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欲重拾殖民主义尾巴:麦克马洪线

灭日战魂 收藏 3 428

——关于中国对印边界问题的若干外交分析和建议




一、印度增兵藏南意在转化国内外多重矛盾


新华网消息,十七个尼泊尔政党六月四日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召开会议,称“印度侵犯尼泊尔边境是对尼泊尔民族感情的巨大伤害”。尼泊尔总理内帕尔五日表示,尼政府严肃对待边境安全问题,并已展开外交活动解决尼领土遭受侵犯的问题。与此同时《印度时报》九日称,中国去年“入侵”印度西部、中部和东部领土达二百七十次,而印度方面为了增强“国防能力”和应对印度未来的安全挑战,向所谓“阿鲁纳恰尔邦”(即中国藏南地区)增兵六万。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表示,印度在与中国的领土争议问题上绝不妥协,并会继续加强边境防务,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安全威胁”。世界上有这样一种现象,就是侵犯别国领土的国家往往声称自己正在遭到入侵,企图博取国际社会的巨大同情。其实他们所谓的“安全威胁”无非是自己国内矛盾的日益激化,妄图通过增加边界冲突转移矛盾,这里面就可以有一个分析,即既是内部的原因也有外部的因素。


一方面,印度的民族问题、教派冲突、种姓矛盾、发展失衡和社会贫富分化的加剧等矛盾问题难以缓解,与此相应的是流血冲突频繁和越境恐怖活动泛滥,同时上层种姓集团为了参与政权、扩大势力,利用种姓集团的力量相互攻击,甚至与教派冲突交织在一起。据《亚洲周刊》二〇〇九年第十七期刊文:“长期以来,印度每逢大选,死亡人数总在二、三千人左右徘徊,选举暴力之盛让人叹为观止。”这导致上层种姓集团内部之间的斗争激烈、下层种姓集团与上层种姓集团之间的冲突加剧,各种姓之间的关系十分紧张。当然,语言问题的复杂化也一向是印度政治动荡的根源之一。此外,据印度内政部去年二月十七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印度共有二百七十五个恐怖组织,因此,无论是二〇〇八年的孟买恐怖袭击事件,还是此前二〇〇六年的孟买爆炸事件,印度政府都难以解决现有的社会矛盾问题。随着印度国内矛盾的尖锐化,右翼势力的活跃已越来越大地影响着印度政府的内外政策,这或将在印度出现一股政治上的反华逆流,对此我们就要有所准备以免陷入被动。


另一方面,印度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争端难以得到解决。由于克什米尔地区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印巴双方在边界的冲突频繁发生,并且由于美国利用“调解”、“反恐”等名义,极力把自己的势力渗入南亚,不仅大规模增兵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同时帮助印度在经济上施压巴基斯坦,致使印巴问题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更加复杂化了。与此同时,印度的军费支出也在逐年增加,二〇〇一至二〇〇二年度为四千七百亿卢比,二〇〇二至二〇〇三年度为五千六百亿卢比,二〇〇三至二〇〇四年度为六千〇卅亿卢比,到二〇〇四至二〇〇五年度增加达七千七百亿卢比(约一百六十七亿美元)。据印度政府公布的二〇〇九年至二〇一〇年度临时预算显示,国防预算总额约为一点四一七万亿卢比(约合二百九十亿美元),占财政预算总额的十五%。显然,高速膨胀的军费增长将极大地增加印度国内经济发展的负担,事实上,由于二〇〇七年的通货膨胀压力迫使印度的银行业连续加息,致使印度的经济又陷入了糟糕的通货紧缩。据《金融时报》六月十九日消息,“在截至今年三月的财年中,印度经济增长六点七%,与过去数年九%的平均年增长率相比,速度大幅放缓”,因此,无论是印度一九六三年的军备扩张计划还是苏联经济的前车之鉴,都足以应当引起当前印度政府的警戒。


二、中国就印度右翼势力活跃、增兵藏南等问题的若干建议


(一)印度对尼泊尔的入侵意在推进印度政府对中印边界“前进政策”的步伐,中国方面应在尼泊尔问题上给一些影响和声援,策应施压印度在藏南的增兵,以利我方主动。一方面尼泊尔曾于一九一四年被迫签订《苏高利条约》,割让大片土地给英属印度管辖,尽管一九二三年英国承认尼泊尔独立,但印度方面就是有这么一些大资产阶级,在思想文化上仍然继承英国殖民主义的霸权思想,凡是殖民国家曾经统治过的地方他们都要统治,紧紧抓住殖民者遗留给他们的尾巴。因此在中印边界问题上,印度政府强硬坚持边界问题不容妥协,并同时增兵边界,恶化中印两国关系,意在要求中国接受他们的要求和立场。另一方面,由于尼泊尔位于中印边界中段,相对于争议较大的西段和东段而言虽然也有争议,因此印度政府对尼泊尔的入侵既可以试探中国对中印边界、尤其是东段的态度,又能够通过施压中印边界中段地区,协同施压东段制造冲突,以期取得边界谈判问题的主动权。


(二)对于中印两国的边界问题,我们的立场是友好、公平、合理地解决边境争议,并且中国方面一直以来也都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中国政府从来没有采取行动改变中印边界现状,也从来没有侵略任何国家的土地。对于中国地图和印度地图关于边界线的画法不一致,历来中国地图是根据历史延续下来的情况画的,中印边界的画法虽然小有出入,但基本上是一致的。中国同别的国家交界的地方也有这种情况,中国地图在双方经过勘查和规定边界后,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来修改各自的地图,中国方面也一直是按照中国地图的界线实行行政管辖,这点我们有很多的历史文件和资料作证明。因此,决不能在没有勘查和谈判划定边界以前,单方面地强迫把自己的地图按在对方头上,要求对方按照自己的要求修改地图,这不是友好平等的态度。


然而,印度地图在没有经过中国方面承认的前提下,单方面在边界东段将中国行政管辖的地区划入印度地图,并逐渐向前推进到现在所谓的麦克马洪线,甚至公开将麦线以南属于中国藏南的达旺地区正式宣布划为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同时又在西段问题上自行演变地图,致使印度地图一百多年来也单方面地变动了许多次。事实上,在一八六五年之前,印度地图边界的画法跟中国地图边界的画法还是相接近的,直到一九五四年印度地图才变成现在的画法,而在此期间,印度地图对西段边界的画法还是模糊的。因此,无论是东段的麦克马洪线还是西段的约翰逊线,中国历届政府都从来没有承认过,也绝对不可能承认。我们要求印度政府能够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不提出领土要求作为先决条件,采取同中国政府同样的态度进行谈判,并且不越过中国地图上所标注出的中国行政管辖线,通过和平谈判解决边界争议于中印两国人民都是有利的。同时中国方面在外交谈判上,根据实际情况在东段和西段问题上区别对待,既要坚持原则性,又要保持一定的灵活性。当然需要注意的是,中国坚持基本原则问题是名正言顺和理直气壮的,但和谈并不一定是顺利的,迅速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是不可能的,印度在中国达旺地区增兵意在制造冲突,施压中国。因此,不管谈判中有多少困难,都应坚持和蔼说理的态度,使谈判破裂之责任归于对方。


(三)应当重申中印两国人民的友谊,以利我方抵制印度反华逆流和排华运动的出现。由于印度大规模增加国防预算致使政府财政赤字创八年以来最高,占国内生产总值的六点一%,因此,印度政府或将根据国内外形势的变化掀起反华运动,这是他们过去总结出来的一套经验,就是出于印度政治经济的需要,越是反华,军援就越多。过去印度在中印边界挑起争端期间,美国军援在一九五九年下半年至一九六二年七月猛增至三十八点七二亿美元,比前一时期增长了十一倍,而苏联则成为印度反华需要的最大军火供应商。事实上,俄罗斯一直以来是印度最大的武器供应商以及军事技术援助伙伴,印度全部武器装备库存中有高达七十%来自俄罗斯,有西方媒体称“俄罗斯不单是看中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要遏制军力不断增长的中国。”因此,所谓的反华问题主要是一小部分的右翼势力为了扩大自己在印度政府内外政策的影响而挑起的冲突,印度的绝大多数人民是愿意对中国友好、同中国人民交朋友的,两国人民永远友好下去的观念是不会改变的。


中国和印度在过去都遭受过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因此我们之间是相互懂得对方人民的情感的,我们两国虽然在思想上和社会制度方面不同,但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处境差不多。中印两国的人民都是爱好和平的,以便发展国内的经济,改善人民的生活,假如能够和平地解决边界问题,创造一个好的经济环境,那是很好的。所以过去你们也很是赞同我们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并推广到与其他所有的国家关系中去,是不是这样呢?很明显,中印之间应当是没有紧张局势的,因为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对于印度人民和印度政府以及中国周围的任何其他国家都是没有领土要求的,当然我们也不容忍自己的领土和人民受到侵略,因此我们相互之间是不是能够不要每天都戒备着,搞神经战呢?我看是可以的。因为中国和印度都是伟大的国家,有着各自灿烂和悠久的文明,我相信边界问题的争议应当是暂时的,而中印两国人民的友谊应当是永恒的。


(四)我们可以向世界人民谈谈西藏的历史,也可以谈谈西藏人民从农奴制度下得到解放的巨大变化,尤其是在近一百年来西藏历史被西方一些国家故意歪曲的情况下,我想你们可以亲自来看一下,当然如果一些外国的记者朋友愿意友好客观地报道西藏,我们也是欢迎的。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一点印度政府也是承认的,但另一方面,印度在中国西藏问题虽然表面上不敢公开讲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但实际上仍然希望能够在中印间搞一个“缓冲国”,因此,对达赖喇嘛提供政治避难,支持达赖集团及其追随者在国内和国外进行反对中国的分裂活动,已经成了印度“本能的反应”。据“西藏流亡政府二〇〇七至二〇〇八年度财政预算”披露的数据,在超过廿一亿印度卢比的预算总收入中,只有一亿多卢比来自达赖集团自身的“固定收入”(即达赖集团盘剥流亡藏人的各种“税费”),其他近廿亿卢比全部来自外国资助,其中包括来自美国国会每年批准的高达二百万美元的涉藏金额。因此,在国际上我们可以借达赖问题这个机会把西藏问题向全世界人民说清楚,要把达赖集团及其反动势力的阴谋揭穿,要把美国、印度、法国等干涉者的真面目揭露出来,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这些资本主义国家所说的同情西藏,实际上是同情那些连在他们自己国家都早就已经不存在的、最为黑暗残酷的农奴制度。前一个时候,从西方发出的对我们的攻击、挑衅和干涉非常多,在媒体报刊上大肆污蔑煽动,使国际社会的一部分人受到蒙蔽,这些影响有一部分还没有肃清,这个我们就要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如果他们攻击我们一百年,我们就要准备回击一百年,真理是越讲越清楚的,乌云是蔽不了日的。(虎踞龙盘1986/文)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