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梁中国道:“团座,小鬼子的坦克又来了,老法子,我们找人肉炸弹吧。”

吉星文摇头道:“梁中国,这次恐怕不行,我观察了很久,这次小鬼子学聪明了,坦克已经不敢离宛平城们太近,坦克都是远远的炮轰宛平县城,我们用人肉炸弹根本跳不到坦克身上。”

梁中国皱眉道:“团座,能到我们就任由坦克肆虐?”

吉星文道:“我们无法阻止飞机轰炸宛平县城,但是我们绝对有办法阻止坦克危害宛平,现在只有一个方法了。”

梁中国问道:“团座,什么方法?”

吉星文缓缓道:“只有把多个炸弹捆在一起变成炸药包然后扔向坦克,把坦克弄爆炸。”

梁中国沉吟道:“团座,可坦克身上那么多部位,我们到底要扔向哪里呢?”

吉星文苦恼道:“这也是正是我可恼的地方。”

梁中国也大感头疼,坦克浑身都是铁打可以说是无坚不摧,单个爆炸的炸药对它还没有什么作用,还要把多个炸药给捆在一起才能把坦克给摧毁,可想而知坦克的坚硬程度。

梁中国发愁的望着坦克,在日军队伍里面的坦克,日本军队的坦克以轻中型坦克为主,战斗全重仅十五吨,车子轻,装甲薄,火力弱,基本上不具备同坦克作战的能力,但是,由于日本在战争中的对手是中国,中国这个作战对象基本上没有坦克部队或仅装备少量坦克,反坦克火力也较弱,这使得日本的小坦克得以耀武扬威,但另一方面也抑制了日本坦克的发展。

今天日军出动的坦克是他们国家的自己研制的坦克——九五式轻型坦克。

九五式轻型坦克是陆军轻型坦克,一九三二年,日本研制成功九二式重型装甲车,用于装备日本的“骑兵战车队”,遂行侦察作战任务。但这种装甲车的主要武器是两挺六点五毫米九一式机枪,火力较弱,而一九二九年研制的八九式中型坦克机动性又较,差于是日本军方决定研制一种兼有九二式装甲车的机动性和八九式中型坦克的火力的轻型坦克。

研制开始于一九三三年,一九三四年六月完成了试制型样车,由于最大速度没有满足要求,经过改良设计后,一九三四年九月生产出第二批样车,又经过局部改进,于一九三五年设计定型,并命名为“九五式”轻型坦克。其中有一种生产数量很少的型号,日本人称为“北满型”仅用来装备侵占我国东北地区北部的关东军战车部队。

九五式轻型坦克一共生产了一千两百五十辆,被日本用来侵略我中国,今天就被派上了用场,之前的九辆坦克也是九五式轻型坦克。

其中有一辆坦克嫌距离有点远不适合炮轰于是向前前进一点,梁中国看到这个情景如被人一语点醒梦中人,兴奋道:“团座,我有方法了,我知道该怎么炸坦克了。”

吉星文本来还在苦恼该怎么炸坦克,他听梁中国这么一说也是即是高兴,欣然道:“梁中国,你说真的?”

梁中国徐徐道:“团座,兵法有云:取敌当攻薄弱处,坦克虽然固若金汤,但是它一定也有薄弱的地方。团长,你猜猜坦克最薄弱的地方是哪里?”

吉星文没好气的斜了梁中国一眼,道:“梁中国,我要是知道的话还不早去炸坦克了,你快点说,不然必然军法处置你。”

梁中国笑道:“遵命,团座。其实坦克最薄弱的地方就是他的履带!”

吉星文经梁中国这么一提醒,也明白过来,道:“说得对,履带的确是坦克最薄弱的地方,我们炸了坦克的履带绝对可以毁了坦克。”

梁中国点头道:“团座,我就是这个意思。”

吉星文道:“好,梁中国,就按你说的做。”

梁中国道:“团座,你继续指挥战斗,炸坦克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吉星文沉声道:“梁中国,你能保证完成任务吗?”

梁中国正色道:“毛遂自荐,绝对幸不辱命。”

吉星文亦正色道:“梁中国,毛遂可是有这个本事,你有吗?”

战国时期,秦兵围困邯郸的时候,赵国派遣平原君请求救兵,到楚国签订“合纵”的盟约。平原君约定与门下既有勇力又文武兼备的食客二十人一同前往。平原君说:“假如用和平方法能够取得成功就太好了;假如和平方法不能取得成功,那么,我就在华屋之下用“歃血”的方式,也一定要‘合纵’盟约签定再返回。随从人员不到外边去寻找,在门下的食客中选取就够了。”平原君找到十九个人,其余的人没有可以选取的,没办法补满二十人的额数。门下有一个叫毛遂的人,走上前来,向平原君自我推荐说:“毛遂我听说先生将要到楚国去签订‘合纵’盟约,约定与门下食客二十人一同前往,而且不到外边去寻找。现在还少一个人,希望先生就以我毛遂凑足人数出发吧!”平原君说:“先生来到我赵胜门下到现在有几年了?”毛遂说:“到现在有三年了。”平原君说:“贤能的士人处在世界上,好比锥子处在囊中,它的尖梢立即就要显现出来。现在,处在我赵胜的门下已经三年了,左右的人们对你没有称道的话,赵胜我也没有听到这样的赞语,这是因为你没有什么才能的缘故。先生不能一道前往,先生请留下!”毛遂说:“我不过今天才请求进到囊中罢了。如果我早就处在囊中的话,我就会像禾穗的尖芒那样,整个锋芒都会挺露出来,不单单仅是尖梢露出来而已。”平原君终于与毛遂一道前往楚国。那十九个人互相用目光示意嘲笑他却都没有说出来。

毛遂到了楚国,与十九个人谈论,十九个人都折服了。平原君与楚国谈判“合纵”的盟约,反复说明“合纵”的利害关系,从太阳出来就阐述这些理,到太阳当空时还没有决定,那十九个人对毛遂说:“先生上去!”毛遂手握剑柄登阶而上,对平原君说:“合纵’的利害关系,两句话就可以决定。今天,太阳出来就谈论‘合纵’, 日到中天还不能决断,这是为什么?”楚王对平原君说:“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平原君说:“这是我赵胜的舍人。”楚王怒斥道:“为什么不下去?我是在同你的君侯说话,你算干什么的?”毛遂手握剑柄上前说道:“大王你敢斥责我毛遂的原因,是由于楚国人多。现在,十步之内,大王你不能依赖楚国人多势众了,大王的性命,悬在我毛遂的手里。我的君侯在眼前,你斥责我是为什么?况且,毛遂我听说汤以七十里的地方统一天下,文王以百里的土地使诸侯称臣,难道是由于他们的士卒众多吗?实在是由于他们能够凭据他们的条件而奋发他们的威势。今天,楚国土地方圆五千里,持戟的土卒上百万,这是霸王的资业呀!以楚国的强大,天下不能抵挡。白起,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竖子罢了,率领几万部众,发兵来和楚国交战,一战而拿下鄢、郢,二战而烧掉夷陵,三战而侮辱大王的祖先。这是百代的仇恨,而且是赵国都感到羞辱的事,而大王却不知道羞耻。‘合纵’这件事是为了楚国,并不是为了赵国呀。我的君主在眼前,你斥责我干什么?”楚王说:“是,是!实在象先生说的,谨以我们的社稷来订立‘合纵’盟约。”毛遂问:“合纵’盟约决定了吗?”楚王说:“决定了。”于是,毛遂对楚王左右的人说:“取鸡、狗和马的血来:”毛遂捧着铜盘跪着献给楚王,说:“大王应当歃血来签订‘合纵’的盟约,其次是我的君侯,再次是我毛遂。”于是毛遂在宫殿上签定了‘合纵’盟约。毛遂左手拿着铜盘和血,而用右手招唤那十九个人说:“先生们在堂下相继歃血。先生们碌碌无为,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依赖别人而办成事情的人啊。”

平原君签订“合纵”盟约之后归来,回到赵国,说:“赵胜我不敢再鉴选人才了。赵胜我鉴选人才,多的千人,少的百人,自以为没有失去天下的人才;今天却在毛先生这里失去了。毛先生一到楚国,就使赵国的威望高于九鼎和大吕。毛先生用三寸长的舌头,强似上百万的军队。赵胜我不敢再鉴选人才了。”于是把毛遂作为上等宾客对待。

梁中国微笑道:“团座,难道你忘记我会八卦掌吗?”

吉星文疑惑道:“炸坦克和会八卦掌有什么关系?”

梁中国轻叹道:“或许是天意吧,老天爷让我学会了八卦掌,八卦掌是中国厉害的一套掌法,他善于用巧劲,扔炸药包如果光有蛮力的确是可以把炸药包扔远,但是绝对扔不中坦克的履带。我学过八卦掌,我会用八卦掌的巧劲扔到坦克的履带的。”

吉星文大喜道:“梁中国,这可是天助我们也呀。那我就把扔炸药包毁坦克的任务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