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瞎子岛的今天、昨天与明天

skydan 收藏 0 165
导读: 不出意外,一半的黑瞎子岛将在今年9月回归中国。黑瞎子岛的潮落潮起见证了中俄边界的纷争起伏,也见证了中俄关系的变迁发展。“黑瞎子岛模式”将为21世纪的现代中国解决外交和领土争端提供一种新思路:即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最大限度地保护国家利益和领土完整,同时对目前已经造成的现实问题给予一定的承认。     黑瞎子岛的部分回归是中俄友好、和平解决领土纷争的一个成功案例,曾经困挠中俄多年的这一页历史,终于可以轻轻翻过了      鸡冠回归,三年勘界终圆满      黑瞎子岛何时回家,一直牵动着国人

不出意外,一半的黑瞎子岛将在今年9月回归中国。黑瞎子岛的潮落潮起见证了中俄边界的纷争起伏,也见证了中俄关系的变迁发展。“黑瞎子岛模式”将为21世纪的现代中国解决外交和领土争端提供一种新思路:即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最大限度地保护国家利益和领土完整,同时对目前已经造成的现实问题给予一定的承认。 黑瞎子岛的部分回归是中俄友好、和平解决领土纷争的一个成功案例,曾经困挠中俄多年的这一页历史,终于可以轻轻翻过了 鸡冠回归,三年勘界终圆满 黑瞎子岛何时回家,一直牵动着国人的神经,而这一次,它终于要归来了。 据俄新社报道,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远东联邦区地区边防局局长普托夫上将7月4日表示,“塔拉巴洛夫岛(银龙岛)和半个大乌苏里岛(黑瞎子岛)上的勘界工作已经完成,今年8月即可移交给中国。” 黑瞎子岛,这个中国“金鸡”版图中的“鸡冠”,再一次成为中俄民众关注的焦点。 中俄驻军一度“划江而治” 7月的黑瞎子岛,江风徐徐,江鸥在水上自在地翱翔。如果是晴天,在半夜三点左右,红日便从江面冉冉升起,这是全国最早见到太阳的地方。 黑瞎子岛,又称抚远三角洲,因常有黑熊出没被俗称为“黑瞎子岛”。由于地处中国最东端“金鸡”版图上鸡冠的位置,扼守着黑龙江—乌苏里江通航咽喉、并紧邻俄罗斯的哈巴罗夫斯克,因此该地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早在1984年8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xxx视察边境,在三江口亲笔为乌苏镇哨所题词:“英雄的东方第一哨”。1986年8月,黑龙江省政府、黑龙江省军区在哨所建立了纪念碑。 在边界争议未解决的年代,俄罗斯方面在黑瞎子岛上有驻军。新华社黑龙江分社记者邹大鹏曾在2006年和2007年数次到过抚远县,据他回忆,在抚远水道游行,黑瞎子岛近在咫尺。“从船上看去,平坦的黑瞎子岛长满树木和深草。而俄方的军舰停泊在两国江面边境主航道俄方一侧。军舰后方则建起了几座楼房,楼房是俄罗斯边防军的哨所。” 此外,黑瞎子岛附近是捕鱼的好地方,邹大鹏说,“这里有鲑鱼、鳌花等很多种鱼类,还是闻名中外的大马哈鱼之乡。” 移交准备工作正在进行 “半个黑瞎子岛将在8月回归中国”,这一消息传出后,当即引起海内外华人和舆论的广泛关注。 “边界问题不好处理,中国能够取得这些成果是值得为现政府感到骄傲的。”一位网友在新浪网留言,另一位网友的说法则颇有代表性,“至少是拿回来一部分,比满清和民国只会失地要强很多。” 而《台湾新生报》报道,现在中俄两国相关部门正紧锣密鼓地做着移交前的准备工作。该报透露,“移交工作不会在8月进行,因为此时正值北京举办奥运会之时。而黑瞎子岛的移交工作也是件政治大事,所以移交工作必将错开奥运会举办时间。” 该报进一步分析,“移交工作将在9月进行,现在国家发改委、商务部、黑龙江省与俄罗斯的相关部门正在进行磋商,以便在具体移交时间、移交程序以及双方驻军规模等问题上达成共识。” 陆地勘界耗时三年 当然,黑瞎子岛的回归之旅并非坦途。 “早在2004年时,中央就已经把大原则、大框架给敲定了,接下来的工作通过相关部门去落实就可以。但这也决不是简单轻松的任务。相关的勘界过程,包括总参、外交部在内的有关部门都参与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研究所所长陆南泉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2005年6月16日,在中俄互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批准书后第14天,一支由中俄两国组成的联合测图小组,在黑瞎子岛地区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野外联合测图作业。 根据中俄联合测图工作组达成的协议,中方负责抚远水道以南地区,俄方负责黑瞎子岛和黑龙江江岸以北地区,各自负责任务完成后,双方互相到对方的区域复检。 中国方面承担勘界任务的是沈阳军区某测绘大队,联合测图组中方小组组长于克光考虑到作业资料双方必须共有,而测量使用的照片却是1988年航拍的,时间久资料陈旧,地物地貌变化较大。为保证百分百准确,于克光要求对每一处都认真核对,不漏过一点细节。 2005年7月26日,中俄双方测图小组在哈巴洛夫斯克签署了会晤纪要,第一次为期一个月的野外联合测图结束。于克光在他7月29日的日记中记录了联合测绘的成果:“在这次一个月的联合测绘中,双方平均每天作业12个小时以上,先后3次登岛、4次会晤、6次过境、7次攀山、10次钻林,行程一万余公里,测绘面积50多平方公里。” 这些看似平常的数字背后,记录了勘界人员寸土寸金的严谨和酸甜苦辣的艰辛。 2007年11月,陆地按计划全部勘界完毕,并埋下界碑。接着,中俄双方一起到岛上察看验收之后,正式确认边界。 水上勘界近期已完成 目前,水上勘界也已经完成。当然,水上勘界工作同样也遇到了一些困难。陆南泉指出主要涉及的是技术问题。“由于水涨、水落等自然条件的偏差,对测量划分相关水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在为期近三年的中俄边境勘界工作完成后,今年四五月间,黑龙江省和佳木斯市(黑瞎子岛属其直接管辖)两级政府接连召开两次研讨会,探讨中方如何着手修理航道、更换航标灯等事宜。不久之后,中俄之间关于界河的移交谈判即将开始,按照中方的设想,环绕黑瞎子岛的两条航道,中方都应该拥有行驶权。 而据《台湾新生报》披露,“中俄双方还将就两国的绕航权、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的水资源利用,以及如何管理、保护、开发黑瞎子岛进行充分交流沟通,直到达成一致意见。” 共同开发有待高层决策 黑瞎子岛部分回归的脚步渐近,而“一岛两国”的特地理特征,已经让人们对黑瞎子岛的开发充满期待。抚远县当地已经流传种种说法,包括:建口岸、设货场;建立边境旅游区,设立自然保护区……据香港《大公报》披露,“已经有不少港商捷足先登赶到当地,与当地有关部门接洽,商谈开发之计。” 不过,回归后究竟如何建设,目前仍未明朗。“关于黑瞎子岛的定位,抚远县无权过问,我们做不了主。”抚远县宣传部副部长祝司军向《国际先驱导报》坦言,“对黑瞎子岛的问题,一切都要国家最高部门的审批。”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中国驻俄罗斯联邦特命全权大使刘古昌在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时就表示,目前黑瞎子岛虽尚无具体开发方案,但中方肯定不会在该岛驻扎大量军队,以避免造成紧张。 对于黑瞎子岛的未来规划,俄罗斯曾经一度相对消极。不过由于远东大开发的需要,俄罗斯对黑瞎子岛开发也变得越来越积极。目前中俄双方的设想略有差异,中方希望做成一个“自由贸易区”,俄方倾向于搞“生态旅游区”。 “俄罗斯学界的担心主要在:80多年来人迹罕至的靠中国一侧的岛上陆地,形成的几近原始状态的生态系统,会随着中国人的登陆而破坏,一些罕见的动植物将因此丧失庇护地。”长期研究黑瞎子岛问题的黑龙江省社科院东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李蓉说。 但李蓉也指出,双方也在协调立场探索未来,“俄罗斯远东地区人口少、购买力也有限,经济实力需要提高。而中国的黑龙江边疆也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购买力也有限。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贸易区的条件并不完全具备,更倾向于搞旅游区。” “俄在领土上的最后一次让步” 对中俄两国官方就黑瞎子岛达成的协议,两国民间曾经有过一定的异议之声。 “哈巴罗夫斯克当地居民向俄政府抗议把半个黑瞎子岛还给中国,俄罗斯部分新闻媒体也曾表示过不满。”李蓉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不过这些抗议对整个大局产生不了影响,最近一两年来,反对向中国转交岛屿的声音几乎消失。” 对于俄方表示将在8月移交半个黑瞎子岛给中国的消息。李蓉认为,“俄方能够把驻军的撤退时间表说出来,这至少是一种勇气!这毕竟是俄方迈出的艰难的第一步。” 俄罗斯问题专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盛世良也认为,这是两国领导人智慧的结晶。“这是俄罗斯在领土问题上的最后一次让步。在现代大国关系中,有了领土就有了一切,包括矿产、水源、能源等等。黑瞎子岛被俄罗斯占去,现在他们能归还一半,已经算是胜利。” 盛世良同时指出,日本学界已经提出要学习中国解决黑瞎子岛的做法,解决与俄罗斯的北方四岛的领土遗留问题,但俄罗斯并没有任何松动的意思。“俄罗斯说,行!我们把其中两个岛屿还给你,但那只是两个最小的岛屿,仅占北方四岛总面积的5%。” 盛世良认为,“从这个意义上,黑瞎子岛问题对今后国际领土遗留问题的解决,均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80年变迁,中俄关系缩影 “半个黑瞎子岛”即将回归,中俄关系再次引起世人关注。 而对于与过去的“老大哥”苏联和其继任者——俄罗斯的边界纠纷,中国长期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恨爱交织。 屈辱年代:苏军强占黑瞎子岛 中俄两国的边界纠纷,最早要追溯自清代。 1858年,沙俄政府强迫清政府签订《瑷珲条约》,夺去黑龙江以北约60万平方公里。两年后,当时的沙皇俄国藉武力迫使清政府签定了中俄《北京条约》。根据这个不平等条约,中国将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大约12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割让给俄国。即使承认这一条约,黑瞎子岛在乌苏里江以西和黑龙江以南,也应属中国所有。 但从签订《北京条约》之日起,俄方就想侵占黑瞎子岛。而真正造成黑瞎子岛领土争端始于1929年。当时,中国东北军将领张学良因不满苏联持续控制在清朝末年由沙俄修筑的中国东清铁路(简称中东铁路),将苏联职员遣送回国,引起武装冲突。国民政府对苏宣战,但中国战败。 1929年12月20日,在美国的调停下,张学良与苏联签署停战《伯力协定》,同意恢复苏联在中东铁路的权益,换取苏联军队撤出中国东北。但苏军却一直强占黑瞎子岛,不肯撤走。抗战胜利后,中华民国政府和苏维埃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条约规定:“中苏两国一致同意江面主权中苏各二分之一。” 40年恩怨:三次谈判僵持不下 中俄就黑瞎子岛的归属问题,从1964年就开始了第一次谈判,持续半年时间,但苏联拒绝撕毁沙俄时期与中国签定的不平等条约,不肯归还所侵领的中国领土,谈判以失败告终。 中苏第二次边界谈判于1969年10月在北京举行,但随后中苏因争夺乌苏里江上的珍宝岛爆发战争,谈判终止,双方在边境陈兵数百万。最终,中国成功击退苏军保住珍宝岛。此后,苏联感到紧张,于是往黑瞎子岛上移民,争端朝着越来越不利于中国方向发展。 一直到1986年7月,前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发表《苏联愿意在任何时候和任何级别上同中国认真地讨论建立睦邻局势问题》的讲话,为中苏关系带来了久违的暖意。次年2月,中苏双方开始第三次边界谈判。 1989年5月,原苏联共产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访华,邓小平提出了“结束过去、面向未来”。此时苏联已逐渐衰败,其许多领导人和学者都叹息,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的最大战略错误便是未处理好对华关系。 戈尔巴乔夫访华后,中苏关系全面回暖,长期陷于停顿的边界谈判得以重启。1991年5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访俄,两国领导人签署了《中俄国界东段协定》。1994年,中俄两国又签定了《中俄国界西段协定》。 “1991年和1994年签署的这两个协定解决了98%的边界争议。剩下的2%,是黑瞎子岛与银龙岛的争议,其中又以黑瞎子岛较为重要。”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研究所所长陆南泉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这两个条约是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本着平等协商、互谅互让的精神,通过谈判,最终达成的协议。” 政治决断:化干戈为玉帛 有关黑瞎子岛归属问题的谈判,几十年间一直相持不下。第四次边界问题谈判开始于2001年7月的《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当时的中俄两国元首江泽民和叶利钦作出政治决断,一定要解决黑瞎子岛问题。经过多轮谈判,双方最终达成共识,原则上决定平分黑瞎子岛。 2004年10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代表中俄双方签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该协定并已得到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俄罗斯杜马全体会议和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全体会议批准。 协议规定,满洲里东部额尔古纳河上的阿巴该图洲渚归俄罗斯所有;塔拉巴罗夫岛(银龙岛)归中国所有;大乌苏里斯基岛(黑瞎子岛)由于属于哈巴罗夫斯克市区,两国政府商定将该岛一分为二,靠近哈市的一半归俄罗斯所有,靠近中国一侧的一半岛屿归中国所有。 2005年6月2日,中俄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互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批准书。当年6月,中俄勘界工作启动。2007年4月,俄军开始拆除在黑瞎子岛设施。该年9月,中俄黑瞎子岛陆地勘界基本完成。同年11月,中国黑瞎子岛界碑竖立。近日,又传出水上勘界已经完成的消息。至此,黑瞎子岛乃至中俄边界问题的最终解决画上了一个句点。 在今后新的世界战略格局上,中俄双方共同利益仍将占主流。边疆“秦时明月汉时关”的风光虽仍旧,化干戈为玉帛情景却会成为长久现实,以黑瞎子岛为代表的中俄边界遗留问题必将写进历史。 教科书上的中俄“领土之争” 黑瞎子岛和银龙岛勘界的顺利完成,意味着中俄边界争议将彻底结束。但在两国教科书中,关于历史上那些错综复杂的条约和领土归属问题表述,依然还在各说各话。 中国教科书批沙俄“趁火打劫” 提到历史课本上的沙皇俄罗斯,新疆库尔勒市初二学生叶子就很生气,原因就是“它对中国趁火打劫”。 叶子是上学期刚刚学过那一课,该篇章节的标题就叫《俄罗斯趁火打劫》。这本根据教育部2001年颁布的全日制义务教育历史课程标准编写而成的教材,在第二课就详细介绍了中俄签订《瑷珲条约》的经过。其中这一段描述让叶子记忆犹新:俄方为达到侵占中国领土的目的,采取威胁恐吓的手段,派军队在边境昼夜鸣枪放炮,在沙俄的武力要挟和外交讹诈下,清政府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瑷珲条约》。 编写者还在这一课后面列了一个表格,按时间、条约名称、割占领土范围、割占领土面积四项,分别将包括《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中俄间数个不平等条约列在上面,其中俄国在《瑷珲条约》中割占的是“中国东北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千米”。 叶子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老师讲课的时候特别让他们“划一下”《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老师说《瑷珲条约》割占领土最多。” 其实在上述几个条约之外,中俄双方的第一个边界条约是《尼布楚条约》。在初中历史课本里,这个条约被囊括在“明清抗击外国侵略的英勇斗争”部分,小标题是“雅克萨反击战”。其中提到沙俄在17世纪40年代趁清军入关之机入侵中国东北地区,强占了雅克萨和尼布楚,大肆烧杀掳掠,严重威胁了清朝统治和当地人民的安全。“在多次交涉毫无结果的情况下,康熙皇帝决定用武力捍卫祖国边疆”。而在两次重创俄军后,双方于1689年签订了《尼布楚条约》,“条约从法律上肯定了中国对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的主权”。 然而,经过后来《瑷珲条约》等不断割让,本属于中国的上述区域先后得而复失。 俄罗斯教科书避谈“侵略” 相比之下,对于1689年签订的《尼布楚条约》,大部分俄罗斯教科书只字未提,仅有个别教材在编年纪事的附录中予以列出,但未作任何诠释。 由于后来18至19世纪远东在沙俄历史中的重要地位,这一时期中俄领土划分问题在俄各教科书中均有提及,但表述与中国教科书存在很多差别。 比如,对于沙俄与中国的各种签订不平等条约均一笔带过,未作详细解释,同时也避免使用“夺取”、“占领”等字眼,而更多使用“获得”等中性词汇,且从不提及中国的任何领土要求。给人的感觉是,这些条约是两国对无主土地的归属问题进行协商的结果。 2007年出版的《高校入学俄罗斯历史教材》中写道,“1858年的《瑷珲条约》和1860年的《北京条约》让俄罗斯获得了乌苏里边疆区。根据1867年与日本签订的条约,萨哈林岛成为俄罗斯领土,千岛群岛主权归属日本”。 1997年出版的《古代至当代俄罗斯历史》是俄权威历史教材,由莫斯科大学历史系编写。书中写道,“1858年的《瑷珲条约》和1860年的《北京条约》让俄罗斯获得了阿穆尔河左岸地区和整个乌苏里边疆区,俄罗斯殖民者在政府的支持下开始迅速开发这些富饶土地,那里很快出现了布拉戈韦申斯克、哈巴罗夫斯克、弗拉迪沃斯托克等城市”。 俄民间忧中国“收回领土” 正是在这种历史表述的引导下,俄罗斯人对远东及西伯利亚地区在历史上属于中国的事实几乎毫不知情。而对于陈述那一段真正史实的言论,普通俄罗斯人都予以回避,同时感到忧虑。正是出于这种情况,“中国威胁论”在部分俄罗斯人心中始终不能彻底消除。 俄罗斯newsru.ru网站一篇文章写道,中国人对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归属问题的看法令俄罗斯人感到几分意外,中国教科书上将西西伯利亚直至托木斯克州的土地称为中国“被割让的领土”。中国对西伯利亚扩张的可能性让俄罗斯人感到担忧。 因为工作关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问题专家姜毅经常要和俄罗斯方面的专家交往,而在交往过程中,对方也曾提到过教科书上的问题。“他们就是担心中方以后会不会还有一些领土要求啊等等,有过不理解,但不是特别多。”姜毅了解到,俄罗斯方面的教科书认为《尼布楚条约》是“不平等条约”,其他的都是“平等条约”。 正视历史面向未来 随着黑瞎子岛的一半和银龙岛即将正式交还中国,有俄罗斯专家表示,中国已经不可能再向俄罗斯提出任何领土要求。对此姜毅认为,其实中国从来没有对俄罗斯提出过领土要求,我们说的争议是“边界地区的争议,不是领土争议”。至于俄方对中国历史教科书上内容的看法,没有必要太在意。“中国人写的历史是向下一代传授中国人眼中的历史,我们有这个权利。”姜毅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毕竟这是历史上真实发生的事情,“不能说两国关系现在很好我们就避谈历史了,这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念。” 至于中国民间的一些不同看法,姜毅认为应该正确理解两国边界划定的意义。“这是三百年来中俄历史上第一次有了双方都认可的,经过认真勘界,也有文字记载的特别符合实际的划界协定;另外,中国历史上三北地区一直是中国陆疆威胁最大的来源,现在这个问题也解决了。”而对于过去的那些“不平等条约”,姜毅表示,应该抱着一个可行性、合理性和国际惯例的态度来看待。“如果不存在收回的可能性,又导致两国争议不能解决,实际上对中国来说,无论从周边安全和经济发展还是从国际环境角度考量,都是很被动的事情。”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