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雇佣兵 正文 第3节 遭遇反恐个体户

安分的小男人 收藏 13 1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URL] 战争满足了,或曾经满足过人的好斗的本能,但它同时还满足了人对掠夺,破坏以及残酷的纪律和专制力的欲望——查 埃利奥特 “毕业”了,我感觉到了久违的轻松,整天在训练营无所事事,唯一的乐趣就是在训练场上看新成员们被教官们喝来训去,除了单调的例行体能、射击训练,就是在训练营内的外语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


战争满足了,或曾经满足过人的好斗的本能,但它同时还满足了人对掠夺,破坏以及残酷的纪律和专制力的欲望——查 埃利奥特

“毕业”了,我感觉到了久违的轻松,整天在训练营无所事事,唯一的乐趣就是在训练场上看新成员们被教官们喝来训去,除了单调的例行体能、射击训练,就是在训练营内的外语培训班学习一些法语、德语、西班牙语类的简单对话,生活越来越单调,对第一次实战的期待成了我每天晚上反复唠叨的话题。

一个月的时间过后,我们接到了第一笔定金:前往东非某国为一军火公司的运输车队提供运输保护,每人每天有300美元的收入,任务结束的时间结账。价钱还算不错,要知道美国特种兵每年也就是能拿到5万美元,我、孙、崔流三人对头一次任务还是很期待,虽然提前被告知危险性不算很大,我们还是很想着能够遇上一点儿麻烦以检验自己的战斗力。黑教官不仅仅是负责我们的训练,他还是这家训练营的股东之一,我用几枚清朝铜钱换来了我们三人的名字出现在名单,再通过黑教官定了三支刚上市的14。5英寸HK416后,我们一只15人的小队就乘飞机赶到了美国西部港口城市长滩。

12小时的休整后,我们登上了运送军火的货轮。我懒洋洋地躺在甲板上,望着水蓝色的天空和朵朵白云,水鸟的清脆的叫声在耳边飘着,心情久违的舒畅。孙递雷走过来和我并排躺下,递给我一根555后叹气说:“我很怀念在部队的日子,知道为什么吗”

我摸出打火机点着香烟后漫不经心地回道,“为什么”

他叹了一口气说,“在国内当兵最起码还能有机会回家,我们现在离家那么远,死了的话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玩笑道,“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你哪天挂倒在异国他乡,我会把你背回去的”。

孙递雷吐了一口唾沫后笑骂,“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说咱这第一次任务能顺利吗”。 我拍了拍手里的卡宾枪说,“我们赚的就是这个钱,不顺利又能怎么样”

孙递雷沉默了几分钟后起身离开,走到船边呆呆地望着海水。

在海上吃了几天的罐头和压缩饼干后,我们的货船顺利到达了非洲东岸一个小港口。看着肩扛AK47和RPG的黑人来回溜达后,我紧紧地搂住了手中的枪。也许是看到了我紧张的表情,发货方的小头头走进说,“放松点,这些持枪的黑人都是过来保护货物的”,我才放心地关了保险。如果说坐船在海上漂几天就能赚到数千美金,那这样的活也不好找,除了保护货物在海上的安全,我们还要护送这些军火从港口到制定地点的安全。搬运工人把军火从船上搬下来我才发现,我们一路护送的东西只是一批。50机枪、M249、M16类的军方淘汰货,这堆破烂大老远地从美国运到非洲,连个本钱几乎都不够,我想着,也许这是某些老板想在非洲承包什么工程,提前给当地的头头脑恼们送的礼物,又想到自己和这没关系,何必考虑这些。

那堆破烂被搬运工人收拾了七八个小时,并整理到了停放在港口的7辆卡车上。

按照合约,我们要护送这批二手军火到200多公里外的指定地点,并等到接收方签字画押接收后才能返回港口,稍作修养后才能返回美国。我们的小队每两三个搭乘一辆卡车,忍着酷暑和烈日向目的地进发。也不知道卡车司机说的哪国语言,我和同乘的崔流一路上听着那黑人兄弟的唠叨,还对我们指指点点,让我们两个中国人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见过中国的维和部队,或者中国医疗队给他治过病。车队走了6个多小时才到目的地,在路上也没怎么停,因为第一次出任务,我没敢放松警惕,尽量让自己的眼镜搜索每一片能看到的地方。

我们的小队刚下车就进入了戒备状态,并在几分钟后进入了防御状态——七八个带武器的人出现在距我们不到300米的地方,身边的黑人也摸起枪准备射击,就在我们瞄准的时候,那些人里有人拿出了星条旗晃了晃。看到美国国旗,我们的小队也开始有些放松,等着他们慢慢走过来。其中的一个白人过来和我们聊起了天,在确认双方都无恶意后,才算坐到一起抽起了烟。对方为首的白人自称叫apple(苹果),来自德克萨斯州个一个小城,从82空降师服役过6年,现在的身份是“赏金猎人”。

和我们这样的雇佣兵不同的是,这些人更喜欢自称“反恐个体户”,不少人是奔着有高额悬赏的被通缉恐怖分子而去,没有老板。苹果说他们出现在非洲是因为得到情报,一个毒枭跑到了这里藏身,我有些想不通毒枭这样有钱的主,为什么会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猫着。 半个来小时的寒暄后,我们握手告别,并客气地祝福对方,谁知道我们这样人的命运在明天又会怎么样?自己爱惜自己得了。又是几个小时的搬运,黑人搬运工和卡车陆续离开,留下了我们和军火守在一间大仓库里,除了境界的同伴,剩下的人开始在仓库里聊天、睡觉。我们的小队在仓库里憋了一个星期才等来了接收方,在这段难熬的时间,我们只是吓退了10来个在仓库附近鬼鬼祟祟的黑人,再也没遇到过其他什么麻烦,甚至没听过枪响。以至于回到美国后我会常常想起,第一次的任务连去炫耀的资格都没有。接收方派出了一辆卡车把我们送回了港口,我唠叨着这次当“镖师”无聊,抱怨着连子弹都没打出一发的经历,孙递雷却不以为然地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你这么早就想挨枪子啊”。

回到床上后,我没像其他队友一样在港口附近闲逛,只是把自己丢在甲板上晒着烈日,搂着孙递雷捎来的一大串香蕉嚼着。休整了12个小时后,我们的船在深夜就发动了,我望着渐渐远去的探照灯光扫来扫去的码头,心里出奇地平静。我摸着手里还没击发过的卡宾枪苦笑了,打开保险就端起来朝夜色中打连发,打完整整一弹夹子弹后回到了船舱钻进睡袋,开始了我返航时的第一个睡梦……


2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