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日子 正文 178谁对谁错

jdw0001 收藏 9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996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你姥姥!”他猛的跳了起来,一脚踹在女人的肚子上,女人像断线的风筝一样的飞了出去,,,

就在他过去抓起女人的时候,突然听到弟弟的声音

“你放了她!”弟弟向他命令着

他一转身,看到弟弟正胁挚着自己的母亲,也是弟弟的母亲,弟弟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对准了母亲的喉咙,他万万没想到这就是他的弟弟呀,是他曾经所有的希望,现在他居然用自己的亲生母亲来威胁自己。

他放下了女人,朝弟弟走去,

“你不要再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弟弟用刀比划着。

他还是向前走,他不相信他的弟弟会是这样的。

弟弟的刀真的向母亲的喉咙扎下去,他不能容忍任何人伤害他的母亲,即使是亲弟弟也不行,眼前的人不再是他的弟弟,而是变成了战场上的敌人,敌人要伤害自己的母亲,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他一把抓住了弟弟的手腕,即使是退伍几年了,这些曾经印在骨子里的东西还是不会忘记的,他一手握住弟弟拿刀的手,一手卡住弟弟的肘部猛的往前一推,刀朝着弟弟的脖子划了过去。


一道鲜血飞溅出去,弟弟的喉咙被划开了。。他松开了手,看着弟弟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自己,弟弟用手堵住喉咙的口子拼命的大口的呼吸着,想要保住自己的命,他一动不动的看着弟弟在死亡线上挣扎,弟弟的瞳孔开始慢慢的变大,身体也慢慢的不动了。。。

“没有人可以欺负我的母亲,即使你是我的亲弟弟也不行!”他对着弟弟的尸体说了一句,

弟弟死了一边的女人吓的一动不动,死死的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会发出一点的声音!

他轻轻的扶起母亲,却发现母亲已经咽气了。。。

“你杀了我的母亲!”他对女人说

女人这时已经快疯了,虽然她平时很嚣张但却从来没见过杀人的。

“所以你也得死!”他很平静的说。

“我不敢了。。”女人终于说话了。。。但已经晚了。

“其实你早该知道自己的会有今天!”他边说边把手伸向了女人的脖子,

女人拼命的撕打他,他一点也没动,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女人已经看到死神在向他招手。。。

“如果有来世希望你做一个好女人!”他说完后手上猛的一用力,把女人的脖子给捏断了。

他背起了母亲离开了这个地方,两天后他把母亲安葬完以后就到公安局自首了。最后他因故意杀人,被判了死刑。


他的故事讲完了我们所有的人都有些茫然了,其实这件事如要放在我的身上我都不知道我会怎么做才对,我们这些人把父母看的比什么都重,当兵的几年里欠的最多的就是我们的父母,圣人还说父母在不远游,我们的领导也说过,一个不孝顺父母的兵不是一个合格的兵,因为一个人如果连他父母都不孝顺你又怎么能指望他给你保定卫国呢?

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我们不允许自己的父母受到一丝的侮辱,无论是谁如果敢欺负我们的父母我们都会跟他拼命的,亲弟弟也不行。

也许换了是我,我也会和他一样的做法,我们的思维方式都是接近的。

“你知道今天为什么让我们来送你们吗?!”我问他

他指了指最边上一间监狱里一个朋约五十来岁的男人说“肯定是为他呗?!”

“他是?。。。”我们谁都不知道这个中年男人是谁。。。

“操!你们连咱们这儿最有名的六爷都不知道?!”

“六爷?!”这他妈算什么辈儿呀。。。

“不知道。。”

“也难怪你们不知道你们一天到晚的在营房里不出来,当然不知道社会上的事了,那边那位就是咱市里道上的龙头。”

他这么一说我们就是再傻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呀,何况我们这代人还是看着古惑仔长大的能不懂什么是扛把子吗?

我们不由多看了几眼这位曾经在我们心里很牛逼的老大。。。

他也没比我们多长个鼻子或多长个眼的,人也不是很强壮,只是虽然说是落了难了,却还是很整齐,虽说大限快到了,但仍是很平静,看来混黑社会也得是智慧型人才呀。

“让你们来送我们,就是怕事后有人会报复警察,你们就不同了,没人敢到营房闹事,复员后你们就回老家了,没人知道你们的底细。”

“**!原来是为这个呀!”“我说怎么让我们来了干这事呢!”

大家都有点明白了为什么让我们来了呀,说白了我们就是他妈的冤大头。

“都吵吵什么呀,准备干活!”队长从外面吼着就进来了。

“再检查一遍枪支!子弹上膛关闭保险!”

我们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手里的枪支。。。

“押犯人登车!”

有警察进来打开了监狱的门,我们押着犯人往外走。。。

说实在话这几个哥们还都挺男人的,没因为自己要死了就腿软,当然不排除里面有跟着装B的,有的明显能看到脸上的肌肉有些抽搐。。毕竟是要去死了而不是去当神仙呀。

我们到了监狱门口发现,不光是我们那几辆车,还来了几辆车都是军车,车牌号也被挡上了。每辆车上都站着挎枪的弟兄。

车辆开始编队,打头的是一辆挂着警灯的警车,第二辆车就是军车,一挺班用轻机枪架在车顶上,十几个兄弟并排站在车厢内,八一式步枪挂在胸前,第三辆车才是真正的囚车,其实也就是军车,只是没有机枪了,我们把要“走”的人押上车,有两个兄弟把守着,其他的兄弟都是侧身站在车厢两侧,后面的车都是依次的。。最后一辆车跟最前一辆的一样,也是一车当兵的,还有一挺机枪。

汽车发动了,我们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我们的任务就是押送犯人。

汽车在一个广场前停了下来,我还真不知道这个广场叫什么,因为那时候对市里并不熟。

那里早就有很多的人还有好像是法院的吧,汽车一辆辆的列好了队,队长向我们打了一个手势要我们加强警戒,其实早就有人警察在警戒了,不过我们还是没有放松,我们不能出错。

人越来越多,上面的那个法官还在叽叽歪歪的读那些没用的罪行。妈的,人都死了还在乎个屁呀!形式主义。。。

我把眼睛睁的有史以来最大的盯着人群生怕里面出来个很有正义感的人民群众把我们的任务目标给干掉了。

人就不能寻思,越寻思越出事,而且都是怕的事,我正寻思呢事就来了,一个青年壮汉,从腰里拿出一根棍子冲到车边上,就要打我保护的那位把自己亲弟弟给干掉的前辈,**!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我心想

那家伙边打还边嚷“你个狗日的,你敢杀我妹妹,我要你偿命!”奶奶的有个那么不是东西的妹妹,这当哥的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就在他的棍子快要落下来的时候,我拿枪一下把棍子给搁住了。。

“你个傻B当兵的!找死呀!”他到冲我来火了!“他杀了我妹妹!我要打死他!”

“我不管他杀了谁,我们的任务是安全的保护他到刑场,这中间我们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

我冷冷的对他说

“你他妈的有毛病吧!”他骂上我了

你他姥姥的,我把枪口对准了他!

“下去!”

他愣了一下,然后下去了他就开始大喊,当兵的护着杀人犯,什么乱七八糟的,还真有那缺心眼的信他的,于是就用人也想往车上爬!

所有的兄弟立马拉动枪栓把枪口对准了外面,原来汹涌的人群立马平静了,这就是咱的国人呀,要是群体欺负一个弱者那都厉害的不行不行的,但一旦发现欺负的是个硬茬,那么就没人敢上了。。。

警察及时的过来把闹事的那孙子给拖出去了。。。再闹说不准我们真干掉他,反正我们的任务是保护这几个人,谁也不能影响我们的任务!

狗日的法官总算念完了。。

汽车再次发动。。。我们开始了绕城市一周的旅行,这样的旅行可不轻松,我们随时都高度警惕着。。。

车辆所要到达的路口都提前戒严了。。我们更多警惕的是人群,我们还好点,主要是我们押送的这位前辈民愤不大,但押送六爷的那帮弟兄就有点点倒霉了,可能这位“六爷”平时好事没怎么做,坏事做的不老少的,所以恨他的人也就多了,他‘在位’的时候没人敢惹他,现在他老人家“虎落平阳了”我们伟大的人民就腰杆“站直了”,你还别说除了给他准备菜叶的,还真有人舍得花钱买鸡蛋来给“六爷”洗澡,只是我们伟大的人民群众这手上的工夫实在是不怎么太好,扔东西都扔不准,所以呀不少的“鸡蛋弹”就光荣的牺牲在我们那些兄弟身上了。。。。说实在的那些鸡蛋真像柴鸡蛋,因为那蛋黄真的很黄。。

要说还是我们那些兄弟给我们长脸,虽然不时有鸡蛋打在他们身上脸上,但他们就是纹丝不动,什么叫纪律呀,这就是纪律,就算是脸上挂着鸡蛋他们都不带擦一下的,两只眼始终是盯着下面的人群,怕出什么事。。。

这样的旅行持续了一段时间也就好了,我想原因是没人出钱买鸡蛋了,现在的鸡蛋又不便宜,所以也就没人扔了。。

除了那点小插曲我们一路上还是很平稳的。当然这只是我这样理解的。

到了刑场以后那里还是有很多人,警察给我们提前拉出一条路来。等我们的车停稳以后,那个法官又开始叽歪了。。。

我只听到他的说的那句执行枪决,这说明我们的任务快要完成了。。

我们把自己押的犯人都给从车上押下去,你别说这哥几个还真够爷们,还都没腿软,我们刚把那前辈押下车,边上的几个人就挤了过来,这几个哥们都穿着没有军衔的军装,有一个哥们手里还端着一个碗“兄弟,哥几个给你送行来了!”那哥们把碗给递了过来,那位前辈看了看我,我没表示反对,要死的人了,何况还是我的前辈呢,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前辈伸手端过碗一仰脖子一碗酒就没了,也够难为这前辈这时还能笑出来,他笑笑对那几个哥们说,兄弟先走一步了,你们保重!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