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 200只苍蝇换一支烟

dengjinshou 收藏 8 2204
导读:到了美二师,在51年秋季攻势其间被朝军俘虏。CHIKOMI是日裔美国人,二战时曾经在美军服役。朝鲜战争爆发后志愿参军被分到了美二师,在51年秋季攻势其间被朝军俘虏。 下面是CHIKOMI所描述的这一段故事,应该是发生在53年的春夏。下面是CHIKOMI所描述的这一段故事,应该是发生在53年的春夏。 战俘营里的美军战俘们平日里都百无聊赖,经常在操场上闲坐。有一天,他们发现志愿军俘管都在打苍蝇,一手拿拍,一手还拿着一个纸袋子,打死的苍蝇都用袋子装起来。有好奇心重的战俘忍不住就上前问个究竟:战俘营里的美军

到了美二师,在51年秋季攻势其间被朝军俘虏。CHIKOMI是日裔美国人,二战时曾经在美军服役。朝鲜战争爆发后志愿参军被分到了美二师,在51年秋季攻势其间被朝军俘虏。

下面是CHIKOMI所描述的这一段故事,应该是发生在53年的春夏。下面是CHIKOMI所描述的这一段故事,应该是发生在53年的春夏。


战俘营里的美军战俘们平日里都百无聊赖,经常在操场上闲坐。有一天,他们发现志愿军俘管都在打苍蝇,一手拿拍,一手还拿着一个纸袋子,打死的苍蝇都用袋子装起来。有好奇心重的战俘忍不住就上前问个究竟:战俘营里的美军战俘们平日里都百无聊赖,经常在操场上闲坐。有一天,他们发现志愿军俘管都在打苍蝇,一手拿拍,一手还拿着一个纸袋子,打死的苍蝇都用袋子装起来。有好奇心重的战俘忍不住就上前问个究竟:


战俘:嗨,同志们,你们打苍蝇的样子好帅啊,为什么要打呢?战俘:嗨,同志们,你们打苍蝇的样子好帅啊,为什么要打呢?


俘管:我们伟大的祖国正在开展轰轰烈烈的爱国卫生运动,要把苍蝇这害虫来个斩草除根,到时候中国就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没有苍蝇的国家了,我们在国外也要响应祖国的号召嘛。俘管:我们伟大的祖国正在开展轰轰烈烈的爱国卫生运动,要把苍蝇这害虫来个斩草除根,到时候中国就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没有苍蝇的国家了,我们在国外也要响应祖国的号召嘛。






美军战俘们 图片来源:千龙网美军战俘们图片来源:千龙网


战俘:那死苍蝇装起来有什么用啊?战俘:那死苍蝇装起来有什么用啊?


俘管:用来记工分啊。俘管:用来记工分啊。


战俘:工分是用来干嘛的?战俘:工分是用来干嘛的?


俘管:那用处大了去了。俘管:那用处大了去了。


战俘:我们也要参加你们的打苍蝇运动,行不行啊?战俘:我们也要参加你们的打苍蝇运动,行不行啊?


俘管:这个我作不了主,得请示我们的领导。俘管:这个我作不了主,得请示我们的领导。


几天之后,战俘营的领导召集战俘们开会。领导的讲话应该是这样的:几天之后,战俘营的领导召集战俘们开会。领导的讲话应该是这样的:


“ 我听到反映,有很多战俘表示要参加我们的灭蝇运动,这是进步的表现嘛,说明大家经过学习和教育,思想认识有了很大的提高,能主动向爱好和平的人民靠拢了。对这种进步的表现,,我们一向是大力支持和鼓励的。现在,我们经过研究,决定接受你们的进步要求。同时,为了鼓励这些主动要求进步的战俘,我们准备了一个奖励办法。对参加灭蝇的战俘,我们准备用香烟来奖励他们。每打死200个苍蝇,可以得到一支香烟。要求进步,想参加灭蝇运动的战俘,散会之后到 XXX去报名领苍蝇拍。每天傍晚也把打死的苍蝇带到那里,我们给你们当场验收兑奖。现在请想参加灭蝇运动的战俘们举手。"“我听到反映,有很多战俘表示要参加我们的灭蝇运动,这是进步的表现嘛,说明大家经过学习和教育,思想认识有了很大的提高,能主动向爱好和平的人民靠拢了。对这种进步的表现,,我们一向是大力支持和鼓励的。现在,我们经过研究,决定接受你们的进步要求。同时,为了鼓励这些主动要求进步的战俘,我们准备了一个奖励办法。对参加灭蝇的战俘,我们准备用香烟来奖励他们。每打死200个苍蝇,可以得到一支香烟。要求进步,想参加灭蝇运动的战俘,散会之后到三十去报名领苍蝇拍。每天傍晚也把打死的苍蝇带到那里,我们给你们当场验收兑奖。现在请想参加灭蝇运动的战俘们举手。 “


会场里立刻举起了无数烟鬼们的手。会场里立刻举起了无数烟鬼们的手。


很快,战俘们的灭蝇运动就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很快,战俘们的灭蝇运动就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


特别是在茅坑粪池这些苍蝇聚集的地方,挤满了一手拿拍,一手拿袋的战俘。每天晚上收工的时候,点算苍蝇,发放香烟的办公室门前,捧着装死苍蝇的袋子等侯领烟的战俘排起了长龙。负责这项工作的几个看守忙得不可开交,场面的确是如火如荼,蔚为壮观。特别是在茅坑粪池这些苍蝇聚集的地方,挤满了一手拿拍,一手拿袋的战俘。每天晚上收工的时候,点算苍蝇,发放香烟的办公室门前,捧着装死苍蝇的袋子等侯领烟的战俘排起了长龙。负责这项工作的几个看守忙得不可开交,场面的确是如火如荼,蔚为壮观。


战俘里有个叫小K的,这哥们比较心灵手巧。他用烂袜子的线编了个网,里面放一点臭哄哄引苍蝇的东西,苍蝇爬进去就出不来了。因此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抓到比别人多N倍的苍蝇。有这位技术革新能手的榜样,大家纷纷自己动手,各种各样大同小异的捕蝇网纷纷出笼,战俘营的苍蝇已经是陷入了战俘们布下的天罗地网。战俘里有个叫小K的,这哥们比较心灵手巧。他用烂袜子的线编了个网,里面放一点臭哄哄引苍蝇的东西,苍蝇爬进去就出不来了。因此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抓到比别人多ñ倍的苍蝇。有这位技术革新能手的榜样,大家纷纷自己动手,各种各样大同小异的捕蝇网纷纷出笼,战俘营的苍蝇已经是陷入了战俘们布下的天罗地网。


战俘营里上千号人,总有个把不劳而获,剽窃别人劳动成果的。因此大家把网挂出去以后,都会在打苍蝇之余警惕地盯着自己的网,严防有人打自己劳动成果的主意。因为怀疑自己的苍蝇被别人偷了而吵架打架的事都常有发生。一天,CHIKOMI闹肚子,急不可耐地赶到茅坑,结果发现到处都是捕蝇网,连个能蹲下去的地方都找不到。实在不行,只好把其中一个挪一下腾个位置。 CHIKOMI的手一碰网,立马就听到一声怒喝:战俘营里上千号人,总有个把不劳而获,剽窃别人劳动成果的。因此大家把网挂出去以后,都会在打苍蝇之余警惕地盯着自己的网,严防有人打自己劳动成果的主意。因为怀疑自己的苍蝇被别人偷了而吵架打架的事都常有发生。一天, CHIKOMI闹肚子,急不可耐地赶到茅坑,结果发现到处都是捕蝇网,连个能蹲下去的地方都找不到。实在不行,只好把其中一个挪一下腾个位置。 CHIKOMI的手一碰网,立马就听到一声怒喝:


住手!你小子好大胆,连老子的苍蝇你也敢偷!住手!你小子好大胆,连老子的苍蝇你也敢偷!


CHIKOMI吓得差点滚到坑里去了。CHIKOMI吓得差点滚到坑里去了。


能换香烟的苍蝇成了战俘营里的硬通货。一些物品交易都可以用N只苍蝇来标价,还成了赌博的筹码。经常可以看见几个人打完了扑克,输了的人小心翼翼地从纸袋子里往外倒苍蝇,一便倒一边”十,二十,三十“的数。还可以听到例如“嗨,你小子还欠我五百只苍蝇,打算什么时候还?”能换香烟的苍蝇成了战俘营里的硬通货。一些物品交易都可以用ñ只苍蝇来标价,还成了赌博的筹码。经常可以看见几个人打完了扑克,输了的人小心翼翼地从纸袋子里往外倒苍蝇,一便倒一边“十,二十,三十”的数。还可以听到例如“嗨,你小子还欠我五百只苍蝇,打算什么时候还? ”


战俘们打苍蝇的热情越来越高,战果也越来越大,负责点算的几个志愿军看守有点吃不消了。因为数苍蝇实在是太麻烦,结果就公布了一个新的验收办法,不数了,按重量算,办公桌上也放了几副天平来给上交的死苍蝇称重量。战俘们很快发现中国人做了一点手脚,新的重量指标,换一根烟就得打大约三百只苍蝇,高了一半。战俘们打苍蝇的热情越来越高,战果也越来越大,负责点算的几个志愿军看守有点吃不消了。因为数苍蝇实在是太麻烦,结果就公布了一个新的验收办法,不数了,按重量算,办公桌上也放了几副天平来给上交的死苍蝇称重量。战俘们很快发现中国人做了一点手脚,新的重量指标,换一根烟就得打大约三百只苍蝇,高了一半。


同时,又遇到了新的难题:每天总有不少人来不及交苍蝇看守们就收了摊。以前按数量算无所谓,现在按重量算。问题就来了:死了的苍蝇水分会蒸发,放一天之后重量损失不少。为了给自己的劳动成果保值,战俘们想了不少办法,最常见的就是用一块湿了的破布把苍蝇们的尸体给裹起来。同时,又遇到了新的难题:每天总有不少人来不及交苍蝇看守们就收了摊。以前按数量算无所谓,现在按重量算。问题就来了:死了的苍蝇水分会蒸发,放一天之后重量损失不少。为了给自己的劳动成果保值,战俘们想了不少办法,最常见的就是用一块湿了的破布把苍蝇们的尸体给裹起来。


有一位A少校跟CHIKOMI很熟,是个捕苍蝇的能手。他用一小块旧羊皮,上面放上点米田共,总能引来一群大头苍蝇。他一向是小心谨慎地弄死这些大头苍蝇,让他们的尸体保持完整。别人到时候总是急急忙忙地去派队交苍蝇,他老人家却不慌不忙,总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鼓捣半天才气定神闲地去排队,而且他换到的香烟比任何人都多得多。有一位阿少校跟CHIKOMI很熟,是个捕苍蝇的能手。他用一小块旧羊皮,上面放上点米田共,总能引来一群大头苍蝇。他一向是小心谨慎地弄死这些大头苍蝇,让他们的尸体保持完整。别人到时候总是急急忙忙地去派队交苍蝇,他老人家却不慌不忙,总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鼓捣半天才气定神闲地去排队,而且他换到的香烟比任何人都多得多。


CHIKOMI感到很奇怪,问过这位少校好几次,最后少校招架不住打听,向CHIKOMI透露了他的秘密:他在苍蝇里面做了手脚。CHIKOMI感到很奇怪,问过这位少校好几次,最后少校招架不住打听,向CHIKOMI透露了他的秘密:他在苍蝇里面做了手脚。


他先是把旧的牙膏皮剪碎,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这些碎铝片塞到那些大头苍蝇的肚子里,这种加工过的苍蝇一个重量等于正常的N个。把加工过的死苍蝇混进一大堆苍蝇里面交上去,当然就能比别人换到更多的烟。负责验收的人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从来没有想到苍蝇是做了手脚的。他先是把旧的牙膏皮剪碎,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这些碎铝片塞到那些大头苍蝇的肚子里,这种加工过的苍蝇一个重量等于正常的ñ个。把加工过的死苍蝇混进一大堆苍蝇里面交上去,当然就能比别人换到更多的烟。负责验收的人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从来没有想到苍蝇是做了手脚的。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