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雇佣兵 正文 第5节 中东也有奈何桥

安分的小男人 收藏 8 1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URL] 战争似乎就意味着血和铁——昆体良   美军在1993年摩加迪沙的行动(电影《黑鹰坠落》原型)结束后,陆续对军用悍马车的装甲进行增强;进入伊拉克后又因为车顶机枪手多次被狙掉,美国军方又在车顶增加了防护甲板。虽然它的安全系数越来越高,但是还是很难挡住RPG和路边炸弹的威胁。我坐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

战争似乎就意味着血和铁——昆体良

美军在1993年摩加迪沙的行动(电影《黑鹰坠落》原型)结束后,陆续对军用悍马车的装甲进行增强;进入伊拉克后又因为车顶机枪手多次被狙掉,美国军方又在车顶增加了防护甲板。虽然它的安全系数越来越高,但是还是很难挡住RPG和路边炸弹的威胁。我坐在第一辆悍马的副驾驶上还是非常不放心,斯特瑞克这样的主流装甲运兵车在伊拉克都不能完全自保,更不用说我们这样的小吉普车队。

车队在巴格达街头游逛了大约2个多小时的样子,驶出了城市。中东的天气也许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少有的降水、多有的扬尘沙暴,美制武器在这样的地方很受挑战。在美国大兵进入巴格达之前,就有一架阿帕奇直升机被当地农民用AK47打下来,其实那不是7。62毫米步枪弹的威力太大,只能怪精密的美国机械吃进了太多的风沙。我搂着还未开过荤的HK416,不知道它能不能保护我的性命不提前结束,心想如果用的不顺手也许考虑换把国产的56冲。下午的风沙似乎是越来越大,车队的行进速度也是越来越慢,我几乎不能看到100米外的路,甚至不敢确定方向。

“嘿,伙计,紧张了?”,琼斯从后座递来一根烟后笑道,“你没遇到过这样的沙暴天气吗”。我苦笑着回答,“有那么一些,你一点儿都不紧张吗”。

琼斯笑了笑说,“这没什么,我随101师来伊拉克的时候见多了这样的天气,所以没什么感觉,你们中国没有这样的天气吗”。

我说,“在我老家杭州是没有这样的天气,我们国家的西北部地区倒是常见”,因为不想被这样的天气影响心情,我又换了话题,“你们美国人买悍马的家庭多吗?”。 琼斯笑道,“普通家庭谁会买这玩意,耗油大的离谱,像我们坐的这个H1军版的每百公里要耗去30多升的汽油”。

“知道吗,H2和H3在我们国内卖得特别好,可以说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一辆最普通便宜的H3在国内也要花去80多万人民币,这个数目够我在市区里买2套房子了”,我叹了一口气说。

“宋,知道吗,我有一朋友1年前是在82空降师服役,他死在了这里的一辆悍马车上,他当时从车顶探出脑袋透气,还没过半分钟就被狙击手打死”,琼斯呆望着车外扬起的沙尘有些伤心地说,“我对悍马车有股恐惧感,不想死在悍马车里”。

我拍拍他脑袋上的头盔安慰道,“没事,我们都会会好好的活下来的”。

车队继续前进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样子后,窗外吹过的风开始小起来,能见度也越来越高,我的心情也开始趋于平静,可路边冒着青烟的废旧轮胎和汽车残骸还是让我的手心开始出汗。幸好离目的地越来越近,我的心跳也不如出城时的慌张。

就在我低下身子检查腿带的时候,“噗”的一声,我面前的车窗玻璃突然出现了一个小洞,不少玻璃碎片也随即钻进了我的脖子,我低头的瞬间也似乎听到了SVD狙击步枪的射击声。“狙击手!”,琼斯摘下手中M14的瞄准镜盖子,举枪朝窗外看着,两三秒后又急忙叫着,“12点方向!伙计们,下车警戒!”。我拎着卡冰枪下车在车门后弯腰寻找着目标,见我们遇到了情况,紧随我们身后的悍马车也紧跟着停车,队友们纷纷跳下车警戒。伊拉克境内的用来打冷枪最多的武器就是SVD和加了瞄准镜的AK,虽然大多狙击手的枪法糟糕,但谁也不愿意当狙击手练枪的活靶子。琼斯是来过伊拉克的前美军,有实战经验的他在出任务前就是临时队长,所以我们在警戒的同时也等着他发号施令。那声枪响过后,我们的周围陷进了安静,连队友们的呼吸都变得低沉。

“铛”,又一发子弹打中了第三辆悍马的车门,几点火星也跟着迸了出来。“狙击手1在1点方向,大约200米”,有人报告了位置,琼斯手里的M14也跟着慢慢移动着枪口。又是几秒的安静后,琼斯也“啪”的一声开了枪。我紧张地问:“伙计,打中了没有”。琼斯保持着瞄准姿势回答,“命中目标,但我不能确认是否击毙,宋,你找个伙计去看看,我们在后面提供火力掩护”。

听到“长官”的安排后,我向后低声喊着,“汤米,我们两个去看看,注意姿势”。

“明白”,身高不到的175公分的白人小子弯腰走到了我的身后。汤米的老家在休斯顿,因为姚明在火箭队打球的原因,我很愿意和这个家伙一起交流,他也是因为收到过太多的投诉而被开除了警队,脾气糟糕却为人真诚。

我们两个弯腰慢慢朝1点钟的方向走着,手指紧紧地扣在了扳机上,生怕会有伊拉克人会从地面冒出来一样。风已经停了,太阳也不如中午的时候热,我眉头上渗出的汗水却越来越多,我瞥了一眼汤米:这个家伙原来也很紧张,双腿甚至有些发抖。在离车队大约250米处,我们两个发现一个已经瘫在沙土里的中年男子,看打扮应该是本地人,胳膊被琼斯打伤,慢慢流出的血已经把半个身子染成了红色,一把破旧的AK47还抓在手里。“汤米你警戒,我来检查”,我俯身把差点要了我小命的AK47挂在自己身上,翻过男子的身子,在他身上检查是否还有武器,在确认安全后我打量着这个人:嘴巴大口的张着,几里哇啦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和汤米确认周围没有其他敌人后,就一起把男人架到了车队边。简单的包扎后,我们将这个“意外收获”捆绑结实塞到了悍马车里,挤在两名队友中间看着。我感激地捶了琼斯几下说,“哥们,我欠你一次”,他不以为然地努嘴说,“回美国后送我一把1911就行”,我笑笑说,“没问题,10把都没问题”。

再次确定安全后,我们陆续登车继续前进。我扭头问,“琼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用M14,用M40不是更好吗?”“你什么,这把枪可是我父亲从越南战场上带回来的,再说了,M14这枪的性能其实不错”,琼斯给了我一个白眼后道。“我们逮住的这个家伙怎么处理?”,我问。“还是交给军方吧,他又不是扑克牌上通缉的官员,白送给军方对我们有好处,这个家伙也许把我们当成了美国大兵……”,琼斯轻松地说,“希望他只是我们今天遇到的唯一麻烦吧”。

一个小时的车程后,我们护送承包商到达了目的地,那白胖子似乎很满意我们的“服务”,搂着琼斯说了不少客气话,又另外每人给了100美元的“小费”。汤米也带着几个队友把被我们俘虏的男人交给了最近的美军巡逻车队,简单的交接后又返回了车队。两个多小时后,白胖子从会议室走出来上了悍马车,我们的车队也加速离开,继续护送他行驶在返回巴格达的路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