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马略改革前罗马共和国公民军粮饷配给小考

阴影足迹 收藏 106 2707
导读:这篇文章是原创的,不是cirl+c,cirl+v的产物。很多结论是借助已有数据和正规书籍史料推导而出,不保证100%正确,但保证逻辑上严密。本文数据基本来自于蒙森所著《罗马史》,亦有部分来自中国文献资料库所刊登的论文 马略改革后的军队粮饷问题我就不多嘴了,一方面对马改后研究不多,另一方面本版块转贴上海衰哥翻译的文章已经解答的很详细了。 此外指责我“哈罗马”的同志们,如果你们论证秦比罗马要强(也许是的,也许不是),请你们拿出点真正有水平的干货出来,那才有比较的意义 和平时期罗马共和国并不征收赋税,而

这篇文章是原创的,不是cirl+c,cirl+v的产物。很多结论是借助已有数据和正规书籍史料推导而出,不保证100%正确,但保证逻辑上严密。本文数据基本来自于蒙森所著《罗马史》,亦有部分来自中国文献资料库所刊登的论文

马略改革后的军队粮饷问题我就不多嘴了,一方面对马改后研究不多,另一方面本版块转贴上海衰哥翻译的文章已经解答的很详细了。

此外指责我“哈罗马”的同志们,如果你们论证秦比罗马要强(也许是的,也许不是),请你们拿出点真正有水平的干货出来,那才有比较的意义


和平时期罗马共和国并不征收赋税,而国库收入的唯一来源即司法罚款和诉讼费用。除了一些公共设施外,罗马政府不需要支付任何行政开支(所有行政费用和薪饷由官员自己解决)。早期共和国面临的战斗基本就在罗马城及临近盟邦附近,参战人数少,战斗解决起来也不过就是一个下午的事,所以所有费用都要由公民军自理。希腊军队出战时公民兵会带上自家的奴隶背着大包小包,罗马军队亦是如此。

罗马第一次开始向军队提供粮饷是在公元前4世纪左右的维爱战争期间。维爱城离罗马城仅仅5罗里之遥,但是战争却持续了10年之久。这是罗马公民军所面临的真正意义上的全面战争,双方争夺异常激烈,卡米勒斯强迫罗马人连续服役,由于战争旷日持久,而出征的公民都都是自家的主要劳动力。除了实现军队轮换回家生产外,卡米勒斯开始发放粮食配给并支付给士兵金属货币——这被称为是农业补贴,以弥补由于参战而误农所造成的损失。

公民军吃的一直都很好,据言普通公民兵吃的和奴隶差不多。共和早期的罗马仍然是小庄园经济,不仅公民,连奴隶也是非常宝贵的劳动力,所以奴隶吃的并不差,因为吃得不好就没有力气干活。当时奴隶每个月都能领到1蒲式耳的未脱壳二粒小麦,1升橄榄油,500克盐和大约5升未发酵的葡萄汁,士兵吃的和奴隶差不多,其中谷物摄取量和帝国时期的士兵几乎一样。士兵每个月领一次口粮,小麦要自己去壳,做面包还是煮粥随意。蒙森说未脱壳小麦的面粉产量为4/7,那么士兵每月大概能得到21升左右的面粉。

维爱战争期间的农时补贴,骑兵每天能得到4克白银,大约是1塞斯忒斯,百人队长有近3克,士兵只有可怜的1克多。当时一蒲式耳小麦售价是333阿斯,一个士兵每天仅小麦的消耗就有11阿斯,而工资不过5阿斯,如果口粮费用要从薪饷中扣除,那么吃饭铁定是不够的。所以士兵的口粮免费发放(也可能是只收取部分费用),薪饷则是自由支配。百夫长和骑兵们的薪饷高于步兵,除了职务补贴需要外,装备的补贴也是一个重要因素。百人队长和骑兵的装备自筹,而且要好过重装步兵,骑兵的马匹饲养费用则由第一阶层的未婚妇女(也包括未嫁寡妇)来分担,一个贵族女子需要认领两匹马,王政时期就要支付大约每匹1000阿斯/年,这个数字尚不及一个步兵谷物消耗量的1/4,所以马匹的饲料只可能是草。意大利遍布牧场,其中有专门提供草料的草场用以饲养,经营草场的收益比麦田还要高一些。

罗马人普遍使用驮兽来运输物资给养,包括了马、驴和骡子,牛是非常宝贵的祭祀用畜和劳动力,拿来拉东西未免太奢侈了。驴儿是军队和农庄都很喜欢的本土化驮畜,尽管负载量不高,但是驴子可以适用于各种地形(特别是山地!)而且不怎么挑食。萨莫奈战争以前,罗马还没有开始修建战略道路,驴子便是唯一的选择。所以当你看到“X军团向Y城征收Z万头驮畜(当然是驴子)”时,请别惊讶。衰哥说帝国时期8个兵可以得到一头骡子,这只能是个概数,实际配比要依据道路状况和当地的供给极限来决定。共和时期农庄的驴人比在1:3到1:4之间,军队不会高于农庄的比例,因为驴子在农庄的活要比在军队的重;也不会低于帝国时期军队的比例,因为驴子的负重能力和耐力都不如骡子。

在征服意大利的过程中,罗马通过与拉丁城市(镇)结盟并设立混合(拉丁、罗马或拉丁罗马共辖)殖民地来建立坚固的防御体系。罗马军队在本土作战时后勤基地修到哪就打到哪,如果预计后勤难以维系那么就不打。萨莫奈战争中罗马人就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先建了4个农业殖民地,又修了阿庇乌大道将各殖民地连在一起,之后军队才一点一点的开进。作战中粮草和物资就近取用,依照盟约,临近的盟邦和殖民地要全力以赴的提供军队所需。在梅托拉斯河谷战役时,罗马南方军抛弃辎重轻装急行军北上截杀迦太基援军,沿途各城市民众纷纷将食物和水置于道路两旁供给军人取用,从而保证了战争胜利。

如果没有盟邦支持,罗马军队会使用外交手段,比如支付点钱,许诺一些好处或者给一点暴力来强制附近的中立或敌对城市纳贡,公民军显然深谙此道。万一对方不尿他们,那么军队就依赖掠夺。雷古鲁斯登陆阿非力加后就是依靠抢劫滋润了长期驻守的2个军团。号称“真·劫男无双”的汉尼拔则是这一时期掠夺男们的终极进化状态,除了分配粮草,迦太基人分钱,分酒分房子,甚至还分女人——罗马人从他身上学到的不仅仅是如何打仗,在征服马其顿的过程中罗马军变本加厉,无数军人靠抢劫发了财。


这里补充下,有些人对当时地中海世界到底能供给多少军队打仗存有疑问——他们不(愿意)相信(野蛮无知落后的)欧洲人拥有(和我天朝媲美的)农业水平(当然他们也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天朝那时的播收比,有人为证明罗马的低劣曾在本版信誓旦旦的意淫宋朝播收比为1:100这个足以秒杀袁隆平的数字)。通过史料验证和在农田里试验,蒙森认为罗马时期播收比为1:5,对比加洛林时代饥饿的1:2及后来1300年1:4所带来的欧洲人口爆炸,罗马共和时期地中海世界的物产应该算是非常的丰饶富裕,当时意大利中部的大小城市(镇)超过了400座,人口稠密;而雷古鲁斯在荒芜的北非沙漠中所强制纳贡的部落就超过了3000个;第三次马其顿战争中农业落后的马其顿国仓存粮也多达1870万公石。农业未受摧残,意大利养活20万大军长期作战并不困难,BC250年,第一次布匿战争打的焦头烂额精疲力竭之际,意大利迎来了粮食丰收,罗马的粮价居然还一降再降(当年10个阿斯,也就是一个罗马技术工一天工资的2/3就足以购买2公斤肉或2公斤油或5公斤半的干无花果),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通常一个未遭破坏地区的农业产出是足以支持一定数量军团驻扎的,如果军队数量超过供给限度,那么军队有两个选择,第一是提前迁移,第二是组织大规模的远距离征粮,懒得挪窝的汉尼拔曾经发动军队的2/3倾巢而出掠夺粮饷,在吃完本地区之后再向其他地区移动。让罗马差点亡国的坎尼会战便是迦太基军蝗虫式抢掠所引发的,当时的坎尼城居于一农业区中心,其储备足以让军队小康一个冬季。如果军队驻地接近港口,那么在未被对方舰队封锁的情况下,粮饷供应几乎是无限的。

第一次布匿战争结束后罗马获得了撒丁和西西里两个外省,外省需要向意大利缴纳十一税,这部分粮食将被免费提供给罗马市民,只收取运输费用,由于意大利商船队的活跃,运费也低的令人发指。波里比阿时期罗马粮价跌到了成本价的1/12,饭店一天饭费只要半个阿斯,由于外来粮食的冲击意大利本土粮食失去了市场,征服北意大利山南高卢后,廉价的猪肉制品大量涌入。这意味着公民军无论是在哪里作战都能间接获益,帝国时期驻军所需粮饷由当地所缴纳的十一税供给——总的来说,军队能吃到的东西越来越丰富而且越来越便宜。


相比吃的,共和时期的罗马公民军的工资发放就比较糟糕了,这源于非常糟糕的共和国财务系统。迦太基国可以说很早就拥有了完备的金融体系,不仅发行金属货币,也曾发行过以国家信用为担保的“纸钞”,第一次布匿战争时期为支付给雇佣军巨额军饷,除了改进其行政机构,加征赋税,迦太基政府甚至远赴埃及发行国债,但是遭到了埃及人的拒绝。第二次布匿战争时,罗马才开始整顿其财务,在战争开始就成立了一个“战时财务委员会”来统一规划财务,通过一些温和的手段,比如出售坎帕尼亚的未分配公用地,在不影响整体经济的前提下筹措军饷,还开征了特别战争税。但是军费巨大的消耗和有限收入的矛盾始终无法解决,在战争第11年,罗马已经打得油尽灯枯,财务委员会决定降低银币成色同时提高银铜的法定兑换比,这一白痴举动堪比美国后来的黄金法案,结果不言而喻,“劣币驱逐良币”原理将优质银币挤出了流通市场,罗马经济顿时限于崩溃。

危急存亡关头军队首先发表声明,所有军官和百夫长放弃军饷;接着送奴隶参军的罗马公民也放弃了政府补贴;商人随即宣布借款并免费提供政府任何所需。其实罗马政府已经欠饷达10年之久,直到卡普阿陷落后军队收缴的了76万磅白银才缓和这一情况,西班牙被平定后,罗马政府开始获得稳定的白银收入,慢慢的偿清了欠款。

值得一提的是罗马商人在大规模战争期间发挥的作用甚至超过了政府,汉尼拔蹂躏并摧毁了意大利农业,商队通过在埃及和亚得里亚地区的谷物贸易,支持了整个意大利战场长达20多年的战争。


本文内容于 2009-6-24 14:49:28 被阴影足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