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十节迷雾

acomlf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URL]   “堂尊大人,堂尊大人。不好了不好了。”一个身着长衫带着小方帽的男人慌慌张张的向着象山县县衙内院跑了进来。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象山县县令陈梦则此时正在悠哉游哉的品着他花了高价买来的雨前龙井。一看到自己的管家居然象是死了老爷一样的德行,不由得一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堂尊大人,堂尊大人。不好了不好了。”一个身着长衫带着小方帽的男人慌慌张张的向着象山县县衙内院跑了进来。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象山县县令陈梦则此时正在悠哉游哉的品着他花了高价买来的雨前龙井。一看到自己的管家居然象是死了老爷一样的德行,不由得一怒。


“艾哟,火烧屁股了,堂尊大人还真沉得住气那!”管家还没有说话跟在管家后面快步走进来的县丞刘震也是少有了快步走了进来。一见到陈梦则那悠闲的样子就急了起来。


“何事惊慌,速速道来。”陈梦则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居然管家没有想到通报自己就让刘震走了进来。


“大人哪,那那,那许家被人给屠了。”管家显然被吓傻了。话都说不利索。


“什么?”别说管家了,现在就连眼前这个刚才还气定神悠的县令此时也是一跳三尺高:“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就是昨个晚上。整个山庄被付之一炬。大火现在还在烧着那。”刘震显然已经对事情有了一些了解。


“那还不派人去灭火。”陈梦则一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


“是是……”管家应声就要走。


“等等,回来。此事是何人干的。”陈梦则又坐了下来,用手托着脑袋。这才开始开动他的脑子。


“尚不清楚,只是知道是一伙强人。”刘震应道。


“可有活口。”陈梦则发觉自己已经开始有了条理了。


“还在找着那。”


“曹师爷呢?”陈梦则现在越来越清醒。脑子也越转越快。


“已经过去了。”


“一定要找到活口。”陈梦则突然抬起头,只见他的双眼里已经是精光外露了。


“是大人。”刘震作了个揖也准备走。


“去吧去吧……”陈梦则示意两人可以走了。两人走了之后陈梦则才开始不断的思考,越想越怕。这许家庄如同一个堡垒一般的坚苦。就是官军过去了没有个十几天的时间也是不可能打得下来的。但是现在居然被人一个晚上给屠了,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是不是又是倭寇来了。如果不是倭寇的话那更惨,自己治下出了这样大的一件事,那未来的官员考核就别想了。自除阶以来朝庭越来越重视这官员的考核。之前的高拱就非常重视这一点,而现在张居正主政,上面都说他会有大的举辍。难保不会有一大批的人丢了这头顶乌纱。而自己居然在这节骨眼上出了这样大的事儿。那还想保住这乌纱?


越想越怕于是陈梦则准备外出去取取经了,叫道:“来人。”


“大人?”一个小厮应道。


“备轿。”


……


“绿林好汉替天行道!”一个干瘦的老头捻着他的山羊胡子道。


“曹爷,您看这可如何是好啊?”一个身着华丽丝制长衣的矮胖子中年人跟在这个老头子的后面。


“你看此乃何人所为。”干瘦的老头干仿佛没有听到中年人的话一般自语道。


“这,这小人哪里懂这些啊。一切还望多多的仰仗曹爷了。”矮胖子一脸的委屈道。


“走吧,进去见识一下绿林好汉是如何杀害‘忠良’的。”老头脸上居然有点乐悠悠的调侃的味道。说着慢慢的越过了门口墙上的血书。向着差点被烧为白地的许家山庄走去。


“曹爷,您老人家可一定要为我许家做主啊。你看我一家被这些泥腿子破害成这样。当真是让人寒心。”


“若你家平时多行些善,又岂会有今日!”老头的一句话就把胖子给顶得直翻白眼。他们家里别说那些公子老爷的,就是平日里那些家丁哪个不是狐假虎威的,在周边作威作褔的。平日里街边调戏个小娘子什么的在别的地方已是罪大恶极了。在他许家那是天天必修之课。


一路走来四处是飞灰断木,满目都是被许家雇来修造的村民。一派激战之后的景象。老头却闲庭信步一样的漫步其中。一路慢慢的查看不知不觉走过了山庄的第二道墙,进到这里之后老头看到了地面上放着许多的尸体,门边还放着许多的兵器。老头也不打招呼直接走到了这些兵器面前。然后小心的拿起了一把断成的两半的倭刀仔细的察看着。一干众人都知道他这个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搅他,所以一个个都噤若寒蝉的。只见老头仔细的观察了这把倭刀之后又蹲了下来观察地上的兵器。好一会儿才开口关道。


“这些可都是你山庄当中家丁所使的家伙?”


“非也。我山庄家丁武器都是与我大明卫所一样之器物,哪有这样杂乱。”胖子想都没有想就回到。也不想想他家的武器与卫所一样那说明什么。


“嗯!”老头了点头,站了起来:“那这些便是那些蟊贼所使兵器咯?”


“许是吧。”胖子应道。


老头又向着大屋前面那些尸体处走去。


“曹爷!下人们一共在山庄里发现了一百零四具尸体。”下面的人聪明的没有等老头问起马上汇报着自己的工作。


“许二爷,你说你府上有多少人?”


“这,这小人哪里知道啊,四百或五百吧。”胖子面有难色的回着。


“唔,四百或五百。”老头略有惊讶的应了一声,但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他小心的揭开了一块遮在尸体的麻布。然后小心的上上下下的他细的看着这被烧为黑碳的尸体。一边的胖子恶心的转过了头去。完全忘记了这些人是为了他的家族而死。


老头不住的拨弄着,看完了一具之后又看另一具。一直连着看了八具才停了下来。然后在一个下人端过来的铜盆里洗了洗手。然后又一步三摇的慢慢走着。由于看着他没有说话众人也知道他可能在思考所都没有打搅他都跟在后面走着。突然老头却停了下来:“找几十个机灵的从各个通向海边的土路一路给我问过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队伍过去了的。还有那些个私人的码头,都要给我仔细的问清楚。若有人敢阻挠你等行事就说是老夫所言。”


“是。”下人应声而去。


“何故如此?”发完了命令的老头一边摇着头一边苦恼的在前面走着。显然他有许多地方想不明白明白。于是一行人沿着青石大道向着山庄里边继续的前进。一路之上四处可以看到墙上那些一个一个的小眼与石板上的血迹,胖子的大脑里仿佛出现了前天的晚上那激烈的生死相搏的情景。


……


两队黑影正在一条小石板路上快步的前进。他们一左一右的沿着小路边上的墙壁小心的前进。在右边之队的最后有一个胖胖的老头被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的架着跟在后面跑着。突然前面路的右边的一个大院的门口冲出一个身着家丁衣着的男人,而他的后面还跟着第二个第三个……。


两队人突然的停了下来。左边最后的一个黑衣人首先发难,他手中的狙击弩的箭支连眼睛都没有注意就已经飞到了第一个人身上了。


“啊!”那人发出一声惨叫,然后被弩箭的冲击力向后推了一把,倒了下去。后面的几个人来不及多想。他们刚刚出来,其实也并没有确定攻击谁。看到自己人被远处的弩手击倒于是他们就向着左边的敌人杀过去。但是就在第一个被击倒的时候第二个人也被一支短箭所击中。但他只是一个趔趄,依然向着这边冲了过来。然后是第二支,第三支。当他被第五支击中的时候终于支持不住倒在了地上。这几支箭有四支是左边射出的,有一支是右边射出的。然后第三人也很快的中了三箭。不过由于前面的两个人他得以冲到了离左边的一队人三丈的距离里。不过敢上他身上就又多了两支箭,然后也倒了下来。


第四个和第五个跟在他们后面,更快的跑向这些人。结果第四个身上马上扎了三支短箭和一支长箭,倒了下去。而第五个直接种到了左这那队人的一丈内。于是他跳起想用刀劈开对方。但是他的刀却被一面藤牌无情的挡住。然后他被另一个人一脚踢倒。而他刚才臂的黑衣人很快给了他一刀。结束了这个危险的生命。


交差火力的打击之下很快几个不了解情况的护院连人家的毛都没有摸到就见到佛祖,当然前提是他们真能见到。看到小院再没有人出来,右边那队人小心的打扫着战场。左的那队人推进到了小院的门口,确定里边再没人冲出来。然后为右边的那队警戒。


“安全。”随着右边的那队人一个个的确认那些人确已失去了战斗力之后。两队人才继续的前进。


“快快。跟上。别让那老小子掉队了。”章胞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一路上他都能够听到不断的有训练手雷炸开的声音。两个班的战士们不断的向着山庄第二道墙的方向快速的推进。他们走的是大道。在各个大院之间经过。不断的有着许家的家丁会一小队一小队的冒出来。又或者是被章胞给碰上了。由于他们都是刚刚才知道山庄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他们很多都不知道发生的什么事,敌人在哪里、有多少人等。所以各院里休息下来的家丁与供奉们许多都只是了出来想先了解一下情况。而并不是有明确的目的。而这些人哪里是受过相对专业的巷战训练的陆战队的对手。结果无一不是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全都去了西天极乐。当然前提是有西天极乐这个地方存在。


等两个班都赶到了二墙之后发现这里果然正在发生激战。对方的人数远远多于一排的数量。许家里的亲丁与供奉除去许德仁身边最多之外就是这里最多了。而这里这些人全都集中在墙后的两座大屋里。所以一时间全都冲了出来。结果刚刚攻上墙上的二排突然一下要面对后面的敌手,自然是阵脚大乱。被几个身手高强的供奉突然袭击之后伤了几个人才稳下阵脚,等他们结好阵之后面前已经有近一百家丁和供奉们起身了。由于上墙的石阶只有两条。所以二排不得不两边防御,并不断的利用手雷来杀伤这些功夫高强的人。否则这些人一起往上冲击的话那还真是难以应付。


等二排的两个班赶到之后这里的时候居面完全没有在一排的掌握之中。于是章胞当机立断。令手下结阵。然后他大声的对着那些还在进攻的家丁们叫道:“许德仁在此,耳等还不听令。”


……


“哈哈……”一众长老们乐了。好不容易回到岛上的章成也开笑道:“胞弟现在也是一方大将了,临战果然有急智。二公子没有看错人啊。”


“这,还是二公子事前多有所嘱,才在激战当中能够突然的想起。如若不然,那时杀得性起哪里还能够想起那些啊。”章胞红着脸倒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一下子被如此多的人夸奖倒让他有点不适应起来。骄傲与自豪让这个才二十多一点的半大小子飘飘然了。与众人客套了好一会儿之后也还明白他的战斗过程无一不在罗承续的估计范围之内。而且许多重点都被罗承结重复重复再重复的提醒过。加上罗承续力辞所有功劳,才会让他一时被众星捧月而出。所以感激的看了看罗承续。只见他还是那付气定神闲的样子。一付高深莫测的微笑着看着他。仿佛俯视着天下苍生一般。不由得又让章胞感到敬服。


顺着章胞的眼神老成的王耀袓突然发现了些什么。他突然开始迷惑起来,眼前的这个小孩子也实在太让他意外了。居然明白让出点小功劳就实现通过拉拢章胞间接的拉拢整个陆战队这支商会目前最强大的力量的目的。进一步的拱固了他在商会里的地位。真是让他感到惊讶,这还是一个几岁的小孩子吗。王耀袓突然有一种难受的感觉。


“也就章胞这小子才会这样容易的被他拉拢。”王耀袓小心的安慰着自己。但是突然他又在自己的想法里找到了些问题。章胞这个小子好控制,所以有没有一种可能当初的时候罗承续在建立商会的时候就因为明白了这一点而让他来建立陆战队的呢。这个假设连王耀祖自己都吓了一跳。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这小子也太可怕了吧。再联想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况王耀袓突然发现自己现在经常都只指挥着那些孤儿来干活了。原本自己的那些手下都因为在陆战队里天天操练已经越来越少与自己接触了。不但是自己,李俊、程得胜、周清云也都是这种情况。他知道那些孩子们天天都上罗承续的课,所以他们对于罗承续的忠诚只会一天天的水涨船高。而自己正在一天天的被架空。一个危机的感觉出现在他心头。在商会刚建立的时候这个孩子几乎不可能直接的指挥动任何的人,但是现在他不但可以利用他们这些长老们来指挥下面的孩子。甚至就是不用这些长老都能够指挥下面的人了,比如张达潮及他的运输队。王耀祖越想越怕。自己当初虽然是在周清云的强压之下才被迫让这个孩子来领导自己的。但是那个时候自己完全不放心这个孩子,准备随时一但他的命令不能利于商会就马上让手下还有另外几个长老的手下们一起发难。原本认为那时就连周清云也无法压住吧。结果自己当初听说这个孩子成立长老会的时候还认为他识得大体,知道自己的分量。但是他现在却觉得这个孩子当初成立长老会根本就是为了方便他指挥下面的人来作的。因为他那时无法直接指挥下面的人,所以自己一但工作上的失误,那可想而知他是不用为此负责任的。结果工作上的失误很的可能会影吃自己的威信。


王耀袓想着想着背后居然被汗湿了。再看着这个孩子他突然觉得有一种看不清的感觉。只希望一切都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而以。


“王大哥。王大哥?”王耀袓突然被人打断了自己的思路。转头一看是身边坐着的李俊。只见他关系的看着自己:“王大哥,可是身体有漾,为何满头大汗的。”


“没,没事。”王耀袓小声的回应道。继续听着章胞述说着他当天晚上的情景。


“那时啊,根本没有人听到我声音……”


……


“许德仁在此,耳等还不速速听令!”章胞一看居然没有几人注意到他这里的情况,所有人都是墙下与墙上的人激烈的搏斗着。怎么办,怎么办。章胞急了。四处都是火光,战斗、喊叫与兵器相交的声音,自己一个人的声音实在太小了。


“许德仁在此,耳等还不速速听令!”这时一个声音出现在他前面的一个藤牌手。那个家伙看到章胞叫了几句居然没几人注意到,也急了。


对了,章胞突然被他提醒:“大家跟在下一起叫。”


“许德仁在此,耳等还不速速听令!”


“许德仁在此,耳等还不速速听令!”


……


渐渐的墙头上的战斗开始停息了下来。大家都转过头来发现了眼前的这些陆战队员。他们都迷茫了。没有人领头的情况下他们不知道应当怎么办。自己的太老爷确实是被人架在中间,如果他死了,那么自己在这里的搏杀也就失去了一半的意义。许多人不知道在太老爷死了之后要效忠于哪个老爷。所以他们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所以他们不敢有所动作。产生一些他们无法估计的事情。


“叫他们把兵器都放下。”章胞在胖老头的耳边叫道。但是他没有想到那个胖子只是白了自己一眼并没有照着做。眼红之下的章胞怒起渐起。一把从一个连弩手的弩上拿过一支短箭扎在这个胖子的腿上。


“啊……!”如同杀猪一样的叫声让对面墙下的那些人有些骚动。


“快喊!”章胞咬牙切齿的说道。虽然明知道时间拖下去对自己的利,但是这个胖子还是吃不住痛妥协了。


“快,快放下武器。哎哟,痛死我了。还不快放下。”胖子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大叫了出来。但是还是声音不大。所以对面并不是所有人都听清楚了,所有只见对面有的人一脸迷惑的左盼右顾,有的人则是听到了不想执行。


章胞想起了罗承续来之前的话。


“当我等占有上风之时需谨记,你要帮助对手来做决定。其一定会犹豫,并且会不断的考虑得失。而此时我等万万不可让其过多考虑。要用尽一切办法使其做出决定。”


于是他再次的叫了起来:“还在想什么,没有听到你们当家的话吗?放下武器。你们想叛变吗。大家跟我一起喊‘放下武器’。”


“放下武器。”接近两个排几十人的声音从这些人前面后面山呼海啸一样的响起。巨大的重压之下这些家丁们越来越把持不住。


“当当当……”不知是谁扔下了手中的兵器。于是所有家丁们心里最后的防线崩溃。一时间响声四起。所有人都放下的手中的武器。


“全都跪下,双手抱头。”章胞立刻叫道。武器都扔了,这些人也都纷纷的老实了。其实武器依然在他们的脚下,只不过他们的内心已经放弃了反抗而以。二排的人马上一个个从墙头上开始绑人。一个个的用身上挂着的手拷将他们快速的拷了起来。最大的危机终于得以解决。在把这些人拷好了之后章胞将许德仁交给了二排,然后让他们在这里震着场面,并应付着下面二墙外面更多不知所以的家丁。然后又回头带着两个排一起一个大院一个大院的捉人。由于这些院里的家丁和供奉们都被干掉了。所以没有废太多的力气,但是许多院子里都大门紧毕,结果在没有火药的情况下陆战队只有通过绳索才得以进入院中。花去一个多时辰的时间而以。


当看到许家所有家长们与公子们都站在墙上的时候二墙外面的家丁们立时慌了。他们本就没有亲丁们对于许家那么忠诚。所以在章胞确定了他们不会有危险之后他们才全都放下了武器。而章胞乘许多的家丁都现在都没有搞清楚情况的时候,马上也派出了一个班的人把住了第一道墙的大门。结果很多家丁连为何会有人突然出现在内部都不清白就胡里胡图的做了俘虏,而他们这里居然没有任何的动静。而更多的家丁则是乘陆战队不注意躲了起来。并且在陆战队开始烧山庄的时候最终乘乱逃走了。不过大部分的二墙以外的家丁们则在陆战队的腰刀及连弩之下得不得参与了陆战队对于许家山庄的洗劫。最终在这个晚上陆战队在整个许家山庄里搬出了八十多箱银锭与珠宝,各地银票一大包,其他古玩字画无数。成功的达到了他们的目的。


然后罗承续又让陆战队的士兵们押着许家家丁们把所有战斗当中死去的家丁的尸体全都就近放到了二墙边的大屋与许德仁花去重金所建的小楼里。并把它们身上的所有箭支与在战斗当中散布到各地的箭支收集到了一起。再把自己之前带来的那些损坏的武器在扔在山庄四处。最后又让人在大门上留下“绿林好汉替天行道”的字样。然后才带着陆战队押着许家所有家丁与金银的大车离开。并一把火把山庄给差点烧成了白地。


最后罗承续还不忘让人一边走一边把他们留下的车轮印给打扫干净。完成了这次史无前例的大打劫。使得商会在很长的时间里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