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雇佣兵 正文 第4节 巴格达城一日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

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老子

据黑人教官说,训练营曾经有人离开过,有个老家加拿大的家伙就组织了几个朋友单干,在2003年秋天组织了几个志同道合者去了伊拉克,在几乎没有情报的情况下开车上了巴格达街头,还没看够中东的沙尘暴就被路边炸弹崩掉一半。我没这些人的胆量,所以没想过转行做这个,当地抵抗组织的“牺牲”精神让我发虚,我可不想让自己死的时候身首分家。

第一次任务结束后,我领到了近5000美刀的现金,买装备武装自己就花去了一小半,剩下的都存了下来,想着攒钱回去买房娶妻生子。还没等我把钱存上,我们就等到了第二次生意,去给一个身材伊拉克的承包商提供安全保卫,简单收拾下行李后,我们一个20人的小队就乘飞机出发了,想着也许会在那片土地上也许会遇上中国人,我却笑了,也许是因为自己太久没见过中国人了。队友说给人作保镖的日子不像电影中的那么危险,除了路边炸弹也就是枪法不怎么样的伊拉克狙击手。

我没兴趣在闲下来的时间在巴格达街头闲逛,我可不想自己在街头成为别人的靶子。因为知道不少中国工人在伊拉克的,我和孙递雷中尉还是很有兴趣在美军巡逻的时间上街看看,想想因为远在美国训练营发烧的崔流,我们还是很希望一起在巴格达街头找找中国人的。来到伊拉克的第8天,因为承包商要在办公室里开会,我、孙递雷中尉两人和队友换了岗,背着卡宾枪就上了街,尾随美军巡逻车队在街上寻找着黄皮肤。

“哥们,你们俩是中国人吗”,我们两人在街头欣赏着千疮百孔的建筑的时候,一句北京味特浓男声传来。我们两人眼镜一亮回头看,三个中等身材的黄皮肤朝我们走了过来,凑过去后就聊起了天。边走边聊后得知,这三个人都是到巴格达参“干建筑”的,也许因为很久都没见过同胞的缘故,我们聊了有三四个小时,说着自己在国内时的生活。

没想到其中有个姓王的青年还是我杭州老乡,我两个聊起来的时候就差抱头痛哭的份了,“分手的感觉是酸的”——我很少用心感受过,却在和他们三人挥手告别的时候差点落下泪来,孙递雷中尉说我那是矫情,我没作回答,只是故作轻松地说自己被巴格达街头的风沙迷离了眼镜。回去的路上看着街头的嘈杂,觉得自己更加同情巡逻的美国大兵,真希望这些可怜的家伙,就在那个时候,美军已经有近1000人是躺在覆盖星条旗的棺材里回的老家。

看着围着我和孙递雷讨要糖果、推销盗版电影的伊拉克儿童,我几乎掏干净了兜里的美分,这些孩子也许把我们当成了驻伊美军。在闲散在街头伊拉克警察的目光瞥视下,我们两个慢悠悠地回到了承包商的办公室,和队友换岗后,我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巴格达街头的残垣断壁和燃烧的汽车轮胎让我体会到了太多的苦涩。

“宋,有烟没”,来自“赌城”退伍老兵琼斯走过来说,“你和孙递雷上街逛了?”我递烟给他点头。他吐了一个烟圈后说,“攻占巴格达的那天,我结束了在101师的服役,后来对自己说再也不想回来,可看在钱的面上我只能再回来”。我笑说,“你怎么没去街上逛逛?”琼斯瞪大了眼镜不屑地回答,“我不是中国人,我这里白皮肤的美国人在伊拉克还是很危险的,不想和曾经的战友一样在这里捐躯,再说了,我们这样身份的人挂了之后是没国旗可批的”。我呵呵笑了说,“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老部队的人了,一个排的人好像在执行什么搜查任务,你不去看看有没有你的老战友?”。

琼斯眼前一亮片刻后又沉默了,“我想有机会的话再说吧……你继续吧,我回去睡一觉”。他转身离开,背影却没了向我讨烟时的吊儿郎当劲儿。来到伊拉克的这些天,我们一直都没遇到什么危险,最大的麻烦就是从我们驻地快速行驶过的破旧卡车,虽然说是有惊无险,但这样的生活还是很枯燥单调,没有充足干净的用水,没有消遣的娱乐方式。如果没有200美元一天的现金给,我想自己一定坚持不下来,想着多待一天就有一天的钱赚,我还是乐呵呵地每天拎着枪当着保镖。只要能坚持20天就能稳赚4000美元,我未来的房款就足够买到一间厕所了……我真是个财迷。

当你在寻找某样东西的时候,它迟迟不来,当你不想遇见它的时候,它却会猛地冒出来给你一次惊喜。当我在巴格达吃过第14顿午饭后,我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14”是我的代号,也是国人用来简写“要死”一词的说法。饭后的一个小时,我们整个小队就被叫道一起开了个短会,临时小队长下午3点左右要护送承包商到100公司外的一个美军军营,好像是要参加什么重要会议。

我们必须一路打起12分的精神保护承包商的安全,“因为路上有遭遇冷枪甚至是小伙武装分子攻击的可能”,承包商的一个助理不放心地在会议结束前又急忙赶来叮嘱。我们小队的队友轮流休息了一个小时后,就开始检查枪械装备,想给对方留个好印象,以获取下次合作机会的可能。白白胖胖的承包商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我们的小队已经在悍马车队旁静候了,他似乎很满意的笑了笑就钻进了悍马车。3点整的时候,我们的6辆悍马组成的车队出发了,从巴格达街头朝城外驶去,我被安排坐在第一辆悍马车的副驾驶位置上……

车速时快时慢,不敢匀速行驶,主要是怕给抵抗组织的RPG当成靶子。我郁闷地搂枪歪在座位上盯着车窗外,按常理推断:我和司机“中头彩”是整个车队最高的,无论是子弹还是火箭弹,还是智慧的伊拉克人民制造的山寨路边炸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