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鬼故事无耳芳一!

dengjinshou 收藏 1 2452
导读: 后人编曲以纪念,名为“平氏物语”,一名叫芳一的盲人琴师弹唱此曲最为精湛,虽地位卑微,竟然也略有名气。一天,芳一晚上在居住的寺庙休息,突然听到有人召唤,语气格外粗暴,芳一被吓的魂不附体。原来此人是一武士,听闻芳一演奏技艺精湛,于是强拉芳一为其主公献艺。一个卖艺的瞎子怎敢不从命?于是芳一便被武士拉走,盲人大多耳朵灵敏。芳一听到武士竟然甲胄齐全,行走铿锵有声,未免奇怪,但是也不敢多言。   恍惚中芳一仿佛来到大殿庙堂,人众虽多,却秉从有礼,武士拉着他的手登上了几段石阶,然后命令他脱掉草鞋,有女仆便牵着芳一的手

后人编曲以纪念,名为“平氏物语”,一名叫芳一的盲人琴师弹唱此曲最为精湛,虽地位卑微,竟然也略有名气。一天,芳一晚上在居住的寺庙休息,突然听到有人召唤,语气格外粗暴,芳一被吓的魂不附体。原来此人是一武士,听闻芳一演奏技艺精湛,于是强拉芳一为其主公献艺。一个卖艺的瞎子怎敢不从命?于是芳一便被武士拉走,盲人大多耳朵灵敏。芳一听到武士竟然甲胄齐全,行走铿锵有声,未免奇怪,但是也不敢多言。

恍惚中芳一仿佛来到大殿庙堂,人众虽多,却秉从有礼,武士拉着他的手登上了几段石阶,然后命令他脱掉草鞋,有女仆便牵着芳一的手带他进去。芳一觉得自己走过了精心洒扫的木板、无数的转角围廊和铺着长得吓人的榻榻米的房间,来到一个似乎是大屋正中的地方。芳一觉得这里有很多贵客,因为他听到高级丝绸才会发出的沙沙声,就像是风拂树叶时发出的声响,很多人在低声交谈,说的都是宫中的端正敬语。

芳一正座其上正在调弦的时候,听到一位老年女性的声音:“你且以琵琶伴奏,主公今晚想听平家物语。”芳一认为这一定是女管家在传话了,可是平家物语实在太长,要全部唱完恐怕得花好几个晚上,所以他问道:“要唱全本,小的怕是没有这个能耐。不知大人想听那一段呢?”女性答道:“那你便唱檀之浦合战吧!因为那是最为悲哀的一段啊!”于是芳一便唱了那场惨烈的海战——琵琶在他手里奏出船手摇桨进攻的声响、箭雨飞舞的嗖嗖声、武者的呐喊之声、凌乱的脚步声、刀刃砍在兜鍪上发出的脆响、战士落入海中的扑通声,还有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韵律。

演奏也渐入佳境,周围的贵客都惊讶得大气也不敢出。但是最后的唱词却转入红颜薄命的一段,那是描述平家妇孺的凄惨末路,当芳一唱到幼帝投海之时,客人们不约而同地哀声悲叹,那悲叹声竟随即变成了一阵阵哽咽哭泣,抽泣声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消失。

在一片死寂之中,芳一又听到一位上了年纪的女性对自己说:“主公也很满意,让我代为感谢。从现在开始的六天里,请您每晚来为主公演奏,所以明晚还是此时,请务必前来,今晚给您带路的家臣会去接您……此外还有一件事请您务必留意,主公不希望您将蒙召而来的事情告诉别人,因为我等正在微服私访……现在您请回吧。”

芳一答谢之后,便由那位武士带回寺里,他们就在芳一的卧室外边道别。

芳一趁白天休息了好一阵子,却没对任何人说起晚上的怪事。次日半夜,武士如约前来带芳一去那个贵客云集的场所,他的演奏再次博得了齐声赞叹。

终于有一天,芳一的行踪被寺庙主持发现,但是他坚守诺言,并不愿意透露原委。主持大为奇怪,命寺庙里的长工偷偷的跟踪芳一……

第二天晚上,芳一又离开了寺院。长工们打着灯笼偷偷跟在他后边。虽然那晚大雨滂沱、天色昏暗,但长工发现自己刚出大门,前面的芳一已经没影了。天大的怪事!盲人怎可能在这么泥泞的破路上走得如此之快?他们赶紧跑到镇上芳一常去的人家询问,但谁都不知道芳一在哪里。长工们只好沿着海边的小路赶回寺院,却听到寺庙的墓地中传来高亢的琵琶声,近处和平常一样有两三簇鬼火闪动,深处则暗淡不清。长工们赶紧进到墓地里,却看到芳一独自在大雨之中端坐安德天皇的墓碑之前,拨动琵琶正在高声吟唱檀之浦合战之曲。他的背后和周围无数墓碑上到处都是亡灵鬼火,数量之多,简直是前所未闻……

“芳一先生,芳一先生!”长工们大声呼喊,“您这是中什么邪了?芳一先生!”但是盲乐师根本听不到,他正在全力拨弦,奏出檀之浦合战愈演愈烈之势。长工只好抓住芳一,在他耳朵边上喊:“芳一先生,芳一先生!快跟我们回家去!”芳一却斥责道:“在这么多贵客面前碍事,你们可知会被如何处置?”长工们这下知道芳一肯定是被迷了心窍,便一拥而上抱起芳一赶回寺院。住持命令给芳一换上干衣服,并给他准备饭食压惊,但要他务必说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芳一踌躇半响,知道自己已经惹怒了住持,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倒了出来。于是住持说道:“可怜人!芳一,你现在身陷险境了!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你的技艺给你惹上麻烦了,你去的绝不是什么大家宅院,而是平家之墓。你整晚都在墓地里度过,只是自己还没觉察到而已——今晚长工看到你在雨中坐在安德天皇的墓碑前。你所看到的都是幻影——除了死者来访这件事是真的以外。因为活人如果听了死者的话,便会被它们操纵,如果再这样下去,你早晚会送命。必须在你身上写下经文,这样便可以保你安全。”

在日落之前,住持让芳一褪了衣服,拿笔在他胸口、背上、头部、脸上、颈项、手脚——总之是从头顶到脚底,全身都写满了般若心经。住持写完后告诉芳一:“ 今晚我走之后,你务必立即等在长板上,这样它们便会来接你。但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回答或者移动。不要说话,以入定之心坐在那里便可。如果你稍微动一下、或者出一点声音,便会被撕裂。不要怕!也不要呼救——因为没人会来救你。如果你照我说的做了,便可逃过这一劫,以后也不会有鬼魂再来找你。”

太阳落山,住持和纳所便离开了寺院。芳一按照住持所说坐在卧室前的长板上安然入定,把琵琶放在身边。他连咳嗽都不敢,就这样屏住气息等候了好几个时辰。终于,传来了武士的脚步声,在芳一面前停了下来。

“芳一!”武士大声呼唤道。但盲乐师屏住气息,纹丝不动。

“芳一!”这次声音变得相当恐怖。然后传来了第三次、也是极其凶暴的呼唤:

“芳一!”

芳一却象石头一样静而不答。于是传来了武士焦虑的声音:

“没人回答!这芳一却象石头一样静而不答。于是传来了武士焦虑的声音:

“没人回答!这可使不得!……那家伙到底在哪儿?我一定要找出来。”

武士的脚步声在长板上离芳一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他的身旁。芳一可是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只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

粗暴的声音又在芳一身边响起:“琵琶在这里,但是琴师——怎么只剩下两只耳朵了?难怪没法答话,没嘴巴怎么答话呢!除了耳朵,身体都不见了……好吧,那我只好把这耳朵拿去见主公了,好歹也算是走过一趟的证据。”芳一立即感到耳朵被钢铁一样的手指拽住、扯了下来!尽管疼的要命,但他还是忍住没有出声。沉重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穿过庭院消失了。芳一感到脑袋两边热乎乎的,有粘稠的东西正在滴下来,但他却不敢抬起手。

等到天明,主持发现芳一仍然端坐,但是耳朵却没有了,满脸流淌着鲜血。“天哪,可怜的芳一!”住持叫道,“这都怪我,没在你的耳朵上写经文!但是芳一,危险已过,以后再也不会有鬼魂来找你了。”

芳一的伤很快便痊愈了。这件奇闻传遍大街小巷,芳一也一下出了名。各地的豪族大员纷纷赶到赤间之关来听芳一的演唱,于是芳一也得到很多馈赠,成了一个富有的人。但是自打那时候起,人们便称他为“无耳芳一”。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