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醉后寒假 108 老人就象孩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把扫把扛在肩膀上,提着水桶一晃一晃地走到家门口,直接把扫把一翘,用扫把头点了一下门铃。

“叮咚……”

“妈!开门!”康饶生每次不管是谁在家,都是喊康妈开门。

“你妈不在家!”老康儿系着围裙从厨房跑出来,“你就不会叫爸开门啊?”

“爸,开门!”康饶生吐了吐舌头,把扫把往墙边一靠,水桶一放,换上拖鞋,就想冲进屋去喝水。

“把东西放好!”老康儿回头说了一句,继续进厨房忙自己的菜。

“哦!”康饶生把扫把和水桶拿到杂物间放好。

“爸,妈去哪了?”康饶生边问着边从厨房门口走过。

“去隔壁纸折店拿明天祭祀用的东西了!叫她吃饭!”

“哦!”康饶生倒了一杯浓茶,灌了下去,不解渴,又灌了一杯。

“妈,吃饭了!”康饶生打开前门,探出个头,朝着隔壁纸折店喊了一句。

“来帮我提东西!”

“哦!”康饶生跑过去帮康妈把东西提回来,放到杂物间。

“开饭!”老康儿端着一大锅汤,站在走廊里喊到。

“来了!”康饶生赶紧跑过去,拿了个锅垫放桌上,老康儿把锅放在了上面。

“爸吃饭,妈吃饭!”

“吃饭!”康饶生打了一上午的鼓,饿得够戗,直接就扒拉起来。

“康饶生,今天是你带的头吧?”康妈想起早上的事,开始家训。

“啊,是!”康饶生咧了咧嘴,笑了。

“还笑,吵着人睡觉了!”

“哎呀,过年嘛,不就是要热闹吗?”康饶生见老康儿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在那里不说话只顾自己吃饭,放下心来,轻松地回应着康妈。

“那也没这么早的!”

“以前六点钟就起来打呢,谁都没说,就那个人说!”

“堂姐夫第一次来我们这里过年,不懂我们的习俗!”

“那也不能那么凶啊!”

“人家有意见,你就先停会,硬顶着干,害堂姐夫给阿福伯公骂了吧?”

“谁叫他说我们没家教啊,那不是说我们整个家族的人了吗?”

“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要得理不饶人!”康妈有点上火了。

“少和你妈顶嘴,教你你就听着,以后出社会上再是这样脾气,迟早要吃亏的!”老康儿突然把脸一绷,“象上午那样虽然你占理,你也要先停下来,先道个歉,心平气和不卑不坑地解释一下!”

“恩!”康饶生见老康儿发话了,不敢再耍贫嘴,乖乖就范。

“就是要你老爸说你才好!”康妈点了点康饶生的头。

“嘿嘿,妈,下午有没事要帮忙的?”康饶生赶紧卖乖。

“拖地!”

“昨天不是刚拖吗?”

“罚你的!”老康儿接上一句。

“好!”康饶生痛快地接下了这个不是处罚的处罚,“拖完地呢?”

“你想去哪里玩?”康妈其实比老康儿了解康饶生。

“去外婆家,昨天去都没陪她坐多大会!”

“好,拖完就去!”

“收到!”康饶生飞快地扒拉完两碗饭,这次他比老康儿快,起身去客厅泡茶,“我吃饱了,爸妈慢吃!”

“再吃点!”老康儿每次做饭,都希望康饶生全部吃完。

“饱啦!”康饶生边掏茶叶边喊道,一会把茶泡好,给康妈倒上一杯,自己也倒了一大口喝掉,再添上水泡住。

“开工咯!”康饶生从杂物间拖着拖把和水桶走向天井。

“干活要有干活的样子!”老康儿见康饶生吊儿锒铛的,凶了一句。

“哦!”康饶生立刻规规矩矩地拿起拖把和桶,到天井接上水,提到客厅门口。

“客厅、会客室、走廊、餐厅、杂物间玄关,各个房间,都是各一桶水拖一遍,每个地方要拖两遍!”康妈这时也吃完了饭,与老康儿坐在会客室喝着茶,唠叨着每次康饶生拖地都要唠叨一次的话,“厨房不用你弄,楼上我上午已经拖好了!”

“知道啦,老妈子师傅!”

“我休息去!拖干净啊!”老康儿喝足了茶,夹着烟走上楼。

“我去你叔婆家,不要敷衍了事!”康妈换上鞋子,出了门。

“解放!”康饶生花了一个半小时才把二百平米的地板拖干净,把拖把洗干净架在水桶上,放在天井里。

“冲个凉先!”康饶生拿起衣服,跑到冲凉房,把抽风机打开,又开了淋浴头,点了支烟,自言自语道,“舒服一下先啦!”

康饶生冲完凉,弄好头发出来的时候,老康儿午休已经起来了,坐在客厅喝茶。

“爸,我出去了!”

“恩,去吧!”

康饶生牵出自行车,一跨而上,晃悠晃悠地骑了出去,外婆家在上屋村,很近,不用骑摩托车。

“阿生啊,去阿婆家呀?”一路上,村里的人见到康饶生一晃一晃地骑着车,都是同样的问话。

“是啊!”康饶生也是同样的回答。

“阿婆!阿婆!”康饶生刚晃进上屋村,就大喊道,顺便看了一眼隔壁屋,门锁了。

“你小子,就不会叫别人了呀?”舅妈从厨房出来,边开门边嗔怪着康饶生。

“哈哈,习惯了,一直都这么叫的!”这确实上康饶生的习惯,到外婆家不管外婆在家不在家,也是叫“阿婆”。

“妹儿啊,来了呀!”外婆一脸笑意,从屋里出来。

“不要出来,阿婆,我就进去!”康饶生忙上前拦着外婆,脱了鞋子搂着外婆的肩膀,走进屋去,“舅妈,我进屋了啊,你忙啊!”

“好,我忙完来陪你聊!”

“阿婆,舅妈不用去开店吗?”

“不用,她说休息,年初五再开店!”

“这么豪华啊?”

“呵呵,不开就不开,在家多好,热闹!”

“也对,佳头呢?”

“在睡觉,我去叫她!”

“不用,让她睡,我陪你聊会!”

“好好好!”外婆很高兴,抓着康饶生的手不放,“坐坐坐,吃东西!”

“不吃!”康饶生不喜欢吃零食,也不喜欢吃甜的东西,见茶几上的年货几乎都是甜的,赶紧推辞,“我不吃甜的!”

“那我去拿油炸扇子!”

“不用啦,阿婆,我就是来陪你坐坐的,我要吃我自己会拿啦!”康饶生赶紧把外婆按在她的座位上。

“那就喝茶!”外婆知道康饶生喜欢喝茶,又要起身泡茶。

“我自己来,哪有阿婆泡茶给孙子喝的!”康饶生赶紧自己拿起茶壶泡了起来。

(注:山城人奶奶外婆不分,都叫阿婆,孙子外孙不分,都叫孙子)

“好好好,妹儿自己泡,呵呵呵呵呵呵……”外婆一直笑,笑得合不拢嘴,几个孙辈都是她带大的,自然疼之又疼,康饶生是第一个离开家去外地读书的孙辈,回来了老人家自然格外高兴。

“哪个茶叶可以泡的呀?”康饶生看着柜子里放着的一包包一罐罐的茶叶,问道。

“不知道,我都不喝的,我问你舅妈去!”

“不用,我自己来,阿婆,都叫你坐着咯,我开电视你看!”康饶生把外婆按在椅子上,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舅妈,哪个茶叶可以喝的呀?”康饶生趴在窗台上朝对面的厨房喊道。

“都可以喝!没有要送人的!”

“好!”康饶生挑了罐绿茶,烫起了工夫茶。

“妹儿,你要看什么?”外婆把电视调到了《还珠格格》,又问康饶生。

“就看这个,这个好看!”其实康饶生最讨厌看的就是琼瑶剧,但是外婆喜欢看,外婆不识字,看电视也就喜欢两部,一是《还珠格格》,一是《西游记》,所以他每次都装得很喜欢看的样子。

“呵呵,那就看这个!”外婆一会看下电视,一会又笑咪咪地看着康饶生在那里装模做样地泡工夫茶喝。

“这个老太婆太坏了!”外婆突然间指着电视气愤地说道。

“容嬷嬷,她叫容嬷嬷!”康饶生抬头看了看电视,见是容嬷嬷在折磨紫薇。

“她是干什么的?”外婆很好奇这个嬷嬷是什么人物。

“哦,嬷嬷就象奶妈的样子,现在是专门服侍老太后的!”康饶生凭印象解释着。

“哦,那就是佣人咯?”

“可以这么说,哈哈哈……”

“狗仗人势!不得好死!”

“哈哈哈,阿婆,不要激动嘛,后来她变好了!”

“啊,看她这么凶这么坏的样子,还能变好啊?”

“是啊,变好了,拍电视嘛,都是这样的!”

“那个女的好可怜哦!”

“那叫紫薇,皇帝的私生女,太后要搞她,但是不方便出面,所以就容嬷嬷来搞!”

“哦,太后也坏,自己的孙女都搞!”

“哈哈哈,电视嘛,阿婆,现实哪有这么多这样的事!”

“谁说没有的,有钱人都很多二奶呢!”

“我是说普通人家啦!有钱人还是少的嘛!”

“那也是,你以后有钱可不许这样啊!”

“哪会,你放心啦!”

“对了,你女朋友呢?”

“哪个?”

“什么哪个,你个死仔,尽口花花!”外婆起身做势要打康饶生,笑笑又收回了手,“就是给我做围巾的那个!”

“哪是我女朋友呀,不是!”康饶生心里一紧,掩饰住内心的痛苦,调整回心态,笑了笑说道,“不算女朋友啦,好朋友而已!”

“我才不信呢,不是女朋友能给你,给你妈,给我做围巾?”外婆嘟嘴,象极了一个可爱的小朋友,“不肯告诉阿婆就算了,我问佳佳去!”

“她小孩子知道个屁呀!”

“你们两关系好,什么事都说,她肯定知道!”

“哈哈哈,好好好,那你去问她好了!”

“等佳佳起来我就问她!哼……”

“哈哈哈……问我什么呀?”佳佳披头散发地走进客厅。

“你哥是不是有女朋友?”外婆拉着佳佳问。

“没有啊,哪有?”佳头早就和康饶生串通好了,小孩子的秘密怎么能说出去呢?

“那这个围巾谁做的?”外婆指了摘脖子上的围巾。]

“是老生头自己死不要脸求人做的啦,说是自己女朋友!”佳头朝康饶生挤了挤眼睛,暗暗伸出食指比了比,意思是:欠我一顿KFC。

“就是,我求人做的!”康饶生赶紧附和,给佳头回了个OK的手势。

“不说就算了,哼!”

“哈哈哈……”两兄妹被外婆的样子逗乐了。

“去把头发扎一下,象个疯婆子!”外婆看到佳头的头发乱七八糟的,嗔怪道。

“哦!”佳头取下手腕上的橡皮筋,把头发随便一扎。

“怎么睡到四点多了才起来?”康饶生给佳头倒了杯工夫茶。

“昨天晚上写东西写到三点多,六点多又给我妈叫起来去帮忙。”佳头用手在桌子上磕了磕,端起茶喝了一口。

“整天都是写东西,写到这么晚!”外婆在一旁有嗔怪道。

“哎呀,阿婆,白天哪有时间,不是帮忙就是和我妈出去吃饭!”

“那就不写!”

“不行,不写手就生了!”

“搞不懂你!”

“阿婆,别说佳佳啦,我也喜欢写东西,也是一写就是通宵什么的,呵呵,不是什么坏的爱好,由她啦!”

“好啦,自己注意休息。我去厨房帮你舅妈,你们两兄妹聊着!”

“阿婆,你坐着啦,让我妈做就好了!”

“一个人忙不过来的,妹儿,晚上在这里吃饭!”外婆一脸可怜巴巴地看着康饶生,很希望他能留下来陪她吃晚饭。

“哥,在这里吃饭吧!”

“好,我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我爸!”

“你爸敢说你,你就让我来听,看我不骂他!”

“好好好,阿婆,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我爸不回去吃饭!”

“这还差不多,我去忙了,你们聊!”

“哥,她怎么样了?”佳头见奶奶出了客厅,压低声音问。

“没怎么样,找了别个了!”

“真分了?”

“恩,分了,其实也不算分啦,好象没在一起的感觉。”

“怎么说?”

“又没亲亲。”

“哈哈哈,这么落后呀,拖手了没?”

“笑个屁啊,你以为你哥真是西门庆啊,那都吹的,手拖过啦。”

“那应该算了吧?”

“管她呢,反正现在没联系了。”

“她这么绝啊?”

“我不联系的,有什么好联系的。”

“切,没风度!”

“怎么说你哥呢,具体的你不清楚啦!”

“又有什么内幕呀?”

“她说她那个,是广州户口!”

“她直接说的?”

“是啊,明摆着的嘛!”

“哥啊,撬来的终究不稳啊,还是找个普通点的吧,漂亮顶什么用呀?”

“有道理,现在不轻易找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能忍得住寂寞才怪!”

“不说我了,你呢?”

“我啊,我读书啊,你不知道吧,我成绩突破前十了!”

“男朋友呢?”

“那个先不管啦,考上大学再说!”

“好,我可是记得了啊,不要食言啊!”

“你先还我KFC再说!”

“改天啦,对了,阿公和你爸呢?”

“阿公去老屋带着人打扫了,我爸去朋友家打麻将了。”

“哦!”

“佳,吃饭了!”舅妈在厨房喊道。

“哥,我去收拾桌子,你坐会啊!”佳佳和康饶生一样,听到吃饭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去收拾桌子。

“靠,这么快就就要六点了?完了,忘记打电话了!”康饶生赶紧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康妈接的电话,没有过多的询问,两句话搞定。

“要不要帮忙呀?”康饶生挂掉电话,跑到厨房,“好香呀!”

“尽装模做样,赶快洗手吃饭!”舅妈笑着打掉康饶生就要去拿肉吃的手,“佳,去叫阿公!”

“哦!阿公!”佳佳一路大声喊着,一路跑去老屋。

“哦,阿生来了!这里吃饭!”阿公弯着稍微有点弓了的背,急急地走进厨房洗手。

“阿公!”康饶生帮舅妈把最后一盘菜端进餐厅。

“阿公,阿婆,舅妈,老佳头,吃饭!”

“阿公,阿婆,妈妈,老生头,吃饭!”

“嘿,怎么叫你哥呢?”舅妈嗔怪起女儿来。

“没事啦,舅妈,从小就这么叫的啦!”康饶生并不介意,见阿公已经开始扒饭,也开动起来。

“哈哈哈,好吃,好吃,舅妈的水平真是没得说!”康饶生一脸满足样,一边狂夹着住桌上的美味。

“多吃,多吃,在学校没有这么多好吃的!”外婆怜爱地看着狼吞虎咽的康饶生。

“都是你们爱吃的,使劲吃,不要留剩菜!”舅妈在一旁很有成就感地说道。

“妈,爸不回来吃啊?”

“不回,有人请客。”

“阿舅就是忙啊!”

“没办法,搞个破公司,成天在外面吃喝!”

“哈哈哈,回来过夜就好啦!”

“你小子,正经点!”外公插了一句。

“好,呵呵!”

“妹儿,吃完饭在阿婆家再坐会!”阿婆又眼巴巴地看着康饶生。

“哎呀,阿妈,阿生刚回来,有朋友要聚会的!”

“呵呵,没事,我就在这里陪阿婆坐。”

“叫少叔叔和方叔公来这里坐啊,两全其美!”少与方是康饶生在族里最铁的两个兄弟,这次回来还没见上面,康饶生本打算今晚找他们两个玩。

“佳佳的提议不错,你们三个长辈也可以教教佳佳,又可以沟通感情,还可以陪阿婆!”舅妈很赞同女儿的提议。

“对,你们就在那里聊,阿婆就听你们说话!”

“好,就这么定了,吃完饭,我去叫他们两个!”

“好好好,吃饭,吃饱了来!”外婆很高兴,使劲给康饶生和佳头夹菜。

“阿婆,我自己来,你吃,你吃!”

“是,阿婆,你吃,我自己来!”

“哎呀,你爸的遗传你倒是一样不拉啊!”舅妈见康饶生一下就扒拉完两碗饭,摸着肚皮在那里喊饱,笑着挤兑道。

“嘿嘿,一般一般,阿婆你们吃啊,我去泡茶!”

“再吃点!”

“饱了!不吃了!“

“我也饱了,走,阿生,泡茶去!”这个时候,外公也吃饱了饭,康饶生和外公两个人到客厅泡茶,留下兔子吃饭三人组继续在那里消灭桌上的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