回家过年去了。

随着新年临近,战士的业余时间都放到了准备年夜联欢晚会上,和往年一样,在战士们的说笑声中,部队的年味渐浓。贾佳惊奇地发现,平时看上去朴实,稍有些木纳的战士竟然都藏着令人惊奇的手艺,一个个展现出来,让她眼花缭乱。

营房门前有一只憨态可掬的大白兔雪雕,以胡萝卜为鼻,松塔为眼,鼻子四周点缀了一圈野果红豆,看上去像是一只长着酒糟鼻的胖墩墩的兔子。锥形消防桶灌满水,冻上一夜,第二天用锤子轻轻一敲,便形成了中空的冰灯笼,中间插上蜡烛,点燃,一排排摆放在营房两侧,远远望去,如同穷展双翼的火鸟,举翅欲飞。两个一人高的枝桠往操场上已插就是足球门,战士们都鼓足了劲,准备每年大年初一举办雪地足球赛时来个巴蒂式的进球庆祝。

驻地门前放置着一尊近两米高的哨兵冰雕。挖掘,运送这块重超过四百斤的冰块让四名战士花了六个小时的时间,当然雕刻的时间更长。冰块雕刻出穿着夏季短袖警服的年轻战士,三中队每个战士的短袖警服都崭新如初,因为驻地位于密林深处,附近又有一些中型的天然湖,每到夏天蚊虫肆虐,巡逻执勤时嗡嗡声不绝于耳,吃人一般密密麻麻地围绕四周。到了晚上,吹过熄灯号,准备休息时战士们首先得钻进蚊帐,消灭里面的蚊虫,即便如此,一片呼噜声中仍然伴随着断断续续的拍打声。

能够穿上短袖警服去大街上走上一遭是三中队所有战士的心愿。

曾经有一名小战士夏天请假去镇上办事,穿着T恤已经足够让他的战友乍舌,尤其惊为天人的是他的T恤竟然是红色!早上踏着清清凉凉的晨风出发无比的惬意,到了午后蚊虫对他展开了围追堵截,尤其和鲜血一样颜色的T恤更是让蚊虫癫狂。到了小镇,几个月没吃过水果的小战士站在水果摊前掏钱,水果贩子立即被惊呆了,穿着红T恤的年轻人头大如斗,两条浮肿的胳膊比他的大腿还粗,上面各种奇形怪状的包像是山脉似的重峦叠装,大包上面有小包,小包还顶着更小的包,像是吃了酵母,膨胀了似的。小战士只好不停地解释:“我没皮肤病,是蚊子咬的,真的,真的。”

春节前,被尚未破获的1103大案压得喘不过气的三中队终于等到了让他们振奋的消息,他们有车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