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十六章 新兵试练之五——无奈血屠

冷眼望天 收藏 8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URL] 所谓,弱肉强食,这是大自然界中的恒久不变的定律法则。   此时,山洞前的情形和我预想的几乎一样。狼群只要得到食物之后,首先会由狼群中最为凶悍的“霸者”享用。雪狼即然是狼群中的“领袖人物”,他们当然拥有优先权。   狼群在发现鬼子尸体之后,狼群中所有的“霸者”——雪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所谓,弱肉强食,这是大自然界中的恒久不变的定律法则。

此时,山洞前的情形和我预想的几乎一样。狼群只要得到食物之后,首先会由狼群中最为凶悍的“霸者”享用。雪狼即然是狼群中的“领袖人物”,他们当然拥有优先权。

狼群在发现鬼子尸体之后,狼群中所有的“霸者”——雪狼,一定会共同围拢在尸体旁边,疯狂吞食鬼子尸体。此时,狼群中的雪狼不但集中,而且注意力只在争抢食物上,对周围的防范度会相对下降。我们这时只要十几条枪齐发,绝对可以把野狼群中所有的雪狼,一举歼灭。

在雪狼被我们瞬间全部射杀之后,野狼群中便没了头领。没了头领的野狼群一定会“狼心惶惶”、大乱一片。此时,野狼群不但不敢擅自攻击我们,我们反而只要虚张声势,再用枪象征性的射杀它们几头,便可轻易将它们恫退。我们便可以用最小的代价,牟取最大的胜利。

此时,我眼看着那三具鬼子的尸体就要被众雪狼吞食干净,如果此时再不开枪,等那十几头雪狼吃完尸体之后,一定会发现躲藏在狼洞四周的我们。因为,我们距离雪狼不过二十几米远,我们身上散发出的生人气息,绝躲不过众雪狼敏锐的鼻子。况且,我们身旁还放着四、五具散发着浓烈血腥味的鬼子尸体呢。

我此时忙收拢心神,抹了一把嘴角流出的口水,双眼死死盯着雪狼,但,我却并未发觉自己身旁早已经没了人,众人都躲我躲到老远去了。我对身边的队员们低声命令道:“开枪!”

许久之后,可想而知,并未有枪声传来。我心里不由得一阵纳闷儿,双眼却仍死死盯着雪狼,微带着怒意,再次低声喝道:“开枪!你们都聋了吗?”

……

仍不见有枪声传来。

“嗯?”我不由得向自己左右看了看……“靠!人呢?人都哪儿去了?”

原本在我身旁藏有五、六个队员,但现在他们离我至少二十米开外,并且他们再次用怪异的眼神盯着我,“这帮小子,竟然离我这么远,怪不得没人听到我的命令。”

我当即大怒,对他们高声喝道:“都跑那么远干吗?开枪呀你们!”

此时的我却并不知道,他们是被我刚才流出的口水给吓跑的。我这一声高吼不要紧,不光那些队员们听到了,那十几头围在尸体旁,津津有味、狼吞虎咽的雪狼也是听的清清楚楚,十几双狼眸齐刷刷向我望来,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坏了,暴露了……”

当即,几头雪狼立刻弃了尸体,快速向我飞奔而来。数条白影在山林中穿梭,如同数道耀眼的白色闪电一般,奇快无比。

“我的妈呀!”我大惊,慌忙转身,夺路而逃。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呀!就凭我手里的一把东洋武士刀,根本无法和那几头驴子般大小的凶悍雪狼相抗衡,它们只需要一瞬间,便能把给我“分尸”。

慌忙逃窜的我,一边跑一边骂:“你们这帮小兔崽子们,开枪呀你们!”

可是,刚没跑出几步,就听得身后有响动,我慌忙扭头向身后望去:“我的妈呀!”

我被一头雪狼从后面迎头赶上,距我已经不足两米远。论速度,我根本就无法与这些快如电芒的雪狼相提并论,但被它们这么快追上,却在我的意料之外。紧迫惶恐之余,我一时却也想不出脱身之计。

“他妈妈的,拚了!既然无法逃脱,还不如与这些雪狼拚死一战。老子跟这些畜生们拚了!”我当即把心一横,牙一咬,握紧了手里的东洋刀,拿出了我那副“拼命三郎”的心态。

刹那,正在向前狂逃奔命的我,生生站住身形,猛然快速转身,双手握刀向我身后那头雪狼直刺过去……

那头雪狼并未料到我会突然停下,而且还会举刀向它攻击,它对我这块即将到手的“美味”,丝毫没有防范。

我的猛然转身直刺,那头雪狼不但没来得及躲开东洋刀的刀锋,并且无法收留住前奔的脚步,整个身子径直向东洋刀撞来。

“噗……”

东洋刀直接贯穿了那头雪狼的胸膛,那雪狼连惨号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当场死亡。但,它那庞大的身躯向前飞奔的惯性还在。那具惯性未消的庞大狼尸,“砰”一声撞在了我身上,我手中的武士刀直刺入末柄。巨大的冲击力,使我当即把握不住武士刀,立时撒手。一人、一狼尸,同时翻倒在地。不料,那驴子般大小的狼躯竟压住了我大半个身子。这狼躯少说也有二、三百斤重,我胸部以下登时如同被千斤巨石压住一般,整个身子都动弹不得。

此时,追在后面的那几头雪狼业已在一瞬间赶到。它们来到我近前之后,立刻把我团团围住。此情形,颇象雪狼们刚才围拢那几具鬼子死尸一般。被压在狼尸之下、整个身子都动弹不得我,接下来的命运可想而知……

雪狼个个张开它们那贪婪且又恐怖的血盆大口,几乎同时低声嘶吼着向我撕咬而来……

“老子就是做了鬼,也决不放过你们这帮没义气的小兔崽子们……”即将面临被群狼“分尸”厄运的我,愤怒的巨吼了一声。这一声不但使众人一惊,就连扑向我的众雪狼,都被我吓的一哆嗦,向我撕咬而来的速度明显慢了些许。

“老子就是做了鬼,也决不放过你们这帮没义气的小兔崽子们……”这,或许就是我临死前的遗愿吧。

我的巨吼声似乎震动了整个山林。声中:尽是悲愤,尽是无柰,尽是不甘。我不相信,我就这么轻易让这帮小兔崽子们给坑了。我无法接受,自己即将葬身狼腹的事实。亏我还,《孙子兵法》倒背如流,枉我还,自栩是诸葛孔明再世。机关算尽,到头来,倒霉的竟是我自己。

我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线口水,造就了自己的悲惨结局。我此时怨天尤人、后悔不已:“在黑木森林时,我为什么不选择那挺机关枪呢?我为什么要选这把破刀呢?如果有了那挺机关枪,现在我还用得着被几头雪狼给生吞活噬了吗?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不得好死”的命运已经是注定的了……”

“老婆……我爱你,永别了……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

“哒哒哒……”

一串急促的机枪声,打断了我心中默唱的和老婆初恋时的情歌。

围拢在我身旁,准备“开吃”的雪狼登时发出了一阵惨号,接着纷纷栽倒在地,气绝身亡。

“呼……我的妈呀!”

眼看着向自己狂啃而来的几头凶悍雪狼,个个鲜血迸飞,气绝倒地。濒临死亡,却又侥幸得活的我,躺在地上长长出了口气,不觉得身下竟是冷汗殷殷。

“张学民……算你小子他妈的还有点良心。之前的事,老子就和你一笔勾销……”我一边小声叨念着,一边想办法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狼尸。

“嗷呜!”

就在此时,仍然围拢在鬼子尸体旁的剩余几头雪狼中,有一头竟仰天长嚎。接着,众雪狼便一同向我所倒下的方向奔来。与此同时,适才那些并未走出山洞的普通野狼,现在也如同得到了命令一般,个个不畏强光,如潮水般咆哮着从洞中向外涌出。

见剩下的几头雪狼也一同朝我奔来,仍被压在狼尸下的我大骇:“我的妈呀!怎么又来了,怎么又是我?我有这么帅吗?”

雪狼知道我此时仍旧被狼尸压着动弹不得,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这种变异雪狼不但凶残无比,而且狡诘奸猾,它们权衡利弊之后,觉得先攻击我这毫无还手之力的“待宰羔羊”,才是上上之策。

“开枪呀,你们……”山林中充满了我的愤怒。

“砰!”

“砰!”

……

我的话音未落,十几杆枪同时响起。

向我奔来的雪狼中,有数头当即哀号一声、倒在血泊之中。剩余几头雪狼也迅速改变了攻击对象,向那些开枪的众人疯奔去。

“用机枪火力压住洞口!”得以暂时喘息的我,一边推用力开自己身上的狼尸,一边厉声高喝、指挥着众人。

如果那几百头普通野狼全部涌出山洞,一起向我们发起攻击,对我们二十几人而言,绝对是一场不小的灾难,就凭我们这十几条步枪根本无法阻挡它们,到时候被它们攻到近前,难免是一场人、狼肉搏战。

二十几人,与数百头野狼近身肉搏——这不是天方夜谭的灵异、玄幻小说,紧要关头便会有什么惊天骇地的奇迹,或是什么超绝的必杀技出现,在一瞬之间便使数百头野狼灰飞烟灭。而,我们面对狼群的最终结果,很可能只有一条——被群狼“分尸”。

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此时,群狼出洞的混乱情形,已经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之外。先前准备以最小代价,换取最大胜利的愿望,现在恐怕即将破灭。

“机枪火力压住洞口,别让洞里的野狼再攻出来。其余的人和我一起上……”此时,我已经推开了压在我身上的雪狼尸体,从地上站起身来。我伸手从狼尸中拔出东洋刀,挥刀向已经窜出山洞的野狼冲了过去……

“哒哒哒……”

张学民架好机关枪之后,迅速向洞口方向开火,只在瞬间便封锁住了洞口。当代战争,强横的火力才是取胜的最大关键所在。

此时,从洞中奔涌而出的众多野狼,在机枪的怒吼声中被毫不留情的当场射杀,就见一团团血雾飞溅过后,便是一条条腥血淋漓的狼尸哀号倒地。然而,即使这凄惨血腥的恐怖场面,也并未恫吓住得到了“死”命令的狼群。山洞中的野狼仍在前仆后继、毫不畏惧的踩踏着前面同类的尸体想要攻出山洞。

机关枪仍在喷射着火舌,如同火芒飞蝗般的子弹,把奔涌而出的众多野狼全部射杀在了洞口处。顷刻,洞口的野狼尸体已有百具之多,狼尸重叠层列,堆积的如同一座小山相似,掩埋了大半个洞口。

此时,狼群中的那十几头雪狼早已被全部击毙。洞外所剩下的普通野狼数目也不过数十头而已。与那些高大强悍的雪狼相比,这些如同家狗般大小的野狼对我们而言,已经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咔!”

我劈开了一头扑向我的野狼的脑袋。除了使用机关枪压制住狼洞的张学民之外,其他队员全部与洞外的几十头野狼展开了肉搏。那十五名猎户出身的队员,个个是打狼好手。那几名伐木工出身的,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场近似与屠杀般的人、狼大战在山林中爆发。

机枪声、哀号声、怒吼声、咆哮声……众多声音混杂在一起,山林中正在演绎着一场长白山野狼群的悲剧。

其实,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毕竟,这野狼也是我们国土上的物种之一,在几十年后它们几乎在长白山绝迹,我们这些后辈们想要看看野狼,必须要到动物园去。如果有人杀了一头无辜的野狼,还要被判刑三年。杀了这么多“无辜”的野狼,我真的有些余心不忍。长白山,山林茂盛,野生动物繁多,这里的野狼从来没骚扰过山下村子里的百姓,说它们无辜也不无道理。这如果是在当今时代,带人杀这么多野狼,我都该着枪毙了!

在我的内心处认为:杀野狼——还不如去杀那些连豺狼都不如的日本鬼子。但是,我们却不能忤逆教官给我们下达的试练任务。况且,此时的我们,如果不反击,定会被野狼群撕裂。

“咔……”一声清脆的东洋刀劈裂颅骨的声音。

“嗷……”一声犀利凄惨的野狼哀号。

“靠,教官这是给的我们什么任务??”在我挥刀劈死野狼的同时,心中竟产生了一丝对野狼的不忍与怜悯。只要没有主动攻击我的野狼,我绝不出手。

“咔……”

“噗……”

“吼……”

……

短短十几分钟的人狼肉搏战宣告结束,数十头腥血狰狞的狼尸,星散的瘫倒山林草丛之中。洞外的野狼,在我们没有任何伤亡的情况下被全部灭杀。

“队长,机枪没子弹了……”此时,张学民对惊声我叫道。我听了就是一皱眉,看外面的狼尸数量,估计山洞里至少还有一百多头野狼,如今机枪没了子弹,再也无法压制洞口,那洞里的百多头野狼一涌而出,我们又免不了一场肉搏,我不愿看到野狼再被屠杀,更不愿看到我们的队员中有人因此而受伤。

“不过……………………山洞里的野狼再也不敢出来了。”张学民接着道。

“靠!这小子说话怎么还大喘气!”我身旁的一名队员埋怨道。

“割掉那些雪狼的尾巴,撤!”我一声令下。

我们每人需要取回一条雪狼尾巴交给教练,从而证明我们杀死过雪狼。

“嗷哇……”

就在此时,山洞中竟传出一声怪叫。

“啊?我靠!那是什么?”众人皆大惊失色。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