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 精彩正文 第四十四章

大沿帽 收藏 0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URL] “大夫,一位姓林的小姐等在外面,说认识你……”护士探脸进来说。 “叫她进来。” 林娥走了进来,坐下来。 “哪儿不舒服?” “没哪儿不舒服,是有人通知我来的。” 医生笑笑:“你稍候,我去去就来。” 屏风后走出一个人,是立青,微笑地说:“你是林娥吧,瞿恩同志要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




“大夫,一位姓林的小姐等在外面,说认识你……”护士探脸进来说。

“叫她进来。”

林娥走了进来,坐下来。

“哪儿不舒服?”

“没哪儿不舒服,是有人通知我来的。”

医生笑笑:“你稍候,我去去就来。”

屏风后走出一个人,是立青,微笑地说:“你是林娥吧,瞿恩同志要我见一下你。”

林娥一脸惊愕,恍然若梦。

“瞿恩同志对你擅自传递电子管的事,非常不满意,你胆子也太大了!”

原来林娥没向上级请示,便偷偷将一只报废的电子管拿到中统无线电学校,换了只好的。所幸没被发现,否则瞿恩把林娥打入敌人内部的计划,就将前功尽弃。

林娥低下头:“我……”

“那根本就不是你的任务,你完全违反了地下工作纪律!”立青批评道。

林娥抬眼看着立青。

“干吗这么看我?尽管我们从未见过面,但我还是要代表瞿恩同志毫不留情地批评你一句。党把你放在那个位置上,是为了党的长远利益,可你竟然为了一只电子管……”

“我听说我们一号台因为缺少那个型号的配件,停顿了,所以才……”林娥想解释。

“那也不是你操心的事。谁给你的指示?谁让你调换电子管了?万一被校方发现怎么办?”

“他们不会发现的,我给他们的印象一向很好。”

“你还顶撞!我是谁你知道吗?”

立青正要说我是堂堂的红军团长,打过无数次大小战役,在部队,谁敢对我这个团长说个“不”字,“你这小丫头,还想……”忽然,林娥说了句让立青很是吃惊的话:“我知道你是谁。你就是杨立青,你哥哥杨立仁是我们学校的老板!”

立青目瞪口呆:“你……”

地下党的工作纪律,不允许刨根寻底地追问。因此,立青也不好问林娥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姓名,而且连杨立仁是他哥哥的事也知道!

当然,立青没问,林娥也没就着话题往下说。

立青走到林娥身边,关切地拍着她的肩膀:“别干傻事,你那么漂亮,又那么有本事,别把自己折腾到班房里去,埋没了,红军里缺的就是你这类宝贝……”


立仁在一家装潢十分讲究的酒吧自斟自饮。

酒吧的入口处,都站了保镖。

门开了,立仁的手下领着克拉克上尉走进酒吧。

克拉克上下打量着建筑陈设,赞叹道:“唔,杨,你在我的地盘上,还弄了个香格里拉?”

此酒吧乃是上海中统特务机关的一个据点。立仁经常来这里,一是工作,再也是适当放松。当特务的滋味,总是不那么好受。

立仁端着高脚酒杯,抿了一口白兰地,问克拉克:“你向冉上校打听了没有?”

对杜矮子被打的事情,立仁一直耿耿于怀。

“你知道法国人对中国的美食向来感兴趣。”克拉克说。

“冉和玛亚餐厅是什么关系?我听说,他在法租界上任何餐厅吃饭从不付账。”

“问题正是出在这儿,你的杜居然去他的地盘上找食。”

“有人报告说,那儿是共党的特科据点。”立仁说出杜矮子去玛亚餐厅的真实意图。

克拉克笑了:“冉跟我说,是一个法语说得很好自称是‘索菲亚’的小姐,向他报的案,他一开始以为自己认识。”

“法语很好的小姐?”立仁一惊。

“是的,其实并没有‘索菲亚’这么个人。”

立仁在想:“法语说得很好……我好像闻着点味儿了。我那弟弟身边,就有一个法语说得很好的小姐。”

克拉克:“哦?你弟弟?”

立仁:“也斯。”

克拉克感到有点莫名其妙。


中央决定在上海召开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瞿恩虽然认为这么大规模的会议,此时在上海召开不够安全。但上级已经做出决定,只好服从。

而此时的立青,正在与特科的同志们商量怎样除掉杨立仁这个国民党的鹰犬,瞿霞来了。

立青看见瞿霞,便把瞿霞拉到一边,两人悄声对话:

“有进展吗,你这边?”

“好像是找到了破绽。”

“杨立仁的?”

“……”立青无语。

“你真打算动手?”瞿霞问。

立青沉默。

“是顾顺章在催你?”瞿霞接着问。

立青点点头。

“我一猜就是他……”瞿霞说。

“你哥哥是什么态度?”立青问。

“情况有些变化,他在组织全国大会……”瞿霞声音低了下来。

“哦?”立青一怔。

很显然,立青也不愿这样的非常时期,在上海召开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

瞿霞告诉立青,瞿恩认为此时不宜过分刺激敌人,五十多名全国代表的安危是头等大事,除掉杨立仁的事可往后摆一摆。

“如果有可能,希望震慑一下对手,争取会议期间,双方相安无事。”瞿霞说。

立青慢慢地看向瞿霞:“请转告瞿恩同志,我会执行他的指示。”


一辆黑色轿车,驶抵花旗银行门前停下。

立仁下车,进入银行。

在银行经理室,立仁向正傻坐在那里的美方经理问:“怎么了,麦克?上笔美金南京十天前就汇出了,应该到了……”

麦克歉意地看着立仁,又看向立仁的身后。

立仁“刷”的扭过脸。

只见身后沙发处,坐着一个人,慢慢摘下礼帽和眼镜。

“立青?”

“你好,立仁。”

“干吗来了,取我的脑袋?”

“噢,别这么说,咱多少年不见了,啊?我们应该见见了,你说呢?”

立仁放声大笑,“哈!哈!哈!”与此同时,门“砰”的开了,门外拥进七八名中统,一齐举枪对向立青。

立青手上的枪定定地怔在手上。

一名立仁保镖“刷”的收了立青的枪。

“弟弟,还把我当中学教师呢?从你踏入上海滩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来了。黄埔教给你的陆军战法,在这儿并不完全有用。是的,每月第二个礼拜五我会来见我的银行经理,今天我也来了,是惯例,连我保镖都熟悉的惯例,我的弟弟能不洞察?所以,我料定了,你会在这儿!”立仁得意地笑了。

“可你还是忘了,立仁!我的黄埔战术老师最后教我们的,军人最好的老师是自己的敌人。军人嘛,谁厉害,他就学谁。上海滩谁厉害?你立仁厉害呀。所以,我也向你做了学习——”立青眯缝的小眼睛,调皮地看向外面。

在持枪中统的背后,银行的上下楼梯处,七八名乔扮的特科同志全都同时掏出了枪,齐齐地瞄准这边。

一片黑洞洞的枪口。立仁对持枪中统说:“把枪放下!都放下枪!”

“想鱼死网破,立仁?”立青还是眯眯地笑着,看向立仁。

“行啊,立青,到底是三期战术科目的状元!你打算怎么收场?”立仁问。

没待立青说话,麦克经理忽地扑向立仁:“杨,决不能开火,银行的信誉,银行……”

“立青,银行报警的电铃响了,租界巡捕五分钟后就会到达。”立仁不无威胁地说。

“是么?那咱们该谈谈了。”立青镇定自若,依旧诙谐幽默。

“谈什么?”

“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我可以立即从这儿撤走,条件是,你们中统不再与我们动干戈,双方停战十天,就十天。”

“就这条件!”立仁感到疑惑。

“是的,在你的地面上,有个十天的清闲可不容易。我想看看电影,去趟大世界,你知道我这人爱玩。”

“奇怪的条件……”立仁感到这个条件也太奇怪了。

“如果十天内我们双方都觉着了舒服,可以续约,我可不想和自己的亲哥哥打仗!”

“好吧,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我都答应你,把枪还给他!”

立仁的保镖把枪还给了立青。

立青掂掂枪,大步离开。


全国苏维埃大会以后,立青就变得沉默许多,寡言少语。瞿恩感到,是不是安排立青与立仁的见面残酷了点儿。“看来,刘伯承的事由他办,不那么合适。”瞿恩跟瞿霞商量。

刘伯承从莫斯科回来后,中央任命他为红军的总参谋长,要求刘伯承即日赶往苏区。可是由于敌特活动猖狂,刘伯承一回国便困在了上海,哪里也出不去。刘伯承和立华是莫斯科东方大学同学,瞿恩想通过立华这条线,把刘伯承送出上海。

瞿霞自告奋勇:“要不,我去试试?我去和立华谈。”


立青在望远镜里观察到,立华走进了一家成衣店,便对瞿霞说:“你现在可以去了,正是时候!”

立华从更衣间换了身衣裙走出,对着镜子试衣。

“怎么样?”立华问。

“蛮好。”女店员答。

“是不是露得太多了点了?”立华问。

“蛮好。”

立华不满地看了女店员一眼,又走进了更衣间。立华进门后,走进了瞿霞,也对着镜子试新装。当立华的门再次打开,换了身衣裳出来,她没让女店员一旁参考,而是直接对着镜子自己端详。

“这衣服很合适你!”身后传来瞿霞的声音。

立华转身看来,盯了一下瞿霞,又扭过脸继续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声不响。

“立青问你好呢,立华!”瞿霞柔声道。

立华不动声色,依旧整理着身上的新衣服。

瞿霞又说:“他就在上海,本想见你的,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又没见么?”

立华冷冷地说:“你俩又搞到一块了?”

“这是什么话?”瞿霞显出不高兴的样子。

“我那弟弟立青,他喜欢你这个姐姐呢!凡是家里最小的男孩,都愿意找比自己大的女孩,这是个普遍规律。也不问一问是否合适!”立华话中带着刺。对眼前这位漂亮的才女瞿霞,立华心里着实是很喜欢,但是两党相争,势必会影响到未来家庭,前景堪忧。立华的心中很是矛盾。

“是吗?我怎么没留意,他还有这么个特点?”瞿霞故意搭讪。

“这样的姐弟恋不是很刺激么,一边躲避着追捕,一边做着浪漫的鸳鸯!”立华笑了。

两个人的关系开始变得融洽起来,说话也较随和。瞿霞同立华单刀直入地挑明,请立华帮忙把刘伯承送出上海。“到了南京后就没有你的事了。”

立华说:“我可以帮你们送刘伯承出去,但得有个条件。”

“说吧!”

“立青知道你来找我吗?”立华问。

瞿霞点点头。

“我就知道是这混小子出的主意,他摸透了他姐姐的心……”

瞿霞说:“你还没说条件呢!”

“很简单,你告诉瞿恩,不要让我的弟弟来对付他的亲哥哥,这不像是他做的事。他瞿恩可是个彻底的人道主义者!”立华并要求,在送刘伯承的同时,立青也跟随着一道,离开上海这个是非之地。

立华不愿再看到立青和立仁兄弟之间的血肉相争,那样太残酷,太不人道了!


瞿霞把同立华谈的情况向瞿恩作了汇报。当得知立华提出的“条件”, 瞿恩沉吟了一会,说:“这条件也不过分,合情合理……”

瞿恩把立青叫到房间谈话:“立青,特科的同志对你来上海这段时间的工作评价很高。”

“怎么这时候说这话?”立青发现瞿恩话中有话。

“我们得暂时分手了,立青!”瞿恩很舍不得地说,“已经决定派你护送刘伯承同志去苏区,搭你姐姐的包厢,立华已经同意了。”

“真的,那是好事呀,我以为谈崩了呢!”立青很高兴。

“国民党内难得有你姐那样的,始终保持着良知啊!”瞿恩叹息道。

“瞿霞还真行,居然谈下来了!”立青感到,能做通立华的工作,瞿霞功不可没。

瞿恩发现瞿霞对立青离开上海有点神伤的样子,便对立青说:“一会儿,你去安慰一下瞿霞,她有点……”

“安慰……怎么了她?”立青不解。

“女孩子家,脆弱一点儿。”

“脆弱,干吗要脆弱?送完了我不就回来了吗!”

“问题是,你不能再回来了……”

于是瞿恩便将答应立华条件一事,告诉了立华:“其实,前方也很需要你这样的战将。”


立青护送着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登上了监察委员杨立华的列车包厢。包厢内,窗帘低垂。

立青和立华面对着面地坐着。分散多年今又重逢,而且又是在特殊的场合,姐弟俩心中都很不是滋味。

还是弟弟立青首先打破这种沉默,调皮地说:“姐,你的手还是那么有劲,瞧给你掐得,都青了。”刚上火车时,立华一把攥住弟弟立青的手,攥得很紧。“想起你那次回老家,也是这样攥着我的手,攥得很紧很紧……”

“别提那些事了,提了我心里就过不去……”立华难过道。

“哪儿过不去?嫌我做土匪了?立青故意问。

立华忽然以姐姐的口吻,教训立青:“你觉得有意思吗,你这么干下去?”

立青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纠缠下去的必要,便岔开话头,问立华:“姐,莫斯科怎么样?我给你带的那些小礼物,都派上用场没有?”见立华不说话,陷入深思,立青便又问:“姐,我挺奇怪,像你这样去过莫斯科的,为什么没成为布尔什维克?”

“我也正想问你,你说你这样的,瞎起劲个什么?还搞苏维埃,你见过苏维埃是什么样子吗?我告诉你,那就是乌托邦!”立华忽然敛容正色。

“奇怪了,那位老刘,刘伯承,跟你读同一所大学,他怎么没你这副腔调?”

“那我们俩还是一个父母养的呢!”

“也对,各走各的路,人各有志,不能勉强。”

姐弟俩一时无语,听由火车隆隆的往前开……


立青走后,瞿霞好一阵子从感情旋涡中拔不出来。于是,她便想通过拼命的工作,摆脱这种思念。这一天,瞿恩把一份才写好的文件交给瞿霞,要她尽快交给上海地下党的交通站:“这里有份南京敌人核心圈内传出的重要情报,有关蒋介石军队对我苏区围剿的兵力布置作战计划。你快去找地下交通员,让他设法启用特殊关系,把这份东西传给朱毛。”当瞿恩把折好的文件交到妹妹手上时,关切地问:“怎么了,还没从思念里摆脱出来?”

瞿霞不好意思地说:“哪儿呀,哥!”

“别说你,我也挺想他的。从那边传回的消息说,立青又做了红三军团的主力团长,也许这更适合他。”瞿恩说。

“你就不想立华吗?她可是又来上海了。”瞿霞感到奇怪,哥哥瞿恩跟立华的关系,渐渐开始疏远。

瞿恩长叹了一口气:“我和立华只是精神上交往,对她,我从来不抱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