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明 正文 第六章 大儒

peter_niu 收藏 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size][/URL]   接下来的几天,林皓然都是在书房度过的,原本耐不住寂寞的他,无奈乡试时间临近,只能将自己关在书房内。街面上关于此次楹联诗会的传言,自然也没有传到他的耳中。   “公子,外面有人找你。”正在埋头苦读的林皓然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公子”随着一声娇滴滴的呼唤,灵儿的身影从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1.html


接下来的几天,林皓然都是在书房度过的,原本耐不住寂寞的他,无奈乡试时间临近,只能将自己关在书房内。街面上关于此次楹联诗会的传言,自然也没有传到他的耳中。

“公子,外面有人找你。”正在埋头苦读的林皓然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公子”随着一声娇滴滴的呼唤,灵儿的身影从门外闪了进来。这时的林皓然才愕然的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小嘴微撅,面含责备的灵儿依然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呃,呵呵,什么事情?能让我们的灵儿这么恼怒?”林皓然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将灵儿当做丫鬟来看,只是当她是个小丫头。也难怪在前世十四、五岁还在上中学呢,正是花季的年龄。也因为近段时间林皓然对灵儿的溺爱,才有了灵儿敢在他的面前发发小脾气,当然只限于小脾气,她毕竟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太过格的还是没胆量。

“公子,你自从楹联诗会回来,都已经五天没有出过这个书房的门了,今天这都午时已过,你都还没有吃饭哪。”灵儿撅着小嘴抱怨到。

林皓然看着眼前的灵儿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在教训自己不禁微微一乐:“哦,呵呵,我到是忘记吃饭了,这说明公子我刻苦用功啊,哈哈。”

灵儿见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眼中立时银光闪闪,口中说道“哼,还说呢,要是要老夫人知道了,指不定怎么罚灵儿呢。”

林皓然见她又搬出来老夫人来压自己,况且这小丫头眼泪也确实太强悍了,说来就来,这几天为了让林皓然吃饭都喷发了好几回了,每次都是林皓然败下阵来。见她又有这个趋势林皓然只得说道:“呵呵,好好好,以后就听灵儿的行了吧。”

听到林皓然答应自己,小丫头眼中的银光终于慢慢的收回去了。而后,一声惊呼传来:“哎呀,灵儿忘了,刚才门外有人来说是要公子今日务必到他们府上。”

“哦,是谁的府上说了吗?”林皓然有点纳闷,自己初来南京,好像认识的没有几个。

“没有,不过来人留下了名帖。”说完将手中装裱精美的名帖递给林皓然。

林皓然疑惑的看了一眼名帖接了过来,打开看了一下心中莫名的激动起来。原来不是别人,竟然是几天前在诗会上被自己硬认的便宜师傅温体仁。

自己这几天还在寻思怎么能攀上这颗大树呢,现在机会自己找上门来了。


温体仁在南京的宅院位于居民区的一个小巷中,矮门、宽院、陈旧的木质平房收拾得非常干净,能看得出这位当朝的权臣生活得很是清贫。林皓然心中暗暗奇怪,记得史书上记载温体仁“为人外曲谨而内奸诈,同僚都敬而远之。”想象中这样的人应该是个贪官,看来自己是一厢情愿了。

林皓然在门房递过温体仁的名刺后,在院门空等着。不一会门人小跑着过来把林皓然让进了正房堂厅中。


时间不长,温体仁连同一位年近五十,相貌清瘦,唇留三绺长须,神态儒雅、面色和蔼的褐衣文士走了进来。

在林皓然打量来人的同时,对方也在观察他。林皓然见两人过来,连忙上前见礼:“学生林皓然见过温大人,这几日原本想过来答谢大人,但唯恐冒昧,故未曾前来。请温大人见谅。”

褐衣文士把林皓然上下仔细看了一番,悠然道:“林公子果然一表人才、气宇非凡,难怪长卿对你赞不绝口。” 褐衣文士将身子一蹲坐在椅子上,脸带微笑,沉稳而儒雅,颇有长者风度,让人不禁产生孺慕之情。

温体仁笑着接口道:“皓然,这是刘宗周刘大人。”

林皓然登时一愣,不禁又打量了几眼眼前的老人。感情这位就是后世因杭州失守,自己绝食二十多天而死,被当时的清朝后来追为忠介谥号的刘宗周,字起东,号念台。林皓然不禁肃然起敬,林皓然脸上挂着从容的微笑,拱手一礼,然后恭敬地说道:“原来是念台先生,晚生见过念台先生。”林皓然言谈举止不亢不卑,举止从容,让人心折。

刘宗周手扶捻须额首笑道:“呵呵,林公子不必拘礼,老朽也是听了坊间流传林公子在楹联诗会上的过人才情,打听到原来是长卿的学生,这才生了想晤一面的心思。”

到现在林皓然才知道原来这几天自己竟然这么出名了,连这个当世大儒都知道自己了。心中虽然有些得意,不过并不敢在这两位面前放肆,当下躬身道:“晚生愧不敢当,让两位大人见笑了。”

温体仁也是和蔼的看着林皓然,轻抿了一口手中的茶说道:“皓然,你也不必过谦,当日的几副对联现在可传的到处都是,呵呵。”

“嗯,林公子如此自谦,倒也不失为当学子的本分。”刘宗周顿了一下,而后盯着林皓然良久:“老朽这里也有一联,奈何思虑很久未曾觅得下联,林公子可有兴趣?”

林皓然顿时头大,心中暗暗叫苦‘虽然有后世的很多名联剽窃,但毕竟记忆有限。不过连眼前这个当世大儒都思虑很久没有对上来,自己对不上来也是应该的吧?’想到这,林皓然微微一笑对着刘总周拱手道:“请念台先生咏来,晚生冒昧一试。”

“呵呵,好,你听好了,我这上联是:取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五丈原明灯四十九盏,一心只为酬三愿。”刘老头说完看着林皓然抚须不语。

林皓然听完心中大乐,这个对联他知道,说的是三国诸葛亮的事。后世时曾经因为这幅对联里面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这几个数字,感到有趣故而能够记得。他手端茶盏故作思索,而后抬头看向刘老头谦声道:“晚生不才,勉强对来,请先生指正。我这下联是:平西蜀,定南蛮,东和北拒,中军帐变卦土木金爻,水面偏能用火攻。”

刘老头上联给的是十数字,林皓然下联对的是五行加五方位,说的都是三国的事情,整个对联看来浑似天成。温体仁和刘老头听到后竟然齐齐的高声道:“妙!”

而后两人相视一眼,不禁哈哈大笑:“哈哈哈,林公子的才情,老朽算是领教了。老朽恭喜长卿了,收的如此佳徒!”

温体仁被留宗周夸得嘴列个不停:“呵呵,刘大人抬爱,还望刘大人以后多多指点皓然才是。”

林皓然也被两人给夸得面上微红,心想如果他们知道自己是剽窃来,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

两人在相互寒暄的时候,刘宗周突然开口对着林皓然问道:“圣人云: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 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林公子何解?”

林皓然被这一段文言文给弄的糊涂了,看来今天过来是来模拟考试来了。刚答了一个对联,这又来考究自己的古文功底了。

这段时间林皓然一直在家苦背古文,他知道这句话出自《中庸》。原本自己也曾思考过,记得后世有位伟人曾给这句话这样解释:‘一个人独立工作、无人监督时,有做各种坏事的可能。而做不做坏事,能否做到“慎独”, 以及坚持“慎独”所能达到的程度,是衡量人们是否坚持自我修身以及在修身中取得成绩大小的重要标尺。’

不过他知道明代中叶以来,程朱理学仍占统治地位,但因其日益僵化而遭学者厌弃,故在知识界真正盛行的乃是心学。其时具有影响力的心学思潮,包含着陈(白沙)、湛(若水)之学和阳明学两大体系,而刘宗周与之均有密切关联。

在这样的人面前班门弄斧,自己不是自讨没趣吗?可又不能不答,自己究竟该怎么办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