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愤!:铁矿石“议标”我部分钢厂频倒戈 中国钢铁阵营面临瓦解

气愤!:铁矿石“议标”我部分钢厂频倒戈 中国钢铁阵营面临瓦解



“销售员每人每月都有销售量,但不是随便放到市场公开叫卖。而是私底下找关系较好的钢厂或者贸易商,在两三天内集中大家分别报价,报得越高、拿货越多,依次排序。”



6月22日,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尽管中外铁矿石谈判仍在胶着中,但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三大矿商都在通过“议标”的方式非公开兜售现货矿。



由于铁矿石谈判由中钢协唯一负责,这些接货的钢厂或贸易商成便了中国谈判联盟的“倒戈者”。本报记者从中钢协了解到,对此情况,中钢协已经专门组织了调查组,将对这些参与非公开接货的钢厂和贸易商进行相关取证,并将严惩其分化阵营、炒买炒卖的行为。



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谈判主动权在中方手里”,但市场纷乱现象仍然不止。



“议标”变相瓦解中国阵营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一方式(议标)过去是力拓最早开始发起的,去年底必和必拓也开始在中国市场有此动作,只不过都没有浮出水面。”但在中国谈判未果之时,此现象已经非常明显。



“在力拓与日韩谈下首发价格之前,这种矿商与大型钢厂、大型贸易商之间招标、议标的情况较多。”河北一家钢厂的原料采购部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这家钢厂因没有进口资质、从而也没有“资格”直接购买或者参与这样的私下议标程序,但是,他们的代理商有。



这位负责人说,在首发价出炉后,矿商与接货方的以“议标”交易曾一度暂停了2-3周时间。但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上周,力拓重启了最新一轮的议标,最后公布的成交价格为,粉矿77美元/吨的(CIF)到岸价。”



据了解,在海运费的推涨下,77美元/吨的议标结果已是4个月来的最高价格,接近力拓与日韩所敲定的新长协价格。



6月22日,联合金属网铁矿石分析师胡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轮暂停,是矿商通过营销策略手段,先造成现货市场的缺货,然后再卖出一个接近新长协价的现货事实价格。”



这同时也造就了海运市场的又一波上涨,上周,BDI指数上涨13.68%。三大矿山在海运即期市场大量买船,西澳至北仑/宝山的海运费上涨21.01%,巴西至北仑/宝山的海运费上涨19.14%,均创下今年新高。



“而且矿商重新开始现货出售后,其采取招标方式高价成交的,价格一经公开,很快就成为现货市场的标准。”胡凯表示,“以往,类似的私下行为多少还有些遮遮掩掩,但现在,矿商颇为愿意公开其招标所形成的价位。”



“倒戈者”的无奈



“目前,不少大钢厂宁可亏本出售、保持现金流,同时向银行贷款进行扩产,也不愿减产停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对于矿石的需求并不低,但是囿于身份,委托贸易商参与矿商组织的议标者,其实也很多。”



这虽看似反常逻辑,但在钢铁企业需做大做强才能保市场、保不被兼并重组的现实面前,部分企业还是选择了“倒戈”。



而市场也对此起了一定的支撑作用。钢铁咨询机构mysteel的最新报告显示:上周钢材现货市场连续第八周上涨。



其中建筑钢材价格总体再次小幅度上涨,其中杭州、太原地区涨幅在100元/吨以上;中厚板大幅度上涨,北京、天津等市场平均上涨200元/吨左右;热卷板大幅度上涨,冷轧平均上涨幅度达到100元/吨;大中型材有小幅度上涨。



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兼中国证券市场主席李晶认为:“尽管铁矿石进口的飞速增长很可能将会放缓,但随着国内经济基本因素的改善(例如住宅及汽车销售的上升),铁矿石的终端需求或会逐渐迎头赶上。”



不久前,“中国中小钢厂与淡水河谷签约5000万吨矿石”、“山西钢厂欲抱团采购外矿”等真假难辨的消息。



“那些所谓的协议能算数吗?”中钢协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过去有些中小钢厂——当然在国外看来不算小,不知天高地厚,不管有没有资质都去签,却忘了自己并没有权利签这样的协议。”



但倚赖建筑钢材为多的中小型钢企,却对“倒戈”另有一番苦水。一位民营钢厂的负责人士向记者表示:“以往因为我们没有购买长协的资质,不得不买进高价现货矿;如今现货矿价低于长协,却仍然受到限制。事实上,按照正常商业逻辑,只要我有钱,在矿价低迷时购进全年用量,又为何不可以呢?”



“非法”进口将尝苦头



另一方面,就在传统铁矿石谈判进入一周倒计时之际,安赛乐米塔尔终于也“扛不住”了。



6月21日,这家世界上最大的钢铁企业宣布,与淡水河谷达成一致,在2008年长协价格基础上粉矿、块矿分别下调28.2%和44.47%的降幅。这一降幅与淡水河谷6月11日与日韩钢企谈妥的价格一致。中方谈判的外部环境再度恶化,基本陷于“孤军奋战”境地。



对于淡水河谷、FMG近日主动拜会钢协一事,胡凯认为:“现在看来,因为巴西的海运劣势,让淡水河谷给出一个比力拓更好的价码,还是有希望的。但是,即使谈下来了,两拓也可以不接受。如果谈判破裂走现货,对于中方而言也并不是好事。”



不久前,力拓铁矿石负责人Sam Walsh也向中方表态,如果谈判破裂转为现货供应,将可能招来复杂的金融投机行为,从而是供需双方无法决定定价。



尽管坚持中国需求有限、尚有近亿存量缓冲,因而中方“矿价回归2007年水平”的底线不变,中钢协依旧做好了谈判破裂的准备。



“万一外方破釜沉舟不谈了,我们也不能硬拉。如果对方提的条件我方不能接受,我方也不能签城下之盟,我们就要做好万一最坏的打算。”单尚华对本报记者表示。



而对于最坏的打算,他也向本报记者透露了中钢协的想法:“即使是买现货,也有买现货的办法,不是谁出什么价我们都买,也不是说矿商招标,各个贸易企业、中国各个钢厂大家都去招标。到时候也会协调起来,一个口径招标,一个口径对外。不然不就又出现炒作了吗?”



本报记者了解到,中钢协、商务部和五矿商会已经组成调查组,将对贸易商展开核查,其中将重点调查今年上半年进口铁矿石的流向。



“流向是否为有合同、有买主的对象?买主是否为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生产企业?”单尚华告诉记者,这样做的目的是要从源头上控制炒买炒卖的发生。“上半年贸易商超量进口我们不是不知道。现在看谁家超量进口最多,就先核查。违反国家规定,就得尝点苦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王 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