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东京! 正文 第三十九章 间谍(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2.html


第三十九章 间谍(一)

1

日本东京

现在是野田太郎一生最得意的时刻了。如愿以偿地坐上了野田株式会社(小川株式会社?哈哈,已经成为历史了)的董事长之位。原来是自己对别人狗一样点头哈腰,现在是别人对自己狗一样摇尾乞怜。

公司业绩也是蒸蒸日上, 政府给自己下了一批又一批军工订单,根本不用再发愁产品的销路了。当年自己还为了一点资金收买台湾林氏的张仁,谁知这家伙也没为自己办成多少事……看来战争打得真是好,救活了自己的企业。想想小川和夫真是死的恰到时候,要是那老家伙熬到现在,自己什么时间有出头之日啊。

野田太郎正在自己办公室里浮想联翩,敲门声响起。

“请进。”

门开了,一个穿着野田制服的女职员摆着臀部走了进来,整间房子被她身体中间蛇一样的部位晃得春光无限。

只是她的面容始终笼罩着一丝寒霜,从上往下一看,简直冰火两重天。

公司刚招了几个女职员,这群尤物一个个对自己眉来眼去,恨不得马上瘫到自己怀里。只有这个叫千叶惠理香的与众不同,好像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自己,瞳孔里永远是散不尽的寒雾。越是这样,越是激起野田太郎的好奇心和征服欲望。

“叫什么名字?”野田太郎问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名字了)。

“千叶惠理香。”

“哦,那个,你到本公司还适应吧。”

“谢谢董事长的关心,还可以。”

“哦,那个,那个,你对本公司有什么意见或想法吗?可以提出来。我也是从新人一步步走过来的,知道年轻人都会对自己的公司有很多想法。”

“谢谢董事长的关心,暂时没有。”

“不错,我就欣赏你这样实干的员工……”野田太郎不再说话,开始想事情。

千叶惠理香等了一会,野田太郎那边依然没有动静,便问道:“请问董事长还有事吗?要是没有的话我要回去工作了。”

“有,”野田太郎看着千叶惠理香那一双大雾弥漫的眼睛,“下班后可以请你吃饭吗?”

千叶惠理香脸上波澜不惊,淡然应道:“行。”

2

下班了,千叶惠理香款步姗姗走出公司大门,坐进了早就等在门口的野田董事长的豪华轿车,绝尘而去,激起背后几个女职员一阵惊呼。

“她怎么坐进了董事长的车?”

“看不出来呀,平时装得挺冷漠的,暗地里不知不觉就把董事长钓走了。”

“什么了不起的,那车我也坐过,董事长我也睡过,你们有吗?”

……

3

汽车穿越一群群疯狂庆祝帝国取胜的日本民众,在一个不起眼的居酒屋门口停下,野田太郎看着身边的千叶惠理香,道:“当年我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就经常到这里来喝酒的,今天再来看看。”

野田太郎下车打开另一侧的车门,挽着佳人走了进去。

里面地方不大,挤满庆贺的、买醉的、发呆的男男女女。野田太郎找个空位坐下,点了一瓶日本盛、一瓶月桂冠,对千叶惠理香道:“月桂冠是女子喝的酒,来,喝一杯。”言毕给她倒了一杯。又打开日本盛,给自己满了一杯:”喝!”

千叶惠理香面无表情地接过顶头上司给自己斟的清酒,端起来一饮而尽。

“爽快,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子,再喝。”

几杯清酒下肚,在三味线叮叮咚咚的乐曲中,野田太郎渐入幻境,又回到了当年自己郁郁不得志时在此买醉的场面。

4

野田太郎把最后一杯清酒喝干,再倒,酒瓶已经空了,摇摇,还是空的。摸摸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

------------------

樱花啊,樱花啊,

暮春三月晴空里,

万里无云多明净;

花朵烂漫似云霞,

花香四溢满天涯。

快来呀,快来呀,

同去看樱花!

-------------------

不知是谁,将这首优美的日本民歌《樱花》演绎得颓废哀伤。野田太郎转过头,看见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个女子,长发凌乱地遮住半张脸,只是那一对娇艳红唇特别惹眼,在昏暗的酒吧里张扬着妖异的光泽。

不过野田太郎更在意的是她手中的那瓶清酒,看那女子的样子,这瓶酒她是喝不完了。

“小姐,一个人喝酒多没有意思,一块喝,我帮你喝。”野田太郎借着酒劲,摇晃到女子身边,也不管别人是否愿意,抓起她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

女子停止唱歌,拂开遮住视线的长发:“我见过你,经常在这喝酒,今天怎么了,没喝好?”

野田太郎也不答话,仰头灌了一口。

女子挥挥手,又叫来了一瓶。

“对不起,我没有钱了,这瓶酒……”

男人没有钱不算什么,只要有志气。这酒我付,喝。”

野田太郎停下杯,呆呆看着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当自己自暴自弃时,这是第一个鼓励自己的人,第一个没有用像看狗一样的眼神看自己的人。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福原春彩。”

5

野田太郎伸过手,扳过她的脸,忘情的吻过去,吻过去……

渐渐地野田太郎感觉双唇发凉,宛如碰到一块千年寒玉,他睁开眼,看见了千叶惠理香呆滞的脸。

野田太郎回过神,定定地看着千叶惠理香,蓦地发现,她是如此眼熟,和一个人很是神似。

原以为是这个女孩子性感、冷漠、与众不同吸引了自己,难道就是因为她长得像福原春彩?现今自己阅女无数,公司里每一个女职员招手即来,难道自己心中爱的还是福原春彩?

6

樱花啊,樱花啊,

暮春三月晴空里,

万里无云多明净;

花朵烂漫似云霞,

……

有歌声断断续续地响起,是谁又在这里,将这首歌演绎的哀怨凄凉?野田太郎心中一惊,循声望去。

一个女子模糊在角落了,一杯杯喝着清酒,一句句哼着歌。

野田太郎放开手中的千叶惠理香,走向那个角落,挨着女子坐下。用手拂开她凌乱的秀发,露出一张惨白的脸,和一双泛白的嘴唇。

“福原春彩?”

福原春彩用没有焦点的眼睛看了野田太郎一眼:“你终于来了?知道吗,我想你想的好苦,每天都在想你,可是你不要我……为什么?为什么……”

野田太郎心中一痛,将福原春彩紧紧揽在怀里:“没事了,以后我天天陪着你,照顾你。”

“你要天天陪着我?”

“是。”

“你说的是真的吗?”福原春彩还在喃喃问着,泪水将野田太郎的衣服打湿一片。

“是真的,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了。”

“那你说你爱我,华强,你说你爱我!”

华强?

华强!

你爱的是华强!!!

野田太郎怒不可遏,狠狠给了福原春彩一巴掌:“看看我是谁!”

7

福原春彩还没清醒过来,野田太郎倒是挨了几拳。不知何处来了几个男人,抓住野田太郎就是一顿痛打。

“你们是谁,为什么打我?”

“打的就是你。”

福原春彩清醒了,惊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一个男人走过来,问福原春彩:“怎么样小姐,还打吗?”

看着野田太郎一脸可怜相,福原春彩忙说:“不用了。”

男子又踢了野田太郎一脚:“妈的以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滚!”

野田太郎爬了起来,拉着千叶惠理香狼狈而逃,边跑边叫道:“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野田株式会社的董事长,你们会后悔的!”

“什么狗屁董事长。”男子啐了一口,又有点讨好似的问福原春彩,“怎么样小姐,你满意吧?”

“你们是、是谁?”福原春彩有结巴地问。

“找你有个重要的事情,这里不方便谈,我们换个地方。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这是我的工作证,你看看。”

8

福原春彩被带到一间封闭极好的房间里。其他男子在门外把住,只留一个人招呼福原春彩。

“我们考察你有一段时间了,发现你是最佳人选。”

“到底是什么事?” 福原春彩好奇地问。

男子详细地将情况向福原春彩介绍一番。

“什么日记这么重要?”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日记。”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大扎钱,“但只要你能将它毁掉,这些就是你的了。”

福原春彩:“我要是不感兴趣呢?”

“不好意思,这是帝国的机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如果不干,就走不出这个房门了。”男子眼睛一转,又说道,“你不是想见到华强吗?现在中日之间开战,互相通航停止,你想见到他很难了。不过,只要你答应下来,我们安排你转道日军占领的朝鲜进入中国,你又可以见到他了。金丽贤现在已死,说不定你还有机会……”

福原春彩想了一会,点点头。

男子递过来一个很精致的像头花一样的玩意:“这是间谍用卫星电话,以后就用这个和我联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