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雇佣兵 正文 第1节 向五万美金进发

安分的小男人 收藏 14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size][/URL] 战争使多数人流血,却养肥了少数人——威 申斯通   2003年的夏天,我开始收拾书本和参考资料准备离开大学校园,在等待毕业的前一天,老同学王大炮把我拉进了一家小酒馆的包间里,几杯啤酒后认真的问我,“哥们,你想过以后的生活怎么过了没?”我端着酒杯不解地问,“你为什么这么问,这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6.html


战争使多数人流血,却养肥了少数人——威 申斯通

2003年的夏天,我开始收拾书本和参考资料准备离开大学校园,在等待毕业的前一天,老同学王大炮把我拉进了一家小酒馆的包间里,几杯啤酒后认真的问我,“哥们,你想过以后的生活怎么过了没?”我端着酒杯不解地问,“你为什么这么问,这不还没毕业吗?”王大炮点燃一根烟后说,“你真的想等着毕业,然后毕业后再找个工作混一辈子?”我笑了,因为觉得他的话好像藏着什么,随问,“还能怎么着,家里不就是图我有个好前程吗,怎么,你有发财的道路?”

王大炮猛地一拍桌子说道,“那是当然,有个赚美金的活你愿意吗?”觉得他在开玩笑,反问道,“有这样的好事你怎么不去?”他灌了一大口啤酒认真地说,“毕业后我就不找工作了,我爹身子有毛病,而且越来越厉害,我得照看我家的五金店,还得尽完孝道才能考虑这个事。我给你介绍个这个工作有些危险,不过你要是坚持一年,就能稳赚5万美金,你有没有兴趣?”

家庭经济状况不怎么样,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一年约合40万人民币的诱惑力对我来说,还是很大的。我端起杯子给王大炮敬了一杯酒后说,“一年既然能赚5万美金,都有什么危险,你给我说说吧,我对这个很有兴趣。”王大炮警惕地拉开包间门,确定没人后伸头过来说,“钱还赚,不过你要是干了就会有生命危险”。我打了个冷颤问,“你小子别跟我开玩笑,我没可闲工夫听你闲扯。”见我不相信,大炮又压低了声音说,“雇佣兵,你愿意不愿意,如果死在战场上,可没人给你收尸。”因为对这个行当的好奇,我继续问,“你先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吧,不过我还得需要时间考虑。”

王大炮见我有了聊下去的兴致,就开始给我解释,“如果你真的想去的话,你得偷渡去美国,那边会有人接应,然后找到这家保安公司,我给你说保安公司你也许不明白,这样的公司在国外很多都是靠雇佣兵赚钱的。到了这家公司后接收训练式的考核,如果你合格的才能留下,如果你顺利地留下了,基本上就能确保每年最少5万美金的收入了。”我又问,“当雇佣兵靠什么赚钱?”大炮拿筷子敲了下我的脑袋说,“你是笨呢,还是不知道呢,雇佣兵就是高级保安,替人家打仗、护送贵重物品、绑架什么的吧,我知道的也是很有限,说白了就是谁给钱就给谁卖命,明白了不?”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点点头轻声“喔”了一声闷了自己一口啤酒,脑子里乱乱的说,“你给我两天时间吧,我总得考虑考虑”,见我对这“工作”有了兴趣,大炮又端起酒杯和我碰杯说,“如果你想去的话就第一时间给我回话,这事也是我表哥老幺给我说的,我走不开只能告诉你了,毕竟这是一条命的事情,你还是认真考虑。”一顿饭吃的我的心情很是复杂,和大炮告别后我就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静静地想自己是否应该答应大炮。舍友见我像是有心事,过来问我是不是因为找工作发愁,我也只能含糊地回答找到了一份“辛苦”的工作而发愁。

我几乎是躺在宿舍一天没怎么出门,因为“5万美金”的巨大诱惑,我还是决定去美国试试,大不了赚点儿钱就回来。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找了个需要经常出差的工作,可能没多少时间回家,妈妈说,“年轻人就应该出去闯闯,有时间的回几趟家就行,不必牵挂家里的事情”,我心事重重的挂掉了电话后,又拨了大炮家五金店的电话对他说,“我考虑好了,约的时间和你表哥见个面吧……”在大炮家五金店的里,我们关紧了门窗开始研究。大炮的表哥开门见山地对我说,“既然你和大炮是好朋友,我也不瞒你什么,我其实是给一个朋友找个一起去美国的伴,明天我们一起去山东济南去见个面”。

接下来,老幺又跟我讲了许多关于雇佣兵的事情,反复强调了危险性后又不放心地说,“如果你现在反悔,还是来得及的”。我笑笑说,“哥,大炮跟我讲了不少了,我也在网上查了不少关于雇佣兵的东西,我不会反悔的”。老幺见我铁心要去,就说:“那好吧,我们明天一起去济南找我的那个朋友”,一起吃过饭后,我们就在火车站找了家宾馆住下,准备明天一早就济南找他的那个朋友。

来到济南后,我和老幺就打车去了他朋友的家——一个略显破旧的小区,这个“济南的朋友”就是因为伤人被开除单位的转业中尉孙递雷。孙递雷又高又壮,典型的山东大汉,他见我后也就直接说了自己的意图,“我被原单位开除半年多了,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不过我有路子去美国发财,不过我在走之前还想找个伴,现在总算是找到了”。

见他没遮遮掩掩,我也放心地问道,“我们怎么去美国?去美国的路上会有多少危险?”孙递雷说,“我们从福建上集装箱货轮,希望在海上不被逮到吧,到美国之前会有人在海上接应我们,就是这个简单却又复杂的过程”。在孙递雷的家中待了两天后,老幺请我们两个吃了顿简单的饯行饭,把我们送上了往福建方向的火车……

我也不知道孙递雷究竟认识多少朋友,我没什么钱,他却只用了2万人民币就让我们两个一起上了船,和一群偷渡客挤进了一个没有灯光的集装箱。我呼吸着集装箱里浑浊的空气,把头埋进了问自己,“你怎么会成了偷渡客?你不会像黑奴一样被来回倒手贩卖吧?”

我使劲捏了几下自己大腿,确定可以感受疼痛时确定了自己新生活的开始,确定了这不是一场梦,也不是游戏一般的去美国度假。我混混深沉的依着冰冷的集装箱内壁睡下,开始了为了每年能赚到5万美金的目标前进着。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